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01回 出奇招破六合

作者:卧龙生

几度夕阳照残山,几度晓风拂明月。

此刻天上无月,但室中有灯。

一灯如豆,萧翎正对着孤灯出神。

金花夫人抱伤而去,状似无情却有情。

她依附沈木风,不肯离开百花山庄,是真的贪生怕死呢?还是为了要帮助萧翎?

萧翎想了很久、很久,仍然不能肯定。

孙不邪缓步行了进来,道:“怎么,小兄弟,你一直没有坐息?”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我在想……”

紧随在孙不邪身后的无为道长接道:“萧大侠,可是在为那金花夫人担心?”

萧翎道:“我受她的大多,却无法回报万一。”

无为道长道:“来日方长,以后咱们找机会报答她就是……”

无为道长回顾了孙不邪一眼,接道:“萧大侠完全没有休息,让他坐息一下再去吧。”

孙不邪叹了口气,道:“小兄弟,要你坐息一下,养养精神,你却在想心事,金花夫人有什么好想的,她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真要死了,江湖上就少了一个祸害,何况她足智多谋,满身俱是毒物,想杀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用不着再替她担心了。”

萧翎道:“我、我……”

孙不邪接道:“无为道长不放心留在山上的武当弟子,但又怕你大伤初愈,不宜过分劳累,让你休息一下,唉,想不到啊!你却在瞪着眼睛想心事。”

萧翎霍然站起,道:“对!应该去看看他们,小弟伤势已愈,精神好得很。”

无为道长道:“不用急在一时,萧大侠,还是坐息一阵再说吧!”

萧翎道:“不用了,此刻情势诡异,波谲多变,不能再有差错,咱们走吧!”

熄去灯火,当先行出房门。

仰首望天,晓色已现。

商八,杜九,司马乾等,早已在室外等候。

无为道长放步而行,道:“贫道带路。”

萧翎紧随其后。

行到一处山崖之下,无为道长突然停下脚步,回顾了萧翎一眼,黯然说道:“也许咱们来晚了一步了。”

萧翎道:“可是有了什么变故?”

无为道长道:“他们如不是已撤离此地,可能早已有了意外之变。”

萧翎心中暗道:这话倒是不错,如若这悬崖之下,还有武当弟子,纵然不来迎接他门的掌门人,亦该在悬崖之下,布有守望之人才是。

这时,孙不邪,中州二贾,司马乾等,都有着一种不寻常的感觉,觉出了情势有些不对。

无为道长加快脚步,奔向一座茅舍。

萧翎紧随在无为道长身后,暗自运功戒备。

他连番经历凶险,阅历大增,口虽不言,心知随同无为道长来此之人,大都是武当门下武功高强的人物,一派精锐,尽集于斯。

如有了什么惨变,武当所受的打击,实是非同小可。

忖思之间,已然奔近茅舍。

无为道长突然停了脚步,回顾了萧翎一眼,缓缓伸出左手,按在木门之上。

他虽力持镇静,但萧翎瞧出他的手在微微发抖,似是这一扇木门,有着千钧以上之力,无为道长必须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推开这扇木门。

萧翎暗暗叹息一声,突然行进一步,守在无为道长的身侧。

他心知无为道长此刻心情,沉重无比,反应不如平常迅快,这座茅舍中,可能横着武当门下弟子的尸体,也可能潜伏着强敌、是以守在无为道长身侧,以便能及时保护。

只听木门呀然而开,目光下,室中景物尽现。

一切都未在几人的预料之中,室中既无横陈尸体,亦无潜伏的强敌。

只见云阳子居中盘膝而坐,在他两侧,分坐着六个道袍背剑的武当弟子。

似是七人都受了很重的内伤。正在盘坐调息。

萧翎早已掌心蓄劲,准备随时出手,但是室中既无大变,顿时放下心中一块重铅,长长吁一口气,散去蓄在掌心的内力。

无为道长轻叹一声,道:“师弟无恙吗?”

举步向屋中行去。

只见云阳子睁开双目,望了无为道长和萧翎一眼,重又闭上双目,默然不言。

无为道长轻轻叹息一声,道:“师弟内伤很重吗?”

