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鹤神针》

07、贼子心歹毒 玉女情最痴

作者:卧龙生

苏飞凤细查师兄全身,不见伤势,摸他额角,亦未发烧,一时间找不出病源何在,无法下手疗治,不禁心中发起急来。

玄清道人细心检查曹雄全身,只觉他身上部分经脉、血道闭阻不通,分明是遭人用点穴一类手法所伤,只是查不出伤在何处,而且闭阻经脉普及半身,穴道亦遭伤闭数处,情势极为严重。

玄清道人沉吟良久后,试用推宫过穴手法,推拿了曹雄几个伤穴。侧脸对苏飞凤道:“令师兄似是被人用独门点穴手法所伤,情势虽重,但还不致于近数日中送命,你先服侍他吃点东西,我们再慢慢想救他的办法。”

无影女侠止住悲痛,先服侍曹雄喝下几口水,取出干粮慢慢喂他吃下。金环二郎吃了一些东西后,精神果然恢复不少,望了玄清道人一眼,转脸问苏飞凤道:“师妹,这位道长是什么人?”

无影女侠还未答话,李青鸾已抢先接道:“是武哥哥的师父,也是我师伯。曹兄,你现在可觉得好些了吗?”

曹雄转过头,两道眼神不住在李青鸾脸上转来转去,只见她目蕴泪光,脸带微笑,神色间对自己大是关怀,丝毫不觉异样,似乎对数日前发生之事已然完全忘怀,不禁暗自笑道:当时她已神志昏迷,误以为我是马君武,哪里还能记得,我对她轻薄举动……蓦然间,曹雄的目光触到了玄清道人冷电般的眼神,打了一个冷颤,又自忖道:这道长既是马君武的师父,必是三清观主玄清道人,李青鸾必然是他所救,那么自己所作所为,必已尽入他目,看来今天这条命是无法保住了。

曹雄尽在回想数日前对李青鸾轻薄的事,生怕三清观主会对自己下手,不禁目注玄清道人发起呆来。

苏飞凤虽然看出曹雄神色有异,但却误认为他伤病后神志不清,一阵伤感,握住曹雄一只手,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曹雄啊了一声,眼光又转在李青鸾身上,只见她一脸凄然神色,含泪望着自己,更觉娇柔绝伦,可爱至极。

玄清道人运起内功,两手又在曹雄身上推拿起来。大约有一刻工夫,三清观主已是满脸大汗,曹雄本来僵直难动的身体,经此一推拿,已能自行转动,他正在暗中高兴,玄清道人却突然停住了手,笑道:“贫道已尽最大心力,至于小施主体内受伤经脉,就非贫道力量能够医得了。”

曹雄冷笑一声,接道:“医不得有何要紧,大不了一条性命,不过,我曹雄万一不死,誓必要报此仇。”

玄清道人脸色微微一变,愠道:“小施主报不报仇,和贫道毫无关系。”说完,转身步出石洞。

李青鸾幽幽一叹,慢慢站起来,把身上带的一点干粮解下,放在曹雄身边,笑道:“你现在还不能动,这干粮留给你饿时吃吧。”

曹雄侧目看李青鸾,神色间无限怜惜,只觉得一股无名妒火由心底直冒上来,挺身跃起,怒道:“谁说我不能动。”说着话,向前奔去。

他身上部分穴道虽被玄清道人用本身真气帮他打通,只是体内受伤经脉并未好转,奔了几步,突觉半身发麻,四肢不听使唤,两腿一软,栽倒地上。

苏飞凤、李青鸾一左一右扶他起来,只见他双目圆睁,咬牙切齿,心中似已怒到极点。

无影女侠苏飞凤见此情景,惊痛交集,热泪盈眶,叹息一声,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只听曹雄尖锐地狂笑,打断了苏飞凤的话,守在山洞外的灵马听得主人声音,仰首一声长嘶,狂笑声、马嘶声,相对呼应,只震得幽谷中回鸣不绝。

曹雄狂笑过后,人又挣扎着向洞外奔去,苏飞凤和李青鸾只得扶着他出了石洞。赤云追风驹一见主人,立时冲了过来,曹雄摔脱两人,爬上马背,手握垂鬃,两腿微一用力,灵马骤然向前一跃,冲出一丈多远,放蹄如风,电奔而去。

苏飞凤心中大惊,施展轻功发足狂追,一面狂追,一面又高唤师兄,但她如何能追得上赤云追风驹?翻越过两座山岭,曹雄人马已杳,呆呆地望着赤云追风驹消失的方向,心里想着他往昔对自己百依百顺情景,更感伤心千回,悲愤难忍,眼中泪珠儿不断滴下。

