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02回 古刹突惊变

作者:卧龙生

行到门口之处,瞥见云阳子带着展叶青,并肩迎了出来。

无为道长吃过一次苦头,记忆犹新,大声喝道:“站住!”

云阳子正诗行礼拜见师兄,闻言微微一怔,茫然道:“小弟如有过错,还望掌门师兄责罚。”

言罢,合掌当胸,垂首而立。

无为道长微微一叹,道:“你们过来,小兄适才上了一次大当,想来心中余悸犹存。”

云阳子道:“师兄上了何人的当?”

无为道长道:“有人假扮你的形貌,出其不意暗施算计,点了我的穴道,如非萧大侠和孙老前辈拼力相救,小兄此刻只怕已被他们生擒而去了。”

展叶青道:“有这等事?”

无为道长点点头,把南海五凶冷手秀士田中元假扮云阳子的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

展叶青道:“原来如此!”

无为道长道:“马总瓢把子的伤势好些了吗?”

云阳子道:“此刻已经能够进些食用之物和说话了……”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他问起萧大侠。”

孙不邪道:“他说些什么?”

云阳子道:“他此刻尚难说得清楚,只是随口问上一句罢了。”

孙不邪似是突然想起了一件奇大之事,道:“你们如何知道沈木风遣人施袭,避来此地?”

云阳子目光转注到无为道长的脸上,道:“小弟亦是茫然不知,准备请教师兄。”

无为道长道:“怎么回事?”

云阳子道:“掌门师兄等去后不久,小弟突然发现茅舍木门之上,钉着一张素笺,在那素笺之上,写的十分明白,沈木风已然派遣很多高手,准备一举尽歼我武当门下,要小弟立刻召集武当门下弟子,带着几位受伤之人,从速避祸,那函上并且说明了此地有座破落的古刹,走避至此,最好不过……”

无为道长道:“那素笺之上可有署名?”

云阳子道:“没有,连一个记号、标识也未留下,那素笺已交给师兄护驾二童收存。”

无为道长道:“你们接到素笺之后,就依照素笺上吩咐而来,是吗?”

云阳子道:“小弟曾和三弟研商甚久,觉出留下不如走避,一面派了两个弟子,按那素笺所说,寻找这座古刹,向山上撤退。”

孙不邪道:“这人是谁呢?好像他一直隐身暗中,相助咱们。”

这时,萧翎和司马乾、中州二贾等,都已走了上来,随在孙不邪等身后,向庙中行去。

无为道长道:“那人不但在暗中相助咱们,使我门武当脱了一次大难,而且,他对那沈木风的举动亦似十分了然。”

萧翎突然接口说道:“也许这人就是那以乐声惊退沈木风的高人。”

无为道长沉吟了一阵,道:“他的举动,不但如雾中神龙,难见首尾,而且他似还有着很多的属下,而且一个个武功都很高强,在他号令之下,飘忽而来,飘然而去。”

孙不邪道:“不错,算得上是一位神秘人物。”

萧翎道:“奇怪的是那人为什么要帮助咱们?”

孙不邪道:“那沈木风作恶多端,结仇无数、也许那人也和沈木风有着深仇大恨。”

无为道长道:“果真如此,那人就不是以乐声惊退沈木风的人了。”

萧翎道:“为什么?”

无为道长道:“那沈木风闻得那乐声之后,仓皇而退,那是说明了,沈木风很怕那人,至少,他很害怕听闻得那琴、萧合奏的乐声。”

萧翎道:“不错。”

无为道长道:“如是那沈木风很怕那人,那人又和沈木风有着深仇大恨,他自然直接找那沈木风了。”

谈话之间,已进到大殿之中。

这座破落的古刹,虽然隐隐之间,可瞧出昔年规模宏伟,但因年代太过久远,大都被破坏,断壁破瓦,难遮风雨,只有建筑坚牢的大殿,仍然完好无损,是以,马文飞等几个受伤之人,大都集中在大殿之中。

二十余名精选的武当弟子,共分两班。一半留在大殿中休息,兼代保护受伤三人,一半却分布在山上和古刹要隘守望,表面上看去,虽然不见如何戒备,实则走近古刹五里之内,大殿中即可迅速接得密报。

萧翎缓步入殿,抬头看去,只见殿中神像,已然破损的无法辨认出是何神位、但整个大殿,却打扫的十分干净。

大殿一角中,并躺着三个人,似是都已睡熟过去,萧翎等进入大殿,那些人浑然不觉。

萧翎回顾云阳子一眼道:“道长,在下可以过去瞧瞧他们的伤势吗?”

