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鹤神针》

12、误入卧虎岭 株守万年龟

作者:卧龙生

曹雄冷笑道:“我要放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你得答应我亲手填这石坑。”

处此情景,龙玉冰只得点头应道:“我……我答应你。”

曹雄立刻放下手中宝剑,但右手仍拿着她右肘关节不放。

龙玉冰喘了几口气,用衣袖抹去脸上汗水,道:“你松开右肘,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我现在全身酸软无力,哪里有气力填这石坑。”

曹雄摇摇头,笑道:“等你把这石坑填好后再休息不迟,若再借故推倭,可不要怪我又下辣手。”

龙玉冰想到刚才所受痛苦,不禁冒出来一身冷汗,此时只好遵从曹雄之言,缓缓蹲下身子,把卵石一块块地往马君武的身上堆去。

她堆积得异常缓慢,泪水伴着她缓缓举起的玉掌,先从马君武的双脚向他身上堆积。

曹雄静静地站在一侧,满脸笑意,望着龙玉冰把鹅卵石堆在马君武身上,渐渐地鹅卵石掩盖了马君武双腿、小腹。龙玉冰的心情,也随那堆在马君武身上的卵石,愈来愈觉沉重,她动作更慢了,但泪水似两道急涌的山泉,滴在那白色的鹅卵石上,滴在她自己的手背上,滴在马君武的身上……

突然,一片清幽深长的叹息声,随着山风传来,紧接着响起一个甜脆声音,说道:“黛姊姊,那瀑布击在岩石上真好看,只可惜武哥哥不在这里,他要看到了,心中一定很高兴。唉,不知道哪一天我们才能找得着他!”

龙玉冰只听得心头一震,陡然神志一清,暗中运集功力,猛的一掌向站在身侧的曹雄劈去,同时口中又大声喝道:“鸾师妹,你武哥……”她话还未说完,曹雄已闪开龙玉冰猝然一击,拿着她右肘关节,正待下手,突觉一阵急风,当头罩下。

曹雄顺势一带龙玉冰,退后了两步,避开来人一击,定神看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丰姿绝世的青衣少年,正是在昆仑山中打伤他的白云飞。

原来白云飞闻得龙玉冰大喊之声,立时施展八步登空的身法,由数丈外凌空跃落石坑。

曹雄知她武功奇高,只要一出手,必然凌厉难挡,左手一带龙玉冰,挡在自己面前,右手一翻,拔出背上金环剑,探臂一剑刺去。

白云飞冷笑一声,正待运集天罡指功夫,用隔空打穴之法伤他,哪知一转脸,看到了静静躺在地上的马君武,白色的鹅卵石,覆盖了他的双退、小腹。

这一惊非同小可,顿觉脑际轰然一响,忘记眼前大敌,一腿扫去,掩盖在马君武身上的鹅卵石纷纷飞去,伏身探臂,抱起马君武,双足一顿,跃出石坑。

这时,李青鸾正如飞一般地跑过来,她一声黛姊姊还未落口,瞥眼见到了她怀中抱的马君武,不禁一呆。

金环二郎在白云飞跃出石坑之时,也带着龙玉冰悄然跃出,借着那石坑掩遮,疾奔而去。

白云飞把马君武平放在地上,附耳在他前胸处,静静听了一阵,一张匀红的脸色,这时逐渐地变成了青白之色,幽幽叹息一声,黯然泪下。

李青鸾自发现马君武后,一直就没有说话,呆睁一双大眼睛,望着白云飞替马君武疗伤,她脸上虽满是怜惜神情,但眉宇间并无愁虑之色,李青鸾相信黛姊姊无所不能,定可把马君武伤势医好。

等她看到了白云飞盈盈泪下,心里头才有些吃惊,问道:“黛姊姊,你哭什么?武哥哥伤得很重吗?”

白云飞嗯了一声,道:“他伤得不但很严重,而且在重伤之后,又遭人暗中下了毒手,只恐怕是难以救得了。”

李青鸾惊叫一声道:“什么?你说武哥哥不会活啦?”

白云飞黯然接道:“目前还是很难说,现在找一处清静地方,我再想办法试试。”

李青鸾忽然淡淡一笑,道:“嗯!要是武哥哥真的不能活了,那我也活不了多久啦。”李青鸾说得是那样自然,不带一点勉强。

李青鸾说完,凄切一笑,转脸问白云飞道:“黛姊姊,武哥哥死了,你心里难不难过?”

白云飞叹道:“他要真死了,我心里自然是难过……”

李青鸾接道:“那你还要不要活?”