缓步行了过去。

萧翎紧随无为道长身后,行入室中。

云阳子重又启开双目,望了无为道长一眼,微微颔首。

无为道长道,“师弟伤在何处?快给为兄瞧瞧。”

急步奔向云阳子。

云阳子仍然是静坐不动,直侍无为道长行到身侧时,突然一跃而起,并指如敦,点向无为道长的肋间大包穴。

无为道长正在感伤悲痛之际、敝梦也未料到云阳子会向自己下手,微一怔神间,云阳子的指尖,己然触及道袍。

突起意外,匆忙问一吸真气,向旁侧让去。

云阳子出手奇快,变招更是迅如电火,眼看无为道长避开大包要穴,立时一伸右腕,点向京门要穴。

无为道长虽然有着过人的武功,但在惊痛恍惚之中,毫无戒备之下,再也无法避开这迅如奔雷、变化莫测的突袭,竞被对方一指点中穴道,顿感半身麻木。

但他究是一代掌门之才,武功成就极高,当下冷哼一声,反掌切出,击向云阳子右腕脉门。

就在云阳子突起施袭,攻向那无为道长的同时,分坐在云阳子两侧六个道人,也陡然一齐跃起,向萧翎扑去。

六人似是早已分定攻袭的方位,十二只手掌,不约而同一齐递出,分攻向萧翎一十二处部位。

猝然惊变,祸起肘腋,萧翎亦是毫无戒备,眼看一片掌影,分由四面八方涌来,心知已难在一招之间,拒挡住四而八方的攻袭,当下双掌齐起,护住要穴,身子斜向一侧闪去。

只听砰砰两声,左肩、后背,各中一掌。

那道人发掌虽重,但因萧翎练习的玄门正宗内功,乾清罡气,已有小成,虽未来及运气护身,但他本能的反应,护注了中掌之处,伤而不重。

六个道人眼看萧翎中掌之后,竟然没有倒下,击中萧翔的两个道人,反觉手腕麻木,各自后退了一步,心中大是惊骇!

但闻左侧一个道人道:“拔剑,以六合剑阵围注他!”

语声甫落,室中剑光连闪,一片剑影,涌向萧翎。

萧翎身中两掌,受伤虽然不重,但因自己毫无防备,故被打得血气翻涌,一时间,竟无法还气反击。

直待六个道人拔出长剑,四面围来,萧翎才缓过一口气,大喝一声,疾发四掌,以挡四面来势,反腕拔出长剑,一招“云气弥空”,涌起一重剑气,护注身子。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的脆响,六柄攻向萧翎的长剑,尽被震荡开去。

六个道人,似是亦知遇上了从所未遇的劲敌,长剑被萧翎震开之后,不再急进建功,发动六合剑阵,以佳妙绝沦的配合,把萧翎团团围困在六合剑阵之中。

萧翎心中怒火高涨,长剑出鞘,展开快攻,希望能先伤几人,以消心头之火,哪知对方六合剑阵,佳妙无比的配合,竟然把萧翎快速的剑势,给封了起来。

萧翎连攻十几剑,都给对方侧袭而至的长剑及时封架开去,才知被困于变化奇奥的剑阵之屯不敢再莽撞出手,剑势一变。改采守势。

他昔年学艺三圣谷中,曾听恩师庄山贝,谈论过剑阵的妙用,奇奥的剑阵,并非一加一成二的威力,而是每一方,都是有着组阵之人的全部力量,剑剑相困,一体连锁,合则相因相成,分则各具妙用。

六个人组成的六合剑阵,虽然已把萧翎生生困住,但萧翎得自庄山贝所授奇奥的剑法,败持守势之后,有如光幕绕体,森严无比,任他六合剑阵威势惊人,也无法伤得萧翎分毫。

但无为道长却已被斗的险象环生,在云阳子一招快过一招的迫攻之下,显得手忙脚乱。

原来,他穴道受制,半身麻木不灵,运掌转动之间,力难从心,被那云阳子掌指并施的攻势,迫得难以兼顾,招招都在间不容发之中避过。

萧翎虽然瞧出那无为道长的危险处境,但自身被困于六合剑阵中难以突围而出,心中大为焦急,暗道:孙不邪等都是江湖经验丰富之人,怎的拖延这久不来?

