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功甲天下

作者:天宇

南霸天果真名不虚传,潜龙堡不但宏伟,而且依山傍江而建,在战略上而言,它易守难攻。

狄戈一踏入大门,便见两侧人墙由大门内之青石延伸到台阶,再由台阶延伸到宏伟的高柱大厅。

狄戈到过北霸天展府,两相比较之下,南霸天充满霸气,北霸天则充满铜臭以及血腥味道。

他便含笑移步跟入。

两列人员不由注视这位幸运人。

因为,他们皆知此人即将成为游龙之乘龙快婿也!

狄戈走上台阶顶,不由转身纵目一瞧。

他吁一口长气道:“好地方!”

“不敢当!”

“江风强不强?”

“还好!”

“若每日在此小站,必会斗志昂扬。”

“公子果真高明。”

“不敢当!”

狄戈便转身跟入大厅。

立见厅中既宽又纵深,挑高之圆木柱更令人生出霸气,而侧壁上则是各派及名家之字画。

狄戈边走边瞧,不久,他站住,便问道:“这幅八骏雄风之人,的确是具名之狄扬吗?”

游龙点头道:“正是,狄老曾与先父在阳朔切磋过。”

“唔!尊翁是……”

“游乾!”

狄戈情不自禁的全身一震。

他的双眼立即如炬。

游龙暗颤道:“他也姓狄,他会不会与狄老有渊源?”

狄戈却忖道:“爷爷曾说游乾昔年曾经慾取他的日之全秘笈,我可否继续与游龙进一步的交往呢?”

他吁口气,便又前行及望向沿途字画。

不久,游龙便含笑邀他入座。

侍女立即呈上参茗。

游龙便招呼他品茗。

四人便默默品茗。

不久,狄戈道:“谢谢堡主使我大开眼界。”

“客气矣!敝堡大门永远为公子而开。”

“谢谢!恕我另有要事,告辞!”

“天色已晚,委屈公子在敝堡稍宿一夜吧!”

“心领!告辞!”

“这……他日公子再入桂林,盼再莅驾敝堡。”

“行!”

游龙只好陪狄戈离去。

不久,他送走狄戈,他一入殿,便见妻女己经站在狄扬所赠之那幅画前,他不由皱眉直接入座。

南宫虹隔几一坐,便低声道:“他会与狄老有渊源吗?”

“一定有,他在瞧过此幅画才起离意的。”

“怎会如此呢?”

“唉!爹昔年一念之误矣!”

“这……以狄老之豁达,他不会轻易道出此事呀!”

“足见狄戈与狄扬大有渊源。”

“这……怎会好事多磨呢?”

“皇天不负苦心人,待机吧!”

“只好如此啦!”

且说狄戈离去之后,便直接掠向北方。

深夜时分,他己站在峰顶远眺四方。

腹中之酒经过夜风一吹,他不由微醉。

他不由想起游婷的胴体。

他道句“不能想她”,便甩甩头。

偏偏他又想起她反绑树上之态。

他甩甩头,便腾掠而下。

途中,他微踏柏梢,便掠向下方。

不久,他穿过山壁一株松树,赫见底下一片白朦朦,他怔了一下,便吸气翻身打算刹住身子。

哪知,他一翻身,立见包袱中掉出一个锦盒,他心知盒中全是大钞,他立即加速掠下以及探掌抓去。

叭一声他已及时抓住锦盒。

不过,他己似流星般坠下。

他不由急骇交加。

他勿匆塞盒入包袱,便一掌劈向山壁。

轰一声,他己刹住不少的冲力。

大小石块却如雪花般坠下。

不久,他已遥见底下是一个大潭。

他不由暗喜道:“我不会摔成肉饼啦!”

