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13回 潭中现奇景

作者:卧龙生

这是天然石洞,又加上人工修筑而成,那垂下石门,十分坚厚,原有铁环紧扣的痕迹,但却因年代久远,铁环锈坏,若非如此,这座垂下的石门,决然无法打开。

但觉脑际中灵光闪动,重重疑问涌上心头,暗道:这虽是一座天然石洞,但却分明是加了巨大的人工修筑,那为什么要动用如此浩大人力财力,在这等荒凉的山谷中,修筑这样一个石道呢?

其间,自然是有着用心了,也许在这方面和禁宫有关。

心中付思,人却沿级而下。只觉这条石道修筑的十分宽大,行来十分的顺畅,显见这工程的确是浩大。

突然,向下延伸的石级,成了平道。

萧翎心知已到了出口之处,伸手一推,果然应手启开了一片石壁,星光隐隐透了进来。

他已听那段文升说的十分详细,知这石门之外,有一片乱草掩蔽。轻轻推开石门;纵身而出。

石门外董深及瞟。陡削的山势,在这片青草处,大为减缓。

萧翎心中暗暗赞道:那人选择了这样一处斜度大减之地,开了石门,外面种上青草,以便遮掩,处处利用这禾然的形势,大见匠心。

轻轻合上石门,隐身草中,向下望去。

这时,星河耿耿,以萧翎的目力,已隐隐可见谷底景物。

萧翎顾盼良久,不见动静,正待纵身下谷,突闻人声传来,道:“咱们不用等了,谅他无法爬上峭壁,也许此刻,早已死去多时了。”

另一个声音应道:“说的是啊!咱们已然向那乱草之中射出了甚多的暗器,如若他是藏身在乱草之中,也该伤在那淬毒暗器之下了。”

萧翎心中暗道:这两人一定在说那段文升,我如冒冒失失的奔入谷中,定然要被他们发觉,这山谷之中,怎么住着这许多武林人物呢?

但闻步履声传入耳际,逐渐远去,想是两入等得不耐,已然撤走。

萧翎又等了片刻,才施展壁虎功,背贴在山壁间;缓缓向下游去。

那草丛距石壁,只不过四丈多远,片刻间已落谷底。

萧翎既知这谷中有着很多武林人物,行动自然十分小心,这谷底之中,怪石嵯峨,行动虽然受制,但隐身却是甚感方便。

他一路小心而行,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行约数十丈,竟仍然不见人踪,适才峰上见到的那绿色的灯光,此刻竟也不再出现。似是那些人突然间消失不见。

深夜幽谷,使人油然生出一种荒凉孤独之感。

他沿谷搜寻,又行数十丈,仍是不见敌踪。

耳际却听得泉水淙淙,如鸣佩环。

原来,行到了一处水潭旁边。这座水潭,纵横十尺,紧靠山壁之下,壁间一道山泉,泻入潭中,奇的是那泉水虽急,但却十分细小,一线激射,直入潭心。

萧翎抬头打量那激射的泉水一眼。心中暗道:看这股激泉的力道,有如高山重瀑,当是一泻千里,如雷轰发之势才对,何以竟然是细流如丝。难道这一股奔腾的泉水,被天然形势所阻,只能喷出这乙线泉水不成……

正推想间,忽闻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这山谷之中,处处皆好,只是流泉太少,每次汲水,都要跑到这小潭中来。”

萧翎一闪身,躲入了一块大石之后。

凝目望去,只见两个身着劲装的大汉,一先一后的行了过来。

那当先一人年纪较大,只听他应道:“据兄弟听得之言,这深谷中原有一股强大的激流,但却被一位名匠,把那股激流逼在山腹之中,不让它汹涌而出,特地开出这个一线喷泉出来……”

只听后面一入应道:“这事当真吗?”

前面一人应道:“是真是假,在下也不敢断言,不过,照那一线喷泉的激射之力,倒也确实有可信之处。”

说话之间,两人已行近那小潭。

这两人手中各自提着一个木桶,近潭之后,蹲下身子,各自汲了一桶水,重又站起身子。

萧翎隐身在大石之后,看得十分明白,心中暗打主意道:这谷中住有很多武林人物,奇怪的是竟然不知他们居住何地,眼下如果突然出手,当可一举间制住两人,但两人夜半来此取水,必是用水甚急。如是两人久出不归,势必使敌人产生疑窦不可。

