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名利双收

作者:天宇

农历七月一日,百事不宜,因为,据说地府在昨夜子时开鬼门,有主或无主的“好兄弟”皆“放假”一个月。

午后时分,周提督率诸吏在府前设祭着。

他们希望京城能够安定些。

原来,京城原本由北霸天及血掌震住大局,他们二人先后死去之后,各角头老大纷入京城抢占地盘。

这段期间,便先后发生二十一宗拼斗案件。

窃盗案件更直线上升。

劫案亦频频打破纪录。

身负京城治安司令的周提督为之焦头烂额。

他不知己挨训多少次啦!

所以,他祭拜着“好兄弟”。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完成祭拜工作。

不久,游龙己经到府前呈上名帖及推荐函。

周提督阅过推荐函,便派人召入游龙。

不久,他更与游龙入书房密谈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游龙己申谢离去。

周提督便入宫一一拜访与展鹏合伙之皇族及官吏,他们一听有人愿代展鹏退回这笔投资,不由大喜。

他们便一一报出金额。

深夜时分,周提督欣然返回提督府。

他一统计之后,便灌水的添上三万两黄金。

不久,他睡得又香又甜啦!

翌日上午,游龙备礼来访,便被迎入书房。

周提督便送出名单及金额。

游龙毫不犹豫的取出一叠银票。

周提督便详加清点着银票。

不久,他含笑道:“此事包在本官身上。”

“谢谢!”

游龙便行礼离去。

周提督一拆盒,立见内有二株参及一个红包。

他一拆红包,立见三张一万两银票。

他忍不住哈哈一笑。

于是,他召入其妻吩咐着。

他立即携银票入宫。

午后时分,他己发毕银票。

皇族及官吏更纷纷向申谢着。

他们纷纷表示不再追究狄戈而且会替周提督在皇上面前美言,乐得周提督哼看歌儿离宫啦!

当天下午,那批人便会见皇上道出此事。

皇上道:“下回不准再如此贪婪。”

“遵旨!”

于是,皇上便召入一吏颁下密旨。

不到一个月,各衙己接获“不究狄戈”之密文。

洪巡抚一获文,便派人通知游龙。

游龙不由松了一口气。

于是,碧翠便女扮男装携行李离去。

半个月之后,她已在福州遇上铁丁,立见铁丁正在瞧着渔民们整理新网,她便含笑迎去。

“是我!碧翠!”

铁丁便指向远方及行去。

不久,她已和他坐在大石上,她便轻声道:“游堡主己经入京摆平展案,官方不会再追究狄公子啦!”

“当真?”

“我敢骗你吗?”

“谢谢!”

“格格!好新奇,我第一次听见你向人申谢哩!”

铁丁便望向远方。

碧翠问道:“他们在忙什么?”

“准备捕乌鱼。”

“乌鱼?”

“吃过乌鱼子否?”

“吃过,又鲜又补。”

“不错!它们每年皆随着寒潮由北南下,去年因捕售乌鱼子赚入四百余万两,希望今年能丰收。”

“真可观哩!”

“嗯!沿海渔源甚丰,渔民以往多被鱼霸剥削,他们如今己有存钱,我也每月入帐近十万两白银!”

碧翠道:“真可观,难怪各渔村多是新屋。”

“是的!今年若乌鱼丰收,他们便可还清向我借之钱。”

“没问题,善有善报!”

“但愿如此!”

“仍无狄公子的消息吗?”

“嗯!”

“你一个人如何收帐?”

“来回收,他们给多少,我便收多少。”

“一定有人从中揩油。”

铁丁点头道:“免不了,反正我有收入,渔民及贫民也改善了生活,我不会和那种人计较。”

“对!有量必有福。”

“嗯!”

“我留下来帮你吧?”

铁丁不由全身一震及低头不语。

碧翠道:“我己把满翠楼送给翡翠她们了。”

铁丁道:“我刀口舔血,朝不知夕,你不该作如此决定。”

“我己问过你多次,我此次已下定决心。”

“不再考虑?”

“是的!”

“游堡主知道此事?”

“不知,我无怨无悔!”