突然,耳际响起了李青鸾柔和声音,说道:“凤姊姊,不要哭啦,你师兄人好,一定会有人救他的。”

两人谈话之间,昆仑三子和悟空大师都已登上峰顶。玄清道人望着无影女侠,道:“此非善地,不宜久留,令尊托贫道照顾姑娘,贫道自得略尽心力,请姑娘和我们一起走吧!待离开祁连山后,姑娘再自决行止。”

处此情景,苏飞凤只得乖乖地听人吩咐。当下几人一齐展开轻功,向前奔去。

再说曹雄爬上马背后,随那赤云追风驹任性狂奔,他半身经脉未解,自是无能操缰控马,幸得灵马奔跑起来甚是平稳,曹雄伏在马背上受那迎面劲风狂吹,渐渐的又昏了过去。

待他再度醒来,天色已是初更过后,但见月光溶溶,清辉满山,看自己却躺在一个山角下面,赤云追风驹就在他身侧不远处一棵松树下面站着。美好的月夜,倍增了曹雄凄凉之感,只听他长长一声叹息,挣扎坐起,放眼四周,尽都是连绵青山,正南方却突立着一座特高的山峰,峰腰积雪,吃那月光一照,更觉奇伟耸云,高可接天。

他呆坐一阵,突觉腹中饥饿难耐,幸好那灵马身上带有干粮,立时低啸一声,招来灵马,取下干粮食用,吃些东西后,精神好转不少。静下心神,试行运气,哪知不运气还好,这一运气,受伤经脉立即发作,但感右半身痛楚难耐,痛苦无比,只得赶紧停下,心头一凉,万念俱灰。

这当儿,突听得一阵铁环交鸣之声遥遥传来,曹雄心中一动,暗自忖道:这等荒山之中,哪来金铁交响……心念甫动,突又闻得一声叹息之声,传入耳中。

曹雄极目搜望,只见数丈外有一个三尺见方的地洞,那洞口紧靠在一个山壁之下。前有巨松遮挡,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那金铁交鸣之声和叹息声音,似是从那洞中传出。

曹雄心中甚觉奇怪,当即向洞口移去。这个地洞,形如枯井,里面漆黑一片,不知多深。只听那洞中又传上来一声叹息,这次曹雄守在洞口,听得甚是清晰,那声音分明是人无疑。

可是,这等荒凉无人的山中,哪里来的人呢?纵然有人,也不会住在这枯井似的地洞之中……曹雄心念转动之间,陡闻又一阵铁环交鸣之声,紧接着一个冷冷的声音问道:“来的是什么人,可是来探望老衲的吗?”

曹雄还未答话,突觉一股力道自洞中直冒上来,刚想向旁边闪开,哪知身子已被那力道罩住,只觉那力道一收,如磁吸铁般,把他带入洞中。

曹雄半身经脉受制,本就痛苦难当,被那一股潜力吸入洞中后,更觉全身关节痛麻慾散,软瘫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了。忍疼侧脸望去,只见身侧坐着一个丑怪无比的人,如非听到他说话,怎么也认不出他是个活人。

那人两腿自膝以下全被截去,蓬发散乱,覆面垂地,两只眼也被人挖去,只余下两个肉洞,右手腕筋被挑,软软垂着,琵琶骨间,又被两个铁环扣着,铁环后面有两条铁链子连着,想刚才闻得那铁环交鸣之声,大概就是这两条铁链子上发出。

曹雄望了一阵,心中暗自忖道:这人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还活得下去,心中想着,口里却说道:“我受伤很重,已是快要死掉的人啦,哪还有余力去害别人,再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害你。”这当儿,石洞上面传来了赤云追风驹一声长嘶,那怪人突然一探左臂,抓住曹雄,问道:“上面马嘶之声,可是你骑来的吗?”

金环二郎被他一把抓住背心,提了起来,全身无处着力,只感五腑血翻,咽喉气涌,半天才迸出几个字道:“不错,那马正……是我骑来……的。”

但听那怪人呵呵一笑,放下曹雄问道:“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活?”

曹雄喘着气答道:“死怎么样?活又怎么样?”