白云飞被她问得呆了呆,道:“我还要活下去,好替他报仇,而且还得替他选择一处风景最美的地方,建一座坟墓。”

李青鸾笑道:“对啦!那地方要有很多的花树,很多的鸟儿,让那些鸟儿每天唱歌给他听……”

白云飞幽幽一笑,抱着马君武,向前走去,李青鸾跟在她身后,默默无言地走着,她脸上毫无悲怆之色,而是一片茫然若失的神情……

忽然一声清越的鹤唳,灵鹤玄玉由百丈以上的高空疾射而下,一直飞到白云飞头上数尺左右,才振翅平飞,鹤翅卷起的劲风,只飘起她和马君武的衣袂。

通灵的玄玉,好像看出了主人的不悦,缓展双翼,在白云飞身后飞行,白羽红冠,在日光照照耀下,光彩夺目。

两人转过了几个山角,到一处山谷,白云飞放下马君武,扬手对灵鹤一声轻啸,啸声不大,但却悠扬婉转,似语如诉。

灵鹤闻得那清啸过后,振翅冲霄而起,盘旋数百丈以上高空,似在替主人守望放哨。

这座山口三面都是环绕的山壁,异常僻静清幽,白云飞望了李青鸾一眼,笑道:“鸾妹妹,我为了救你武哥哥,不得不通权达变,你可不许笑我。”

李青鸾道:“你救武哥哥的性命,我自然不会笑你。”

白云飞轻轻地叹息一声,把马君武抱入怀中,暗中运集本身真气,缓缓低下头去,正待把樱chún接在马君武嘴上,突然泛起一阵羞意,两臂一软,几乎把马君武摔丢在地上。

李青鸾细看黛姊姊,两颊如火,半合星目,不住地轻轻喘息,似是很累一般,心中半知半解的,一颦眉头,问道:“黛姊姊,你很累吗?”

一向坚强的白云飞,此刻忽然流露出儿女情态,摇摇头,低声答道:“不是累,是我心里害怕。”

李青鸾道:“你害怕什么……”

白云飞羞涩的一笑,道:“鸾妹妹,我们女孩子家,和男人肌肤相亲,已是大不应该,如果再和他偎颊接chún,以后被人知道了,那还有何颜面立于人世?可是,我若不以一串真气助他复苏,只怕他难再活两个时辰了,这实使我进退两难。”

李青鸾细看马君武脸色,惨白如蜡,毫无血色,心头一急,两行清泪垂下,低声求道:“黛姊姊,要是武哥哥死了,我也是不能活的,你要是不肯救他,我……”

白云飞低头望了怀中马君武两眼,突然一咬牙,猛然伏下头去,把两片柔软的樱chún紧接在马君武嘴上,舌尖运劲,挑开了马君武紧闭的牙关,一股热流,缓缓注入马君武口中。

马君武得白云飞以本身真气相助,片刻之后,果然清醒过来。

他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自己依偎在白云飞的怀抱中,一挺身想挣扎起来,哪知他全身无气力,这一挣竟未挣得起来。

白云飞粉脸上红霞未褪,两臂微一用力,把马君武抱得更紧一点,含羞笑道:“你全身元气已耗损殆尽,又被人暗中下了毒手,快给我静躺着,不要挣扎,等我替你打通奇经八脉之后,我们再谈不迟。”

马君武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微微地点下头,目光又转投在李青鸾身上。

李青鸾慢慢地把身子移近到他身边,摇摇头,轻声说道:“武哥哥,黛姊姊不要你说话,但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要对我说。”

马君武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嘴角间荡起了一丝笑意。

白云飞见马君武被自己内腑真气引接了他一缕若断残息,醒转之后,立时又暗中运集功力。她知道,如果不及时打通他奇经八脉,在一刻工夫之后,他又将晕死过去。她无暇对李青鸾解说,很快地把马君武放在地上,右腕虚空连扬,指风震得马君武衣袂不停波动。

但见白云飞粉颊上汗水如豆,随着扬起的玉腕,滚滚而下,娇喘之声也逐渐急促,足足有一盏热茶工夫,她才停下手,闭上眼睛休息。

马君武经白云飞运功打通奇经八脉后,全身机能陡然恢复,一挺身坐了起来,转脸望白云飞时,只见她匀红的嫩脸已变成苍白之色,黛眉轻颦,樱口半启,呼吸沉重,似已疲累至极。

李青鸾由怀中取出一方白色绢帕,缓缓移到白云飞身侧,替她擦拭着汗水,目光中满是怜惜。

马君武呆呆地坐在一侧,望着眼前一对如花玉人,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不是爱,也不是悲伤,千万种错综复杂的怪念头,一时间都向他脑海中集结,突然他放声大笑起来……

李青鸾惊愕得转过身子,问道:“武哥哥,你笑什么?”

