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鹤神针》

17、山雨风满楼 浪诵江湖险

作者:卧龙生

曹雄截口笑道:“我是问师母老人家可好?”

无影女侠苏飞风幽幽道:“母亲依然如故,每次日念佛洗心淹,不见外人,唉2现在连我也不准擅入淹中一步了。”

金环二郎曹雄道:“师父、师母既都无事,不师妹为哪个穿了这身重孝?

苏飞凤呆了一呆,道:“谁说我是穿孝?”

金环二郎曹雄格格一笑,不再和苏飞凤争辩转头马君武说道:“马兄未免太轻看自己性命,才你那一掌,如果真的自碎了天灵要穴,死得实太不值了。”

马君武道:“那位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既不能和她动手,又不愿受她羞辱,只有自求了断一途。”

曹雄望了苏飞凤和李青鸾一眼,暗中骂道:这两个丫头怎么会这般凑巧,如果晚到一步多好。他想到可惜之处,不觉长长叹息一声。

马君武还误认他是关怀自己,微微一笑,道:“那位姑娘怀疑兄弟偷窃了她的《归元秘笈》,我如不自求了断,她也决不会放过我。”

曹雄隐身古松之上,暗中已听得蓝小蝶和马君武问答之言,他心中有数,早已把那玉盒藏好,他生性本就十分阴沉,此刻心中有了准备,更是丝毫不动声色,冷漠一笑,道:“想那《归元秘笈》乃盖世奇书,她岂会那样随便乱丢,这分明是有意’诬陷马兄。”

马君武叹道:“她乃是十分善良诚实之人谎。”

曹雄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来,那《归元秘笈》,真是马兄偷窃的了?”

马君武本想问曹雄是否见到《归元秘笈》,但被曹雄抢先一问,反而无言可对,当下不禁为之一呆。

金环二郎曹雄虽然能蒙骗过马君武与李青鸾,但却无法骗得过在一起长大的师妹。

但见苏飞凤眼珠儿转了几转,接道:“马相公为人诚实,他说没有偷窃《归元秘笈》,那定是不会说谎。”

曹雄冷笑了一声,道:“他不会说谎,蓝姑娘不会诬造,难道那《归元秘笈》是我偷的不成?”

无影女侠苏飞凤幽幽一叹,道:“我想师兄也是不会偷的。”

曹雄一扬双眉,笑道:“马兄,眼下云集在白云峡外的高人很多,想其间定不乏偷窃能手,那位蓝姑娘武功虽高,但据兄弟看来,她似是毫无江湖阅历之人,自难免粗心大意,也许是被别人偷去了。”

马君武正待反问,突闻一阵杂乱的步履之声传来,几人寻声望去,只见两个疾服劲装大汉,肩抬两根长竹特制的轿子,行动迅速,急奔而来,一望即知是有着极好的武功。

苏飞凤轻轻啊了一声,道:“莫叔叔也来啦。”话刚住口,交子已到几人身例停下。

马君武看那两根长竹之间,捆架的软藤椅上,坐着身材瘦小、身披蓝衫的瘸腿断臂老人,稀疏疏的几根黄白混杂的头发,松松地在头上挽个道舀,脸黄如蜡,眼窝深陷,但两眼中的:神光,却是湛湛逼人。’苏飞凤和金环二郎曹雄对这来人执礼甚恭,一齐以帮中:之礼,躬身叩见。:只听那瘸腿断臀老人干咳一声,打了两个哈哈,道:“你们两个娃儿,都先到了,不知是否已探得这白云峡四周敌势?”

曹雄笑道:“晚辈在无意之中听得消息,华山和雪山、点苍三派,已联手对付本帮,而且已经发动,要在半日一夜之内,扫除本帮派守在白云峡四周的暗桩。”.那残缺考人冷冷地哼了一声,道:“九大门派的人,是越闹越不像话了,我今天既然赶到,非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不可。…“,’言词托大,口气冷傲至极,马君武只听得脸上微微变色。

金环二郎曹雄却望着那残缺老人,笑道:“华山、点苍、雪山三派联手,实力甚是强大,莫老坛主一人之力,只怕不易挡拒得住,不知我思师老人家来了没有?”

