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12回 姻缘峰逢倩女

作者:卧龙生

百里冰已然举步出庙,向前行去。

萧翎紧髓出庙,流目四顾,哪里还有中州二贾的影子,心中奇道:这两人跑到哪里去了,待要出口呼叫,话到口边,又突然咽了下去。

百里冰步履快速,直行向正南方一座茅舍中去。

萧翎只好加快脚步,随她行入店中,

这等客店,目的只在供客人一个可避风雨的所在,。自然是谈不上什么良好招待,萧翎行入店中,也无人过来招待,随着百里冰,直入店后一间客屋之中。

室中早已燃起了一支火烛,那面目严肃,难得一现笑容的黑衣女子,竟然已先在室中。

布翎心中大奇,付道:好啊!这两人怎会走在一起了。

百里冰回顾萧翎一眼,道:“你们早认识了?”

萧翎忖道:见是见过几次,却是未曾交谈。拱手一礼,说道:“端木老前辈没有同来吗?”

那黑衣女子低垂臻首,应道:“家师吗?受了人的暗算,多亏这位百里姑娘搭救,得免于难。”

萧翎忖道:原来,而人是这样相识,口中应道:“端木老前辈的伤势如何?”

那黑衣女子仍是垂首,应道:“多谢萧大侠的关怀,家师在百里姑娘的灵丹神效之下,已然不妨事了。”

她两番和萧翎对话,始终未曾抬头。

百里冰突然接口说道:“那端木老前辈伤势虽已无碍,但仍需静养,他见我一人孤苦伶订,奔走江湖,特地遣了端木姑娘陪我。”

萧翎心中暗道:她口口声声称那端木正为家师,怎么自己也姓端木呢?

心中虽然怀疑,但却没有追问。

百里冰说完了几句话之后,双目一直望着萧翎等他开口,哪知萧翎只顾想心事,忘记开已,百里冰久久不闻萧翎回答之言,忍不住冷哼一声,道:“你怎么不说话呀?”

萧翎如梦初醒一般,口中啊了一声,说道:“姑娘可是跟我说话吗?”

百里冰道:“这室中只有咱们三个人,我没有和端木姑娘说话,自然是和你说了!”

萧翎道:“姑娘要我说些什么呢?”

百里冰道:“你也该问问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为了相救在下,不能见容于门规。但令尊为姑娘,悲恸万分,月下正在苦苦追寻姑娘下落。”

百里冰望了黑衣女子一眼,慾语还休。缓缓坐了下去,

那黑衣女子十分聪慧,低声说道:“两位谈谈,我去替两位准备点吃喝之物。”

萧翎道:“吩咐店家就是,如何敢劳动姑娘。”

这黑衣女字话出口,人已出室而去,萧翎按言时,她已经走的踪影不见。

这时,室中只余下百里冰和萧翎两个人。

百里冰两道明亮的眼睛,一直盯注在萧翎脸上,似是想在萧翎的脸上,找寻些什么出来。

萧翎被她看的有些不安,正待出言相询,突见那百里冰双手蒙脸,扑倒木榻上,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萧翎呆了一呆,缓步走近木榻,沉声说道:“姑娘,你为我萧翎出走,在下并非不知……”

百里冰哭道:“我从小在冰宫之中长大,一呼百诺,从人无数,如今一个人在江湖之上奔走,孤苦伶仃,连一个照顾我的人也没有了。”

她自小娇生惯养,受尽宠爱,想到为追寻萧翎,离开那仆从如云,养尊处优的生活,孤骑千里,跋涉风尘,日日夜夜想见萧翎,哪知见到了,也不过如此而已,只觉一阵伤心之情泛上心头,不禁悲从中来。

萧翎道:“姑娘所受之苦,在下亦曾想到,不过在下……”

百里冰突然坐了起来,一拭脸上泪痕,说道:“你到此地作什么来?”

她稚气未除,想哭就哭,要笑就笑,脸上泪痕未干,嘴角间已见笑容。

萧翎正想回答,那百里冰又抢先接道:“你到这姻缘峰来,可是找我吗?”

萧翎心中暗道:我怎会知道你在此地。但见她脸上满是渴望之色,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不错,正是来找姑娘。”

百里冰嗤的一笑,道:“这么说来,你是很想念我了?”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我虽然吃了很多苦头,但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为所慾为,也有快乐。”

萧翎心中暗道:她误认我找她而来,才会这般快乐,看来,是不能揭穿内情了。

心中念转,口里却问道:“姑娘跑到此地作甚?”

