《屠佛擒魔》

天劫难逃

作者:天宇

且说尹翠音乍入谷,立见整洁的谷景,她神色倏变,她立即反身掠出谷外,她正好瞧见狄戈之衣角。

她喝道:“谁?”便提掌护胸。

狄戈只好现身。

“啊!是你!你早已入谷?”

“是的!”

“你……你已瞧方才之景?”

“是的!”

她不由苦笑道:“大失所望吧?”

“不!我上回斗过他及大虎。”

他便略述经过。

尹翠音欣慰地道:“你若不介意,人虎之亢昂功力及精华正好可以加强你之功力,请入谷。”

“这……姑娘留供自用吧。”

“此种亢昂阳劲不合我。”

“当真?”

“是的!请!”

“谢谢!”

狄戈只好跟入。

不久,她一入房,便宽衣道:“请!”

狄戈只好脸红的剥光全身。

不久,他一仰躺,便闭上双眼。

没多久,她己先拍按他的小腹穴道。

小兄弟立即昂然抬头。

他顿悟“头龙不昂不下雨”之意思。

她一上马,便请小兄弟入莲宫。

接着,她掌按他的璇玑穴及期门穴,便吸气注出功力,狄戈的小兄弟乍胀,气海穴已经一胀。

不久,他的气海穴已胀得发疼。

她一吸气,便徐徐下马。

他一使劲,便主动震开穴道。

她便取衣裙离房。

他不由一阵心猿意马。

他只觉体内又大地震,急忙凝神坐起。

不久,他己专心行功。

黄昏时分,他己汗下如雨。

他心知自己又暴增功力。

他便专心行功着。

翌日午后时分,他方始入定。

他便继续行功着。

人影一闪,尹翠音已经来到房外,她注视狄戈一阵子之后,她便默默进入大厅,再以指尖刻着桌面。

不久,桌上己出现娟秀的“速返天山服灵丹”字迹。她留下此七字,便行入谷中。

不久,她己跪在坟前默默祈祷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离去。

三日之后,狄戈一收功,便迫不及待的整装。

不久,他一出房,便冲入邻房。

不久,他内外瞧了一遍,仍勿见伊人。

便便默默入厅。

这回,他瞧见那七个字啦!

他不由叹道:“她走啦!她不再见我啦!”

他不由一阵难过。

他不由轻抚那七字。

良久之后,他方始聚功拂去那七字。

他默默的图池沐浴着。

浴后,他便入内整理行李。

不久,他一到坟前,便发现跪过之余痕。

他一阵难过,便趴跪叩头。

良久之后,他方始离去。

风砂万里,碧草连天,万马奔腾,皑皑白雪高耸入天,这便是传说中“冰天雪连”之产地天山。

天山在中原人心目中,充满着荒凉及辽阔,其实,天山另有一片世外桃源,它不但有大批房舍,更住着大批人马。

他们便是哈萨克民族。

他们笃信回教。

他们不吃救过真主阿拉的猪肉。

他们的房舍方万正正,屋顶不似中原之斜顶,因为,天山罕下雨,他们正可在屋顶及屋顶大加布置一番。

酋长阿哈泰之住处更被布置成五彩缤纷。

这天下午,一名青年以铁棍挑二个大箱进入天山,此二箱既大又重,因为,青年走过之砂地皆印下深深的靴痕。

此二箱更以大索五花大绑,箱内必是珍宝。

他便是狄戈。

他挑回哈萨克人最喜爱的金元宝。

他为挑回这二箱金元箱,可说费尽周章,他沿途一批批的以银票兑换金元宝,以免被人起疑。

他担心扁担吃不消,便以铁棍替代扁担。

他担心木箱被压破,便以大索上下左右五花大绑着。

他更利用深夜偷渡出关。

他挑金边走边掠,体中之功力被激发得淋漓尽致。

他便日夜前进着。

如今,他在放牧的哈萨克人招呼中欣然答礼。

又过良久,他终于抵达酋长住处。

他放下铁棍,便解索启箱。

他用棍连敲,二箱立破。

大批金元宝一滚而出,便熠熠生光。

哈萨克人惊喜的奔来。

酋长更是笑哈哈前来。

他立即以回仪行礼及道出献金之意。

酋长笑呵呵的接受着。

酋长询问狄戈慾领何赏?

