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15回 秘谷突传警

作者:卧龙生

不大工夫,已到那一线喷泉潭的侧旁。

萧翎一路上流目四顾,竟然未再见到一个人影。

小潭旁侧,出奇的寂静,毫无搜寻敌人混乱情景。

萧翎有些迷惘地暗道,难道那混入谷中之人已经被制服生擒了吗?

只听宇文寒涛说道:“潘兄,那混入谷中的强敌还在吗?”

潘龙道:“在下一直未听到强敌离谷的信号。”

宇文寒涛目光转动,四顾一眼,道:“如若那敌人还在谷中,自是躲起来了,咱们由西方而来,一路未见敌踪,却见自己人的死亡尸体,看来,这谷中的布置,十分马虎,根本谈不上严密二字。

潘龙道:“数年以来,亦有人误入谷中,但都在我们的预计之中,或者是杀死,或是留在谷中,以补充工人的损失,从未有过错失……”

宇文寒涛谈话之间,瞥见周兆龙急步奔了过来。

宇文寒涛缓缓站起身子,道:“二庄主,找到混入谷中的人了吗?”

周兆龙摇摇头,道:“仍在搜寻之中……”

语声微微一顿,道:“看来,山中隐秘,己然外泄,唉!但望大庄主能够早些赶到。”

萧翎心中暗道:沈木风才智武功,无不过人,反使属下一个个都显得怯弱无能。

但闻周兆龙接道:“宇文兄,可曾找出一些头绪吗?”

宇文寒涛道:“在下已然算出了点眉目,这山谷中的形势、地质、十分奇怪,坚岩、黄沙、肥土、水脉,无一不备。”

周兆龙道,“和其他山谷,有何不同呢?”

宇文寒涛道:“大大的不同了,综观这数十里山谷地质,如同行千万里路、绝无仅有的奇迹,在这片山谷之中出现,短短数十里中,却有着千万里般的地质变化。”

周兆龙目光转动,一触水潭,失声而叫道:“那是什么?”

宇文寒涛凝目望去,只见那小潭中,碧绿的水波内,有一点晃动的红影,载沉载浮。

萧翎远站在七八尺外,无法瞧见水潭中的情形,听到周兆龙呼叫之声,心中大为焦急,但却不便行上前去瞧;只有从他们谈话中,听出一点眉目了。

但闻宇文寒涛道:“似条久年的鲤鱼。”

周兆龙目光转注到潘龙的身上,道:“平常之日可见过潭中的红影吗?”

潘龙道:“属下从未见过……”

抬头望望天色,道:“平常之日,属下也很少在白昼之中,站在潭边观赏,大床主规令森严,曾垛告诫我等,如非情势必需,不许自昼在谷中走动。”

周兆龙点点头,道:“宇文兄……”

只见宇文寒涛双目凝神,注视着潭中红影,竟未听到自己之言。

突然向,碧波中翻起一个水花,那晃动的红影少随着消失不见。

宇文寒涛忽的双手着地,状下身子,左耳着地,闭本双目,很用心的听着。

足足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才站起身子,双手拍下一拍,道:“这小潭有些奇怪。”

周兆龙道:“奇怪什么?”

宇文寒涛道:“这潭前地下,似是有一股地下水脉,那是应该和这潭中之水关连一起,但听起来,却是漠不相关……”

只听一阵沉重的步履之声,传了过来。

回头望去,只见那缺了一耳的老者,步履缓慢的行了过来。

任何人一眼间,都可瞧出情形不对,那老者似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周兆龙一挥手,道:“潘龙快去扶他过来。”

潘龙应声奔了过去,抱起那白髯老人,奔回到周兆龙的身侧。

宇文寒涛沉声说道:“不要说话。”

右手挥动,连点了那老者身上两处穴道,才伸手打开了描金箱子,取出两粒葯物,让那老者服下,道:“待葯行开,稳住伤势之后,再说话不迟。”

那白髯老者瞪了宇文寒涛一眼,闭上双目。

萧翎暗道:不知是否是中州二贾,这一来,恐怕要坏了事了。

但闻周兆龙低声说道:“宇文兄,他能够撑得过吗?”

