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一战成名

作者:天宇

洛阳文风加上古都风华犹存,使洛阳每日皆有不少的游客,可是,洛阳未曾似今日这般人山人海。

而且已经是接连三日的人潮汹涌。

原来,宗源大师携一千万两金票赶返少林之后,立即详细的向掌门师兄宗性大师报告一个多时辰。

宗性大师不由连赞“好青年。”

于是,大批少林弟子携金票到各地少林分寺忙碌着。

洛阳白马寺更是立即张贴大红纸公告。

“本寺受狄戈施主重托济贫助困,凡洛阳及方圆十里贫户施主,请迳洽本寺办理相关事宜!

                        宗饮合什!”

白马寺乃是中原第一古寺,该寺住持宗饮大师更是少林寺掌门人宗性大师之师兄,白马寺为之地位崇高。

该寺不但弟子多达三百人,护持善信列多达三千余人。

宗饮大师一公告此讯,众弟子便开始忙碌。

众护持善男善女立即响应。

田地、车行、造纸厂以及各种需要大量人力的产业主人纷纷把产业廉售给白马寺供安置贫困之人。

三日之内,白马寺便获捐赠六十余万两白银,白马寺公告七日之后,便有六万余户贫困人家受惠。

宗饮大师一见尚存五十余万两黄金,便留十万两备用,其余的黄金则继续向郊外地区进行买产。

所以,白马寺率先完成置贫工作。

狄戈因为陪铁丁养伤而搭车赴洛阳,当他抵达洛阳桥时,便被久候的丐帮及白马寺弟子发现。

他们便欣然恭迎及申敬。

白马寺弟子便略述置贫情形。

狄戈欣慰的连连申谢着。

他便靠着洛阳桥栏等候着。

他守信的等人前来赐教。

可是,他却等到大批人潮。

他们好奇的前来瞧狄戈。

因为,他们一直不明白世上居然会有人傻到抛弃六千余万两,他们一直要看看此人长成什么德性?

狄戈之清秀立使他们一怔!

狄戈之温和力立使他们乐于亲近。

头一天是好奇的城民亲近他。

第二天是好奇的游客亲近他。

第三天是贫民们前来申谢。

第四天则是关洛一带群豪来访。

第五天,南宫世家主人南宫勤率妻小前来申谢,双方一叙,狄戈才确定那位南宫公子便是南宫勤之长子。

他立即申歉道:“对不起,我无法及时救令郎。”

“客气矣!若非公子及时拖援,我之八位弟子必亡,小犬之尸体必毁,我感激之至矣!”

“不敢当!请节哀!”

“谢谢!骤闻公子善行,我谨以三万两共襄盛举。”说着,他己经把一张银票交给狄戈。

“前辈能节哀行善,必可生祥!”

“谢谢!若须效力,请不吝赐知。”

“谢谢!”

南宫勤便率妻小离去。

狄戈便请铁丁把银票送入白马寺。

第六天,人潮刚骤集狄戈附近不久,便有六名衙役前来喝令人潮疏散,以畅通洛阳桥。

当场便是一阵口角及推撞。

狄戈立即动众人散去。

不久,他一见众人观望不去,他便与铁丁离去。

他便入白马寺拜访宗饮大师。

宗饮大师便详报置产及置贫之情形。

狄戈申谢之余,便决定利用白马寺之景象力扩大置产,于是,他递出取自赛孔明三人之银票。

白马寺便又添九百余万两银票。

宗饮大师便扩大置产及置贫。

狄戈便又返洛阳桥候教。

这回,八名城民在附近主动劝走慾近狄戈之人。

狄戈更是一一挥手招呼。

不过,又过八日之后,这天下午,便见一名老者率八名中年人行向狄戈,狄戈立即吩咐那八名城民勿挡路。

狄戈便暗聚功力以待。

铁丁立即挺立在狄戈之左侧。

不久,老者一行走近,便止步上下打量着狄戈。

那八名中年人则含着狞笑站在老者两侧。

不久,老者阴声道:“你便是目空一切,沽名的钓誉之狄戈乎?”

狄戈沉声道:“我便是狄戈!不过,我只是讲理,我并非目空一切,我只是凭良心行事,决非沽名钓誉。”

“哼!伶牙俐齿的小子。”

“哼!为老不尊老鬼。”

老者脸色一沉,喝道:“小子,你可知老夫是谁?”

