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1回 易容乔装客

作者:卧龙生

进入禁宫之人,无一人带有食用之物,谁能够在数日夜不进食物的僵持局势中,善自保持体力,谁就在自然中,掌握了最后获胜因素。

是故,沈木风坐上轮椅之后,心中十分后悔、懊恼,端坐在轮椅之上,闭目养息。

萧翎望了沈木风一眼,道:“阁下怎么坐着不动?”

沈木风冷冷说道:“宇文寒涛踏动这轮椅上机关之时,在下恰好分心旁观,未曾留心到他是踏在何处。”

萧翎缓步行了过去,在那轮椅上踏了几脚,那轮椅仍是停在原地不动。

沈木风缓缓站起,道:“看来咱们只有在这里等那宇文寒涛了。”

就在他站起身子之时,无意中触动了控制轮椅的机关,那轮椅疾快回驰过去。

沈木风还未完全站起身子,轮椅一动,不自觉的又坐了下去。

那壁间石门虽吃沈木风飞杖重击破损,但机关却未损坏,只见沈木风和那轮椅疾快的冲入了壁间石门之中,石门立刻又自动关上。

金花夫人望着那关闭的石门,似问萧翎,又似自言自语他说道:“不知那石门之内是否有开启这石门的机关?”

沈木风不在眼前,萧翎不再顾忌,接口说道:“那石室之中,应该是有控制这石门开关的机纽,只是他们无法找到罢了。”

金花夫人嗯了一声,接道:“那宇文寒涛究竟是故意隐入石室中不肯出来呢?还是被困在了石室之中?”

萧翎道:“这个很难预测了,不过,那宇文寒涛如是故意的隐藏在石室中不肯出来,沈木风进入石室,他就有得苦头吃了!”

金花夫人道:“如若这两人都被困在壁间密室中,难再出来,咱们只怕是也难生出禁宫了。”

这问题,只问的萧翎心中大为震动,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不论何等高强的武功,都不能生活在禁宫之中,除非那人真到了滴水不进的神仙之境。”

金花夫人道:“那只是因为没有食用之物,如果要是有食可用,是不是可以常年生活在这禁宫之中呢?”

萧翎道,“此地空气流畅,并无沉闷之感,如是有得食物可用,我想注在这禁宫中三五年,亦非什么奇书。”

百里冰心中暗忖道:这女人怎么搞的,老是找我大哥说话。当下举步而行,站在金花夫人和萧翎之间。

金花夫人既不知那百里冰是女扮男装,哪里会想到她的用心,望了百里冰一眼,回头对唐老太太道:“如是那沈大庄主被困在石室之中,唐夫人有何打算?”

唐老太太道:“老身之意,多等他一会,再作决定。”

金花夫人知她心中有所畏惧,不愿说出内心之言,微微一笑,又道:“唐夫人想等多少时间呢?需知咱们未带食用之物,离开禁宫之时,只怕还得耗去甚多休能,等的时间不能太久,”

唐老太太双目神凝,盯注在金花夫人脸上瞧了一阵,道:“如若那沈大庄主被困石室,百花山庄中近千的高手,不知要拥护何人,继那庄主之位?”

几句话间的极是突然,只听得萧翎和金花夫人同时为之一怔。

萧翎心中暗道:我自离开百花山庄之后,那藏居上千武林高手的百花山庄,不知是何情况,金花夫人是何等桀骜不驯之人。不知怎的竟会留在百花山庄之中,唐老太太更是一派门户之长,竟然也甘心为那沈木风所用……

心有所思,凝神倾听。

只听金花夫人说道:“阁下之见,哪一个能继那沈木风接掌庄主之位”

唐老太太轻轻咳了一声,道:“那周兆龙非栋梁之才,绝难继那沈木风出主百花山庄……”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单宏章虽是那沈木风的嫡传弟子,但他年纪太轻,难当大任……”

金花夫人咯咯一笑,道:“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成,看来是只有你唐老太太,可以承当此一大任了。”

唐老太太冷笑一声,道:“我看沈大庄主对你金花夫人不错,参与机要,随身偕行,将来承继他庄主之位,那是非你莫属了。”

金花夫人冷笑两声,似要发作,但却又强自忍了下去,道:“唐夫人,看来你对我是怀疑甚重?”

唐老太太道:“在百花山庄之中,那是很难找出一个可信之人。”

金花夫人淡然一笑,道:“四川唐家,在武林中独树一帜,和江湖诸大门派分庭抗礼,不知你何以会甘心留在百花山庄?”

萧翎心中暗道:这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太的答辩之言,都是我想知晓,而又不能相询的事!

只听那唐老太太说道:“我唐家一门老幼数十口的生死,都在那沈大庄主的掌握之中,老身不忍让唐家一门,在我手中死绝,那只好听他之命,受他差遣了……”

语声微微一顿,道:“夫人是自愿留此为那沈大庄主效劳?”

金花夫人道:“沈木风虽然也在我身上下了毒,控制了我的生死,但这还不是我留在中原的重要原因!”

唐老太大道:“那你为什么留在这里?”

金花夫人咯咯大笑一阵,道:“我留在中原,是为了想帮我兄弟一个小忙!”

唐老太大道:“你有兄弟,留在中原吗?”

金花夫人笑道:“我没有亲兄弟,可是有一个干兄弟啊!”

唐老太太道:“你那位干兄弟是什么人?”