心念转动之间,两个黑衣大汉已然提着水桶去远。

萧翎运足目力,希望能看清楚两人的去处,但因夜色幽深,两人行到了四丈之外,已然模糊难见。

他出道虽然不久,但经历的凶险之事,却是人所难及,是以遇事的镇静,沉着,大大的超越了他的年龄。

经过一阵沉思,决定在石后坐息,待天色大亮之后,先查看一下谷中形势,然后再作主意。

天色渐明,金黄色的阳光,逐走了暗夜,爬越过峰头,照射在水潭中。一线激射而下的喷泉,在碧绿的潭水中,激起了绵连不绝的涟漪。

萧翎缓缓站起身子,目光转动,回顾了一眼。

只见山谷中一片寂静,不见人影。

突然间:目光转注到潭水之中,只见水中反映出一个昂首张翅的飞鹰和一条仰首盘卧的怪蛇。

水波荡漾,那潭水中的盘蛇亦似在蠕蠕而动,那张着双翼的飞鹰,亦似在凌空飞行。

这陡然的发现,顿使萧翎有着一股强烈的兴奋,和莫名的紧张,不自觉的低声吟道:鹰扬峰,盘蛇谷,原来是潭中的映像啊!

他忘记了置身险地,杀机四伏,快步奔镖那水潭旁边。

仔细看去,只见水潭中,两团模糊的黑影,即那飞鹰,盘蛇,陡然间消失不见。

抬头望去,只见阳光耀目,远处峰顶上,隐身一大一小两块突石。

萧翎心中奇道:这是怎么回事呢,明明看见潭水中飞鹰、盘蛇,何以会突然问消失不见?

正想退回那大石之后,再仔细瞧上一阵,突然左后肩上微微一痛,有如被人用针刺了一下。

经验告诉他,自己已受了暗算,而且中的似是奇毒暗器,当下暗自运气,闭住了左肩上的穴道,冷冷说道:“阁下什么人?为何暗算在下?”

如论萧翎此刻的武功,纵然是极为细小的暗器,也不易击中于他,只因刚才水潭中反映出的飞鹰,盘蛇,心中惊奇过甚,耳目失去了灵敏。

但闻一个冷厉的声音应道:“你是准,何以独肾习入这死亡之谷?”

萧翎凭借传来声音的方向,判断那人停身之处,陡然转过身子。

凝目望去,只见一个发髯皆白的矮瘦老者,肃立在一丈开外。

不待萧翎开口,那老者已抢先说道:“你已经中了我子午透骨针,针上剧毒强烈,你如妄自行动,那只有促使毒性早发,提前死亡。”

萧翎双目神光闪动,仔细的打量了那老者一眼,只觉从未见过,素不相识,当即说道:“这区区毒针,只怕未必能真的要在下之命。”

矮瘦白髯老者冷笑一声,道:“老夫那毒针,经过了六种剧毒淬炼,不论武功何等高强之人,也无法解得针上之毒,除非服用老夫的独门解葯,而且必须中针后一个时辰之内服用,如是过了一个时辰。纵然老夫肯赐灵葯,那也无能解得针上之毒,老夫这毒针,虽名子午透骨针,子不见午一十二个时辰必死无疑,其实生死的决定,却在一个时辰之内。”

萧翎心中暗道:萧翎啊!萧翎,岳姊姊把生死托付于你,此时此刻,你不能死。

他豪气如云,轻淡生死,只因心有所念,竟是豪气大减。

但眼下的情势,只有两策可循,一个是突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毙那老者,一个是求那老者赐赠解葯……

矮瘦白髯老者心机似极敏,转眼看萧翎不动,立时冷冷说道:“阁下如是不畏死亡,不妨出手试试有几分生机。”

萧翎看那老者双目中神光极是充足,两面太阳穴高高突起,分明是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心中暗想道:看此人武功,决非平庸之辈,如若我一击不中,只怕不易有下手杀他的机会了,看来是不得不用些心机对付他了。

心念一转,缓缓说道:“阁下和在下素昧平生,自然是谈不到恩怨二字,不知何以要对在下暗下毒手?”

白髯老者冷然一笑,道:“那要问你何以来此谷了。”

萧翎目光转动,除了这老人之外,不见他人;心中稍宽,缓行一步,道:“这山峰。深谷,乃人人可来之地,在下何以不能来此呢!”

那老人冷冷说道:“你从何处而来,到此作甚?”

萧翎缓缓向前行了一步,道:“在下久慕那姻缘峰之名,来此观赏……”

白髯老人接道:“为何进入这深谷之中?”

