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铁匕屠神

作者:天宇

“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风和日丽之中,狄戈愉快的进入桂林,不久,他己先投宿好好的沐浴一番。

然后,他换上衣裤,便拎包袱结帐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己搭船游漓江。

不久,他畅然远眺各种形状之大自然景色。

然后,他望着江中翻跃不已的肥鱼。

他不由忖道:“鲤鱼跃龙门?我的机遇便好似鲤鱼跃龙门般幸运,真令人想象不到哩!”

倏听船首传来女子嗲声道:“大老爷,奴家要尝活鱼。”

“呵呵!上榻再吃吧!”

“讨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呵呵!你当真想尝活鱼?”

“是嘛!”

“瞧仔细啦!”

泼刺一声,一条肥鱼己跃出水面,却见它似棉线拉上般迅离水面,而且疾飞向船首而来。

立听见一阵惊呼声。

却听女人格格笑道:“妙呀!”

叭一声,一名中年人的手中己抓住那条活鱼,只见他故意张爪一托,那条活鱼迅即钻入女人之领口之中。

立见她尖叫连连。

急慌之中,她拉开襟领。

活鱼立即自酥胸滑落。

那对雪白大奶立即抖个不停。

中年人不由呵呵一笑。

附近之男人们为之哈哈大笑。

那女子涨红双颊,便一手抚胸一手捶中年人之胸,乐得中年人呵呵一笑便把她搂入怀中。

那女人一见活鱼在船板翻跃,便一脚踩去。

倏见活鱼似长脚般疾速的沿船板滑去。

中年人稍怔,便沿鱼望去。

立见一名青年正以右掌吸鱼入掌。

他顺手一抛,活鱼立即落入水中。

那女子不依的道:“大老爷,教训他。”

中年人沉容道:“小子,过来!”

青年却冷唆的道:“你叫我过去?”

“不错!过来叩头赔罪。”

“此乃你之选择,怨不得人。”

青年便沉容行去。

狄戈立觉青年全身散发出一股冷气,中年人神色一凛,便推开女人以及聚功力于双掌。

青年倏地加速冲去,只见他一振右腕,袖中倏地射出一支短匕,他一扣住匕把,匕尖己经递近中年人的胸口。

中年人立即扬掌一推及晃肩慾闪。

却见青年的左袖射出一匕,青年屈指一弹匕尖,只听哗一声,匕尖一歪,便己经射入中年人之颈中。

卡一声,匕身已透颈插住。

中年人便呃呃连叫的仆倒向船面。

青年一拧腰,右足尖已踏上船舷。

他一探左掌,立即扣住匕把拔出中年人颈上之匕。

二道血光立即疾喷而出。

青年却己跃落船面。

中年人嗯一声,便咽下最后一口气。

青年右手之匕向外一拔,中年人己翻落江中。

这一切发生在刹那间,不少人根本瞧不出其中之细节,狄戈因为角度之关系,却瞧得一清二楚。

他不由暗骇!

扑通一声,中年人已经落江。

船上之人方才清醒。

那女人立即下跪叩头求饶。

青年冷峻的道:“住口!”

那女子果真不敢吭声。

“面向船首向江鱼叩头。”

那女人果真掉头趴跪连连叩头。

不久,青年沉声道:“够啦!”

说着,他己走向原位望向远方。

附近之人立即退出老远。

狄戈望着他,不由回味他方才的每个动作。

不久,他暗暗羡慕着。

因为,这些动作并非一式不变,他们完全临时应变而出,足见这名青年之火候己至精纯境界。

却见方才在那名中年人附近之八人低声商量着。

狄戈凝功默听不久,立即听见他们慾召人来替分舵主复仇,他立即知道死去之中年人便是某帮派之分舵主。

又过半个多时辰,船只在另一渡头泊岸,立见六人匆勿下船,另外一对老夫妇却扶着缓缓的步上船。

狄戈起初不以为意,不久,他却暗骇。

因为,此对老夫妇居然一口气便上船。

他忍不住多看了他们几眼。

立听老妪指着船板之血道:“老爷,这是人血或鱼血?”

老者蹲下一嗅,便起身道:“人血,鱼血较腥。”

老妪匆匆一瞥船上之人,便道:“老爷,搭另班船吧?”