百里冰笑道:“我听人说这姻缘峰顶姻缘庙专管人间姻缘大事,特地赶来,许个心愿,果然在这里遇上了你……”

她似是自知说的太过露骨,粉颊一红,垂下头去。

萧翎心中一凛,暗道:我一句慰藉之言,能使她欢颜顿展,一句冷漠之言,能使她哭哭啼啼,这么看来,她对我的情意,实是很深了,这将如何是好?

只觉一股烦恼泛上心头,剑眉愁锁,沉思不语。

百里冰缓步下榻,倒了一碗香茗,送了过来,柔声说道:“我未见你之前,常常想见你之后,一定要嘘寒问暖,陵你感觉到,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有快乐,唉!想不到见你面后,竟然会和你赌起气来,连茶也忘记给你倒了。”

说完,双手捧碗,递向萧翎。

这一番话,天真未凿,童心犹存,没有娇柔做作,是那么但白真诚,动人心弦。

萧翎只觉似被人在前胸之上,重重击了一拳般,心神皆震,心中暗道:此女说话,如此露骨,毫无保留,日后要怎样对她才好……

但闻百里冰娇脆的声音说道:“你越山翻岭,跋涉千里而来,口中定然很渴了。”

萧翎接过香茗,喝了一口,笑道,“姑娘……”

百里冰眨动了一下圆圆的眼睛,接道:“你叫我姑娘,那我也叫你萧相公了。”

萧翎道:“是啊!咱们理该这般相称才是。”

百里冰道:“这样不好!”

萧翎道:“为什么?”

百里冰道:“这等称呼,岂不是越叫越远了吗?”

百里冰凝目思索片刻,道:“我在北海之时,父王、母后,部唤我冰儿,你也这般叫我好吗?”

萧翎暗暗叹息一声,忖道:我要设法劝她回去才好。

心中暗打主意,口里却叫道:“冰儿。”

百里冰道:“这样叫起来,好听多了,唉!我母后说的不错,过去我一直不肯听她的话,现在想来,她说的话,当真是字字金玉,叫人受用不尽。”

萧翎道:“令堂说的什么?”

百里冰道:“家母说,柔能克刚,一个女孩子一定要温婉娴静,才能使情郎欢心,倾心相爱。”

萧翎心中暗道:她在冰宫之中,定然是十分顽皮,她母亲管不胜管、才说出这番话来,要她学乖一些,想不到她竟就当了真来……

心念一转,又想到此去禁宫是何等重大庄严的事,凶险际遇,更是不在话下,岂能带着她们两位姑娘同行,怎生想个法儿,让她回到北天尊者的身边才好……

忖思之间;突闻百里冰道:“唉!你叫我冰儿,那我要如何称呼你呢?”

萧翎道:“你随便叫吧!”

百里冰嫣然一笑,道:“你比我大两岁,那我就叫你大哥吧!”

萧翎道:“好吧!你叫我大哥就是。”

百里冰笑道:“好!那我就叫你大哥了。”突然手舞足蹈。就在烛火下跳起舞来。

萧翎看她高兴之情,已入浑然忘我之境,不禁为之一呆。

百里冰跳了一阵后,突然停了下来、,说道:“大哥!我想到一件事了!”

萧翎道:“什么事?”

百里冰道:“咱们去那姻缘庙中还个愿吧!”

萧翎道:“还什么愿?”

百里冰道:“我在那姻缘庙中许下了心愿,能够见到大哥之面,就再去庙中还愿。”

萧翎心中暗道:她许下的心愿,难道要我一起去还吗?

心中虽有此想,但却不忍说出口来。

百里冰伸出纤纤玉手,拉着萧翎,说道:“大哥陪我去吧!那姻缘庙中的神果然是灵验得很。”

萧翎不忍拒绝。只好站起身子,说道:“现在就去吗?”

百里冰道:“早还心愿,早了心愿,大哥陪我去吧!”

萧翎无可奈何,道:“好。”举步向外行去。

百里冰满脸欢笑,紧随在萧翎身后,向外行去。

两人行到庙门之前,只见那香火道人,已然准备跨出庙外,眼看两人并肩行来,又缓缓退了回去。

百里冰首先奔到那神垫之上,双膝跪了下去,口中喃喃自语,也不知她说些什么?

萧翎呆呆的站在一侧,望着那一对村男,村女的神像出神。

百里冰祈祷已毕,回头看去,只见萧翎仍然站着不动。伸手拉了一下,道:“大哥呀,你怎么不跪下来谢谢这姻缘神呢?”

