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鹤神针》

13、灵龟得复失 群雄诡又诈

作者:卧龙生

三手罗刹冷漠一笑,道:“我还会再相信你的甜言蜜语吗?哼!你得到那万年火龟之时,也就是咱们清算旧帐之日。”

铁剑书生微微一笑,不再答话,三手罗刹仍然站在石室门口不去。白云飞本想把彭秀苇逐出石室,但转念又想眼下的困难处境,马君武一息奄奄,自己如不拼耗元气,不时打通他奇经八脉,只怕难再支撑两天。

但每打通他奇经八脉一次,自己就必须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养息才能复元,三个时辰以内,不能和人动手。

李青鸾又是个毫无心机的孩子,决难对付铁剑书生。这三手罗刹看上去,虽不像什么好人,但她毕竟是个女人。

再说眼下利害一致,不妨暂和她联合一起,以对抗铁剑书生和南天一雕,心念一动,转脸笑道:“你在那古松之上,对我说的话一点不错!史天灏确实是一个外表文秀、内心阴险的人。”

三手罗刹道:“他不但生性阴险,而且狡谋百出。老实说,他若不是想借你们姊妹力量,抗拒夺宝之人,只怕他还有更阴毒的用心。”

白云飞只听得心头一震,但她外形仍装出若无其事般,道:“要不是我师兄,刚才我就要他溅血横尸在这石室内。”

三手罗刹双目注视白云飞,道:“此刻咱们不妨暂时抛弃敌意,联手起来对付他们。”

白云飞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但期能以诚相见,我们都是女儿身,说狡诈,实在要比男人逊上一筹。”

三手罗刹笑道:“就此一言为定,在未寻到那万年火龟之前,彼此不生二意,口不应心,天诛地灭……”说至此,微微一顿,又道:“你们想必早已饥饿,我替你们寻些吃的东西来。”一语甫落,陡然转身,一跃出洞。

白云飞目睹彭秀苇去后,心中愁虑稍解,正想拍活马君武穴道,忽然想起了灵鹤玄玉,这样久的时间,一直没有见它。

她回头对李青鸾道:“鸾妹妹,你好好地守着他,我去找玄玉回来。”说罢,缓步出了石洞,纵身跃上洞口突岩,仰脸一声清啸,啸声直冲云霄,传入夜空。

长啸过后,足足一刻工夫,仍不见灵鹤玄玉飞回,白云飞心头一急,施展开凌空虚渡轻功绝学,一口气跃登上数百丈高的峭壁。山峰上夜风仍带透肌的寒意,白云飞运足真气,启绽樱chún,这时又发出一声响彻万山的清啸,啸声激荡夜空,播送出十里远近。

可是,那清啸之声过后约顿饭工夫之久,仍不见灵鹤玄玉归来,这是过去从未曾有过的事情,她不禁心中发起急来。

不管白云飞如何坚强,但她毕竟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连日来数番遭遇,无一不加给她很大痛苦,想到烦恼委屈之处,不禁悲从中来,一阵感伤,热泪夺眶而出……

突然一阵步履之声,起自身后,她迅捷用衣袖抹去脸上泪痕,回头望去,只见三手罗刹手中提着一只小鹿,缓步对她走来。

白云飞虽然尽量装出欢愉的样子,但三手罗刹是何等人物,哪还会看不出来,微微叹道:“令师兄伤势虽重,但还有可救之望。史无顾人虽阴险,但他确实有一肚子学问,只要是承诺之言,倒还能不失信约。他既说那万年火龟能挽救令师兄的沉疴,决不会是空穴来风的谎言,此时正需姑娘振作精神之际,尚望能顾及大局保重身体,应付目前波谲云诡的形势。”

白云飞正值愁怀重重,徒然伤悲的当儿,听彭秀苇一番劝告之言,精神果然一振,暗暗忖道:“这丑怪女人的话,说得倒是不错,这当儿岂是感怀愁虑之时?马郎伤重垂危,鸾妹妹毫无心机,几人命运都在自己一人手中掌握,我如果不能凝神澄虑,抛弃愁怀,应付眼下险恶局势,不但马郎难救,还要连累鸾妹妹一个善良无邪的少女遭殃。”

她心念一转,立弃杂念,虽明知那清啸之声招不归灵鹤玄玉,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但也不再去想它,于是淡淡一笑,道:“如果那万年火龟真如铁剑书生刚才所说的那等神奇,我定当尽力助你恢复旧日玉容。”