马君武霍然由地上跃起,步履踉跄地向前奔去。

李青鸾惊叫一声道:“武哥哥,你不认识我和黛姊姊了吗?”她惶急地纵身一跃,拦在马君武面前,秀目中满含泪水,幽幽问道:“武哥哥,你怎么不理我啦?”

马君武翻动两下眼珠子,冷漠地望了李青鸾一眼,继续向前冲去。

李青鸾心头大急,双臂一展,紧紧把马君武拦住,哽咽着说道:“武哥哥,这些日子来,我每天都在想念你,可是你为什么不理我……”

耳际响起白云飞长长的叹息道:“鸾妹妹,不要哭了,他不是不理你,他疯了。”

李青鸾啊了一声,道“什么?武哥哥发了疯啦……”

白云飞点点头,道:“他被人用极阴毒的功夫,伤了内腑和天灵要穴,神智已经错乱,我们先找一处可以存身的地方。现在唯有让你武哥哥静养几天,我再仔细地替他检查检查,看看是被什么功夫所伤。”

马君武虽已被白云飞打通了奇经八脉,但他内腑重伤并未好转,是以全身毫无劲力,被李青鸾一抱,竟然挣动不得。

白云飞疾扬玉掌,轻轻拍中了马君武穴道,低声对李青鸾说道:“骛妹妹,你抱着他,咱们找一处能遮风雨的地方,再想办法替他疗治。”

两人茫然地向前走着,不知道翻越过了多少山岭,夕阳照在山顶的积雪上,闪起一片耀眼的光辉。

李青鸾望着那逐渐沉没的红日,娇稚无邪的脸上忽又现出奇异之色,一颦秀眉,笑道:“黛姊姊,我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白云飞道:“你说吧,只要姊姊能办得到,一定不让你失望。”

李青鸾道:“要是我武哥哥真的不能活了,你要替他建一座很好的坟墓,是吗?”

白云飞道:“不但要替他建一座很好的坟墓,并且还要遍走天涯,追杀伤他的人!”

李青鸾笑道:“你把那坟墓建得很大很大,我去住在里面好吗?”

白云飞听得一呆,道:“你……你要活生生陪他殉葬?”

李青鸾笑道:“我陪他在一起,可以替他做很多的事……”

白云飞呆了一呆,举步向前行。

两人又翻过几座山峰,天色已黑了下来,白云飞运足眼神,四下搜望,只见正北方一处山壁下面,似乎是有几座房舍,隐现在苍茫暮色中。

白云飞运气行功,拉着李青鸾加快脚步向前赶去。两人到了那座山壁下,果然见一座茅庐,依山而建。

虽是一座茅舍,但修筑得十分有序整齐,正厅厢房,三环对立,不下七八间之多,门前栽竹,院中植柳,两扇篱门半掩半开,除了正厅可见灯光之外,两面厢房一片漆黑。

白云飞仔细地打量一下四周形势,只见那茅舍依山而建,山势形态自成圆形,环抱着这座茅舍,山脊平阔,两端突高,从远处看上去似一只蜷卧的猛虎。

她暗暗赞了一声道:“好一块卧虎之地,这茅舍中主人,必非平常之人。”

大概是盘空灵鹤两翼扇扑出呼呼的风声,惊动了茅舍中主人,但听一声呀然门响,微弱的星光下,走出来一个中年文士。

白云飞抬眼望去,只见那文上年约三旬开外,头戴儒巾,身穿蓝衫,步履飘逸,含笑而来。

他打量了白云飞一眼后,微露惊愕之色,但一刹间,又恢复平静,目光转投到李青鸾身上,又抬头望了望那盘飞在空中的灵鹤,才抱拳一礼,微笑道:“两位可是要借宿的吗?”

白云飞微一拱手,答道:“在下师兄妹三人因为贪看景色,错过宿处……”

那中年文士微微一笑,道:“那位白衣姑娘怀中的人,可是受了重伤吗?”

白云飞微觉脸上一热,还未想出适当措辞答复,李青鸾已抢先答道:“嗯!不错,我武哥哥伤得很厉害……”

她本想说完的话,却被白云飞截断了话儿,接道:“我们遇上了昔年几个仇人,我师兄和他们动手时,不幸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2、误入卧虎岭 株守万年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仙鹤神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