言下之意,大有不用顾惜其人的生死,先问明内情要紧。

宇文寒涛神情肃然他说道:“他强运内力,支持着行到此处,已经是将要力尽气竭,如不早把他伤势稳住,他很难支持着说明经过。”

周兆龙道:“兄弟倒忘了宇文兄极擅医理,借仗灵丹,定可保下他的性命。”

宇文寒涛道:“能否保下他的性命,在下是没有把握,但葯力行开之后,至少可稳住他的伤势,不再恶化,延长他一两个时辰的性命。”

萧翎暗中观察,发觉那周兆龙神色十分惶急,但却尽力矜持,保持着镇静、

约等一顿饭工夫之久,宇文寒涛才伸手拍活了那老者身上两处穴道,道:“二庄主可以问话了。”

周兆龙早已等的不耐,急急接道:“你遇了敌人吗?”

那白髯老人应道:“来人是一男一女……”

周兆龙怔了一怔,道:“一男一女,那八成是萧翎了。”

宇文寒涛对萧翎亦是有着根深的畏惧,脸色一变,道:“那男子是何模样?”

白髯老人道:“二十左右,身着蓝色劲装,身插主剑,武功奇高……”

他一连说了几句,累的喘息不停。

宇文寒涛待他喘过气,才接着问道:“那女的呢?”

白髯老者道:“绿衫、绿裤、绿中包头,生的十分美艳,也是用一柄长剑。”

宇文寒涛望了周兆龙一眼,慾言又止。

周兆龙轻轻咳了一声,松弛一下紧张的神情,道:“另外两位监工呢?”

白髯老者道:“都已死在那女子的剑下,那女子剑招恶毒,似是尤胜那蓝衣少年。’”

周兆龙抬头望了字文寒涛一眼,道:“萧翎一向不着蓝色劲服。”

宇文寒涛道:“这很难说……”

目光转注那白髯老者的脸,道:“你们在何处和他相遇?”

白髯老者道:“距此不过数十丈。”

宇文寒涛和周兆龙都不觉的流目四顾了一眼,周兆龙才重重咳了一声,道:“怎不闻你们动手和求救呼叫之声。”

白髯老者道:“可以算没有动手……”

周兆龙接道:“没有动手,你怎会受了如此重伤?”

白髯老者道:“两人出手太快了,那女的长剑一闪,王,颜二位监工,已然双双死在剑下,在下抽出兵刃,还未及出手,却被那男的拍中一掌。”

周兆龙道:“他为什么不杀你?”

白髯老者道:“属下中掌之后,倒卧地上,大约他已认为我死了,就未再管我。”

周兆龙道:“你瞧到他们行向何处?”

白髯老者道:“似向西方行去,属下重伤后,双目昏花,已瞧不清楚。”

周兆龙长长吁一口气,道:“这么看将起来,果然是萧翎了!”

宇文寒涛道:“他怎会知晓此地呢?”

周兆龙打了一个寒凛说道:“也许是追踪咱们而来。”

宇文寒涛道:“女的呢?能在拔剑一击之下,杀死两大监工,绝不是随那萧翎私奔的金兰、玉兰两个丫头了。”

百里冰听他说萧翎和两个丫头私奔,不禁白了萧翎一眼。

萧翎看她神态不对,生恐露出了马脚,急施传音之术,道:“冰儿,咱们身处敌群之中,不可有丝毫大意。”

但闻周兆龙道:“不错,不是那个丫头会是谁呢,四大监工,都非弱手,她能在拔剑一击之下,伤了两大监工,那是第一流高手了。”

宇文寒涛道:“嗯!这么看来来人又不像萧翎了。”

周兆龙道:“但望宇文兄料断不错……”

目光转注到潘龙脸上,道:“这谷中还有好手吗?”

潘龙道:“如论武功,谷中以四大监工最好,属下等四人中,又属这位邓兄最好了。”

那白髯老人道:“潘兄过奖了,咱们四人中,不但是潘兄武功最好,而且潘兄的毒针暗器,也是人所难及。”

周兆龙道:“潘龙,可否速速再招集来几位高手。咱们向西面搜查……”

潘龙道:“谷中的高手,除了四大监工之外,只有那些分守在各地的卫队了、他们各有专司,如若下令调动,有强敌入侵谷内,可能要逃过监视。”

周兆龙道:“这么说来,不能轻易调动人手了?”

潘龙道:“此地伏卡暗桩,都是由大庄主亲自安排的,二庄主如要调动,属下立刻传下二庄主的令谕。”

周兆龙道:“如此说来,不用调动了……”

目光转注到潘龙的脸上,道:“你在这谷中,时日甚久,对谷中布置,十分了然……”

潘龙急急接道:“属下只知份内之事,至于谷中拒敌的布置,属下却是丝毫不知。”

周兆龙冷冷说道:“总该比我清楚些吧!”