萧翎道:“好奇而来,别无用心。”

白髯老人道:“阁下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下进入这座山谷之中,老夫倒也不能不佩服你了!”

话声微微一顿,又道:“在这绝壑两端。我都已经埋伏下人手,纵是飞鸟;也难瞒过我等耳目,但阁下却能悄然入谷,行近禁地。”

萧翎心中一动,暗道:看来这小潭附近,就是他们的中心枢纽,口中缓缓应道:“在下漫步行来,无意到此……”

白髯老人愕然接道:“你混入谷中,也就罢了,难道沿途之上,就没有拦阻你的人吗?”

萧翎心知此刻,只有趁他精神分散之时,才能突然施袭,一举成功,当下说道:“在下有幸,信步至此,在下不幸,竟然未遇到拦阻之人。”

白髯老人道:“这话怎么说了?”

萧翎道:“如若在下遇上拦路之人就不能进入此谷一饱谷中景色,那是无幸、但如有人阻拦在下,我不能进入此谷,此时,以不会中你暗算了,说来岂不是大大的不幸嘛!”

他借着说话的工夫缓缓向前欺进,已然快近那老者身侧。

那白髯老者似已警觉,一吸气,陡然退出八尺,道:“站住!”

萧翎淡淡一笑道:“老丈很怕吗?”

那白髯人冷冷说道:“怕到未必,但老夫却不愿冒着受你暗算之险。”

萧翎淡淡一笑道:“老丈既然不怕,那又为什么如此畏惧在下呢?”

白髯老人道:“你能在我们森严的戒备之下,混入此谷,那是足见高明了,垂死之人的反击之力,乃是他本身功力之所聚多老夫纵然不怕你,那也用不着和你硬拼一场。”

萧翎心中暗暗叫苦,付道:这老人武功既然高强,为人又十分机智,如是我那商兄弟能够同来,当可和他一较心机,此刻自己一人,只怕是无能对付他了。

白髯老人突然一皱眉头,道:“那针之毒,即将发作,阁下感觉如何?”

原来,他看到萧翎中针很久,仍然不见毒性发作,心中大为震骇。

他哪里知晓,萧翎眼过千年石菌,体内抗毒之力已然强过常人很多,又习的独门上乘内功,乾清罡气,运气封穴,严密异常,左肩后的剧毒,被他真气逼住,延展很慢。

但那子午透骨针毒性,强烈无比,萧翎虽有着上乘内功,但也只能逼使毒性发作稍缓,此刻,已然感觉剧毒在缓缓蔓延。

他心中明白,此时此刻,万不会有援手赶来,只有凭仗自己的镇静机智,设法制服那老人,迫他交出解葯。这是唯一的生机。

但那白髯老人的狡猾,多疑,处处设防,使萧翎感到很少有制服他的机会,但觉毒性发作已无法再拖下去,正待奋身而起,孤注一掷,忽见那白髯老人身子一颤,脸色大变,似是陡然间,受了致命一击。

白髯老人亦有过人的镇静,举手一拂长髯,道:“什么人?”

一个低微清脆的声音道:“我。”

白髯老人道:“用的什么暗器?”

那声音应道:“北海冰魄针。”

萧翎已然听出了来人的声音,道:“冰儿。”

只见人影一闪,两丈外,大石之后,站起一身蓝色劲装的百里冰。

百里冰迅炔的行了过来,微微一笑,道:“大哥好吗?”

萧翎道:“我中了他子午透骨针。”

百里冰已然行到那老人身后,低声说道:“我知道你这谷中有很多人,但你如敢招呼同伴,我就立刻取你之命。”

萧翎道:“冰儿,你怎么来了?”

百里冰嫣然笑道:“我先替大哥讨过解葯,再细谈不迟。”

目光转注那老人脸上,接道:“你如是用毒能手,当已感觉到我那冰魄针上的剧毒之烈了。”

白髯老人缓缓说道:“老夫纵然毒发死去,你们也难逃得性命!”

百里冰陡然伸出手去,一把扣住了那老人右腕脉穴,低声说道:“你可以不死啊,咱们去那石头后谈谈吧!”

白髯老人骤不及防,被她一把扣着脉穴,拖入一块大石之后。

萧翎流目四顾一眼。不见人踪,举步跟了过去。

百里冰右手暗加功力,那老人登时感觉到半身麻木,纵有舍命反击之心,亦是力所不能。

萧翎想到岳小钗和那玉箫郎君断魂崖底之约转眼即届,时日无多,此刻正是寸阴寸金,便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潭中现奇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