狄戈不屑地道:“老糊涂,你己经一大把年纪,却不知养老饴孙,对了,你可能恶贯满盈,早已绝子绝孙啦!”

老者气得全身立抖。

八名中年人喝道放肆,便探肩拔剑。

狄戈不屑地道:“另找好风水,别躺在此地妨碍交通。”

立见二人拔剑闪出。

老者立即沉声道:“回来!”

一名中年人一刹身,便返回原位。

狄戈乍见此二人说停便停,不由暗自警惕着。

老者沉声道:“老夫血掌张元。”

铁丁不由神色一变的忖道:“是他,硬战矣!”

狄戈道:“谁叫你来送死的!”

“休废话,老夫在黑河沟候你。”

“行!多吃些江西吧!快没机会啦!”

老者冷冷一哼,便率那八人离去。

铁丁低声道:“血掌不但掌力阴柔,招式更是诡谲,他的掌力若变红,只要被他劈上,必死无疑。”

“谢谢!他的印堂己黑,看我如何宰他。”

他便含笑离去。

铁丁便沉容跟去。

立见一名中年叫化掠来行礼道:“请公子多拖些时间,在下已派弟子邀白马寺及南宫世家助拳。”

“谢啦!我可以超渡他们。”

“血掌另在黑河沟部署了六百余人。”

“唔!他玩真的呀?”

“是的!”

狄戈道:“很好!就让我们这两个‘无某无猴’的少年家会会他们,各位皆有家业,别斗这批亡命之徒。”

“可是,猛虎难敌猴群呀!”

“放心!我们如果打不过,一定会闪!”

“是!二位公子多小心。”

狄戈便含笑行去。

铁丁道:“你挺会为人设想哩!”

狄戈笑道:“设帮立派固然拉风,如果得罪人,却必须提防各种明枪暗箭之袭击,所以,何必拖他们下水呢?”

“我懂,我越与你相处,越觉与你差距之大。”

狄戈笑道:“别如此说,你也有不少长处。”

铁丁却是点点头。

狄戈问道:“全部复原了吧?”

“嗯!”

“好!好好的拼一场,我先以掌力硬冲一场吧!”

“嗯!”

倏见二十名路人含笑奔来道:“参见狄公子。”

狄戈含笑拱手道:“不敢当!各位好,对不起,我正忙!”

“公子请!”

沿途之中,一批批的人皆热情前来招呼着。

狄戈皆略加招呼即离去。

不久,他的身后己跟来三四百人,这些多是风闻狄戈将与血掌决斗而慾前来大开眼界之人。

狄戈对这群跟屁虫丝毫不以为意。

因为,他越来越体验人性之各种反应啦!

又过盏茶时间,倏见南宫勤率六七百人全付武装的掠来,狄戈急忙迎前道:“请前辈勿介入此事,以绝后患。”

南宫勤却正色道:“我过去因为忌惮太多导致小犬不幸遇害,我不再妥协,我要向来犯之人迎头痛击。”

“可是,血掌是冲着我而来呀!”

“一样,似乎公子那么善勇的人如果遇害,实乃武林之损失,更是千千万万贫困人员希望之幻灭。”

“不敢当!”

“请容南宫世家介入此役。”

“好!谢谢前辈!”

又过不久,他们己抵达黑河沟。

黑河沟乃黄河旁之一处空矿地区,因为,它多次被黄河破堤所毁损,官方及商人皆不敢在此地徒事建设。

它因而成为江湖人物拼斗之最佳场所。

如今,血掌己站在六七百人之正前方。

不过,他的脸色挺臭的。

因为,白马寺主持宗饮大宗正在规劝他。

他一见狄戈率众而来,立即道:“宗饮,多言无益,请!”

宗饮大师摇头一叹,便转身行来。

狄戈忙迎前道:“请大师勿介入此事。”

宗饮大师道:“老衲方才劝过老施主,可惜,他迷途不知返。”

“谢谢大师,让我来清理这些垃圾吧!”

宗饮大师便退向远方。

狄戈便上前道:“血掌,你当真活得不耐啦?”

血掌喝道:“小子,你休想欺世盗名,我久居京城,我更知道展鹏之姦诈贪金以及勾结皇族官吏经商,他岂会献济贫。”

狄戈道:“你说展鹏勾结皇族经商?”