云阳子道:“自然可以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三人受伤,都很惨重,此刻,虽然已可保下性命,但神志还未全清,只怕难以认出萧大侠。”

萧翎道:“不要紧,我只是瞧瞧他们的伤势,不惊扰他们就是。”

缓步行了进去。

只见三人仰卧之处,铺着很厚的褥子,身上泼着白色的棉被,马文飞闭着双目,似是睡的正熟,另外两人,头也被包扎起来,双目都在白纱之中,难以看清面目。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低声问道,“他们可能保下武功?”

云阳子道:“武功不至废去,但只怕三人之中,有两位要成残废之身。”

无为道长轻轻叹息一声,道:“贫道已然倾尽我武当灵葯,疗救他们的伤势,是否能够保下他门身躯不残,贫道是坐无把握。”

萧翎心中暗道:如是那毒手葯王在此,定可保全他们身躯。

想到毒手葯王那绝世医术,不禁暗生倾慕。

无为道长望了云阳子一眼,道:“众人大部饥饿了,要他门备些食用之物。”

云阳子道:“小弟已经要他们准备了,大溉忧可以送上了。”

说话之间,两个青衣道童,分别捧昔饭菜,行入大殿。

群豪经过一日夜奔走恶斗,腹中早已饥饿,只是这些人都有武功在身,耐受之力,自非常人能及。

饭菜送上,群豪立刻大吃起来,匆匆餐毕,无为迫长望昔萧翎说道:“此地不宜久留,贫道之意咱们坐息一阵,待精神恢复之后,立时上路……”

话未说完、瞥见一个中年佩剑道长,匆勾奔入,欠身对无为道长一礼,道:“启禀掌门师尊,古利外发现人踪。”

无为道长一皱眉头,还未来得及答话,云阳子已霍然起身,道:“我去瞧瞧。”

匆匆奔出大殿。

孙不邪自言自语他说道:“如是那百花山庄中的人,远远的在身后追踪咱们,那是不难找到古刹来了。”

司马乾道:“兄弟卜它一卦,看看卦象吉凶如何?”

他说卜就卜,也不理会别人,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枚龟壳,装上六个金钱,两手合着摇了一阵,撒在地上,凝目查看。

群豪默然不语,都把目光投注在司马乾的脸上,等他说出那卦象的吉凶。

哪知等了良久之后,仍然不闻那司马乾说一句话,群豪心中无不大感奇怪,转脸望去,只见司马乾仍然凝目望着卦象,呆呆出神。

孙不邪忍不住重重咳了一声,问道:“你卜这一卦,是凶是吉?”

司马乾摇摇头,道:“卦象属凶,凶中含吉,在下一时之间,也无法断定这一卦是凶是吉了。”

无为道长道:“照此说来,这卦象是先凶后吉了?”

司马乾道:“这是个奇怪的卦象,兄弟得仔细的想它一想才是。”

孙不邪道:“如是等你想通了卦象的吉凶,只怕那强敌已经进入古刹来了!”

语声甫落,只见云阳子急急跑了进来,说道:“果然来了强敌,而且来势奇快,距古刹不过三里左右了。”

萧翎霍然站起身子,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云阳子道:“约略望去,总在十人以上。”

萧翎道:“这么看来,对待百花山庄中人,是不能手下留情了,必得一一诛绝才是。”

孙不邪道:“十人之上,咱们是足以对付得了。”

云阳子道:“我已传出信号,要分布在四周的本门弟子,全体撤回古刹。”

无为道长点点头道:“咱们尽歼来人之后,立刻撤离此地。”

展叶青道:“在下先去助那守在大门外的弟子一臂之力。”

言罢,纵身一跃,飞出大殿。

无为道长目光一扫孙不邪,道:“老前辈请主持大局,分派人

孙不邪哈哈一笑,道:“我瞧还是道长主持的好,老夫和萧兄弟先行迎战来敌。”也不让无为道长答话,牵着萧翎,大步而去。

这时,留在古刹中的武当弟子,都已云集大殿外面全装待命。

无为道长掠了殿中群豪一眼,缓缓说道:“眼下最为紧要之事,是保护马总瓢把子等三人的安危,因此,除由本门中几位弟子,两人一组的分守门窗之外,诸位和贫道等,就在大殿之外,列阵拒敌,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金算盘商八略一沉吟,道:“道长顾虑甚是周到,但不知来敌为何许人物?”

