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鹤神针》

20、鸾鸣凤残江湖了恩怨 蝶逝云散情天踌长恨

作者:卧龙生

四丑刚才都伤在蓝小蝶的掌下,虽然并非重伤,但中掌之处仍然隐隐作疼,对动手拒敌妨碍甚大,这一撤去,赖以威霸江湖的四象阵法,立时相形见细,如非超尘、超慧等在和白云飞动手之时,耗消内力未复,川中四丑恐早已无法抗拒,伤在峨嵋三老手中了。

华山派中多臂金刚屠一江,一见海天一叟苏朋海挥拐突围,横里一跃直抢过来,阻住去路。

海天一叟苏朋海探臂把龙头拐直点过去,去势劲急。

屠一江吃了一惊,暗蹬:此人功力之深,果真是罕见罕闻,随手直点一拐,竞有这等威势,哪里还敢大意,身躯急转半周,让过点来一拐,右臂疾出,一掌迎面劈去。

海天一叟苏朋海急慾脱身,不耐久战,功力潜运右掌,直待屠一江掌势将到前胸之际左手迅如雷奔而出,大喝一声,硬接多臂金刚一掌。

海天一叟苏朋海内功精深,一掌硬打,只震得屠一江内腑血翻气涌,半身麻木,一连退了四五步,才拿桩站住。这时苏朋海只需趁势虚空劈出一掌,屠一江在运气调息之时,自无能再运用内家真力抗拒,势非被他震毙掌下不可,但他却在运掌慾待击出之时,犹豫了一下,他怕这追魂夺命的一掌,激怒了环伺在四周的强敌。

这一刹那间,八臂神翁杜维生已大喝一声,青竹杖疾点而到。

海天一里挥处,一招“手挥琵琶”,当胸拍去。

海天一叟苏朋海挥拐扫杖,欺身直进,此乃江湖上少闻少见的打法,不但要自恃内功比人深厚,而且还要封架开对方袭、击的兵刃。

八臂神翁杜维生冷笑一声;侧身避开袭来一掌,右腕一沉,青竹杖同时避开了龙头拐,右腕挥动之间,幻化出三点杖影,分指海天一叟苏朋海三处大穴,一面口中喝道:“好蛮的打法。”

哪知苏朋海的确有着超人的武功,龙头拐扫出一半,突然间硬收回来,一收一推之间已把杜维生青竹杖封架开去,随手反击一拐,拦腰横扫。

八臂神翁杜维生在峨嵋山卧虎岭为抢夺万年火龟之时,曾和海天一叟苏朋海硬拼一招,知他功力深厚,不敢硬接他一拐横扫,当下疾退三步,让避开那强猛的一拐扫击。

白衣神君滕雷,目睹海天一叟苏朋海勇不可挡,单凭杜维生决是抵挡不住,有心出手,又伯昆仑三子不肯相助,那时强弱易势,反增敌人凶焰,一时之间犹豫难决。

海天一叟苏朋海逼退杜维生后,立即低声招呼百步飞钱胡南平等,道:“我们快走。”他乃见闻广搏之人,一望之下,已知环伺强敌,彼此各怀私心,是以不能合力联手拦截,但如被他们稍有相商机会,只怕在利害一致之下,能予哲息私心,联合出手。《归元秘笈》既在自己手中,自是不必多作停留,招呼之后,立时挥杖疾冲,长身一掠,人已到三丈外。

胡南平、莫伦、叶荣育、区元发,紧随身后,疾冲而上。

这几人都是当代顶尖的高手,联袂疾冲,声势何等惊人,杜维生等果然不敢出手硬行拦劫。

王寒湘扇掌齐施,猛攻几招,长啸一声,凌空而起,半空中一个倒转身,飞落到海天一叟苏朋海等身后。

川中四丑一齐运功,狂发两掌,一挡峨嵋三老攻势,三老向后退去。川中四丑却借三人一迟之势,转身两个急跃,到了苏朋海身后。

翻天雁夏云峰和王寒湘虽只交手到二十余招,但心中已暗暗佩服对方武功,只觉对方此起胡南乎来,武功又似高出很‘多,真要力拼下去,胜负还难预料,又见昆仑三于等都未出手,不觉心中也有些气馁,他心中非常明白,凭自己一人之力,去对付眼下强敌,那可是自找苦吃,是以王寒湘撤走之后,立时收剑不再追赶。

这五派高人如果真能同心协力的联合起来,虽未必能把天龙帮击败,但至低限度,也可以打一个势均力敌,但因各人互有私心,都想先让别人打到力尽筋疲之时,自己坐收渔人之利,这一来,却给天龙帮以可乘之机,但谁也不愿就此罢手,又,不甘武林奇书被人带走,是以,却都相随于后,紧追不舍。

