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17回 百花庄主受挫

作者:卧龙生

萧翎侧耳静听,直等宇文寒涛呼吸之声,愈来愈小,才施展传音之术,道:“冰儿,找到了中州二贾吗?”

百里冰应道:“找到了,他们已经进入山谷,我照大哥吩咐,要他们藏入草丛之中,听候召唤,但他们却要扮成工人,混入那工人群中。”

萧翎一皱眉道:“以后呢?”

百里冰道:“以后,我说大哥之命非要你们藏在草丛之中不可,他们才无可奈何的躲入那草丛中去。”

萧翎道:“那很好,你可和他们约定了会面的信号?”

百里冰道:“约定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小妹失慎,飞跃太快,恐已引起那宇文寒涛的怀疑,如是因此坏了大事,小妹死也难以安心了。”

萧翎略一沉吟,道:“不要紧,他心中虽已动疑,但看他神色,确似别有所图,也许他是想利用我们,不会对那沈木风提起此事,只要他不肯对沈木风说,那就不用担心了。”

百里冰缓缓把娇躯靠近萧翎道:“大哥不生气,我就安心了。”

萧翎想到君子不欺暗室,很想推开她的身子,但闻她鼻息均匀,似是已睡熟过去,想到她一日半夜来的辛劳,实不忍惊扰于她,只好任她睡在怀中。

时光匆匆,夜去昼来,宇文寒涛一连在这石室中静坐了三日三夜。

沈木风在这三日之中,除了派人按时送来酒饭之外,自己亦未来过一次。

萧翎和百里冰,尽了最大的耐性,忍受了三日三夜。

第四日中午时分,萧翎默观那宇文寒涛,仍不见有何动静。再也忍受不住,心中暗暗忖道:今日如是仍不见他行动,只好下手点了他的穴道,和冰儿离开此地了……

忖思之间,突闻一阵零乱的步履之声,传了过来。

抬头看去,只见沈木风带着周兆龙、单宏章,金花夫人和白发如银,青色衣裤。手执风头杖的唐老太太进来。

金花夫人在此出现,也还罢了,以暗器驰名江湖的四川唐家门的唐老太太,陡然在此谷现身,而且跟随在沈木风的身后,实使人大感意外!

但见沈木风满脸笑容,直行到字文寒涛的身前,低声说道:“宇文兄。”

宇文寒涛缓缓启开双目,道:“沈大庄主,有何见教?”

沈木风神态和蔼地笑道:“今日已经是第四日了,不知宇文兄是否已想出一点眉目?”

宇文寒涛点点头,道:“想出来了。”

这答复不但大出了那沈木风的意料之外,而且也出了萧翎的意料之外!

沈木风呆了一呆,道:“兄弟是说宇文兄是否已想出了开启禁宫之法?”

宇文寒涛说道:“如是‘禁宫’确在此谷——兄弟必可找到那个‘禁宫’的门户所在,但是能否开启,必得先看了门户之后,才能决定。”

沈木风道:“宇文兄果然是智慧过人的大才之士,咱们在场之人,无一人能够及得了……”

目光一掠萧翎和百里冰,道:“这两个工人,笨手笨脚,如何能够照顾好宇文兄的生活起居,兄弟已为宇文兄选得两个美婢,听候使唤……”

回首一顾石门,道:“你们进来,拜见宇文先生。”

但闻莲步细碎,两个身着水绿衫裙的女婢,款款行了过来,欠身对沈木风一礼,道:“婢子见过大庄主。”

沈木风道:“去见过宇文先生。”

两个绿衣女婢,都在十八九岁左右,柳眉凤目,生的十分娇俏,双双转过娇躯,手提绿罗裙,盈盈拜倒,道:“见过宇文先生。”

一向喜爱美色的宇文寒涛,此刻却是面色冷肃,抬头望了两个女婢一眼,冷冷说道:“两位姑娘请起……”

目光转注到沈木风的脸上,道:“兄弟无此艳福,大庄主留着自己用吧!兄弟有那两个工人听候差遣,心愿已足了。”

沈木风料不到嗜色如命的宇文寒涛,竟然会断然拒绝,不禁一呆,但随即微微一笑,道:“想是两个丫头,生的丑怪,难讨宇文兄的欢心?”