狄戈便表示慾入“丝洞”。

酋长笑呵呵的答允着。

于是,狄戈申谢的拎着包袱离去。

不久,他来到一间屋前,便行礼道:“戈儿回来啦!”

“呵呵!干嘛如此客气?”

“戈儿此行,益加体认爷爷之伟大。”

“是吗?中原人还记得我这个老不死的?”

“非也!另有要情待奏。”

“呵呵!准奏!”

狄戈一入内,便打开包袱取出二壶酒,道:“汾酒先开道。”

“呵呵!很好!”

“龙己昂头,亦淋过花。”

“唔!你入过百阴谷啦?”

“是的!爷爷先嗜嗜汾酒吧!”

“呵呵!很好!”

立见一名中等身材的老者笑呵呵的挑开壶口泥封,便连灌三口酒,只见他哈了一声道:“好酒,你为何只弄二壶酒?”

“戈儿另挑回二箱金元宝,已献给酋长。”

“呵呵!鱼儿上钩啦。”

“是的!他己准戈儿入丝洞。”

“很好!你献金多少?”

“一万两左右!”

“喔!你以几日挑回它们?”

“二日二夜,边掠边行。”

老者哦了一声,便注视狄戈。

他的双目倏亮道:“你之修为怎会激增?”

“阴姥姥之乾孙女所赐!”

“唔!她收乾孙女啦?”

“是的!她叫尹翠音,是尹枫之孙女。”

老者道:“尹枫?有点熟哩。”

“京城尹记银楼主人。”

“啊!是这个家伙呀?别接近此人。”

“他己入地府报到。”

“呵呵!人间又少了一名伪君子也!”

“爷爷为何如此说?”

“他是一名海盗。”

“啊!难怪尹家三代会如此坎坷。”

“喔!聊聊吧!”

狄戈便道出尹展二家之恩怨。

老者点头道:“展平也不是好货,狗咬狗也!”

“的确!尹枫之孙女已毁尽展家。”

“唔!详述。”

“好!”

狄戈便叙述尹翠音之复仇行动。

老者点头道:“你见识过女人之可怕吧?”

“是的!不过,她两度助戈儿。”

“喔!详述!”

他便脸红的叙述被尹翠音赠功力之经过。

老者点头道:“爱屋及乌,娶她吧!”

“可是,她已在百阴谷留字而别。”

他便略述经过。

老者道:“日后再找她,她是一位敢爱敢恨又拿得起放得下之女子,你别失去这个美侣。”

“好!”

他便打开包袱取出那六个锦盒。

一盒盒的大钞立即使老者呼吸一促。

不久,他立即道:“暂勿支用它们,官方必会盯它们。”

“好!”

他便取出二束银票道出获银和代胡花连络之事,老者立即道:“江湖之险诈,下回勿再如此鸡婆。”

“好!”

他便道出拼斗金虎神君及大虎之经过。

“呵呵!你好大的胆子,我昔年也不敢斗这个玩虎的哩!”

“他已被尹翠音吸功而亡!”

“唔!她可有把那些功力赠你?”

“有!”

“呵呵!天助你也!”

他便又连喝三口酒。

不久,他含笑道:“你何时入丝洞?”

“全听爷爷吩咐。”

“好!你先服天山雪丹行功七日七夜吧!”

“好!”

于是,老者入内启鼎,满室立即飘香。

狄戈便入房上榻而坐。

老者便取来一粒拇指大小的灰丸送入狄戈之口。

狄戈一合口,灰丸便迅速溶化。

热流更是立即沿喉而下。

不久,他的腹中似被引燃炸葯般热气翻腾,这种气势强过尹翠花两度赠功,他便专心行功。

入夜之后,气温剧降,狄戈却汗下如雨。

老者又喝三口酒,便上灶坑歇息。

天亮之后,老者一醒来,立见狄戈已不再泛汗,不过,他的衣衫却似灌气般鼓胀,老者不由大喜。

他便欣然烤看食羊肉及喝酒。

又过二天,狄戈己似石人般行功着。

老者观察不久,便笑呵呵的翻阅“月之蚀”秘笈。

又过四天,老者一见狄戈印堂泛花,便任由他行功。

又过三天,狄戈的印堂一复原,老者方始唤醒他。

“唔!饿死啦!”