那残缺老人忽然咧嘴一阵枭鸣般的大笑,道:“自老夫加盟天龙帮后,二十年来一直隐居在绝望石岩之中,也许当今武林之中,早已把老夫忘记了….。”话至此处,陡然住口,目光凝注在数丈处一座大岩石上,厉声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再不现身,可不要怪老夫出手了。”

只听那大岩之后!响起了一声长笑,讽然风动,跃出来八臂神翁杜维生。

马君武看那断臂瘸腿老人在笑谈之中耳目仍然灵聪无比,不禁暗暗佩服,忖道:无怪他言词之间那等狂妄,看来倒非全是唬人之言。

只见杜维生手握着青竹杖,站在那大岩石上。

残缺老人右手一指,人已凌空而起,虚飘飘的左袖,随风飘荡。马君武目睹那老人虚晃的左袖,心中忽生怜悯之感,暗道:这老人已是残缺之人,怎么性子还是这等火爆,杜维生功力何等深厚,如果出手,只怕这残缺老人要吃大亏……

他心念还未转完,那老人已落在杜维生停身的大岩石上,两人相距只不过三尺远近。

杜维生未出手,已出了马君武意料之外,更令人意外的是八臂神翁忽然由那停身的大岩石上飞跃而起,向后退了三丈多远。

但闻那残缺老人干嚎的一阵大笑,道:“杜维生,你还认识老夫吗?”

马君武听他一开口直呼杜维生的名字,不由微微一怔,暗道:杜维生乃一派宗师身份,江湖之上对他极是尊祟,这老人是何身份,竟然这等狂妄。

只听八臂神翁说道:“莫说莫兄断了一腿一臂,就是你火化成灰,我也一样看出是你。”

那残缺老人阴测测地一笑,道:“老夫虽然断去一腿一臂,但自信还不会输在你杜维丝的手下,…”话还未完,突然单腿一跃,抢前丈余,一扬独臂轻轻一掌,直对八臂神翁杜维劈去。马君武看那劈出掌势,毫无力道,虚飘飘地拍击而出,禁一皱眉头,心道:这一掌如非暗含险劲,定然有什么诡异的变化。

他这年来时间,连经大变,迭遇强敌,经验阅历大增,一那残缺老人口气,已知他不是等闲人物,这一掌看似乎淡奇,但其中必然暗藏杀手。

果然杜维生不肯硬接那残缺老人一击,横里一跃,闪开五尺,拂鬃笑道:“咱们已经二十几年不见,见面就打,不觉得煞风景吗?”

但闻残缺老人嘿嘿一阵冷笑,道:“老夫这次重履江湖,是想见识见识你们九大门派的高人……”话出招发,双肩晃,已抢至杜维生身侧,独臂挥动之间,连续拍出三掌。

不知何故,八臂神翁杜维生总是不肯接他攻势,长笑中,人又跃退了两丈多远。杜维生一拂长泻说道:“莫兄虽然身成残缺,但武功却又似精进不少,不过兄弟不愿和你动手,怒我失陪了。”说完,转身疾奔而去。

那残缺老人只是望着杜维生的背影连声冷笑,直待八臂神翁身影完全消失,他才绥绥转过身于,单腿一跃,落到了君武与李青鸾面前,目光之中满念杀机,冷冷地问道:“你们这两个娃儿,是什么人的门下?”

马君武一上步,挡在李青鸾面前,暗中运集功力戒备,待答话,忽觉微风飘动,苏飞凤已跃挡在马君武身前,两臂一张,说道:“莫叔叔,你不能伤他们,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那残缺老人微微一笑,道:“好!既然是你的朋友,莫叔叔就饶他们这一道吧。”说罢,独臂一挥,呼的一声从三人头上掠过,落在那软轿之侧。

他生性虽然暴急冷怪,但对无影女侠苏飞风却十分和蔼,临去之际,又对苏飞凤说道:“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眼下强敌甚多,你行动可要小心一些。”

无影女侠苏飞凤笑道:“莫叔叔放心,如果我真遇上强敌,就施放流火炮,向叔叔求援。”

残缺老人微微一笑,右手一拂,人已跃上了竹轿。

曹雄突然一个飞跃,拦住竹轿说道:“莫老坛主,暂请留步,晚辈还有几句话说……”微微一顿,接道:“杜维生虽是一派宗师之章,但他为人却是阴险无比,刚才不战即退,定然有甚阴谋,以晚辈推断,他可能是去邀集点苍和雪山两派中高手,准备合力对付莫老坛主2晚辈斗胆相求,和莫老坛主同行,以便稍助微力。”