说着,她的右手已按住他的左手背。

他一翻腕,便握住她的右手道:“我答应你,我不会似过去那般涉险,因为,狄戈已启发我。”

碧翠欣慰一笑,便靠上他的肩膀。

不久,他己带她离去。

当天下午,他们已在城内买妥一家庄院。

碧翠便率六名下人出去大采购。

当天晚上,两人已在喜气洋洋的新房内取用酒菜。

醇酒一杯杯的入喉。

二人的火气一股股的上升。

不久,二人己变原始人。

男欢女爱,青春交响曲便飘扬着。

榻前的那对龙凤红烛也感染的跳跃火花。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灵肉合一。

二人恩爱三天之后,便一起南下收帐着。

此时的狄戈正在天山山顶行功着。

他再进入丝洞行功十四天及三十天之后,他又行功三十天方始返家,狄扬便又仔细的诊察他的功力。

三天之后,狄扬己指示他上天山利用日月精华行功。

他便日夜行功着。

重阳午时,他正在入定之时,倏觉一阵摇晃,他忍不住诧然收功,却见积雪纷破以及滑落山下。

摇动先由南北再改东西摇,他忍不住趴着。

不久,上下一阵震动,积雪更叭叭并喷着。

他不由骇得脸色苍白。

倏听轰一声,他身前三十余尺处喷起大批积雪,它们直冲上三十余丈高之后,方始坠下。

震动为之停止。

他不由松口气起身。

倏觉又是一摇,他急忙趴下。

余震乍后,方才之缺口己喷出一物。

他尚未瞧清楚该物,立即闻到清香。

他抬头一瞧,立见一朵莲花。

他忍不住啊道:“冰山雪莲吗?”

他立即起身掠去。

他探手一接,便接住了它。

他一掠落雪地,立见白里发亮及香得醒脑。

他忍不住跪地道:“谢天谢地!”

他一起身,便掠向山下。

他一落地,正好又是一阵余震。

他急忙掠向远方。

立见人畜惊慌而奔,他不由大骇。

他匆匆掠返家,立见狄扬在屋前喝酒,他不由上前苦笑道:“爷爷可真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呀!”

“呵呵!三十年前之大震比它强不少哩!咦?”

狄戈便探手道:“它从山顶冲出来的。”

“呵呵!原来是宝物要出现呀!”

他不由又呵呵一笑。

“爷爷!如何食用它?”

“直接塞入口中呀!”

“好!在何处行功呢?”

“入房行功吧!它方才没倒,再也倒不下啦!”

“好!”

狄戈一入房,便张口咬食那朵白莲。

只觉它又脆又甜,他不由细嚼着。

不久,他有腹中己热闹不已啦!

地面却在此时又摇,他便硬着头皮行功。

入夜不久,他方始融合这些热流,他只觉功力空前的饱满,他便决心冲冲任督两脉。

于是,他不停的行功。

他不再管地震啦!

翌日,哈萨克人便忙着拆屋搬物品。

整个哈萨克族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房屋倒于此次地震之中,所幸时值白天,伤亡人员尚不到一千人。

七天之后,狄戈全身连震两下,功力便畅行无阻。

狄扬含笑道:“继续行功!”

他愉快的出去啦!

原来此次地震使哈萨克族受到大量的财物损失,狄扬便建议由狄戈入中原找人来买马。

酋长求之不得的答允着。

酋长决定以每匹一千两黄金售马五千匹。

于是,二人继续商量着。

狄扬便含笑离去。

又过七天,狄扬便唤醒狄戈。

他详加指点售马及换回物资、金元宝之事。

不久,二人已欣然用膳。

膳后,狄戈立即离去。

他飞掠之下,更确定功力己生生不息。

他掠过戈壁大沙漠之后,便戴上面具。

入夜不久,他已掠入长安城,他便先投宿用膳。

翌日上午,他向掌柜探听之后,便前往岳家堡。

他一到岳家堡大门,便摘下面具通名报姓,门房立即行礼道:“久仰大名!请!请!”

他便兴奋的掠入。

狄戈便含笑缓行。

不久,西霸天岳青山己掠来道:“贵客!欢迎之至!”