“呵呵!饿鬼,吃吧!”

狄戈一下床,便入座啃着烤羊肉及喝着酸辣汤。

他把它们吃喝一尽,方始过瘾的起身。

老者含笑道:“练过月之蚀否?”

“练过,它与日之全,果真是二合一哩!”

“不错!你如何练它?”

“一式夹一式,日之全打前锋。”

“呵呵!果真不出我所料。”

狄戈不由一喜。

老者倏然道:“错矣!”

“啊!真的吗?”

“嗯!左阳右阴,左日右月,该以双掌合施。”

“这……行得通吗?”

“行得通。”

“可是,我又不会三分两意。”

“呵呵!丝洞可以助你分心。”

“真的呀?”

“嗯!你己记全月之蚀招式吧?”

“是的!”

“很好!你先以左掌练日之全,再以右掌练月之蚀,等到练熟之后,你再进入丝洞吧!”

“好!”

说练就练,他便回屋后练习着。

时光流逝,半年之后,哈萨克人正在筹办庆典,狄戈向酋长表示慾入丝洞,酋长便笑哈哈的同意。

不久,酋长已带他行入房中。

酋长一掀铁盖,便退到一旁。

狄戈行过礼,立即入内。

他沿斜道而下,立觉凉气透身。

所谓丝洞乃是哈萨克族人最敬畏之处,因为,它寒得冻骨又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入内之人未曾生还过。

老者却知道它乃是纯阴处,最宜融合阳功。

狄戈一入内,便见它约有六丈见方,却到处骷髅,不过,右角落却有一具尸体仍然保持完整。

他立知该尸已被冰冻。

他上前一摸,果然触手生寒。

他移开尸体,立即向附近一摸。

不久,他已在墙角地面摸到冰寒处。

他立即脱去衣裤坐上该处。

寒气迅即由下贯入体中。

他立觉似夏天吃冰般舒畅。

他便专心行功着。

一日之后,他的体中己经被多种功力各占山头般峙立,他心知这些功力包括尹翠音所赠及自己的功力和天山灵丹。

他知道自己要面临一场马拉松式的行功。

他若成功,便可溶化这些功力。

他若失败,必会走火入魔。

所以,他便抱元守一的行功着。

酋长却在外每天划下一条刻划。

因为,入丝洞曾经是哈萨克勇夫之神勇表现,最高记录曾有一人在洞中经过一日才出来。

此人入洞之前大吃大喝。

他仗着热能支持一天,方始出来。

他出来之后,便被推举为酋长。

不过,他从此取消以入丝洞争取酋长之方式。

他更下令族人不准入丝洞。

狄戈献金慾入丝洞时,酋长曾劝阻过。

他却自顾入内冒险。

他更保证自己能活着出来。

由于老者及狄戈平日神乎其技的为哈萨克人治病,酋长视他们有特异功能,所以,酋长才答允此事。

他便作见证的记录狄戈入洞之时间。

七日之后,狄戈体中之功力己由列墙林立变成三股势力,他不但毫无寒意,亦根本没有饥意,他只是全力行功着。

酋长却认为他已死。

酋长更亲自到老者屋中赠礼及致哀。

老者却含笑答礼着。

酋长不由满头雾水的离去。

他便正式主持节庆。

又过七天,狄戈的体中已经形成双雄对峙。

他欣然即将行功着。

可是,他又行功七日,此二股功力却毫无融合之迹象,它们更是各据任脉及督脉似慾“老死不相往来”。狄戈不信邪的又行功着。

又过七日,他己心浮气躁啦!

他倏觉一冷。

他警觉的立即收功起身。

他吁了一口气,立见原先之尸体已成骷髅。

他不由想到“世间无常”一语。

他似有所悟的穿妥衣。

不久,他便推开铁板出来。

他一入厅,酋长骇得险些昏倒。

他立即上前行礼申谢。

酋长只是连连点头,因为,他已骇得说不出话来。

不久,狄戈己含笑离去。

酋长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天劫难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