忖思之间,突闻砰的一声大震,无为道长身躯摇了两摇,摔倒在地上。

云阳子右手疾伸,点了无为道长的穴道。

萧翎见势心中大急,暗道:孙不邪等久久不来,只怕亦被强敌所阻,看情形是无法等到他们来支援了。

心念转动,剑势随着一变,左掌右剑,全力施为。

他同时施出了庄山贝、南逸公,两大奇人高手的绝艺,威势的凶猛,有如惊涛裂岸,洪流溃堤,整个的六合剑阵,部被他迫的团团乱转。

六合剑阵的威势,虽被萧翎的剑势压了下去,但萧翎一时之间,也无法破围而去。

只见那云阳子点了无为道长的穴道之后,伸手从怀中摸出一条丝带,竟把无为道长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萧翎眼看着无为道长被人捆起。无法相救,一股怨恨之气,直冲而上,右手长剑连出三招绝学,洒了一片剑花,左手疾快无比的套上了一只蛟皮手套。

他默察情势,如若不用心机,不出奇兵,单凭武功,想闯出这六合剑阵,仍需一段很长时间的搏斗,必得设法,使出出人意外的手法,才可一举间破了强敌。

这时,萧翎虽然还未能完全了然这六合剑阵的变化,但已隐隐觉出他们的剑路,当下剑势微敛,故意露出一个破绽。

六个人被萧翎狂风急雨一般的反击之势,迫的几乎乱了阵法,心中暗自惊骇,但六人心中明白,六合剑阵不散,还可拒挡一时,如是阵法乱去,六人各自为战,那将无法拒挡萧翎十合以上,是以各出全力维持着六合剑阵。

眼看萧翎急攻之后,突然露出破绽,不暇多思,两柄长剑,乘隙攻入,如若萧翎回剑来救,纵然能把这两柄长剑封架开去,另外四柄剑,都将乘虚由四方攻入,那才是致命的一击。哪知萧翎左乎探出,竟向剑上抓去。

那执剑人冷笑一一声,剑势故意一缓,让萧翎五指抓住长剑,心中暗道:就算你练过金钟罩、铁布衫的武功,也难挡我剑锋横转再削之势,怎敢如此狂妄。

忖思之间,手中的长剑已被萧翎抓住,当下暗中运气一转,发出内劲,推动剑势,剑锋由内向外削去。

这是一种巧劲,一个人总是血肉之躯,不论他练成什么武功,凡是能够避刀避剑的,大都是凭借着一股劲气,那道人让萧钥抓注了剑势之后,再作转动,这正是破解劲气的方法,准备一下削断萧翎的手指。

但他却不知萧翎手中已套上了可避刀剑的千年蛟皮手套。

那道人一剑推削过去,未能削下萧翎手指,萧翎却趁机猛然向内一收,那道人遂身不由己的向前一倾。

方位离动,六合剑阵整个的变化,突然受阻。

萧翎飞起一脚踢了过去,正中那道人左膝之上。

只听那道人闷哼一声,左膝生生被萧翎踢断,一交跌坐地

六合剑阵,失去了一人,全阵的奥妙变化,效用顿失。

萧翎借势反击,长剑连连现出奇招,剑芒闪动中,响起了两声惨叫,又有两个道人重伤在萧翎的剑下。

这时,那云阳子已然捆好无为道长,眼看萧翎击溃了六合剑阵,勇不可当,立即拔剑冲上,大声喝道:“你门给我退开!”

六人伤三人,余下的三人,亦被萧翎凌厉的剑招迫的团团乱转,伤亡不过顷刻间事,闻得喝声,一齐收剑而退。

萧翎已由那喝声中辨出,不是云阳子的声音,当下平剑横胸,冷冷喝道:“你是何人?假冒武当中人,得售诡计,岂算得英雄行径?”

云阳子冷然一笑,举手在脸上一抹,眉髯尽脱,懈出一张削瘦的长脸,缓缓说道:“你就是那萧翎了?”

萧翎道:“不错,阁下何人?”

那人淡淡一笑,道:“你听过南海五圣的大名吗”

萧翎沉吟了一阵,道:“在下未曾听过南海五圣之人,不过却听人提过南海五凶之名。”

那人淡然一笑,道:“五圣也好,五凶也好,反正就是咱们兄弟五人。”

萧翎目光一掠躺在地上的三个道人,道:“就是阁下和这几位吗?”

那人冷然一笑,道:“南海五凶如若这般轻易为人所伤,岂不是有负五凶之名了?”

萧翎道:“这六位伪装武当门下弟子的,又是何人?”

那人道:“百花山庄中的剑手。”

萧翎冷笑一声,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南海五凶,竟然也是百花山庄中的爪牙。”

那人毫不动气,仍然是淡淡说道:“这倒不用阁下多管了。”

萧翎心中暗道:此人看上去十分阴沉,不知在南海五凶中排行第几?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阁下可是五凶之首?”

那人冷冷一笑,道:“区区在我们兄弟之中排行最小,冷手秀士田中元,就是在下。”

萧翎故意和他攀谈,希望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出奇招破六合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