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18回 豪侠探禁宫

作者:卧龙生

双方对峙了半个时辰之久,宇文寒涛一直不言不语,金花夫人似是自觉无趣,突然起身而去。

宇文寒涛待那金花夫人背影消失,睁开双目,举手对萧翎一招。

萧翎缓步行了过来,道:“宇文先生,有何吩咐?”

宇文寒涛道:“不管你是何身份,在下已决定信任阁下,和你合作。”

萧翎道:“彼此生死同命,合则大增生机。”

宇文寒涛道:“我已找出那禁宫之门,但不知阁下是否真有禁宫之钥?”

萧翎道:“此时此情,在下为何还要欺骗先生。”

宇文寒涛道:“好!咱们等到天色入夜之后,开那禁宫之门。”

萧翎道:“先生有把握能够找到吗?”

宇文寒涛道:“八成不会有惜……”停了一停,又道:“咱们唯一的生机,就是借那禁宫机关对付沈木风等。”

萧翎道:“先生的勃如何?”

宇文寒涛道:“不要紧,禁宫未开之前,沈木风绝不会取我之命。”

萧翎道:“此刻先生的一举一动,恐都已在他们监视之中,在下也不便和先生交谈了。”缓步退回原位。

夕阳西下,西方天际问映起了绚烂的晚霞。

沈木风匆匆行来,直趋宇文寒涛身前,道:“宇文兄,兄弟适才打坐入定,醒来才闻金花夫人毒物伤了阁下,此刻伤势如何?”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金花夫人身上毒物溜出,咬了在下一口,想来必是无意,在下已服过解葯,这一阵坐息,已经大觉好转,不妨事了。”

沈木风道:“天色已快要入夜了,宇文兄也该回到石室中去休息一下,等明晨再来推算那禁宫门户吧。”

宇文寒涛道:“不用休息了,兄弟身上还有一点蜈蚣余毒未除,必得再坐息一阵,也许夜对星辰,由静生悟,会找出禁宫门户。”

沈木风道:“宇文兄这等劳碌,倒叫沈某难安了。”

宇文寒涛道:“兄弟理当效劳……”轻轻咳了一声,接道:“大庄主最好能手愉下属,如是无甚要事,别来惊扰在下。”

沈木风道:“兄弟立刻遵办,宇文兄身体要紧,不可太过劳累。”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大庄主这等关心区区,在下是感激不尽。”

沈木风道:“好说,好说。”

转身大步而去。

宇文寒涛微启双目,望着沈木风的背影消失之后,才真的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天色逐渐的黑了下来,四周景物,都蒙上了一层黑雾。

萧翎心知此刻关系很大,必须以最大的忍耐力,等待机会,尽管心中焦急如焚,但却静坐不动。

百里冰在萧翎身侧,虽然露宿荒谷,心中却是充满着甜蜜、欢愉,脸上笑意时现。

直到初更过后,二更将至,宇文寒涛才缓缓站起身子,他经验广博,老谋深算,背起双手,若无其事一般,先在四周溜了一周,不见有监视之人,才绕到萧翎身侧,低声说道:“可以动手了。”

萧翎早已知他行来,故意装的如梦初醒一般,揉揉眼睛,道:“什么时候了?”

宇文寒涛道:“已近二更。”

萧翎抬起头看看天色,说道:“在下想起来了,应该先点先生一处奇穴,万一事情有变,顾不得时,再点先生奇穴,将大损先生身体。”右手扬动,点了宇文寒涛一处奇穴,再挥手拍活了他早先被点的穴道。

宇文寒涛肃立不动,直待萧翎停手之后,才缓缓说道:“阁下别忘,此刻你是和我合作。”

萧翎淡然说道:“进入禁宫之后,在下就解开先生的穴道。”

宇文寒涛道:“沈木风故示大方,未在四周安排下监视咱们之人,那并非无人监视,只要咱们有所行动,他一样立时可得报告。”

萧翎道:“因此,咱们才应该精诚合作,共渡难关,不可勾心斗角。”

宇文寒涛道:“咱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若你没有禁宫之钥,那是无疑告诉沈木风禁宫门户的位设所在了。”

萧翎道:“先生只要不找错所在,那就不会出错。”

宇文寒涛目光一掠百里冰,道:“这一位姑娘呢?”

