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独战群豪

作者:天宇

  “自古名士多风流。”

  “流连忘返温柔乡。”

  “乡土气息永难忘。”

  “忘年之交最珍贵。”

屋外北风呼啸,屋内战鼓频传。

声声销魂,如痴如醉茫啦!

虎霸母胡花呻吟的被摆平啦!

狄戈急忙撤军冷却小兄弟。

“老公,让人家为你生个儿子嘛!”

“别开玩笑。”

“不管啦!人家要嘛!”

狄戈忙搂她道:“我真的不能害你。”

“好嘛!不过,你必须在此过年。”

“一言为定!”

“反悔者,姓王,单名八。”

“行!”

二人不由互搂而笑。

倏听轰轰二声,窗破门也破。

立见暗器纷由破处疾射向榻上。

胡花立即振腕甩出锦被,立见锦被向外一旋,当场便大小通吃,有来无往的挡住所有的兵刃。

狄戈更是一掌破壁道:“先避!”

说着,他己跃落地面。

锦被便在叭叭声中落地。

狄戈便左右开弓的劈向门口及窗口。

轰轰二声,惨叫声立扬。

他勿勿回头,立见胡花己抓衣裙掠入邻房。

他放心的闪到窗口疾劈三掌。

惨叫声中,二十七人己过不了年。

其余三人便如丧家之犬般掠墙而去。

狄戈疾闪到门前,立见二十人匆匆掠向大厅。

他不客气的骈掌劈去。

轰轰如雷。

惨叫震耳。

那二十人便抱着破屏风赴向鬼门关。

狄戈吁口气,便匆匆入房整装。

胡花匆匆入侍女房中,立见她被制死在榻上。

她便返房收拾财物。

不久,她已在各房中厅中纵火。

火势乍现,她便与狄戈掠向远方。

不久,她一刹身,便道:“背我,我方才玩得腿软。”

“大食客!”

“讨厌鬼!”

他一蹲下,她便勾颈趴上。

他塞给她二个包袱,立道:“去哪儿?”

“爱的小屋,右!”

他会意的含笑掠向右方。

沿途之中,她便客串着交通警察。

破晓时分,两人已经进入镇江一座庄院中,她带他到一处窗外一瞧,便由缝中发现一名少女搂被眠。

她便附耳道:“她叫小玉,发春啦!”

他摇摇头,便先行退开。

不久,她带他进入一个华丽房间,她一放下包袱,便搂住狄戈附耳道:“小玉长得不赖,玩玩吧!”

“少来,我又不是猪哥。”

“狄戈者,猪哥也,少假正经啦!”

“你可别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否则,我会翻脸。”

“好心没好报,遵命啦!”

“我想行功!”

“行!请吧!”

狄戈便上榻行功。

她服下三丹,便也在旁行功。

上午时分,胡花出去吩咐小玉。

小玉便开始大采购着。

马车便一批批的送入物品。

当天晚上,狄戈已与胡花在房中享用酒菜。

良久之后,他方始起身散步。

胡花便似屁虫股跟着。

不久,他搂她道:“我必须行功。”

“人家也困啦!”

不久,她己入梦乡。

狄戈便服丹行功。

他这阵子陪胡花快活,他虽然没有“赠送纪念品”,但他却一直担心会影响他的功力及日后之进境。

所以,他一有机会,立即行功。

子时分,他便听见庄外有十二人蹑步而来。

他立即附耳摇醒胡花道:“有十二个人来送死啦!”

“怎么可能呢?”

“小玉今日大采购,可能己经引人注目。”

“有理!人在何处?”

“庄外右侧,有二人掠入啦!”

“你攻正面,我包抄。”

“行!”

狄戈便隐在窗旁。

他轻缓的打开窗栓,便凝功默听着。

不久,他已听见那十二人一起行向大厅。

他倏地推窗,便掠出窗外疾劈二记掌力,一阵爆响之后,那十二人便带看啊叫粉身碎骨入地府。

狄戈便取布袋上前拾尸。

胡花却上前道:“别费事,先劈坑。”

说看,她己掠入大厅。

狄戈便劈坑及挥尸入坑。

胡花一返现场,便开启一个褐瓶倒入一撮黄粉,黄粉乍沾体肉,尸肉立烂,而且飘出淡烟以及臭味。

狄戈骇道:“这是什么?”