宇文寒涛答非所问他说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沈木风道:“快近午时。”

宇文寒涛道:“事不宜迟,一个时辰之后,兄弟就动手找那禁宫门户。”

沈木风心中大喜,脸上却不见喜色,淡淡一笑,道:“不用急,明天动手,也是一样。”

宇文寒涛道:“早日动手找出禁宫,兄弟也好早些安心。”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劳请大庄主选派二十名幢壮大汉听用。”

沈木风点点头,道:“好!宇文兄还有什么需要,但请吩咐兄弟。”

宇文寒涛摆摆手,道:“不用了,兄弟还要计算一件事情,大庄主如若没有其他的事,也该请去休息了。”

沈木风道:“既是如此,兄弟就不打扰了。”缓步行到萧翎和百里冰身前,冷冷他说道:“你们两个能得宇文先生垂青,实是难得的很。好好的侍候宇文先生,日后有得你们好处。”

萧翎、百里冰齐齐欠身领命,神态十分恭敬。

沈木风又回顾了宇文寒涛一眼,带着周兆龙等退出石室。

宇文寒涛缓缓站起身子,向外望了一眼,举手对萧翎一招,道:“你过来。”

萧翎心中暗道:这人老谋深算,不知又动什么心机了,急步行了过去,道:“先生有何吩咐?”

宇文寒涛道:“那石门可以拴起来吗?”

萧翎道:“里面有一道铁链,可以扣起来。”

宇文寒涛道:“进此石室的,是否只有这一条通路?”

萧翎道:“不错,只有这一条通路。”

宇文寒涛道:“那很好,你去把铁链拴起。”

萧翎回顾了百里冰一眼,大步上前,拴上铁链,重回壁角,只见宇文寒涛坐在石室正中,神色肃然他说道:“你们都过来。”

百里冰缓步行了过来,和萧翎并肩而立。

宇文寒涛两道冷峻的目光,缓缓地向两人脸上扫过,道:“此刻,这室中没有外人,在下绝无伤害你们之心,但两位必须据实说出身份。”

萧翎心中暗道:此人心机难测,如若知晓我的真实身份,实难推想到他会作何处理,情势迫人,只好编几句谎言对付他了。

他心里想的不错,但因不善谎言,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百里冰显然也不知如何应付,一直望着萧翎。

但闻宇文寒涛缓缓说道:“我已再三的留心查看,两位绝然不是此谷中的工人,如若在下料断的不错,两位混入此谷,时间已经很久了,那潘龙潘大监工如不是你的同党,就是被你们用什么手段制服,所以,才助你们掩护身份。”

萧翎正感无法回答,但听宇文寒涛一番话后,心中忽然一动,说道:“先生明查秋毫,在下等确实奉令混入此谷之中。”

宇文寒涛道:“奉何人之命?”

萧翎心中暗道,必得讲一个他既不很怕,又不敢招惹的人物才行。

心念一转,随口应道:“有一位蓝玉棠,不知先生是否知晓?”

宇文寒涛道:“可是一度假冒萧翎之人吗?”

萧翎道:“不错,正是那位蓝公子。”

宇文寒涛低首沉吟了一阵,道:“他派遣你们两人到此,用心何在?”

萧翎近来江湖经验大增,心知如若事事都答复,反将招致他的怀疑,当下说道:“这个嘛,在下等实难奉告了,不过,我等对先生绝无恶意。”

宇文寒涛脸色一变,冷冷说道:“两位心中想必知晓,此刻只要在下说一句话,两位立时要埋骨此地。”

萧翎心中暗道:他如真需如此,只有用对潘龙的办法对付他了,先要把他制服才成。

回目望去,只见百里冰也瞪着一对眼睛,望着自己,目光中一片茫然。显是在向萧翎请示。

宇文寒涛虽然已见过那百里冰的身法,但他自恃艺高,怎会把两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放在眼中,望也未望两人便接道:“如若两位想留下性命,并非全无办法。”

萧翎缓缓说道:“什么办法?”

宇文寒涛道:“从现在开始,全心全意的为我工作。”

萧翎一时间想不出适当的措词回答,沉吟不语。

只见宇文寒涛打开描金箱子,取出两粒黄豆大小的青色葯丸,说道:“如若两位肯归顺老夫,那就把这两粒葯丸,分食吞下,老夫自当保护你们的安全。”

萧翎心中大怒,暗道:这人和那沈木风用心一般的恶毒,想要凭借葯物,控制人的神智,以为他所用,必得给他些苦头才是。强自按下怒火,缓缓说道:“刚才先生想迫那沈大庄主,服用葯物,未曾得逞,但心中此念,却是仍然未息。”

宇文寒涛道:“江湖上人心姦诈,防不胜防,老夫要筹思开启‘禁宫’的事,不愿再多分心对付两位,只好让你们服下葯丸了。”

萧翎伸手取过一粒葯丸,道:“服用此葯之后,人有些什么感觉?”