萧翎本来不想跪下,但见那百里冰满脸渴望之色,只好缓缓跪了下去。

百里冰满脸欢喜,叩拜过神像,站起身来,道:“咱们回去吧!”

萧翎一心想着如何能把她劝说回去,对眼前发生的,情势一直浑如不觉。

百里冰伸手拉了萧翎一把,道:“大哥,咱们回去啦。”

萧翎如梦初醒般,缓缓站起了身子,道,“咱们要回去吗?”

百里冰脸上的欢愉之容突然间敛失不见,缓缓说道,“大哥,你好像有着很沉重的心事?”

萧翎摇摇头,道:“没有啊!”

百里冰叹息一声,道:“大哥,不要骗我,我瞧得出来,你眉宇间,忧苦重重,如不是有着很沉重的心事,那就是不喜欢见到我了……”

她举手理一下散乱的长发,轻轻的叹息一声,接道:“大哥!你可知道我刚在神前许下的是什么心愿吗?”

萧翎道:“不知道。”

百里冰道:“我在神前,许下心愿,今后要追随大哥身侧,永不离开。”

萧翎吃了一惊,道:“令尊尽出冰宫高手,追寻你的行踪,你如和我常在一起,岂不叫令尊焦虑、挂念吗?”

百里冰虽然稚气犹存,但为人却十分聪慧,略一沉吟,道:“你可是怕我跟着你拖累了你?”

萧翎心中暗道:那北天尊者武功高强,手下高手甚多,现在,他已移恨于我,如若被他查出你和我走在一起,那当真是跳入黄河洗不清了。

他心里一直惦念着那岳小钗的安危,念念想入禁宫,对百里冰那柔情蜜意,竟然是浑如不觉。

百里冰看萧翎一直沉吟不语,娇媚一笑,道:“我明白了!”

萧翎道:“你明白什么?”

百里冰道:“你忌惮我爹爹知晓我和你走在一起,引起误会,是吗?”

萧翎沉吟了一阵,道:“这虽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还是令尊。令堂,久不见你归去,定然怀念甚切,姑娘岂不是不孝之人了吗?”

百里冰道:“那不要紧,我修书一封,遣人送往北海,告诉我母亲我在中原游玩,要她不要挂念就是。”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北海冰宫,遥遥万里,而且僻处在冰雪封冻之中,岂是常人找得到吗?”

百里冰一罩柳眉儿道:“大哥好像很厌我,千方百计的要把我赶走,是吗?”

萧翎摇摇头叹道:“除了令尊。令堂怀念于你之外,为兄此次来这武夷山中另有所图,实不便带你同行。”

百里冰道:“什么事,能讲给我听听吗?”

萧翎看她神情凄伤,炫然慾位,心中大感不忍,望了那香火道人一眼,低声说道:“冰儿,咱们出去谈吧!”举步向外行去。

百里冰随在萧翎身后,出了姻缘庙,信步向前行去。

百里冰四下瞧了一阵,说道:“大哥可以说了,此地四外无人。”

萧翎道:“冰儿,你听到过禁宫的故事吗?”

百里冰道:“好像听我爹爹说过。”

萧翎道:“这就是了,我不能带你同行,是因为我要到禁宫中去。”

百里冰道:“那禁宫之中可是不准女孩子去吗?”

萧翎不善谎言,说道:“那倒没有限制。”

百里冰笑道:“既然没有限制,带我去又有何妨?”

萧翎道:“中原武林中人,大都向往禁宫之秘,如果听到此讯,必将群相来袭,未进禁宫之前,已然步步杀机,何况那禁宫之中又机关处处,凶险万分,一个失错,就有性命之忧,小兄此去生死难卜,如何能带你同去。”

百里冰神色严肃,一字一句他说道:“这么说来,我更不能离开你了!”

萧翎道:“为什么?”

百里冰道:“那禁宫之中,既是凶险百出,岂能让你一人涉险,我要在身边……”

萧翎道:“不行……”

百里冰严肃地接道:“为什么?我既然认你做了大哥,那就要患难相扶,生死与共。”

萧翎道:“冰儿,这事与你无干无涉,你为什么要趟这次混水。”

百里冰道,“可是大哥和我有关啊!”

萧翎心头一凛,停下了脚步,道:“冰儿……”

百里冰清澈的双目中满含泪光,接道:“大哥让我先说吧!”

萧翎无可奈何他说道:“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回 姻缘峰逢倩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