不过,他立即担心包袱会泡汤及银票。

他暗急之下,便望向潭沿。

不久,他己瞧见右侧潭沿有数尺没有沾水。

于是,他放心的再劈向山壁。

轰声之中,他又刹住一股冲力。

他便顺手抛出包袱。

叭一声,包袱己落在潭沿。

他便骈臂高举过头的扑向河中。

叭一声,他己直接射入潭水中。

他直觉的闭眼及闭气。

不久,冲力未歇,他己翻身慾游出水面。

不久,他倏觉右侧水流有异,右脊已经被一只手扯住,他骇得全身一抖,他直觉的以为自己被小鬼扣住。

他正慾挣扎,倏见一个身体贴腿臀一抱,他的双脚立被扣住,他的一身功力立即被“关禁闭”。

他骇得一张嘴,便灌入一口水。

冰凉之水立即使他闭嘴。

却觉身子己被推升而上。

不久,他一出水面,便张口连连哈气。

却觉身子被推向潭右。

他由水声立知正被一人踢水推他前进。

他更由贴在臀上之两团又软又富弹力之物联想到女人之rǔ,他在骇急之下,便慾催动功力。

却觉双脊一疼,他不由喔叫一声。

不久,他己被推近岸、却见身后之人疾拍上他的双脊,再挟他掠起,他立即由眼角余光发现她是女人。

而且是一名长发及膝之女人。

咻一声,他己直接被带入一个又亮又大的洞中。

那女人一落地,便快步前进。

不久,她己把他放在一个大洞中。

她边脱边扯之下,迅即把他剥光。

不久,她己趴在胯间品箫。

一阵酥痒之后,小兄弟己经立正致敬。

她一上马,便迎宾纳客。

她便默兽性大发着。

洞室中便回荡着战鼓声。

洞中虽暗,他注视不久,便见她不便满头长发,胸口延伸而下更是毛茸茸,若非那两个大rǔ,他必以为她是猴。

她却越玩越起劲的按胸畅玩着。

狄戈不由咬紧牙关忖道:“早知会遇上此事,我便不必请爷爷震开我腹间之关卡,否则,我必可采补。”

他一想起采补,便浮起反败为胜之念。

他紧咬着牙根。

他频频提醒自己不能泄身。

一个多时辰之后,那女子兽叫般叫着。

她疯狂般发泄着。

小兄弟因而频频出轨。

她却迅速又纳客发泄着。

狄戈经此折磨,不由舒畅连连。

他的灵台深处却抗拒着这股快感。

又过良久,就在他即将“火山爆发”之际,她己趴上他的身子。

她气喘如牛。

她汗下如雨。

她却全身滚烫。

她又蠕动不久,倏地一抖。

抖!抖!抖!

他的气海穴终于被抖得一胀。

加上她又抖又压身,不久,他的功力乍喷而出。

而处受制穴道迅即被冲开。

他险些惊喜的呐喊。

他急忙催动功力一吸。

立见她怪叫一声,便打摆子般连抖。

他的气海穴立胀。

他立即催功再吸。

她又怪叫的连抖。

不久,她嗯一声,便不再叫啦!

她的身子却歇斯底里般抽搐着。

他立即推开她及顺手一按。

叭一声,她己溢血倒地。

他无瑕多看的盘坐行功着。

不久,他己汗出如浆。

他的功力却似怒涛澎湃着。

又过半晌,他方始控制住功力。

他己有多次经验,便继续行功着。

又过三日,他方始入定。

他便任由功力飞转着。

又过十天,他方始在臭味中醒来,他立即发现那女子尸体已在腐烂,他不由想起她原先之疯狂泄慾。

他不由再悟世间之无常。

他便劈坑拂尸入坑。

他埋妥尸,不由张望着。

倏见黝暗的壁上有字,他便注视着。

“老衲晚唐戒律巧自三峡奉节后在此洞中,发现一名女婴与群猴共处,老衲入内详观之后,立见一具骷髅。老衲检视之下,方知它是一具女尸,老衲因而携女婴入此潭抚育及略教身武技。老袖涅盘在即,盼他日入潭发现此女者携她重返人间,万一事与愿违,乃该女之果报也!”

狄戈不由瞧得一阵难过。

他屈膝一跪,便抚埋尸之士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他便喃喃的忏梅着。

良久之后,他方起身拿起衣裤。

却见它们己破得不能穿上身。

他立即匆匆出洞。

不久,他己遥见包袱。

他立即掠落潭旁拿起包袱。

他一打开包袱,便取出衣裤。

却见下体有血迹,他立即入潭。

他沐浴之后,便上岸行功。

不久,他便以内功烘干全身。

他便默默整装。

不久,他拎起包袱,便望向洞口。

他不由又一阵难过。

良久之后,他摇头一叹,便长吸一口气。

刷一声,他己腾空而上。

途中,他一踏凸石,便射向白茫茫地区,立见上空一片明亮,他便又踏上壁间凸石疾射而上。

刷一声他己轻易踏上山顶。

立见晴空万里,他不由心神一畅。

他刚松口气,倏听女子惨叫声,他不由怔道:“又来啦!”