白云飞久居天机石府,对附近地形甚是熟悉,眼看天龙帮撤走方向正是一处绝地,心中暗自忖道:江湖之上,久传九大门派武功,和天龙帮的几位坛主的盛名,难得有机会看到各派的镇山绝学,不如让他们拼搏一番,一则可以增长自己一些见识,二则可使蝶妹妹借观摩动手机会,多悟出《归元秘笈》上一些武功,反正今后自己已安下隐修之心,不再在江湖走动,以后很少有机会,再看别人动手了。

白云飞心念一转,也不揭破,低声吩咐三手罗刹彭秀苇道:“你保护着苏姑娘;紧随我们身后。”说完,纵身跃落蓝小蝶身侧,拉着她和李青鸾,远远地随在杜维生等身后跟进。

这时的局势,是天龙帮各坛主在最前,五大门派高手相随于后,白云飞、李青鸾、蓝小蝶;马君武等,又跟在五大门派的高手后面。

翻越过两座山岭,到了一片浓密的松林所在。苏朋海一看那山势形态,不禁微微一怔,原来那片松林两侧都是峭立的高峰,后面形势如何,又被那一片浓密松林挡住,难以看得清楚。

海天一叟苏朋海微一犹豫,后面紧迫的五派高人已然赶到。

黄旗坛主王寒湘低声说道:“帮主暂请入林,埃天色入夜,再思脱身之策不迟。’苏朋海回头一看,见白云飞和蓝小蝶也追了来,只得进入松林。

群豪追到林边之后,停住了脚步,互相望了一眼,谁也不敢冒险深入。

八臂神翁杜维生目光环视,扫掠群豪一眼,说道:“天龙帮掘起江湖之后,短短二十几年,势力已遍及江南,近年以来,又以极快的速度,向西南江北扩展,不是兄弟说句泄气之言,眼下咱们号称武林九大门派,只伯没有一派能单独和天龙帮抗衡,如果再被他们劫去《归元秘笈》,不出十年,整个江湖必都是天龙帮的天下。”

他这一番话,果然激发起群豪同仇敌汽之心,夏云峰首先点头说道:“杜兄之言,说得一点不错,苏朋海一代枭雄,武功已高强绝伦,如再得《归元秘笈》武学奇书,那可是如虎添翼,咱们如不能据弃私心,合力联手,只怕是难以夺得奇书。”

白衣神君滕雷一咧大嘴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夏兄言之有道理,但不知有何高见,才能夺回《归元秘笈》?”

翻天雁夏云峰,心中暗骂一声,好个刁恶之徒,日后非要好好给你一领教训不可。他心中虽在暗骂,嘴里却微微一笑,接道:“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大家不存谋得《归元秘笈》之心,把那奇书夺得,归还给原主,但此事只怕难以行得通,第一个滕兄就不赞成……”

他回头望了白云飞、蓝小蝶一眼,目光转注在白衣神君滕雷脸上,接道:“滕兄你说是也不是”

滕雷干笑两声道:“佩服,佩服。好一个嫁祸他人之计,不过夏道兄你说这等豪语,想来定是未存取得《归元秘笈》之心了?”翻天雁夏云峰回首他顾,望也不望滕雷一眼,’继续说道:“因而兄弟想到一个十分公乎的办法,既可合力对付天龙帮,又可各凭武功取得那《归元秘笈》”。

八劈神翁杜维生拂髦一笑,道:“高明!高明!兄弟当洗耳恭聆道兄高见,不过,峨嵋派超元大师已经声明在先,无意于《归元秘笈》,咱们武林中人,最重信诺两字,返峨嵋派既是不愿取得,那就不妨除去。”

超元冷哼了一声,但却未接一言。

夏云峰笑道:“这是最好不过,兄弟原本想夺得《归元秘笈》之后,把它封存起来,然后再由咱们五派具名,邀请另外四大门振,定期比剑,一来决定秘发谁屑,顺便亦可把数百年的排名之争决定,如果能再有一派自愿放弃,这事就更好办了。”

杜维生道:“兄弟之意是先把那《归元秘笈》夺回再说,不管被哪位抢到手中,只要是咱们九大门派中人,事情就好办得多,不知道兄以为如何?”回头看向通灵道人。

通灵道人例目望着玄清道人,说道:“师兄有何高见?”

玄清道人谈谈一笑道:“一切都请掌门人作主裁决,小兄恭候调遣。”

通灵道人低头沉思一阵,对杜维生道:“杜兄既然瞧得起我们昆仑派,贫道等自然不便推拒,这么办吧”我们昆仑振负责抢书,杜兄等分头拒挡五旗坛主和川中四丑。“杜维生暗骂道:“好个刁恶的牛鼻子,纵是抢到了奇书,还真能带得走吗?”心中虽在暗骂,口里却笑道:“就依道兄之意吧,不过,蛇无头不行,兄弟想推举夏兄发令,不知各位是否赞成?”