萧翎心中暗道:此人果然厉害,早已瞧出了冰儿是女扮男装了。他既说的平淡,我也不用有何惊奇之感,当下平平淡淡一说道:“自然是一起去了。”

百里冰微微一笑,也不接言。

宇文寒涛一面举步而行,一面说道:“如若事情万一生变,被那沈木风擒住咱们,两位是必死无疑了。”

萧翎道:“你呢?沈木风难道会放了你?”

宇文寒涛道:“他不会放我,但也不会立刻杀我,那是比两位的生机大的多了。”

萧翎道:“先生有此想法,那该放心才是。”

谈话之间,已到小河旁侧的崖壁之下。

宇文寒涛道:“如若在下想的不错,那禁宫之门就在那一道喷泉之上。”

萧翎想到那水中映现出来的飞鹰,盘蛇,和日光照射的角度,似是甚有可能,说道:“但愿先生想的不错。”

宇文寒涛道:“应该是不会错了。”

萧翎道:“在下上去瞧瞧,两位在此地等我片刻。”

宇文寒涛道:“慢着。”

萧翎道:“宇文先生还有什么话说?”

宇文寒涛道:“咱们站在此地,纵然被沈木风发现,还有辩答余地,如若你向壁间游去,而被他发现,那就不好解答了。”

萧翎道:“先生一样有答辩余地,除非你不愿答辩……”

宇文寒涛接道:“但阁下上去亦无大用,找不到禁宫门户,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心血吗?”

萧翎道:“先生之意呢?”

宇文寒涛道:“把禁宫之钥交给区区,由在下上去瞧瞧。”

萧翎道:“咱们一起上去如何?”

宇文寒涛道:“好!”施展壁虎功,向上游去。

百里冰低声问道:“大哥,我呢?”

萧翎道:“一起游上去吧!”

百里冰点点头,急向壁上游去,这一片石壁不但陡如刀削,而且雨打水淋,生了甚多青苔,除了施展壁虎功外,别无攀登之法。

游行约五丈左右,宇文寒涛已感不支,喘息之声,十分沉重。

萧翎暗运内力,游速突然加快,眨眼间越过了宇文寒涛。

原来,他想找到一块突岩,稳住自己,再助那宇文寒涛一臂之力,是以,双手四下伸动乱摸。

突然间,右手探空,似是崖壁之间,有一处突然向内凹入。当下五指向内一探,身子陡然升起,登入那凹入的壁间。

这时,宇文寒涛的喘息之声,愈来愈重,萧翎来不及仔细瞧看这凹入的山壁形势,双足倒挂在那凹壁的边缘之上,身子倒垂而下,右手抓住了宇文寒涛的衣领,用力一提,生生把宇文寒涛提了上来。

这时,百里冰也已游上凹壁。

宇文寒涛长长吁一口气,瞧了萧翎和百里冰两眼,心中暗道:这两人不知是何身份,武功似都在我之上,竟没有些微喘息之声。

萧翎低首下看,夜色中无法看清谷底景物,约略估计,距平地约在六丈左右。

但闻宇文寒涛低郧道:“果然如此。”

萧翎道:“什么事?”

宇文寒涛道:“在下亦曾想到,如若那禁宫门户,在这崖壁之上,那门户之处,应该有一个落足之处。”

萧翎道:“先生之意是说,那禁宫门户,就在这左近了。”

宇文寒涛道:“理该如此才是……”

伸手在壁间摸了一阵,接道:“这一片凹壁,深度不过一尺,高不过七尺,横宽也不过六尺左右,只可容三五个人在此停身,而且还得有着很好的武功才成,这形势,自非天成,那是人工开凿的了。”

萧翎道:“在这悬崖峭壁之间,开了这么一个凹壁,那人的用心何在?”

宇文寒涛道:“有一处停身所在,以便开启那禁宫之门。”

萧翎道:“先生之意,可是说那禁宫门户,就在左近了。”

宇文寒涛道:“不错……”

伸出右手接道:“拿来吧!”

萧翎道:“拿什么?”

宇文寒涛道:“禁宫之钥!”

萧翎缓缓从怀中摸出禁宫之钥,道,“先生可否告诉在下,那门户之处?”

宇文寒涛道:“暗夜之间,如何能够看到……”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如若在下见到那禁宫之钥,或可启示那启门之法,对寻找门户之事,大有帮助。”

萧翎心中暗道:他如是真肯启开门户,带我等行入禁宫,此钥交他,亦是无妨的,但如是他改了心意,将禁宫之钥交付于他,那可是太过冒险了,心中念转,淡然说道:“钥在我手,先生仔细瞧过就是了。”

宇文寒涛凝目瞧了一阵,道:“此刻此情,阁下还不相信在下吗?”