三手罗刹笑道:“二十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自己这副怪相,就是难还昔日面目,也没有什么要紧,可是毁容之恨,我是非报不可,但望姑娘能助我一臂之力。单打独斗,我自信不比史天灏差,加上我的阴磷雷火箭和七步夺魂沙两种绝毒的暗器,胜他虽无绝对把握,但总可立于不败之地。不过他义兄南天一雕周公亮,要是参与助拳,我就难敌四手,我不敢劳烦你出手相助,只期望能代我主持公道,不准他们兄弟联手攻我,也就心感盛情了。”

白云飞一扬黛眉,道:“这本是武林中的规矩,他们自应遵守,但我在此十日之内,却得听他命令行事,只怕无能助你。”

三手罗刹笑道:“届时,我再看情势决定吧!我能等候二十年的岁月,何难这区区十日之期。姑娘和令师妹,想必已忍饥多时,我刚猎得一头小鹿,咱们先到那石室中,烧烤来饱餐一顿再说。”

当下两人一齐施展轻身功夫,跃下峰顶。彭秀苇采了很多干枯的松枝,就在洞口燃烧起来,几人围火而坐,烤食鹿肉。

这当儿,铁剑书生也亲携酒饭来,他一见白云飞打来野味烤吃,心中明白是人家担心酒饭中下有毒葯,一语不发,放下酒饭,回头就走。

此后,每到吃饭的时候,铁剑书生就亲自送来酒饭,一连三日,每日三餐。但白云飞等并未食用过一次,也未和铁剑书生交谈过一语。

这三日之中,白云飞替马君武打通了两次奇经八脉,阻止了马君武伤势恶化,但没能使他清醒过来。

第四天中午时分,白云飞正待再替马君武打通奇经八脉,史天灏却突然到了石室。

他目睹白云飞憔悴容色,不禁微微一呆,但却不便追问原因。

三手罗刹几天和白云飞、李青鸾日夕相伴,不知不觉间,竟有了情谊,一见铁剑书生闯入了石室,立时挺身拦在前面,冷冷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史天灏微微一笑,道:“昨夜间,已发现了那万年火龟踪迹,我特来知会几位一声。”

白云飞本正在闭目运功,听完话,忽地睁开星目,缓缓站起身子,问道:“既已发现万年火龟行踪,为什么还不下手?”

史天灏道:“事情如果这等轻而易举,我史某也不敢偏劳姑娘了。”

白云飞一颦黛眉,道:“是不是发现了天龙帮中的人……”

铁剑书生忽地朗朗一阵大笑,道:“何止是天龙帮?据我连日观察所得,恐怕还有号称武林九大门派中的不少高人。”

白云飞道:“我已承诺过十日内听候派遣,你有什么事,请说就是。”

铁剑书生微微一笑,面不改色地接道:“令师兄内伤惨重,咱们如不能得那万年火龟,决难挽回沉疴……”

白云飞怒道:“什么咱们的!你说话不必如此拐弯抹角。”

铁剑书生史天灏嘴角仍然挂着微笑,道:“依据我几天来观察所得,眼下卧虎岭已到了不少武林高人,天龙帮得到我手绘的万年火龟出没路线图后,依图索骥,已被他们找到万年火龟的藏身地方,幸得我在还未绘制那图的时候,早已想到了那图可能被人盗走,是以在很多重要的地方,都用一种暗记代表,在短时间内,料他们没法子猜得出来。我是来和三位商量一下,因为此举成败,和几位都有着切身的利害关系……”

三手罗刹彭秀苇突然插嘴接道:“你准备和我们商量什么?”

铁剑书生史天灏转脸望了三手罗刹一眼,目光又转投在白云飞脸上,缓缓答道:“我在这几天中,连续发现那万年火龟游行痕迹,依据十五年的经验判断,它每次夜出游走,总要连续七天,而每年只有一次。不过,它往年外出,总在五、六、七这三个月份之内,今年不知何故提早至三月初旬、我原想用烟熏之法,迫它出来,应用之物都已准备妥当,想在后天动手,现下它既然提早外出,实是难得遇上的良机,我已和盟兄议定,今天晚上动手,一切应用之物,均已齐备,但在动手之时,难免被人发现,为此特来和三位相商,如何拒挡眼下云集在卧虎岭的强敌干扰?”