翻天雁夏云峰微微一笑道:“兄弟德能鲜薄,岂可当此大任,我看请滕兄主持其事吧?”

白衣神君膝雷咧咧大嘴,无声无息地一笑,道:“兄弟和杜兄心意相同,夏道兄不必谦辞了。”

夏云锋目光转到峨嵋三老脸上,笑道:“那么由峨嵋派三位大师来主持吧?”

超元道:“好说,我们峨嵋派末存半点私心,只是为我们九大门派着想,只要是对付天龙帮的人,我们甘愿受命听遗。”

通灵道人不待夏云峰开口相问,就抢先说道:“我们昆仑派已有专司之责,甚望道兄在调遣人手之时,能以兼顾大局着想,免得功亏一贷。”

翻天雁夏云峰笑道:“各位大师、道兄都是一派掌门之尊,遣务职司,实难情理并顾,有什么错误之事,还希诸位师兄、道兄包涵一些。”八臂神翁杜维生大笑道:“这个夏兄尽管放心,以兄弟而言,但有所命,无不遵从,夏兄乃众意推选之人,如有人借故抗命,那无疑自毁承诺,只是我们经此一段时间相商研论,天龙帮恐已远逸而去……”

翻天雁夏云峰接道:“杜兄放心,不是贫道夸口,天龙帮决然逃不出这片松林,咱们设计好对付他们的办法之后,放起一把火,必可把他们退出林来。”白衣神君滕雷干笑两声道:“这个,夏道兄怎么知道?”

夏云峰道:“滕兄如果不相信贫道之言,何妨赌上一赌?”

八臂神翁杜维生笑道:“两位最好别作无谓之争,夏道兄调派人手要紧。”

夏云蜂道:“昆仑派三位道兄刚向杜兄承诺,负责抢那《归元秘援》,贫道也不重作调配,就诸三位道兄偏劳了。“八臂神翁杜维生干咳两声,没有接口。

夏云锋微微一笑,又道:“峨嵋派三位大师刚和川中四丑动手,那就仍请对付川中四丑如何?”

超元合掌低宣一声佛号,未置可否。

夏云蜂又道:“滕兄请带两位师弟分斗天龙帮红、蓝两旗坛主,杜兄和师弟接战黑、白两旗坛主,兄弟对付黄旗坛主,尚有那位奇装异服的黄衣少年,兄弟想劳动昆仑……”

通灵道人不待话完,立时接道:“我们已司夺书之责,恕难另接重任。”

翻天雁夏云峰道:“贫道之意是想请贵派门下一位弟子出手……”

玉真子冷笑一声,道:“你明知他不是对方敌手,派他对敌,是何用心?”

夏云峰哈哈大笑,道:“三位道兄尽管放心,昆仑派天是掌和分光剑法江湖上谁人不知,道兄门下虽受年龄所限,功力逊上一筹,但如果他有了什么损伤,贫道甘愿以命相抵。”

通灵道人回头望了马君武一眼,暗道:今日如不答应让他出手,昆仑派威名何在,如若答应,又伯他难和对方抗拒;一时间沉吟难决。

马君武一见掌门师叔脸现为难之色,当下挺身而出,道:“弟子伤势已好,足可受命出战。”

通灵道人还未答话,杜维生已抢先赞道:“小兄弟豪气干云,果不亏昆仑派门下弟子。”

蓝小蝶一镊翠眉,低声向白云飞道:“他伤势还未好,岂能出战,姊姊快些唤他回来。”

白云飞笑道:“不要紧,让他去吧!”

蓝小蝶探手入怀,摸出一粒丹丸,正想送给马君武,忽然心中一动,暗道:“我如送这灵丹给他,必然引得众人注目相视,不如要他师妹转送给他,当下走近李青鸾,低声说道:“你把这粒丹丸,送给你师兄服下。”

李青鸾展颜一笑,接过灵丹,缓步向马君武走去。

白云飞秀目侧转,望了蓝小蝶一眼,暗自叹息一声。

蓝小蝶忽觉脸上一热,垂首望着鞋尖,低声说道:“熏姊姊,我做错了吗?”

白云飞伸出手来握着她一只玉腕,轻声笑道:“你没有错,是姊姊错啦。”

蓝小蝶忽地抬头,满脸茫然地问道:“你哪里有错了?”

白云飞似是未想到蓝小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0、鸾鸣凤残江湖了恩怨 蝶逝云散情天踌长恨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