“既来之则安之。”

“可是,男人忌九,老爷今年八十又九,小心为上!”

“呵呵!五十年前,你还不是叫我小心九吗?”

“可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老者瞥向众人,倏地含笑道:“有贵人在,放心吧!”

说着,他己率老行向那位青年。

青年人冷峻的脸孔立即缓和。

那女人却趁此机会匆勿下船离去。

那对老夫妇朝舷内长凳一坐,老妪立即取出一块烧饼道:“老爷,喝口水,吃几口吧?”

“好!”

老者却轻咬一口饼细嚼着。

老妪也细咬一口慢嚼着。

钟声一扬,船家立即收锚喝道:“小心,开船啦!”

船首一转,便缓缓驰去。

那对老天妇便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赏景。

狄戈又注视不久,便由他们的雪白牙齿及饱满牙根确定他们是由年青人所乔扮,他不由更感兴趣。

因为,他自认扮到如此细腻。

又过半个多时辰,倏见七条中型船只由船尾疾驰而来,居中船首更有一名魁梧壮汉喝道:“前面之船停船!”

船客们不由大骇!

那名青年却不屑的一瞥。

老妪颤抖之下,剩下的半块饼己抖落船板。

“老爷,怎么办?”

“放心,冤有头,债有主,不关咱们的事。”

立见船家匆匆前来道:“请包涵,龙江帮的人下令停船,请大爷们赏给在下一口饭吃,请准停船。”

青年冷唆的道:“停船,带人进舱。”

“是!谢谢公子!”

他立即吆喝道:“停船!”

然后,他先邀那对老夫妇入船舱。

他们便抖着身子被船家一一扶入舱中。

其余的游客纷纷紧跟而下。

不久,船面己经只剩下狄戈及青年,狄戈便把包袱绑在背上,因为,他准备助青年一臂之力。

青年一瞥他,便默默站在船中央。

他的双目一瞪,全身便又散发出森寒之气。

狄戈便仍靠坐在舷前。

不久,七条船已内外交叠的停在游船周围,立听一名壮汉喝道:“禀堂主,左分舵主便死于那小子手中。”

立见魁梧大汉喝道:“小子,我乃龙江帮天堂堂韩三,你速报名受死,我剑下不斩无名鬼。”

青年冷唆地道:“铁……丁……”

立听四周传来一阵惊呼声。

韩三为之神色大变。

狄戈却怔道:“怎会有人取名为铁钉呢?这一定是万儿,此人之身手的确似铁钉般尖锐哩!”

倏听韩三喝道:“暗青子上!”