潘龙看他脸泛不悦之色,哪里还敢顶口,急急说道:“二庄主说的是。”

周兆龙道:“以你之见,咱们是否该追去搜寻?”

他虽然觉着来人不是萧翎,但心中仍是有些害怕,担心那人万一是萧翎时,绝不会放过自己,是以急于自找台阶,也好和宇文寒涛守在一起,萧翎找上来时,也多个帮手。

要知那宇文寒涛乃客卿身份,周兆龙自是不便下令他同去追寻萧翎。

潘龙乃久年在江湖上走动之人,稍一思索,已知晓周兆龙的用心,当下说道:“属下之意,不可扰乱全局,暂时不用搜寻两人。”

宇文寒涛轻轻咳了一声,道:“区区亦有同感,搜寻两人,势必要调动暗桩和伏卡中高手,那是自乱章法了,这谷中既无珍贵之物,也不怕他们偷走什么。”

周兆龙道:“宇文兄说的是,咱们镇静下来,反使来人心中动疑,不敢擅自行动,大庄主即将率领高手赶到,那时走可生擒那两人了。”

宇文寒涛道:“兄弟已然绘制了山中几处重要所在的形势,采集了部分沙石,尚得仔细研究一下,才能向沈大庄主复命,二庄主既不调集谷中高手,立时追索混入谷中之人,兄弟也好借这些时刻,仔细查看一下搜得之物。”

周兆龙道:“那很好……”

目光转到潘龙脸上,道:“替宇文先生选一处门户坚牢的石室。”

潘龙道:“二庄主住宿之室,最为坚牢,室中还有大庄主设计的几处机关。?

周兆龙点点头,目光转到那姓邓的老人身上,接道:“你的伤势如何了?”

白髯者者道:“得宇文先生灵丹妙手疗治,已然大见好转。”

周兆龙道:“你去休息吧!”

那老者应了一声,转身自去。

周兆龙目光又转到潘龙的脸上,说道:“你就现有工人群中,选出一些武功较高之人,守住谷中要地。”

潘龙欠身应道;“属下遵命。”

周兆龙道:“宇文兄,咱们去吧!”

两人并肩而行,进入周兆龙住宿的石洞之中。

萧翎流目四顾,日光下,只见整个的山谷,寂静之中、除了自己和百里冰、潘龙之外,再也不见人影。

潘龙目注周兆龙,宇文寒涛的背影消失之后,才缓缓说道。“两位跟我来吧。”

万里冰想到工人居住石室中那股汗臭之气;不禁作呕,一皱眉头,道:“怎么?又要回到那工人室中去吗?”

潘龙低声应道:“不用了,停工之后,部分武功较佳的工人,立刻将恢复神志,两位都是新面孔,必然要受到同道的询问,一个不好,只怕要露出破绽。”

萧翎道:“那要如何才好?”

潘龙道:“两位暂请到在下的住宿之地坐息。那就可减少甚多露出破绽的机会了。”

百里冰道:“你带路吧!我们随后跟着。”

潘龙与两人,行入了一座石洞之中,回手关上了石门,低声说道:“两位之中,可有一位是萧翎大侠吗?”

萧翎回顾了那石门一眼,只见石门关闭甚严,不见一点日光透人,外边纵然站的有人,也是不易听到。

心念一转,缓缓说道:“阁下自己想吧!你想就是萧翎也好,不是萧翎也好,但阁下只要不出卖我等,在下等绝不会伤到阁下。”

这座石洞,不过三丈多深,说了两句,已到尽处。

只见这座石洞中放着一张竹榻,壁间挂着两柄长剑,和两把单刀。

潘龙伸手由壁上取过一把长剑道:”两位情在此室小息一会,在下要去安排一下,至多一个时辰,就可以回来了。”说完举步而去。

百里冰低声问道:“可要防他一着吗?”

萧翎摇摇头道:“不用了。”

只见潘龙打开石门,出了石洞。

百里冰低声向道,“那周庄主和宇文寒涛都很怕你,是吗?”

萧翎微微一笑道:“两人贪生畏死,凡是武功胜过他们之人,他们都怕。”

百里冰道:“嗯!大哥说的不错……”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这谷中形势、地质,和别的山谷,确是大不相同,那周兆龙说禁宫在此,不知是真是假?”

萧翎点点头,道,“大概不会惜了。”

百里冰道:“大哥怎生知道?”

萧翎道:“我有寻找禁宫的图案,只要再行求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5回 秘谷突传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