“但愿不会给贵堡添麻烦。”

“哈哈!言重矣!请!”

“谢谢!”

立见岳氏己率子女及一批人迎来。

狄戈先恭敬行礼。

岳青山便含笑介绍着。

不久,双方已入厅就座。

一名侍女便呈茗道:“参见狄公子。”

“免礼!谢谢你!”

侍女喜孜孜的行礼离去啦!

狄戈便问道:“中原近况可好?”

“除京城较乱外,别处皆如常,不少贫困人员多已入善生活,足见公子之善行已获成效。”

“太好啦!”

“公子已知官方不究吧?”

狄戈怔道:“不究?”

“是的!长安朱巡抚私下向我道出此事。”

狄戈喜道:“太好啦!不过,他们怎会有此改变呢?”

“此乃朝廷之决定,由于它以密文通知,公子就别再追问。”

“好!太好啦!我可以更方便行事啦!”

“是的!大家皆替公子欣喜。”

“谢谢!堡主可否协助一件事?”

“请说!”

狄戈便道出哈萨克人因为震灾慾售马换物资及黄金之事,岳青山阿沙力的立即答允。

于是,他开始部署着。

由于必须运金及物出关,岳青山便与朱巡抚商量着,朱巡抚不但答允,而且写妥推荐函。

岳青山便进一步推动着。

岳家堡为之总动员。

一个月之后,狄戈己率三千名哈萨克轻年在旷野会见车队,岳青山更亲自前来招呼着。

不久,五千匹天山汗血宝马已由岳青山率车夫们骑走以及驼走,狄戈便与三千名哈萨克青年驾车离去。

这天下午,他们一返族中,酋长便笑哈哈的前来,他一瞧见一车车的金元宝及物品,不由大乐。

于是,他立即分配着。

入夜之前,哈萨克人己欣然取走金元宝及物品。

狄戈更获不少的金元宝及物品。

酋长当然大捞一票啦!

狄扬则获得十九罐陈年汾酒。

这笔交易,可谓皆天欢喜。

三日之后,狄戈已欣然启程。

他沿途飞掠之下,便在日落前进入岳家堡,立见岳青山递来一个包袱道:“请先收下吧!”

狄戈怔道:“这是什么?”

“金票!”

“金票?”

“是的!千金易得,宝驹难求,每匹马皆以一万两黄金售毕,不过,我动用六十万两做公关。”

狄戈惊喜地道:“谢谢堡主!”

“客气矣!”

“可否请堡主以它们代为置贫?”

说着,他己推出包袱。

“哈哈!夫人,我未料错吧?”

岳氏含笑道:“公子果真大善人。”

“不敢当!我替哈萨克人积点功德吧!”

“客气矣!”

岳青山便召来二位管事指示置贫。

说着,他便分配妥银票。

不久,二位管事己各带一百人出堡。

狄戈含笑道:“偏劳贵堡矣。”

“乐意效劳!”

“谢谢!”

岳青山含笑道:“客气矣!狄老可好?”

“托福!硬朗得很,爷爷一直在哈萨克族中担任诊治工作,这阵子因为震灾,比较忙碌些。”

“真令人敬佩,明日将是除夕,公子在敝堡过年吧?”

“好!”

“另有一事,京城己更乱,听说连九门提督被暗杀,朝廷已准备调动大军士城维持秩序。”

狄戈皱眉道:“怎会发生此事?”

“北霸天及血掌一死,吸引黑道人物入京抢地盘。”

“原来如此,可恶之至!”

“我虽有意入京,却担心力量不足以及引来批评,可否请公子入京,我将派人协助。”

“好!请通知南宫世家。”

“好!”

岳青山便召来一人指示着。

不久,那人已赴丐帮长安分舵报讯。

不到一个时辰,南宫勤己接获飞函,他一看狄戈已在岳家堡,而且决定入京除恶,他不由大喜。

他立即书函交由丐帮弟子携走。

天未亮,狄戈己接获此函。

他阅后,便欣然递函给岳青山。

岳青山含笑道:“南宫勤既然有意协助,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名利双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