无为道长道:“如以贫道之意,最好是坐以待敌,把他们诱入古刹,再行诛绝,但不知孙老前辈是否和贫道之见相同?”

商八道:“道长之言甚是,兄弟去对孙前辈说一声。”大步向外行去。

且说孙不邪牵着萧翎,行至大殿门口,果见十几个黑衣大汉,疾奔如飞而至。

展叶青带着四个武当门下弟子,各执长剑,一排横立,挡在门口。

孙不邪心中一动,道:“咱们先隐在大门之内,瞧瞧来的什么人,再作主意,如是来敌微不足道,那就不用现身了,暗中助那展叶青一臂之力就是。”

他一向想到就做,也不管萧翎是否同意,就拉着萧翎隐在大门之后。

凝目向外瞧去,只见三个大汉,当先而至。

左面一人身高八尺,赤红脸,背着一对铁拐杖,身着红衣、红靴,全身上下像一团火。

右手一人蓝衫佩剑,正是那冷手秀士田中元。

居中一人,身着黑袍,左眉上一条刀痕,把一道浓重的长眉,生生分成两半。

萧翎低声说道:“冷手秀士,既然敢追来此地,想必已有了准备,也许这两个,也是南海五凶中的人物。”

孙不邪道,“老叫化亦有此感。”

萧翎道:“如是五凶中人,只怕那展叶青孤掌难鸣,咱们得早些去助他一臂之力。”

孙不邪道:“不要紧,咱们先瞧瞧再说。”

萧翎一时间也想不通孙不邪心中之意,只好站着不动。

那当先三人来势甚快,眨眼间已到了展叶青的身前,相距展叶青五尺左右时,停了下来。

那居中的黑衣人,回顾了冷手秀士田中元一眼,道:“可是这人吗”

田中元摇摇头,道:“不是……”

展叶青一挥手中长剑,冷冷说道:“三位要找何人?”

那黑衣人两道森寒的目光,一掠展叶青和四个中年道长,道:“萧翎。”

展叶青一扬双眉,道:“不错,萧大侠现在古刹之中,三位想见萧翎不难,必得先胜了在下手中之剑。”

那居中黑袍人冷哼了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展叶青心中暗道:萧翎自出江湖,行踪所至,无不被他抢尽风头,短短时光,声名大噪,隐隐间已成最受武林同道敬重之人,再过一些时日,不难成领导武林的领袖人物,我们武当派在武林中历久不衰的盛名,只怕也要被他掩去。这三人既是指名向萧翎挑战,自非无名之辈,我展某人,今日如能击败三人,明为萧翎,暗中却一振我们武当派的声威……

他只管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却忘了回答黑袍人询问。

那黑袍人断眉耸动,双目中杀机闪闪,显然心中十分激怒,不知何故,竟然强自忍了下去,重重咳了一声,道:“你是武当门下弟子?”

展叶青道:“武当门下展叶青,三位既敢指名挑战萧翎萧大侠,想非无名人物了。”

那居中黑袍人举起有手,伸展五指,道:“‘南海五圣’你大概听说过了?”

展叶青微微一怔,道:“久闻大名了。”

左面那全身红衣之人,和冷手秀士田中元,始终不插一语,显然那居中的黑袍人,要比两人的身份高些。

只听那黑袍人道:“既知五圣之名,还不快些替我通报……”

展叶青道:“通报什么?”

黑袍人道:“通报萧翎,就说南海五圣有事见他。”

展叶青道:“诸位只有三人,何以要自号五圣?”

黑袍人一张阴森铁青的怪脸,已然胀成紫黑的颜色,想他定然是一位脾气暴急的人物,但却似被一种无可奈何的力量束缚,强行忍下不肯发作。

只见他摇头挥手他说道:“阁下一定要问清楚吗?”

展叶青道:“不错。”

黑袍人陡然一跺脚,尘土飞扬中,沙石地深陷了两寸多深的一个脚印,冷冷他说道:“在下摄魂掌孙成,在南海五圣中排行数二……”

目光一掠左面的红衣人,接道:“这位是在下三弟柴威……”

转脸望了田中元一眼,接道:“五弟冷手秀士田中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2回 古刹突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