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鹤神针》

16、仁心蹈陷阱 歹徒盗秘笈

作者:卧龙生

白云飞轻轻叹口气道:“你如真要杀他之时,望能先告诉姊姊一声,不要举刀就刺。”

蓝小蝶未答话,曹雄尖锐的声音又在石室门外响起,道:“马兄身受那等重伤,我这做兄弟的,如何能不入石室探望一番?”

白云飞听得暗暗叫糟,显然,李青鸾已把马君武惨重伤情,告诉了曹雄。

要知白云飞在峨嵋山相救马君武免于曹雄用卵石活埋之难,一直未对李青鸾过,是以李青鸾迄今不知那段经过。

只听李青鸾长叹一口气道:“你是武哥哥的朋友,看他自是应该,只是他疗伤正在紧要关头,什么人都不能进去打扰,戴姊姊告诉我说,这疗伤要费三日夜以上时间,你要看他,等明天三日夜期满之后,你再来吧!”

曹雄惊讶地“啊”了一声,道:“什么?他那样惨重内伤,还”

真有疗好之望不成?”

彭秀苇大概看出了曹雄异常神情,截住了李青鸾之言,冷冷接道:“你这人怎么这等不知趣,人家已对你说得十分清楚了,还在啰唆什么?”

曹雄冷笑一声道:“姑娘这份尊容倒和说话一般,使人不敢恭维,如果我一定要进这石室,你又敢怎么样?”

彭秀苇道:“那就请你试试我七步迟魂沙味道如何?”

李青鸾似是十分为难,幽幽劝道:“你们不要吵啦2惊扰了戴姊姊,怎么办呢?你一定要见武哥哥,就请在这里住两天吧,:待他伤势复元,再见也是一样。”

但闻步履之声逐渐远去,几人似已离开石室门外。白云飞听李青鸾作主留下曹雄,心中暗暗吃惊,忖道:此人生性阴毒,武功又高,此刻找上白云峡来,只怕不会怀着什么好意,李青鸾胸无城府,留他住下,这无异开门揖盗。

她心中念头还未转完,忽觉马君武长长嘘了一口气,懊然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情景,不禁一呆。

蓝小蝶一扬手中匕首,在马君武脸前一晃,冷冷地说道:“你回聚丹田真气,尚未能完全稳固,快些运气调息,使气血运行于经脉之间,自行再回聚丹田,然后,还要坐息四个时辰以上,才能算完全复元。”

白云飞看得邹起眉头,暗自忖道:你这等冷漠的神态,哪里像替人疗伤的模样,手举匕首,倒像是逼问敌人一般。

马君武缓缓转动眼睛,目光由蓝小蝶脸上移注到白云飞身上,嘴chún启动,微微一笑,正待说话,忽觉一股冷气逼到胸前,蓝小蝶娇脆冷漠的声音重又响起,道:“快些闭上眼睛,运气行功,不许说话,也不许看来看去。”

他本有话要对白云飞说,但闻得蓝小蝶警告之言,又把目光缓缓转投到她的脸上。

蓝小蝶陡然一扬眉,右手匕首在马君武胸前一抵,怒道:“你这人怎么搞的,瞧着我干什么?”

白云飞看她神态越来越凶,忍不住低声劝道:“蝶妹妹,他已晕迷过去两旬之久,现下人虽清醒过来,只怕神智还没恢复,你这般神情对他,叫他如何能安心运气?”

蓝小蝶对白云飞劝解之言恍如末闻一般,对马君武反而更凶起来,手中巴道挥动之间,带起一阵冷风,罩住他前胸小腹,擦穿马君武衣服,胸前划破了一道寸许长的口子,鲜血泪泅而出。

白云飞只看得心头泛上来一股寒意,右丰疾伸而来,擒住蓝小蝶右腕,想把她手中匕首夺下,哪知手指还未触到蓝小蝶右腕上,忽见蓝小蝶右臂疾扬而起,心头一凛,赶忙把右手缩回。

再看马君武时,已闭上双目,胸前起伏不定,全身肌肉都微微抖动,原来他已遵照蓝小蝶吩咐之言,运气行功起来。

这时蓝小蝶慢慢坐了起来,把巴道放在枕边,望着白云飞微微一笑,低声说道:“他要一说话,或是贪看我们,分了心神,恐怕会使他尚未引为己用的真气,散滞经脉之中,要是那样,不但我们白费两昼夜替他疗伤之功,而且他也将落得残废之身。”

白云飞看着马君武前胸泅泅出血伤口,道:“这么说来,他胸前伤口也是妹妹故意划破的?”

