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佛擒魔》

善有善报

作者:天宇

阳光普照,南霸天夫妇率爱女一会见狄戈,狄戈便先拱手道:“谢谢堡主大力协助之恩。”

“不敢当!此银出自公子昔日赠予小女,我只是出面而已!”

“若非堡主出面,我仍见不得光矣!”

“客气矣!公子除血掌灭京城群邪,大快人心矣!”

“这批人该死!”

“请公子注意东霸天,不少黑道帮派已移入杭州。”

狄戈点头道:“好!”

一顿,狄戈道:“可否请堡主在桂林一地置贫?”

说着他己递出一个锦盒。

南霸天含笑道:“乐意之至!”

“谢谢!另有一事,事否移驾一叙?”

“请!”

狄戈便邀他入书房。

不久,狄戈低声道:“爷爷指示我向令爱提亲。”

南霸天喜道:“荣幸之至也!”

“不过,我与胡花结识于先,恐要委屈令爱矣!”

“客气矣!若非公子昔日搭救,小女已不在人间。”

“谢谢!此事就此说定吧?”

“好!”

二人便含笑再度返厅。

狄戈向胡花道:“妹子,你多位好妹子啦!”

南霸天便示意爱女行礼。

游婷便羞赧的向胡花行礼道:“参见大姐!”

胡花上前扶起她道:“不敢当!坐!”

说着,她便牵她入座。

狄戈便召下人吩咐备膳。

当天晚上,他们便与铁丁夫妇享用喜宴。

虽无公开拜堂,大厅仍布置得喜气洋洋,南霸天夫妇已了却心愿,南霸天不由愉快的畅饮欢叙着。

只见南霸天含笑道:“碧翠,你可真慧眼识英雄呀!”

碧翠羞涩的道:“恕碧翠隐瞒此事。”

“呵呵!可喜可贺,听说去年乌鱼子大丰收哩!”

“是的!净赚近千万两白银。”

“可喜可贺!”

狄戈怔道:“当真?”

铁丁点头道:“是的!前年净赚四百余万两,去年增加渔具及人手,加上乌鱼甚多,因而造成大丰收。”

“很好!可有多赏给渔民?”

“有!他们多已住新屋及添购大批家俱衣物。”

“太好啦!贫民呢?”

“一样!”

“太好啦!他们反而先脱离苦海啦!”

“嗯!不过他们也吃了不少的苦。”

“值得!这样吧,今年年底告诉贫民及渔民,所有的船只,渔具或鱼行一律卖给他们,他们再分批还钱吧!”

“佩服,好!”

南霸天含笑道:“贤婿此举必会令全天下更敬佩!”

狄戈含笑道:“有福同享呀!”

“的确!”

铁丁道:“既然如此,前三年之盈余就请堡主代劳吧!”

狄戈点头道:“行!”

于是,铁丁便取出锦盒交给南霸天。

南霸天愉快的举杯道:“预贺置贫顺利成功。”

众人便顺利干杯。

他们便欢叙畅饮着。

良久之后,众人方始散席。

不到半个时辰,胡花已送上香吻,狄戈便热吻着。

不久,胡花道:“你可真艳福不浅。”

“谢啦!”

“我若反对,你会怎样?”

“婉拒游家。”

“当真?”

“嗯!”

“老公!”

她不由翻身上马。

不久,她已放浪畅玩着。

青春交响曲不由连响着。

此时,碧翠正依偎在铁丁的怀中道:“他们真幸福!”

“我们也幸福呀!”

“嗯!我们就定居京城吧?”

“好!不过,我俩须走几趟渔村。”

“邀狄公子同行,以防东霸天袭击!”

“好!”

“你会不会为游婷叫屈?”

铁丁摇头道:“别如此想,你选择我,恰似狄戈选择胡花,其实,胡花只是一意孤行,并无恶迹。”

“嗯!我们明日搬入别处庄院吧?”

“嗯!”

二人便依偎的情话绵绵着。

又过良久,狄戈二人方始结束噪音。

翌日上午,南霸天夫妇便含笑离去。

不久,铁丁夫妇已搬入另一庄中。

狄戈便陪二妻出巡各店面。

一个多时辰之后,倏见白义迎面率二人行来,狄戈立即想起在坡中当众训叱他之事,他的脸色立沉。

却见白义陪笑上前拱手道:“幸会!”

