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16回 筹谋脱秘谷

作者:卧龙生

百里冰接过花岗岩,借势瞧去,只见那宇文寒涛手中一张白纸上,写满了数字,一眼间竟是无法看明白。

只好转身向外行去,心中暗暗骂道:哼!现在由你威风,呼来唤去,明天就有得你好看的。

萧翎目睹百里冰拿了花岗岩出室而去,暗暗呼一口气。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光,百里冰和潘龙双双回入石室。

宇文寒涛抬头望了两人一眼,道:“取来了。”

百里冰粗着嗓子道:“取来了。”双手递了过去。

宇文寒涛看也未看的伸手接过,放在身前,百里冰不待吩咐,就退到萧翎身旁坐下。

萧翎知她心中,满是激愤,生恐她忍耐不住,爆发出来。低声说道:“冰几,委屈你了。”

百里冰启chún一笑,一腔怒气,顿然消去。

只听潘龙说道,“属下适才得报,有十余人,似奔此谷而来,不知是何许人物?”

周兆龙本正在闭目而坐,闻声一跃而起,道:“可是大庄主吗?”

潘龙道:“这个属下不知。”

周兆龙道:“快去探过,如若来人是敌人,全力把他们阻挡在谷口要隘处,不准他们进入谷中。”

潘龙应了一声,正待转身而去,忽见宇文寒涛掷笔于地,纵声大笑起来。

这突然的变化,全室中人,都骇了一跳,潘龙也愕然停下脚步。

周兆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宇文兄。”

宇文寒涛大笑不止,似乎未听到周兆龙呼叫之言。

周兆龙横跨一步,一掌拍在宇文寒涛的肩头之上,道:“宇文兄,哪里不对了?”

宇文寒涛停下大笑之声,道:“多谢二庄主。”

周兆龙呆了一呆,道:“谢我什么?”蕴藏劲力的右掌掌心。仍然按在那宇文寒涛的背心“命门”穴上。

只要一吐内劲,立时可以震断宇文寒涛的心脉。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兄弟心中大过高兴,真气逆行,岔了穴道,如非周二庄主这一掌,只怕兄弟很难停下大笑之声了。”

说话之间,趁着周兆龙心神微分之际,突然一侧身子,避开了命门要穴。

周兆龙哈哈一笑,道:“宇文兄想到了什么高兴之事,竟能会高兴得气岔了穴道?”

萧翎心中暗道:这两人口中称兄递弟,心中却是各怀鬼胎。

宇文寒涛脸色一寒,神情严肃他说道:“兄弟就这几块岩石之中,瞧出了几点可疑之处。”

周兆龙道:“可是和禁宫有关吗?”

宇文寒涛道:“不错,大有关系。”

周兆龙道:“不知可否先说给兄弟听了?”

萧翎心中一动,暗道:我身怀“禁宫”之钥,只要知晓那开启“禁宫”之法,自然是可以先他们而入禁宫了。

但闻宇文寒涛答非所问他说道:“沈大庄主最近可以赶来此地吗?”

周兆龙道:“据大庄主告诉兄弟,他将尽快赶来此地。”

宇文寒涛道:“这很好。等大庄主来了之后,在下面谈不迟。”

周兆龙微一皱眉,道:“兄弟就不可以先听听吗?”

宇文寒涛冷然一笑,道:“二庄主适才如若发出掌中内力,震断了兄弟的心脉,此刻兄弟恐怕是早已气绝而死了。”

周兆龙咳了两声,道:“宇文兄误会了,兄弟……”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接道:“二庄主,不用多费chún舌了,兄弟一向是说了就算……”

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声,打断了两人未完之言。

潘龙打开石门,一个黑衣大汉奔了进来,欠身对周兆龙道:“启禀二庄主,大庄主驾到。”

周兆龙道:“现在何处?”

那黑衣大汉道:“已近谷口。”

周兆龙急道:“带我迎驾。”举步向外行去。行到石室门外,停了下来,回头望了宇文寒涛一眼,道:“宇文兄不去吗?”