那残缺老人听他说得入理,微一领首道:“既是如此,老夫也不便再拒纳曹香主的好意。”说罢,一挥手,两个劲装大汉立时抢起竹轿,疾奔而去。

曹雄回头对马君武笑道:“马兄请和我师妹谈谈,兄弟如能找得那偷窃《归元秘笈》之人,自当私下通知马兄一声。”余音未落,忽的一跃而起,一掠之势,就是三丈远近。

马君武转脸望着苏飞凤道:“贵帮中人已到了不少,苏姑娘想必亦有要事待办,我们师兄妹不打扰了。”说完,拉着李青鸾转身就走。

无影女侠苏飞风看他仍然是一副冷冰冰的神倩,不禁大感伤心,只觉鼻孔一酸,热泪夺眶而出,急愤交加,叫道:“你还想不想要那《归元秘笈》?“这一句话立即发生无比的效力,马君武果然停住脚步,回头向她说道:“那《归元秘笈》不但关系着我马某人的生死,而、且还牵连了很多的人,事非小可,请苏姑娘千万不可当玩笑说。”

苏飞凤道:“谁给你当玩笑说,我说的一字一句,都是千真万确。”

马君武看她神情郑重,面色肃穆,不由信了五成,松开了李青鸾玉腕,缓步走近苏飞凤身侧问道:“不知那《归元秘笈》何处,望姑娘赐示一二。”

无影女侠苏飞凤冷笑一声,道:“哼!你在要用到我时,就说得动人好听,可是事情一过,立就变得冷若冰霜了。”

李青鸾望了马君武一眼,擞起熏眉,长长叹一口气,走到苏飞凤身旁说道:“唉!武哥哥为人心地很好,就是有什么对不起姐姐的地方,也是无心之过,姊姊不要放在心里才好。”

苏飞凤只觉一阵伤感,泪水泉涌而出,千万痛苦涌塞心头,说不出是恨,是爱,是愧,是疚……终于她伏在李青鸾肩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马君武目睹这等情景,心中不安至极,但一时又不知如何解劝,只好站在一例发呆。

苏飞凤哭了一阵,收住泪痕,对李青鸾说道:“不能怪你武哥哥,都是我自己不好。”

李青鸾茫然答道:“你又有什么不好呢?”

苏飞凤凄惋一笑,道:“这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得赶紧去替你武哥哥寻取《归元秘笈》,再晚了,就没法子找到啦。”说完转身向金环二郎曹雄和那残缺老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马君武看她为自己之事这等热心奔走,不觉暗生愧疚,奋力一跃,人如努箭离弦一般,拦住苏飞凤问道:“你要到哪里去找,我陪你走一趟如何?”

无影女侠苏飞凤道:“又不是去和别人打斗,你陪我一起去有什么用……”

她沉吟一阵叹道:“实不相瞒,我父亲飞传龙旗令牌,调集我们天龙帮高手会集白云峡,目的也在那《归元秘笈》,眼下我们天龙帮虽然到了一部分人,但几个一流高手都还未到,我父亲和红、黄、白、黑四坛主,大概在今天晚上夜分之前,可以赶到……”她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声,接道:“你若遇上他们时,最好不要和他们动手。”

马君武道:“刚才那断臂缺腿的老人,不知是贵帮中什么人?”

苏飞风道:“他就是我们天龙帮蓝旗的坛主、别看他身有残缺,但武功却是高得出奇,且都是阴险无比之学,你千万不可和他动手。”

马君武想起刚才杜维生不肯硬接那残缺老人掌力之事,看来此言非虚……

马君武略一沉付,笑道:“承蒙告诫,盛情心领,如再通上他时,自当加倍小心……”

苏飞凤婿然一笑,接道:“你肯听我的话,我心里就很高兴,你们师兄妹请先回去吧。今夜二更,咱们仍在此地见面……”说罢,转身疾奔而去。

马君武待苏飞风背影消失了才朗然一声长叹,拉着李青鸾道:“走吧j咱们也该回去了。”

李青鸾柔婉一笑,马君武拉着她向前奔走,翻过山岭,已到白云峡口。

只见一个灰袍大汉正站在谷口张望,马君武从他身材上辩认出,那大汉正是在饶州郊外曾和自己动手之人,这时,他已去了蒙面青纱,左颊之上有一道数寸长短的疤痕,他所以面罩青纱,大概就是为了要遮掩脸上疤痕。

他见到马君武之后,立时急奔过来,笑道:“小老儿奉了主人之命迎接两位,眼下这白云峡强敌四伏,两位还是随我回去吧。”

马君武听他口气,已知白云飞未告诉他其中原因,当下也就含含糊糊地答道:“晚辈们也正要回去。”

这灰袍大汉便是蓝海萍由宫内侍卫中捉来服侍白云飞的神鹰陈荣。

陈荣带两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7、山雨风满楼 浪诵江湖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仙鹤神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