萧翎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在下不得不防先生一着……”

话未说完,突闻沈木风那沙哑的声音,传了上来,道:“宇文兄,找到了禁宫门户吗?”

语音清晰,就在几人停身的崖壁之下。

宇文寒涛冷冷的瞧了萧翎一眼,低声说道:“阁下究竟是何身份?”

萧翎道:“先应付沈木风吧,开了禁宫门户,在下立时以真实姓名见告。”

宇文寒涛高声说道:“尚未寻得,却叫沈大庄主关心了。”

沈木风道:“宇文兄要小心了,别要失足摔了下来。”

宇文寒涛道:“此地十分安全,不劳沈大庄主费心。”

沈木风道:“可要兄弟下令燃起火炬吗?”

宇文寒涛道:“不用了,兄弟要勘查那禁宫门户所在,大庄主最好别再惊扰兄弟。”

言罢,双目凝神,果然在崖壁间找了起来。

但见火光一闪,那悬崖之下,突然亮了一支火炬。

那火炬乃是特制之物,点燃之后,火焰高达两尺多,照明之力,十分强烈,方圆数丈内竟然一片通明。

凝目望去,只见那崖壁之下,站着七八个人。

当先一人,正是那沈木风,身侧环随着四川唐门唐老太大、金花夫人、周兆龙、剑门双英,和谷中四大监工之一的潘龙。

在几人身旁六七尺处,站着一个高大的壮汉,举着特制的火炬。

沈木风运足目力,借火炬之光,瞧了一阵,说道:“三位停身凹入壁槽之中,毫无掩护,如若沈某下令施展暗器攻击,宇文兄只怕无能抵拒了。”

宇文寒涛心中吃了一惊,暗道:他说的不错,如若他用强弓施袭,在这身不能转动的凹壁中,确实难以抵拒,尽管他心中害怕,表面之上却不得不保持镇静,缓缓说道:”在下尚未寻得禁宫门户,大庄主稍安勿躁才好!”

这几句话很简单,也正因它简单,才使那阴沉多疑的沈木风,生出了怀疑之心,一时间竟然是难辨真假。

萧翎心中亦是大为担心,如是那唐老大太,发出毒葯暗器施袭,此情此景之下,实是无法闪避。是以,凝神下注,留心那沈木风的一举一动。

只听宇文寒涛说:“拿给我。”

声音急促,若有发现。

萧翎右手一抬,把手中禁宫之钥,交给了宇文寒涛。

这当儿.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叫,传入耳际。

凝目望去,只见那四大监工之一的潘龙,身子直飞而起,撞击在峭壁上,砰然大震声中,倒摔在地上,显是那沈木风已然怀疑到萧翎和百里冰的身份,问到潘龙,潘龙应对不当,被那沈木风一掌击毙。

沈木风一掌毙了潘龙之后,突然一抖双臂,纵身而起,直升起两丈多高,高大的身躯,一和峭壁相触便贴在了峭壁之上。

就在那沈木风跃起的同时,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大亦同时施展壁虎功,直向峭壁之上游来。

要知萧翎等停身之处,距那实地足足有六丈以上,纵然是身负绝顶轻功之人,也无法一跃而上。

刹时间,局势大变,一场惊险的恶战,即将展开。

萧翎忖度形势,恐怕已难免动手,当下决然说道:“先生尽管去找那禁宫门户,由在下等对付来人……”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冰儿,当心那唐老太大的淬毒暗器,和那金花夫人的身上毒物。”

说话之间,金花夫人和那唐老太太,已然游上三丈多高,距离三人停身之处,只不过两丈多远的距离,明亮的火炬下,已然可瞧清彼此面目。

百里冰右手从怀中摸出了两枚寒冰银针,扣在掌中,暗中提聚真气,聚在左掌,蓄势待发。

这位自小在父母呵护之下长大的姑娘,似是已知此刻处境,险恶无比,停身在身难转动的凹壁中,面对着当世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强敌,是以丝毫不敢大意,全神贯注敌人。

宇文寒涛左手握着金钥,双目仔细查看峭壁,并未为逼近的敌人分心,只因他心中明白,此刻唯一的生机,就是寻得禁宫门户,早入禁宫。

金花夫人、唐老太太,分由左右逼近,但两人虽不知萧翎和百里冰的身份,但想能够登上这片峭壁之人,绝非平庸之辈,是以,亦不敢大过逼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8回 豪侠探禁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