立见四条船上纷纷射来飞镖及暗器。

铁丁却弹身疾射向韩三之船。

韩三立即射出双镖及向后一退。

砰砰声中,他己撞上二人。

那二人刚啊叫,韩三己似抓稻草般抛出他们。

铁丁刚反掌劈来之二镖,便射上此二人。

那二人不由惨叫一声。

铁丁却探掌按上右侧人员之身,便翻身掠上船,立见他疾扬双袖,二支匕首己经射向韩三。

韩三倏地趴落船面,立见二人作替死鬼。

铁丁立即疾劈出双掌。

轰轰二声,韩三己惨叫吐血及震落而下。

另一船面乍破,碎板立即溅起。

铁丁扬掌一挥,碎板已射上三人。

那三人疼得趴在船上不敢乱动。

扑通声中,立见十二人己跃江逃命。

铁丁上前拔回双匕便疾射而出。

咻咻声中,二匕已贯穿两人之颈部再射上二人之胸,呃啊叫声之中,那四人己经仆倒在船板上。

铁丁却己闪身劈飞六人。

他再次闪身,正踩上那一名挨匕惨叫人员之后脑,只见他一弓身,立即拔起双匕又疾射而出。

卜卜二声,二名青年刚慾投江,便惨叫仆倒。

铁丁便上前取匕。

立见两侧船上己射来大批暗器。

甚至连刀剑棍及长凳也掷了过来。

铁丁立即震破船板跃入舱中。

倏听轰一声,他已撞破船壁疾掠向左侧之船,二道寒光乍闪,二人已经被匕身钉上心口。

惨叫声乍扬,两人乍倒。

其余之人不由惊呼而逃。

铁丁一撞上,便似赶狗般疾劈不已。

爆声连响。

惨叫声伴奏着。

血雨纷飞。

伤亡人员纷纷坠江。

不久,船上己经清洁溜溜。

铁丁便上船拎起双匕。

立见其余的船上己空无一人。

铁丁一收匕 便掠上邻船。

立见他靠舷疾劈出双掌。

轰声之中,惨叫声立扬。

二道水柱立即染红喷起。

十六人立入龙宫报到。

附近之人骇得立即潜入水中。

铁丁一闪身,便到对面舷旁疾劈出二记掌力,轰声乍扬,惨叫声便跟看二记水柱出现。

龙宫立添十一名冤魂。

其余之人纷纷潜入水中。

铁丁乍见舷旁悬吊一条快舟,立即劈去。

大索乍断,快舟立即落上江面。

铁丁弹身一掠,便掠落江上。

立见他朝大船一按,快舟便疾射而去。

立见八人憋不住气的游出江面。

铁丁立即点名式的连连劈掌。

惨叫声中,八篷血立现。

他便催舟到处追杀着。

不出盏茶时间,他便己经又劈死一百余人,其余之人惊慌的又潜出来换气,不由纷纷呛到。

咳叫之中,他们纷纷探头。

铁丁便凶残的劈杀着。

倏听船面传来一声喝道:“住手!”

立听“救命呀!”“住手呀!”叫声。

铁丁立见那对老夫妇已各被一人以匕架上颈上。

他喝道住手,便催舟驰来。

他一腾身,便掠上船首。

立见老妪嗯了一声,便全身一软的一歪头昏去。

一名青年便放下她及以脚踩在她的背上道:“站住!”

铁丁沉声道:“我破例饶你二人,滚!”

那二人立即翻身跃落江中。

老翁急忙蹲下扶起老妪道:“老伴!醒醒!”

老妪却任凭他摇晃的昏迷不醒。

铁丁立即上前道:“我瞧瞧!”

说着,他立即蹲下。

倏见老翁扬掌一刺,一把短匕已刺近铁丁的心口,老妪更是倏然抬掌及左右开弓慾劈。

铁丁神色为之大变。

却听轰一声,老翁及老妪己被劈飞,只见他们撞破船舷,便带着惨叫声及鲜血坠江。

他们惨叫声却已一扫方才之老气。

铁丁神色乍变,立即望向狄戈。

狄戈淡然一笑,却仍坐在原位,铁丁起一揖道:“我欠你一次人情。”

狄戈淡然道:“小卡司,防不胜防吧?”

“的确,你怎知他们之计?”

狄戈一张口,便指向口中再道:“牙齿及牙根。”

“承教!”

“客气矣!你够酷!”

“我不犯人,更不准人犯。”

“够气魄,佩服!”

“我己无游兴,上渡头喝几杯吧?”

“行!”

刷刷声中,二人己掠落快舟上。

铁丁一劈舟后江面,快舟便疾射而去。

不久,他乍见六人,便扬掌劈死他们。

没多久,快舟一近渡头,二人已先掠上。

只见铁丁反手一挥,快舟已缓速滑来。

狄戈含笑道:“好身手,够细心!”

“雕虫小技矣!”

不久,二人己经进入渡头旁之酒肆,却见店家惊惶的上前行礼道:“二位公子可否移驾他铺?”

狄戈道:“你惹不起龙江帮?”

“是的!请恕罪!”

“罢了!”

二人便朝前掠去。

不出盏茶时间,二人已进入半山腰的清风楼中。

狄戈便递出一块白银道:“醇酒,招牌菜!”

“是!”

小二斟茗后,立即离去。

铁丁一瞥现场,立见八名游客纷纷低头。

狄戈放下包袱,便悠哉品茗。

他遥见江面之浮尸及破船,不由微微一笑。

铁丁却低头品茗沉思着。

不久,店家己送来酒及酒菜,铁丁一瞥店家,店家便神色微变的强作笑颜道:“公子之眼神够犀利。”

“你虚心乎?”

“非也!”

铁丁一斟酒,便冷唆的道:“喝!”

店家立即抖手端酒一饮而尽。

铁丁倏地抽匕便戮遍菜盘里的每块肉。

店家为之心惊胆颤。

八名游客纷纷放下碎银离去。

铁丁冷峻的道:“看紧些!”

“遵……遵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铁匕屠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