白云飞微侧星眸望了望仰卧木榻上的马君武,幽幽叹息一声,道:“只要那万年火龟真能医得我师兄的伤,我自当全力助你。强敌虽多,倒不足畏,只怕他们分成几个方向,一齐出手干扰,我就无法分身拒挡,还有我师兄没人照顾……”

铁剑书生笑道:“姑娘所虑之事,我亦想到,这座石洞隐蔽异常,很少有人知道,令师兄留此,决不致有什么问题,这事姑娘大可不必耽心,至于强敌分袭一事,我亦早有顾及,是以选择了那万年火龟出入路线上一段最为险要的所在,那地方两面是插天的绝峰峭壁,一面是急瀑险流,姑娘只需扼守一个两丈宽窄的山谷要道,即可独拒强敌。”

白云飞道:“留我师兄一人在石室之中,如何能行,最低限度也要留下我师妹在这里照顾他,我既答应了助你,自是不能推辞……”

铁剑书生朗朗一笑,接道:“好,今夜初更时分,我再来邀请大驾。”说罢,躬身一个长揖,退出石室。

三手罗刹跟在他身后,直到洞口,目睹他背影消失,才回头对白云飞道:“史天灏狡猾得很,我们必得防他得到万年火龟后,借机溜走。”

白云飞道:“他如真敢背诺弃信,我必要他横尸荒山。”

半日时光很快就过去,转眼间,日落黄昏,史天灏又提着酒饭。赶来石室。

他亲自打开饭盒,把丰盛的菜肴一盘一盘地摆好后,笑道:“今宵势必有一场激烈拼搏,请几位用些酒饭,聊表我史某人一点心意。”

三手罗刹彭秀苇仔细地望了那酒菜几眼,道:“盛情领受,你请便吧。”

铁剑书生微微一笑就拱手告退。

彭秀苇又把摆好的酒菜,一样一样地检查了一遍,笑道:“他正在需要我们之时,以常情推测,这酒菜之中,决不会下毒。”

白云飞沉思一阵,也觉有理,三人便食用了史天灏送来的酒饭。

一顿饭匆匆用毕,天色已到掌灯时分,略一休息,初更便到。

史天灏换穿了一身黑色劲装,背插铁剑,重来石室。他脸色十分壮肃,拱手作礼。

铁剑书生低声对白云飞道:“天刚入黑后,卧虎岭下发现强敌踪迹,而且不止一起……”

白云飞冷冷地截住了史天灏的话,问道:“你们已准备好应用之物了吗?”

铁剑书生道:“应用之物均早备妥,只待两位大驾前往。”

白云飞回头对李青鸾道:“鸾妹妹,你好好地守着他,我去帮助他们捉那万年火龟、给你武哥哥医疗内伤。”

李青鸾几日来一直坐在马君武榻边,很少言笑,也从不问白云飞的事情,听完话,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个凄凉的微笑。

白云飞幽幽的一声轻叹,缓步出了石室,一阵夜风吹袭脸上,使她沉浸在痛苦中的神态忽然一清,暗自忖道:“今夜能否捉得那万年火龟,关系着马君武生死,我必得振作精神,全力以赴。”

心念一动,转头望着铁剑书生,问道:“你有没有多余的兵刃?”

史天灏道:“不知姑娘要用什么兵器?”

白云飞道:“最好是剑,如果没有宝剑,刀也可以。”

铁剑书生道:“剑倒是有一把,只不知是否合用?”

白云飞道:“那不要紧,只要是剑就可以。”

史天灏道:“那就请两位随我来吧。”说完,纵身一跃,人已到两丈开外。

白云飞、彭秀苇紧随身后,三条人影一线疾奔,片刻工夫,已翻越过六七道山岭,到了一处形势异常险恶的地方。

这是一道一丈左右宽窄的谷口,两侧都是插天高峰,壁立如削,寸草不生,纵有最上等轻功,也不易由那峭壁间落下。

史天灏停住步,笑道:“这道山谷大约有三百丈以上,谷底尽处,就是那万年火龟的藏身之处,急瀑险流,十分不易越渡,这处谷口,也就是这道山谷出入的咽喉要道,两位只要能守定在这谷口,就可拒挡来人入内……”

他话尚未说完,蓦闻一声响彻群山的长笑,划空传来。

白云飞抬头望去,只见苏朋海在川中四丑护卫中,扶拐而来。

在他身后八九尺处,鱼贯相随着六七个人。

铁剑书生史天灏呆了一呆,才转脸对白云飞道:“姑娘,这人是我们当前最大劲敌,只要能把此人除去,就可算成功了一半……”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苏朋海内功何等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3、灵龟得复失 群雄诡又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仙鹤神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