蓝小蝶点点头,笑道:“我不故意伤他,只伯他还不会这样听话,不过姊姊尽管放心,他这点皮肤之伤,不致影响他运气行功。”

白云飞轻轻叹息一声,不再追问,目光凝注马君武身上,静观变化。

但见他胸前起伏加速,全身波动也越来越大,气息转重,脸上泛现出一片艳红之色。

蓝小蝶忽然轻镊起美眉道:“唉!以他个人之力,是无法重把那畅行全身经脉的真气,重新纳归丹田,看来我是还得帮助他了。”

她声音中,微带着一种幽怨,似是对白云飞说,也似是自:盲自语。

白云飞正在注意马君武身体之变化,虽听到蓝小蝶口中之言,但却没有分心去推想她话中含意。

只见蓝小蝶把娇躯移近马君武,慢慢伸出右臂,按在他旋玑穴上,片刻之后,马君武鼻息转匀,身上波动也逐渐乎息下来。

忽听他长嘘了一口气,候然挺身坐起,俊目圆睁,注视着蓝小蝶,白云飞立刻暗运功力,拍了马君武天灵、旋玑两大要穴,使他安静下来。其实马君武全身经脉已通,伤势已好了大半,再经白云飞拍中两处要穴,神智逐渐由模糊中清醒过来。

忽的一跃下榻,急向室外奔去。白云飞纵身一掠,从马君武头上飞过,翻身拦住他微微笑道:“你大伤初愈,精神体力均未复常,哪能随便乱跑……”她声音忽然低得只可对面相闻,接道:“木榻上那位蓝姑娘,就是疗救你伤势之人,快些过去说几句感谢之话,人家为救你性命,忍受了无限委屈,如果言语间对你有什么刺伤之处,也要忍耐下去。”说完,轻伸皓腕,拉着他—只手走回木榻。

蓝小蝶满脸唆怒之色,手握匕首,目光遏注马君武,一言不发。

白云飞笑对蓝小蝶道:“蝶妹妹,翠姨活在世上时.对我爱护像自己女儿一般,这十几年来,我一直在想着翠姨对我的养育恩情,过几天,咱们一起到你们住的百花谷去,也让我祭拜祭拜翠姨亡灵,聊尽一点孝心。”

蓝小蝶微一怔神,忽然抛下手中匕首,垂首闭目,两行泪水缓缓由眼角流下,低声答道:“小婢知罪了,但请公主责罚就是。”说完话,一跃下榻,盈盈跪拜下去。

白云飞急忙伸出双手,扶起蓝小蝶娇躯,道:“翠姨对我的养育之恩,重如再生父母,咱们以后还是以姊妹相称的好,我比你大上几岁,就算姐姐吧!再说妹妹的父亲,又是我授业思师,不管怎么算,咱们都是姊妹,以后,千万不要这般对我,你这样反使我心中不安了。”

她侧目望了马君武一眼,接道:“你这人怎么啦!我蝶妹妹为救你性命,不知道忍受了多大委屈,还不快拜谢救命之思。"马君武被白云飞拿话一逼,只得深深一揖,道:“马君武拜谢姑娘救命之恩!”

蓝小蝶望也不望他一眼,冷冷地答道:“不是看在戴姊姊面上,谁爱管你死活1”

马君武被她几句话说得呆了一呆,纵步向石室一角,默默低头而立。

白云飞轻轻一叹,拉着蓝小蝶,一同在木榻上坐下,道:“事情既已过去,尚望妹妹看在姊姊份上,不要再去追究……”

她本想还替马君武辩解一番,但想到这种事,既羞于出口,又难辩说得清楚,只好忍下未完之言。

蓝小蝶缓缓起来,道:“姊,他只要再坐息一阵,就可完:全复元,我到外面去通知四个使女一声,准备一下,就回百花谷去了。”

白云飞听她愈说愈是神奇,心中虽然不信,口头上倒是不好反驳,淡谈一笑道:“有敌人来了白云峡,我们出去瞧瞧去,妹妹可把调息之法传给他,留他在这里养息吧!”