“唐门蚀骨粉,每瓶值五千两白银。”

“真可怕!”

她立即取来竹帚迅速的扫入坑。

不到半个时辰,地面己清洁溜溜。

她一抛竹帚,立道:“天亮再埋土吧!”

“好!”

二人一入内,便关窗互搂而眠。

天未亮,狄戈已来到坑旁,他立即发现坑内只有渗黑之土,他不由暗骇蚀骨粉毒性之强烈。

他便入厅取出二椅抛入坑中再埋上。

天一亮,他已返房洗手。

他一见胡花搂被含笑而眠,不由暗忖道:“还是先找到尹翠音,再一起迎娶胡花吧!嗯,就这么定了!”

他便服丹行功。

午前时分,胡花已经吻醒他。

他顺势一搂,两人便滚上榻。

二人又温存一阵子,方始漱洗。

不久,二人恩爱的用膳着。

膳后,她便提议出去赏涛。

狄戈立即欣然同意。

她递给他一幅面具,便束rǔ女扮男装。

不久,他们已欣然离去。

他们一到江边,立见江涛排山倒海般涌来,东方之东北季风一助威,江涛便雄伟的令人又怕又寒冷。

狄戈却内心澎湃的道:“我不该沉缅于温柔乡,我不该枉负这身武功,我要为民除害,我要济贫。”

他不由紧握双拳。

胡花忖道:“错啦!他己雄心再起!”

她不由暗暗一叹。

不久,她又转念忖道:“罢了!由他去闯吧!我已在他的心中占一席之地,他一旦累了,一定会回来找我。”

她释怀啦!

她尽情的赏涛着。

黄昏时分,二人方始返庄用膳。

膳后,二人便品茗情话绵绵着。

良久之后,她己先行服丹行功。

狄戈暗喜的服丹行功着。

元宵夜,狄戈与胡花轰轰烈烈的畅玩之后,胡花满足的呻吟道:“老公,我满足矣!我不虚此生矣!”

狄戈轻吻道:“等我回来,你等着生儿子吧!”

“好!”

二人又温存一阵子,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狄戈便拎包袱离去。

胡花便女扮男装天天忙进忙出着。

因为,她已答允要协助老公帮忙济困人员。

她先观察及统计贫困人员。

然后,她以“戈迪”化名买下镇江六条街店面,她再在每家店内安置二至三位贫困人员。

她更买下三家车行及添购五百部车。

她便又安置一批人。

然后,她置田地增雇贫户耕种。

她边买边想边安置。

三个月之后,她居然净赚三万两白银。

她的信心大增。

她的兴趣更浓。

她己找到她真正想做的工作。

她便向镇江附近的乡镇城市扩大置产及安置贫困人员,她只告诉店员及贫户一句话:“店若倒,大家喝西北风。”

她更告诉耕种佃农道,“明年若比今年丰收,每多收一百斤,我分六十斤,你们分四十斤,若歉收,再研究。”

她讲得既阿沙力又具效力。

她以她的特殊个性经营产业。

反正,她黑吃黑获五十束银票,每束银票值五百万两黄金,她不相信会赔光,所以,她敢押这种赌注。

狄戈则比她更辣。

咱们慢慢瞧吧!

且说他在元宵翌日离开胡花之后,他便直接飞掠赴关外,因为,他要与南霸天作一个彻底的了结。

哪知,他刚沿终南山(古称泰岭)飞掠时,他立即刹住身法循声望去及忖道:“又来啦!”

立见一人被一大批人追赶着。

他凝神一瞧,不由神色大变。

因为,被追赶的人居然是铁丁呀!

他立即想起铁丁之冷肃及干净俐的手法。

他实在不敢相信铁丁会丧家之犬般被人追打。

他再仔细一瞧,立即看见铁丁的衣裤至少己经有三处染红,足见铁丁已历经剧交以及负伤。

他急得吼名:“站住!”便腾掠而下。

他向追赶之人群一瞧,立见居然是一支“八国联军”。

其中包括僧、道、丐、儒,男男女女以及不少横眉竖眼的角色,他们分明已经涵盖黑白两道以及各大派啦!