原来宇文寒涛仍然坐在原地不动。

宇文寒涛抬起头来,冷漠一笑,答道:“兄弟想休息一下,二庄主见着大庄主,请代兄弟致意一声。”

周兆龙微微一笑,道:“宇文兄尽管休息,兄弟去了。”

带着潘龙,行出石室。

萧翎只看的大为奇怪,暗道:这宇文寒涛似是有恃无恐,对那沈木风竟也敢不予理会。

心中念转,口中却低声说道:“冰儿,那沈木风阴沉、机警,又非周兆龙和宇文寒涛可比、咱们多多小心一些才行。”

百里冰虽然连连点头,心中却是大不服气,暗道:日后非得和他打上一架不可。

这时,石室中只余下萧翎、百里冰和宇文寒涛。

只见宇文寒涛打开描金箱子,取出了几张写满了字的白纸,藏入怀中。

萧翎瞧的十分清楚,暗道:原来,他们彼此之间,也在暗用心机。

宇文寒涛藏好了几张图案之后,突然回过脸来,两道炯炯眼神,盯注在萧翎和百里冰的身上。

萧翎的心中暗打主意道:给他个不理不睬,以不变应他万变。

当下紧闭双目而坐,装作不见。

宇文寒涛缓缓站起身子,直对两人行了过去,脸上杀机闪动,显然想对两人下手。

萧翎暗作戒备,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百里冰艺高胆大,亦是视如无睹。

宇文寒涛直行两人身旁,看两人仍然坐在原地,动也未动一下,突然叉改受了心意,说道:“两位在这谷中的生活如何?”

萧翎道:“生活很好。”

宇文寒涛轻轻咳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两位都不想离开此地了?”

萧翎心道:必得装出一些傻气,才能使他心中平静一些。

当下说道:“小人等早已不作出谷之想了。”

字文寒涛仰天打个哈哈,道:“也许在下有能,早日使两位离开此谷!”

萧翎道:“但得如此,全谷中人,大都将为先生馨香祷告。”

宇文寒涛道:“好!不论如何,在下为你们一尽绵力就是。”

说完,又缓缓退了回去。

萧翎暗暗忖道:这人原想杀我和冰儿以灭口,不知何故改变了心意?

只见宇文寒涛,提起那描金箱子,行到石室中一角、倚壁坐了下去。

石室中突然静了下来,静的呼吸可闻。

大约过了有半住香的时光,石室外响起了一阵步履之声。

萧翎目光微转,悄然望去,只见沈木风那高大微驼的身子,当先而入。

他身后紧随着周兆龙和大弟子单宏章。

尚有很多随行之人,都已留在室外。

沈木风两道冷森的目光,投注在宇文寒涛的身上,低声说道:“宇文兄,可是身体不适吗?”

宇文寒涛缓缓睁开双目,道:“此番在下受命、幸未辱命。”

沈木风点点头,道:“不世大功,宇文兄将一举成名,传扬于江湖之上。”

宇文寒涛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弟已近花甲,名心淡泊,早已不作扬名之想了。”

沈木风略一沉吟,、道:“宇文兄既不喜名,不知喜爱何物,只要宇文兄说得出口,兄弟一定答应。”

字文寒涛道:“区区这几日来,查看谷中形势,研判谷中地质,找出了几处极为可疑的地方,料断此谷,八成就是大庄主心中的禁宫所在……”

语声微微一顿,道:“兄弟想先取得安全保障。”

沈木风先是一呆,继而淡淡一笑,道,“宇文兄说笑了,数年以来,兄弟对宇文兄敬重有加,日后借重正多,字文兄怎会生此奇想?”

宇文寒涛道:“大庄主言重了,俗语道防患未然,未雨绸缪,大庄主虽然是一片诚心,但兄弟不能不作准备。”

沈木风脸色一整,肃然问道:“宇文兄此言从何说起?”

宇文寒涛望了周兆龙一眼,缓缓道:“飞鸟尽良弓藏,千古以来,其理不易,兄弟如若幸而开启‘禁宫’,对沈大庄主而言,那也是一桩很大的功勋了。”

沈木风道:“沈某人自知感激,绝不会有负宇文兄。”

宇文寒涛道:“禁宫启开之后,兄弟在大庄主的眼中:是一位才能过人的不凡之人,其凶险也将随着兄弟在大庄主心目中分量日增……”

沈木风接道:“宇文兄既是有此一虑,此刻,兄弟纵然千言万语,也是无法解说的清楚,宇文兄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但得兄弟力所能及,无不全力以赴……”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不过,兄弟有几句话,要告诉宇文兄。”

宇文寒涛道:“大庄主的吩咐,兄弟洗耳恭听。”

沈木风道:“沈某人如若心有别念,不论字文兄提出什么条件,在下都可以答应,但我事后变脸,拒绝认帐,宇文兄又将如何呢?”