宇文寒涛道:“神志不清,忘记过去。”

萧翎道:“可有解葯吗?”

宇文寒涛道:“自然有了。”

萧翎左腕一翻,疾快绝伦的扣住了宇文寒涛右腕,右手一抬,手中捏着的一粒青色葯丸,已投入了宇文寒涛的口中。

扣腕投葯,几乎是一齐动作,快速无比、宇文寒涛警觉闭口时,已自不及。

百里冰乘势拍出一掌,击在宇文寒涛的咽喉上,迫得他不由自主的张口一吸,把萧翎投入口中的葯物,生生给吞了下去。

萧翎放开了宇文寒涛的右腕,冷冷说道:“字文先生自取解葯服用吧!”

宇文寒涛双臂一分分别向两人抓去,冷然喝道:“乘老夫不备出手……”

萧翎身子微侧,右手一翻,奇妙异常的又扣住宇文寒涛的手腕,接道:“这一次宇文先生大概有备了。”

百里冰纤指轻弹,一缕指风,疾涌而出,正击在宇文寒涛的左腕之上。

宇文寒涛疼的闷哼一声,急急收紧双臂。

但他右腕为萧翎紧紧握牢,无法收回,这才知道身侧两个身着工人衣服的人,都是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

宇文寒涛为人阴沉,心念一转,忍疼不言暗里一提真气,才缓缓说道:“两位的武功不弱,老夫失敬了。”

萧翎道:“宇文先生最好先取解葯服用,免得毒发了没有救。”

宇文寒涛道:“不要紧,老夫自制的葯九,葯性缓慢,自己知晓,一定要过足了两个时辰,才会发作。”

萧翎缓缓说道:“阁下敬酒不吃要吃罚酒,此刻在下要和先生谈谈合作的事了。”

宇文寒涛道:“好,两位尽管说吧!”

萧翎道:“咱们要宇文先生答应两件事。”

宇文寒涛道:“哪两件事,两位得先行说明。”

萧翎道:“第一件,要宇文先生答应掩护咱们身份,不许泄露。”

宇文寒涛道:“第二件呢?”

萧翎道:“一直把我们带在身侧,直入禁宫……”

宇文寒涛道:“两位不过是工人身份,岂能进入禁宫……”

萧翎接道:“所以,咱们要宇文先生帮忙。”

宇文寒涛道:“就算在下答应了,那沈木风也不会答应。”

萧翎道,“未进入禁宫之前,沈木风对先生言听计从,只要先生坚持,沈木风自会屈从。”

宇文寒涛道:“你们太低估那沈木风了,在下如着坚持,两位即将有性命之忧,他纵然想不到两位是混入谷中的强敌,亦将怀疑到两位为我所用,必将杀之而后快。”

萧翎只觉他说的十分有理,一时间想不出适当的回答之言。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据老夫所知,当今武林之中,只有一人可和那沈木风为敌抗拒,使他心有所惧。”

萧翎道:“什么人有此能耐?”

宇文寒涛道:“萧翎,除了萧翎之外,武林再无第二个人,使他畏惧了。”

百里冰心中暗道:哼!他就是萧翎啊!

萧翎道:“可惜此刻那萧翎不在此谷,咱们谈也无用……”

语声突转冷厉接道:“在下等提出的条件,宇文先生还未答应。”

宇文寒涛道:“我已据实相告,那第一条,在下可以答应,第二条只能见机而作,权不在我,叫老夫如何答允。”

萧翎心中暗道:目下也只有如此了,但此人狡猾无比,难以测度,不能以对待潘龙的办法,对待他了。

心念一转,缓缓说道:“就以先生之意,不过,先生要提出一些担保,也好使我等放心。”

宇文寒涛道:“两位未免得寸进尺了,此时此情之下,要老夫如何担保?”

萧翎道:“宇文先生如有诚意,立时可提出一个很好的担保来。”

宇文寒涛道:“老夫想它不出,倒要请教了。”

萧翎道;“一个人能死几次?”

宇文寒涛道:“一次。”

萧翎道:“那就用先生的生死来担保吧!宇文先生如是改变了心意,出卖了我们,先生既无法活得下去,也无法进入禁宫,那才是很公平的担保了。”

宇文寒涛一皱眉头,道:“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7回 百花庄主受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