狄戈拱手道:“大统领有何指教?”

“欣闻公子除恶置贫,佩服。”

“不敢当!”

“请瞧此物。”

说着,他己自袖中掏出一大卷黄帛递出。

狄戈便好奇的展开它。

立见第一行便是“圣旨”二字,他不由一怔!

奉天承运皇上诏曰:

朕欣闻狄戈灭恶置贫,特赐金三百万两,钦此!

狄戈不由怔视白义。

白义便含笑呈上一个红包道:“恭喜!”

“谢啦!请代呈谢意。”

“行!请交旨!”

狄戈便送出圣旨及接下红包。

白义便行礼离去。

狄戈与二女互视一笑,便进入一家酒楼。

狄戈一入座,掌柜便前来斟茗请安。

三位贫户青年亦前来申谢着。

狄戈便勉励一番。

不久,四人已申谢退去。

狄戈一打开红包,立见三张一百万两金票,他便把它交给胡花,胡花一瞥之下,便含笑交给游婷。

游婷瞧过之后,便把红包交给老公。

狄戈含笑道:“近日赴山西捐掉它吧!”

胡花含笑道:“我尚有一笔私房钱哩!”

“很好!一并捐用吧!”

“行!”

三人便欣然品茗。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又出巡。

当天晚上,狄戈便进入游婷的房中。

她不由羞喜的宽衣。

不久,狄戈搂她上榻,便轻抚她那圆臀道:“谢谢你看得起我!”

“谢谢你救我命及收容。”

“客气矣!你是南霸天唯一千金呀!”

“不敢当!”

“爹摆平官方,当真只花用那束银票吗?”

“另添近百万两。”

“让爹破费矣!我该还这笔钱。”

“别如此,聊充我的嫁装吧!”

“谢啦!”

他的chún儿及双手便在她的胴体大做文章。

不久,小溪已潺潺流水。

他便温柔的上马。

不久,他已带她步上人生大道。

老鸟带菜鸟,她不由大畅。

他便锦上添花的引导她步入仙境。

良久之后,她茫酥酥啦!

他又开垦不久,便送上甘霖。

她喜极溢泪着。

也如此激情,不由便他大喜。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入眠。

翌日上午,他们便搭车离去。

他们便愉快的沿途畅玩着。

这天上午,他们一入山西地面,立见拼命三郎含笑迎来,胡花及游婷乍见这位角色,不由一阵紧张。

狄戈却哈哈一笑的下车迎去。

拼命三郎行礼道:“参见公子!”

“免礼!近况可好?”

“托福!欣闻公子灭血掌及京城诸恶,佩服!”

“不敢当!山西地面可有恶徒?”

“他们皆已闻风而逃。”

“他们投奔东霸天啦!”

“有此一说!”

“我改天再会会他们。”

“公子豪气感人矣!”

“不敢当!置贫状态如何?”

拼命三郎道:“共安置二万一千人,期内共获利六十余万两白银,已经进一步置产,一切正常。”

“辛苦矣!”

“理该效劳,在下深感行善之趣及痛悔昔日之过矣!”

“可喜可贺。”

“谢谢公子赐此良机。”

“客气矣!山西尚有贫困人员待安置吧?”

“是的!约近八万人。”

“好!你继续置贫吧。”

说着,他递出三个锦盒。

“在下必不辱公子所托。”

“很好!瞧瞧各地吧!”

“请!”

狄戈便含笑上车。

拼命三郎便坐上车辕客串向导。

自那天起,他们便在山西地面到处巡施及置产。

他们为多安置贫民,便申请探矿及采矿。

狄戈一申请,各衙立即同意哩!

所以,他们在一个月内己安置九万余名贫民。

他们便欣然返京城。

他们一返京城,各掌柜纷纷送来帐册及银票。

不到三天,狄戈又增加八十余万两银票,胡花含笑道:“京城果真是个大金窟,此利润已高逾各地。”

游婷点头道:“桂林只及京城六成矣!”