宇文寒涛哈哈一笑,道:“如若在下思念不及,那也不会对沈大庄主提出此事了。”

沈木风严肃的神色,突然轻松了下来。哈哈一笑,道:“原来宇文兄早已有打算了,但不知有何高见。沈某人洗耳恭听。”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兄弟如若幸而能开启禁宫,大庄主必须答应在下,由那禁宫之中,选取两件东西。”

沈木风道:“什么东西?”

宇文寒涛垣:“此刻,在下还不知晓,不过,只取两件,余下的尽为沈大庄主所有。”

沈木风沉吟了一阵,接道:“好!这个在下答应。”

宇文寒涛道:“大庄主此刻已应允,但到时难免变卦,而且兄弟言已出口,无法收回,大庄主纵然原本未存杀死在下之心,此刻也将生出此心了。”

沈木风微微广笑,道:“彼此相交,全凭信义二字,宇文兄如是不相信沈某,沈某就大感为难了,如照字文兄所言,沈某实也想不出宇文兄有何防止之法。”

宇文寒涛道:“有!但不知大庄主是否答应?”

沈木风道:“你说吧!”

宇文寒涛接着道:“兄弟收藏有一颗奇果,只要沈大庄主肯吞下它……”

沈木风脸色一变,道:“要我沈某服毒?”

宇文寒涛摇摇头,道:“那不是毒葯,天下用毒之人,无人能赶过毒手葯王,大庄主和毒手葯王相交莫逆,在下如在沈大庄主面前用毒,岂不是班门弄斧了吗?”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不是毒葯,那是何物?”

宇文寒涛道:“天山幽谷中生长的无心果。”

沈木风轻轻咳了一声,道:“不知那无心果服下之后,有何妙用?”

宇文寒涛道:“服下之后,慢慢的就会忘记过去。”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那是比致命的毒葯更加恶毒了!”

宇文寒涛道:“但它不足致命。”

沈木风脸上神色冷肃,但片刻之后,重又恢复了淡然的笑容,道:“可有解救之法?”

宇文寒涛道:“天生一物,必有相克之道,自然有解救之法了,兄弟收藏另一种奇果,服下之后,二十四个时辰之内,就可恢复了神智。”

沈木风缓缓说道:“在下服用那无心果后,变的浑浑噩噩,那就任凭宇文兄处理那‘禁宫’中的事物了。”

宇文寒涛道:“那也不是,那无心果葯性甚微,服用之后,要七日之后,才会逐渐的发作,那时,在下已然离开禁宫了。”

萧翎听得两人对答之言,心中大感奇怪,暗道:如说人工调制的葯物,可以使一个人失去了记忆之能,忘记了过去未来,那还有得可说,天生之物,竟有此用,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沈木风仰起脸来,打了一个哈哈,道:“世间真有这等天生的奇毒;实是叫人难信……”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那无心果现在何处?”

宇文寒涛道:“在下随身收藏。”

沈木风道:“不知可否先取来给在下见识一番“

宇文寒涛道:“大庄主先请想好,答应了,在下自然取出、不答应,那也不用瞧了。”

沈木风道:“我如不答应你,只怕你难再生离此谷了。”

宇文寒涛道:“不过,在下相信大庄主定会答应。”

沈木风道:“为什么我定会答应?”

宇文寒涛道:“因为,大庄主非要进入禁宫不可。”

沈木风道:“沈某想不透的是,宇文兄怎会动此奇想?”

宇文寒涛目光一掠周兆龙,道:“那就要怪周二庄主太过沉不住气,使在下瞧出了破绽,才知沈大庄主早已存下了要杀死在下之心……”

周兆龙吃了一惊,接道:“宇文兄不可血口喷人,周某哪里对你不住了?又有何破绽可言?”

宇文寒涛冷冷说道:“适才区区想到了一个开启‘禁宫’之法,一时喜悦过度,纵声而笑,周兄想必误认兄弟有了异心,举掌按在我心脉之上,如非在下沉着应付,此刻,也许早已死在周兄的手下了。”

周兆龙急道:“宇文兄误会了,兄弟见宇文兄笑得失常,想到宇文兄可能是真气岔道,故而出手相助,却不料反召来宇文兄的一场误会。”

宇文寒涛冷冷说道:“在下笑声停下之后呢?周兄掌心仍按在区区的背心之上……”

目光一掠沈木风,接道:“如若大庄主没有交代,在下料那周二庄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筹谋脱秘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