蓝小蝶侧脸望了呆站在石室一角的马君武一眼,只见他垂首闭目,脸泛愧色,一派拘谨神情,心中忽生不忍,声音也较前柔和了很多,道:“你再坐息一阵,就可完全复元,最要紧是,把我助你的真气,借为己用,先行百骸,再纳丹田,运行数次之后,即能融归己有。”

白云飞轻步走到马君武身侧,低声慰道:“快去依言而行。

等一下,我带鸾妹妹一起来看你。”

马君武慢慢睁开眼睛,淡淡一笑,也不答话,就地盘膝而坐,运功调息。

白云飞和蓝小蝶携手出了石室。

马君武得蓝小蝶以本身修炼的真气相助之后,本已大好,身受曹雄太阴气功所暗算,亦被蓝小蝶以本身真气迫出体外,再连经两次运气调息,登时感到全身舒畅,百脉复通,正待再做一度调运真气,忽听石门一响,微风讽然,人影闪动,曹雄带着满脸笑意,跃落身侧。

他目光盯在马君武脸上,望了一阵,忽然格格大笑道:“马兄好大的福命,兄弟实在想不到我们还有今日这见面之缘。”

马君武叹道:“这一年来,有如度过百年一般,想起身历凶险,直似一场梦景……”话至此处,忽然一顿,仰脸思索一阵,接道:“曹兄,我们在峨嵋山中,好像见过一面,那时我伤势甚重,不知是否记忆有错?”

曹雄心头微微一惊,略一沉付,立时笑道:“不错,不错,那时马兄正被身穿黑衣的女人,囚困一座山洞之中,兄弟曾与那女人动手相搏……”

马君武道:“那女人就是名传江湖的玉萧仙子,曹兄只伯不是她的敌手。”

曹雄看马君武神情间毫无怀疑之色,知他当时神智已昏,无法回忆起当时经过,心头一宽,道:“说起来惭愧得很,兄弟竞连一个身受重伤的女人也打不过,反被她击落在悬崖下水潭之中。”

马君武道:“曹兄为我,身历落水之险,深觉不安,虽未能救兄弟,曹兄已尽心力,兄弟仍然感激得很。”

曹雄微微一笑道:“刚才已得令师妹述及马兄受伤情形,兄弟十分担心,只是马兄正值要疗伤关头,不便惊扰,只得在洞外等候……”

马君武正待答话,突闻石室外面传来白云飞的声音道:“哼!那个奇装异服,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坏透了,鸾妹妹,你以后再见到他之时,千万可要小心……”

只听李青鸾幽幽答道:“他是武哥哥的朋友,我怎么能够不理他呢……”

但闻两人谈话之声,由远至近,瞬息间已到石室门外。

曹雄忽然一举右手,按在马君武背后命门穴上,提高声音,叫道:“马兄,让做兄弟的助你一臂之力,看看效力如何?”

他余音末全落,白云飞已跃入石室,但见他右手按在马君武要穴之上,不禁惊得呆了一呆。

要知那命门亢乃人体十二处死穴之一,曹雄只要微一吐含蕴在掌心之内劲,立时可把马君武震毙掌下。

只听曹雄格格的大笑一阵,说道:“马兄气血已可畅通百穴,伤势已经大好,再经这一次调息,就可以完全复元了……”

白云飞冷笑一声,接道:“哼!猫哭耗子,假装什么慈悲!”

曹雄口中虽在对马君武说话,目光却盯在白云飞脸上,这时,她已换着女装,玄衣裹身,娇躯玲珑,瑰丽容色,耀眼生花,只看得曹雄目眩神驰。

白云飞看他一双眼睛只管在自己身上打量,不禁心头大怒,微一晃肩,已欺到曹雄身侧,正待挥掌击出,忽见曹雄按在。马君武命门穴上右手微微向前一推”马君武静坐的身躯,修然向前一倾,紧闭的双目霍然睁齐,白云飞心头一廉,急忙向后跃退。

白云飞已和曹雄动手两次,知他武功要比马君武高出很多,何况他此刻已把右手按放在马君武命门穴上……她心中如转轮般思索一阵,目光移注在曹雄脸上,说道:“你只要不伤害他,什么事,我们都可以谈。”

曹雄微微一笑道:“第一件,我们都不许提起已往旧事,免得闹出误会。”

白云飞道:“好吧,不过,得定出限期,难道我今生今世,都得受此约言限制不成?”

曹雄道:“以一月为期,时间不算长吧?”

白云飞冷笑一声道:“不算长,也不很短,你还有什么话,请快说吧!”.曹雄道:“第二件,一个月内,彼此不能有相犯行动。”

白云飞道:“你难道不准备离开这里了?”

曹雄道:“不错,我想和你们在一起玩上一个月,再走不迟。”

白云飞心中虽然极为不愿,但见曹雄紧搭在马君武命门穴上的右手,早蓄劲待发,只得委委屈屈地答应一声:“好吧。”

金环二郎曹雄格格一笑,忽然闭上眼睛,浴运真力,攻入马君武命门穴。

马君武忽觉一股热流,催动运行脉血,片刻之间,已遍达四肢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6、仁心蹈陷阱 歹徒盗秘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仙鹤神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