他不由暗诧铁丁如此迅速成为武林公敌。

他不由忆及自己曾与游龙研判铁丁“过刚易折”。

思忖之中,他己掠过铁丁。

却见铁丁目泛怒芒注视他,双腕之青筋更是凸鼓及抖动,狄戈不由感受到铁丁恨他恨得慾动手。

他不由全身一震。

因为,他突然想起爷爷说过北霸天那批大钞曾被盯,难道铁丁因为动用那盒大钞而成为过街老鼠吗?

他的念头疾转,立即确定此事。

他立即喝道:“我有话说!”

铁丁果真咬牙刹住身势。

他的双手亦垂下。

不过,那群人反而加速掠来。

狄戈情急生智,不由以右掌劈向身后三丈余外之那块天石,立听轰一声,大石立即爆溅成碎石射出。

斜坡为之一阵剧抖。

铁丁踏前一步,方始稳住身。

追赶之人群不由骇然一起止步。

前三排之十八人更挥掌劈开碎石及杂物。

狄戈一掌之威,立即慑住众人。

他却翻身掠过刚被劈成之大坑旁。

他望着众人却平静地道:“铁天哥,怎么回事?”

铁丁冷唆道:“那盒金票惹的祸。”

“抱歉!我来善后。”

“你能善后?”

“不错!我如果无法善后,必血溅此地。”

“好!我略述经过,我蒙你托附一百一十张十万两金票之后,便赶到两广及福建买船及雇用贫民。”

说到此,他一皱眉,便捂向腹部。

“要紧否?”

铁丁摇头道:“我买新旧大小船只四千余条,雇八万余名民户青年出海捕鱼,再运上岸出售。”

“我为维持销路,再买三百六十家店面及雇用近万名贫户青年,哪知,我在十天前竟被官方质问及追捕。”

说着,他不由又皱眉。

狄戈道:“他们便随后出现吧?”

“是的!他们己追我三日。”

“对不起!请上葯!”

说着,他已经反手抛出一瓶灵丹。

然后,他踏前三大步朗喝道:“我叫狄戈,我是狄扬之义孙,不过,此事与狄扬完全无关。”

不少人为之互视着。

狄戈取出那五个锦盒道:“请先看清楚。”

说着,他己启二盒及双手各抓出一束金票。

他立即朗声道:“每一张完全是十万两金票,我的双手共有二百张金票,另外三盒也各有一百张金票。”

说着,他放金票入二盒。

不久,他已先后亮过那三盒金票。

然后,他宏声道:“请派人前来验票。”

说着,他己向左横跨三步。

众人互视,却没有人出面。

因为,众人皆己被狄戈的掌力所慑。

因为,众人皆对狄戈莫测高深。

不久,狄戈道:“各位不验票,便视同承认我方才之话,是不是有人表示异议?”说着,他己扫视众人。

立见一名右颊有刀疤的中年人喝道:“你何来如此之多的金票?”

狄戈喝道:“糊涂!我正在谈验票之事。”

那人当众挨训,不由羞怒交加。

狄戈存心再立威,立即喝道:“不爽呀!来呀!”

士可杀不可辱,那人立即仗剑掠出。

立见六人紧跟而出。

只见他们怒吼的腾掠及挥剑慾砍。

狄戈倏扬双掌便疾劈出日月映辉。

地上之土石及杂草立即旋卷而飞向那七人,空气中更传出闷雷般声音,那七人骇得刹身便慾逃向地面。

轰轰声中,惨叫声伴奏着。

七具身子便似风扇般疾旋着。

叭叭连响之中,七具身子己似碎纸般碎飞而出,时值午后时分,阳光映着碎肉,居然红得醒目。

立见二十七人骇得呕吐不己。

其余之人更是直觉的后退。

当场便有八人撞上十二人摔向坡下。

现场为之一乱。

狄戈却己挺立原地。

他不由充满着兴奋。

不久,众人自知失态,便先后掠回原位。

狄戈道:“可有人要验票?”

众人似乖童般默默摇头。

狄戈道,“好!我再交代它们的来历。”

众人立即注视着。

狄戈在方才想妥谎言,他立即喝道:“自桂林潜龙堡朝北掠,经过二峰及一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独战群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