他循声一瞧,立见一群人在半山腰一块平台处激斗,一名女子正以双手捂着心口斜坠向山下,那惨叫声充满着绝望。

他仔细一瞧,立见一名女子正与二十名黑衣人在进攻十二名蓝衣人,由于一枝独秀,他不由注视那女子。

不久,他己认出此女曾被他救过。

他当时油然心生反感,便在劈死六人之后离去。

他如今又见她,不由暗暗叫巧。

却见剑光一闪,一名黑衣人已惨叫捂胸坠山。

狄戈付道:“好快的剑,一剑穿心哩!”

他注视不久,立觉这位蓝衫人眼熟。

不久,他恍悟地道:“是他!”

他立即想及自己替胡花到洛阳桥赴约前,曾在酒楼瞧见这位南宫公子倍受巴结,自己却被误认为花面狼。

他当时在店前趁隙溜之大吉。

他如今细视南宫公子,立见他又一剑刺心的宰掉一人。

他不由注视这种又快又准的剑招。

倏见那女子吼道杀,居然一手扯破自己的上衫。

双*乍现,那位南宫公子不由一怔及慾避开视线,那女子却格格一笑的疾掷手中之利剑。

卜一声,利剑迅即刺透南宫公子的膻中穴,他惨叫一声,便如断线风筝般疾坠落山下。

狄戈为之骇怒。

他大为不耻那女子之阴险。

他大悔自己昔日救她。

于是,他挂妥包袱,便直接俯掠而下。

那女子乍见到他,不由喜道:“恩人,是您,请赐援手。”

说着,她己欣然迎来。

狄戈道:“垃圾!”便疾劈出双掌。

轰一声,那女子立即吐血飞出。

她的身子立被掌力卷得一阵疾旋。

血肉立即纷飞而出。

拼斗双方立即骇躲。

狄戈却顺势掠下以及骈掌劈向黑衣人。

轰轰声中,黑衣人们已入地府报到。

剩下的八位蓝衣青年不由骇退。

狄戈却掠落石上,便提功射上。

不久,他己掠上山顶,便掠上左侧坡道。

一个纵落之下,他己消失于坡下。

那八人大梦乍醒般掠向山下。

不久,他们己见南宫公子陈尸于山下。

他们不由神色一惨。

他们便匆匆寻找其他同伴的尸体。

良久之后,他们匆匆挟尸离去。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江苏金陵及浙江杭州自古以来,便因为富饶以及风景秀丽,被公认为人间天堂。

这天下午,狄戈一入杭州,便准备天开眼界赏景,哪知,他立即瞧见三人边奔来边喊道:“火拼,火拼啦!”

他好奇的立即掠上屋顶。

他立即遥见四批人在十字交错之二条街上拼斗。

他又看一眼,便见一条长鞭卷飞一人。

立见那人捂颈飞出。

他道:“是她!”便想起黑蝎女胡花。

于是,他沿屋顶掠去。

他一掠近,果见胡花又以鞭卷上一人之颈及甩飞而去,那人难受的捂颈,便一头撞上墙壁。

轰一声,立即墙破头也破。

狄戈立即望向另外三处拼斗现场。

立见各有近百人在力拼着。

倏见一名中年人匆匆掠起,胡花振鞭疾卷向他的右脚踝,却被他一收脚便逃过此一劫。

他一翻身,便似车轮连连翻身。

胡花不甘心的望向他,倏见一位救星。

她立即喝道:“宰他!”

狄戈立即含笑劈出一掌。

中年人正在翻个过瘾,乍见掌力卷来,他自知逃不掉,他只好回光返照般扬掌劈去。

轰一声,他己吐血惨叫落地。

胡花便上前踩尸及掏出怀中之物。

她匆匆塞物入怀,立见附近之敌人己匆匆逃向远方,她立即指向他们道:“帮帮忙!超渡他们吧!”

“行!”

狄戈便疾掠而去。

刷一声,他己拦住那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功甲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