“当然,否则,朝廷岂会派出侍衙统领追查展案?”

“原来如此!哈哈!”

“你笑什么?你休想以笑避丑!”

狄戈笑道:“依你看,我是如何弄到那六盒锦盒的?”

“你勾结翠音里应外合。”

“证据呢?”

“官方己由京城银庄查出翠音在清明节前三日密集在京城银庄兑换十万两金钞,这便是证据之一。”

狄戈含笑道:“你认为翠音与我勾结?”

“不错!”

“我倒认为展鹏自知在祸临头才安排翠音兑金携金离府,怎样?”

“强辨!”

狄戈笑道:“我更认为展鹏为你毁去功力而驾车撞人自杀。”

血掌喝道:“住口!我与展鹏一向楚河汉界,不相往来。”

“那是欺人之手法,你一直在看展鹏捞财,你等到清明前才下手,可惜,展鹏已安排翠音携金离府。”

血掌怒道:“胡说八道!”

“若非如此!你为何跑来找我?”

“哼!我看不惯你目空一切及沽名钓誉。”

“你分明恨我散掉那六千一百万两黄金。”

“胡说八道。”

狄戈说道:“恼羞成怒啦!”

“小子!我非劈死你不可!”

立见他的右掌一红。

狄戈招手道:“来吧!你们不是一直强调‘实力便是真理吗?’我们好好的拼一场,胜者代表有理,如何?”

“好!我非把你粉身碎骨不可,退!”

立见他身后诸人向后退去。

铁丁及南宫世家诸人亦退向后方。

立见血掌之双掌转红。

狄戈立即提足功力准备施展日月映辉。

血掌徐徐抬起右掌,立见它血红似火,只见他高举右掌便以左掌立刀护胸,双眼则凝视狄戈。

狄戈笑道:“你这样子真像一只猩猩。”

血掌立即振臂劈出右掌。

立见地面之积雪立即刮掉一层。

狄戈吼句杀,己经疾劈出日月映辉。

立见地面积雪不但迅速被刮起一寸深,雪花更是疾旋而起,它们迅即荡成龙卷风般疾卷而去。

轰一声,二股雪花立即爆碎。

地面倏地一阵大震。

叭叭声中,冰雪纷纷破裂。

两股掌力撞击之地面却己经出面一个丈余方圆之坑,坑深一时无法得知,足见两人功力之强劲。

雪花尚在飘,狄戈己提臂准备再劈。

却见血掌厉叫一声,立即抱住心口倒地。

狄戈不由怔然收掌。

八名中年人不由勿勿掠来。

血掌却又抱腹厉叫打滚着。

那八人不由骇然后退。

其中一人更是暗骇道:“毒气己逆流乎?”

他不由望向血掌之眼。

果见血掌之眼角己经溢血。

他二话不说的勿匆掠向北方。

其余七人不由一怔儿

刹那间,另外三人己瞧见血掌之双眼角皆溢血,他们骇得二话不说的立即匆匆的朝北方掠去。

另外四人不由一怔!

倏见血掌惨叫一声,便十指疾抓上胸部。

裂一声,衣衫乍破,胸膛已多十条抓痕。

他却不停的抓着。

不久,他的胸膛已被抓得皮破肉现。

另外四名中年人恍悟的掠向北方。

其余之人也骇然匆匆逃掉。

只有血掌仍在厉叫连抓胸膛。

又过不么,只见他疾抓心口,便硬抓出内腑。

血光疾喷,他的厉叫己成呻吟。

他却仍然抖着手抓出内腑。

终于,他摊开双臂啦!

他的双眼徐徐的闭上啦!

鲜血却仍自他的胸口溢出。

眼前的他已充满血腥与恐怖。

狄戈却一直由方才怔到如今。

只见宗饮大师一闪身,便掠落血掌身旁,立见他的双掌合什宣句佛号,再喃喃的俯头念经着。

死者为大,他慈悲的超慰亡魂。

南宫勤见状,便吩咐二位弟子入城买棺及祭品。

人员这一移动,便打破血腥及恐怖。

铁丁掠到狄戈身旁道:“恭喜!”

狄戈苦笑道:“怎会如此?”

“一定与他的诡异掌力有关。”

“嗯!其实,他的掌力弱于金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战成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