那怪人突然间变得十分温和,说道:“你要想死,我就一掌把你劈死,或者我废了你两腿双手,你就留在这洞中陪我一辈子。要是想活,就得答应我一件事。我不但替你疗好伤势,而且还把一身本领传你……”

曹雄苦笑一声,接过:“只怕你医不了我身上的伤。”

那怪人在曹雄身上按摸了良久,笑道:“不错,天下武林高人,能医得你这伤的确实不多,你是被人用透骨打脉手法,打伤了体内经脉,这是一种极深奥的独门武功,专伤人体内脉穴,所幸伤你那人,功力还浅,故而尚可救得。这透骨打脉手法,创自三百年前阿尔泰山的三音神尼。后来神尼和那时代另一位盖世奇人——天机真人,为争天下武林第一的尊号,交拼武功,力斗三天三夜,对拆五千余招,仍是难分胜负,第四天各以上乘内功相拼,到最后闹一个两败俱伤,两人受伤都重,相对运功坐息之时,两人都知道不久于人世,大彻大悟后化敌为友,遂把绝世武学合录成三本秘笈,命名归元。数百年来,武林中各门各派,都在挖空心思,慾得那《归元秘笈》,不过,却是未闻有人寻得……”

话到这儿,突然停止,沉吟一阵,问道:“用透骨打脉手法,打伤你体内经脉的是什么样子人物?你记得吗?”

曹雄原本听海天一叟苏朋海谈论过《归元秘笈》一事,听那怪人重述这段往事,心中一动,暗自忖道:当前这怪人双腿、两目俱都失去,右手也成了残废,琵琶骨间又被两个铁环洞穿,四肢残缺不全,单单余一只左手,如非身负绝世武功,哪里还能活得下去……

心动念转,油然动了求生之意,当下便答道:“我是被人暗中下毒手所伤,至于伤我那人是谁,却是未曾见得。”

那怪人仰头木然无语,脸上肌肉抽动,似在回忆一桩极痛苦的往事。

突然,他低下头来,声色俱厉地对曹雄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找到这个地方来呢?你……是不是灵远派来的人,想用苦肉计,骗学我的武功?”言下神情激动,长发乱颤,左掌压在曹雄胸前璇玑穴上,只要他一吐内功,曹雄就得立毙掌下。

金环二郎心机素深,知此刻说不得一句错话,一语错出,立即送命,当下故作镇静,冷笑一声,慢吞吞地说道:“你要想杀我,干脆就早些下手,我曹雄并非贪生怕死之辈,我被人暗下毒手打伤,无意间逃到了这里,根本就不知灵远为何许人,更谈不上来骗学你什么武功。”

那怪人听完曹雄话后,神情平复了不少,自言自语地说道:“三音神尼独创的透骨打脉手法,除了我老和尚外,天下就只有我那孽徒灵远知得,难道当今之世,还会有第三人会这透骨打脉的手法不成?”

曹雄冷笑接道:“那也不一定,三音神尼既把她一身武学,尽录在《归元秘笈》之中,那透骨打脉手法自然也包括在内,只要有人得到那《归元秘笈》,自然不难学会这个独门手法。”

那怪人叹息一声,道:“如果那《归元秘笈》当真被人寻得,那人兼得了玄机真人和三音神尼两位旷古绝今奇人之学,恐怕当世武林中,再也无人能和他争那天下武功第一的尊号了。”

曹雄看那怪人神情间无限惋惜,心中暗觉好笑,想道:这人学武功学成了这等痴狂,目下已成了残废之人,还在想着天下武功第一的尊号。

心里想着,不自觉脱口笑道:“即使那《归元秘笈》尚未被人寻得,只怕你也难去争那天下武功第一的尊号了。”

那怪人冷笑一声问道:“怎么样?你不信我说的话吗?”

曹雄随口应道:“信得,信得。”心中却又想道:这人一摸之下,即知我遭人用透骨打脉手法所伤,自是确能解得,不如现在先骗他医好我的伤势,再设法逃出这地洞。

念头一转,接着又说道:“你要我答应你一件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啦。”

那怪人神情突然一变,左手一探,抓住曹雄冷冷说道:“我要你拜我为师,留在这洞中陪我一年,你肯答应吗?”

曹雄略一沉思,应道:“这不是什么难事,我自然答应。”

那怪人又道:“这一年时间,我把几手最厉害的武功传你,你学会之后,去把你师兄杀了,提着他首级前来见我,你答应吗?”

曹雄只怕他有心相试,天下哪有师父教了徒弟,命他去杀师兄的道理,当下沉吟了良久,答不上话。

只听那怪人一阵冷笑,左手一用力,把曹雄举了起来,怒道:“你师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7、贼子心歹毒 玉女情最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仙鹤神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