狄戈不由哈哈一笑。

当天晚上,他便搂吻着胡花。

不久,他一上马,胡花便夹腿道:“投降!”

“怎么啦?‘洪妹妹’来啦?”

胡花笑道:“相反,它已迟到半个月。”

“天呀!你有喜啦。”

“嗯!”

狄戈不由欣然搂吻着。

良久之后,胡花道:“让婷妹陪你吧!”

“不!明夜再说。”

两人便温存着。

翌日上午,狄戈便春风满面的率二妻出逛。

即将为人父的狄戈不由大乐。

他们一直畅玩到天黑方始返庄。

不久,他们己欣然共膳着。

膳后,狄戈与二妻品茗欢叙着。

良久之后,狄戈方始与游婷快活着。

游婷经过连连“爱的出操”,她已大方的迎合着。

狄戈不由畅玩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共入仙境。

雪峰纷飞之中,一批富户己返京拜访狄戈,双方经过详商之后,狄戈同意出售一批店面及房舍,富户也答应续雇贫户。

双方立即进行交易。

不出半个时辰,狄戈便收入二千余万两银票。

此例一开,不出半个月,他的产业己被卖光。

狄戈打算率二妻及铁丁夫妇离去。

却见白义来访及送上一道圣旨。

狄戈一展旨,立见:“奉天承运皇上诏曰:

查狄戈仁勇双全,积善如山,积功如海,特任为九门提督,另赐展府一座,自即日起生效,钦此!

狄戈忖道:“怎么回事?”

白义行礼道:“恭贺大人,请先入提督府上任,再搬居展鹏府中。”

“这……不妥,我哪会做官呢?”

“大人放心,提督府内另有三吏相助,大人只需要安定京城即可。”

“这……我考虑一下!”

“君无戏言,请大人即刻上任。”

“这……”

胡花点头道:“既来之,则安之,我二人先入展府。”

“好吧!”

于是,二女携行李搭车离去。

狄戈便率白义前往提督府。

他们一近提督府,立见袁提督已率三吏站在府前,狄戈立即上前行礼道:“惶恐之至!请各位指教!”

袁清含笑道:“客气矣!请!”

“请!”

六人立即入厅就座。

袁清便介绍三吏。

三吏便一一自我介绍及报告业务。

袁清便取出交接资料介绍着。

狄戈便一一瞧着以及询问着。

黄昏时分,白义方始离去。

狄戈便与众人共膳着。

膳后,他便直接赴展府。

立见九名下人已在门前列队恭迎道:“参见大人!”

“免礼!”

狄戈一入内,立见满院雪梅吐香。

他不由心神皆畅。

他立见二妻含笑迎来,他便快步行去。

胡花含笑道:“滋味如何?”

狄戈点头道:“我玩得开!”

“咯咯!决定留下来啦?”

“不错!铁大哥他们呢?”

“碧翠可能要分娩,他们正在房中。”

“啊!可需要协助?”

“已召入一位产婆。”

“小心些,听说头胎较麻烦啦!”

“放心!产婆己查过,一切正常啦!”

狄戈不由松了一口气!

胡花道:“此地己重新整理过,美仑美奂哩!”

狄戈向大厅一瞧,便点头道:“大内有计划的先赏金再封官,看来我已经脱不了身,我们必须改变计划啦!”

胡花道:“无妨!我产子之后,再出去售产吧!”

“好!出售沿海船业的计划也顺延吧!”

“嗯。”

“好!我先冲个凉,今日忙得流汗哩!”

“咯格!笑死人,外面在下雪哩!”

“我急于了解业务呀!”

“咯咯!紧张大师!”

二女便陪狄戈入房沐浴着。

浴后,他们一入后院,立见铁丁迎来道:“恭喜!”

“谢啦!快向铁大哥申贺了吧?”

“大概尚需一个时辰!”

“可喜可贺!嫂子膳否?”

“她己吃过。”

“共膳吧!”

四人便行向前方。

不久,他们已在大厅共膳。

只见雪花纷拂上窗外之梅,令人瞧得大畅。

胡花刻意安排六壶酒,狄戈便与铁丁畅饮着。

膳后,二女便到碧翠的榻前打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善有善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屠佛擒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