金花夫人咯咯笑道:“大大有名之人,可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唐老大太接道:“我瞧没有什么关干好卖,快些说出来吧。”

金花夫人脸色一整,道:“就算你告诉沈木风我也不怕,我那位兄弟名叫萧翎。”

唐老大太道:“萧翎,一度是那百花山庄三庄主的萧翎吗?”

金花夫人点点头道:“不错。”

唐老大大道:“老身见过他,他亦是目下唯一敢和沈木风堂堂正正为敌的人。”

金花夫人笑道:“是啊!我那位兄弟,侠骨铁胆,自负着绝世武功,沈木风见了他也有些头疼,就是一样不好,长的太过好看了,女孩子瞧到他,大半是难主芳心,听说唐三姑娘和他有过一段往来,是吗?”

百里冰心中暗暗骂道:你胡说,我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但闻唐老太太说道:“相识而已,谈不上什么来往。”

金花夫人突然一收笑容,说道:“如若萧翎突然在禁宫之中出现,和那沈木风打了起来,你要如何自处……”

唐老太大接道:“那萧翎,既是不会突然在禁宫之中出现,老身也用不着花心思想这件事了。”

金花夫人道:“那萧翎无所不能,说不定他已进入禁宫,就站在咱们附近。”

唐老太太虽然明知那金花夫人,说的玩笑之言,仍是不自主的四顾了一眼,道:“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了。”

金花夫人咯咯大笑,声震四壁。

唐老太太被她笑得莫名所以,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我说的哪里不对了?”

金花夫人心中暗道:这萧翎身份,此刻还不能告诉她。

心念一转,微笑说道:“贱妾怎敢取笑你唐老夫人。”

且说百里冰看那金花夫人笑的放浪形骸,心中大觉不适,暗道:这女人笑的如此放荡,定然是婬邪人物,不能让大哥和他站的太近了。

牵起萧翎的手,行到石室一角。

她这奇怪的举动,不但瞧的金花夫人大感奇怪,就是萧翎也被她弄的莫名所以,低声道:“冰儿,这是干什么?”

百里冰溜了金花夫人一眼,道:“我讨厌那金花夫人的笑声。

萧翎微微一笑,暗道:原来如此,那金花夫人确然是有些形骸放荡,不拘小节,想她是生长苗疆之故,没有咱们中原礼化教育,但既然行镖这敞厅一角,也该找些事情做做才是。于是行近石壁,伸手在壁间按去。

原来,他怕那金花夫人揭穿内情,感到难看、故而做出一副若有所见的姿态,伸手在壁间敲打。

须知世上事,常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那宇文寒涛四面查看,不停的伸手在壁间拍打,就是无法找到壁间安装的机纽,这萧翎无意间伸手一拍,却正好击中。

只觉壁间一软,裂开一个半尺见方的石门,石门内垂着一个玉环。

这时,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太一齐围拢了过来。

萧翎心中暗道:这垂下的玉环,不知有何作用,便伸手一

此刻,他心中最为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设法找到那箫王张放,希望能探知一些玉箫郎君的武功路数,三月后断魂崖底之约,也好助那岳小钗一臂之力。

只听金花夫人道:“唐夫人,这人可是箫王张放吗?”

唐老太太道:“那箫王张放人中之间有一颗黑痣,此人如若有痣,那就是箫王张放了。”

萧翎心中暗道:我实在笨的很,那唐老大太适才在厅中还说起箫王张放,怎么我就记不得了。

凝目望去,只见那老者人中处一片平坦,并无黑痣。

萧翎。呆了一呆,自言自语道:“这人也不是箫王张放。”

这本是他心中之言,但在一急之下,却不自觉的讲了出来。

这时,金花夫人已仔细观察出那百里冰确是女扮男装,但却无法认出她真正的身份。

目光转去,发现石案下一个抽斗,未曾关好,心中突然一动,举步一跨,绕过了萧翎和百里冰,双手抓住木椅,移开了那长髯老者的尸体。

百里冰心中对金花夫人,本就不好,看她抢先而上,似有所图,不禁心头火起,冷冷喝道:“不要动!”呼的劈出一掌。

金花夫人心中暗道:这人不知是何许人物,但却娇气凌人,接她一掌试试。

心中念动,右手平平伸出,硬接了一掌。

一掌接实,两人同时感觉右臂一震,竟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两人同时在暗中忖道:这人武功不弱。

百里冰看那金花夫人接下一掌之后,仍然站在原地不动,心中大怒,放下手中的木盒,欺身而上。

她动作迅快,萧翎竟没能及时劝阻。

金花夫人心中已知遇上了劲敌,丝毫不敢大意,全力对敌。

百里冰一路抢攻,招招都击向那金花夫人的致命所在,但一连攻出了十二招,却被那金花夫人化解开去。

萧翎本想劝阻,但见百里冰对金花夫人积下的成见很深,索性让她发泄一下,等双方打入险恶之境,自己才出手劝架不迟。

他心中有此一念,就袖手旁观起来。

百里冰一轮急攻过后,金花夫人突然展开反击,掌指并出,招术诡奇凌厉。

金花夫人的攻势绵连,一口气攻出了十五掌,仍然是不肯停国

百里冰在金花夫人这一阵绵连的急攻之下,没有还击一招。

萧翎眼看金花夫人攻势不肯停息,而且百里冰似是无法在几招之中扳回劣势,自己如若再不出手阻止,百里冰很可能会伤在金花夫人手中。

心念一动,突然侧身而立,右掌一挥,幻起了一片掌影,挡住金花夫人的攻势,道:“住手!”

金花夫人应声而退,疾退了三步,道:“你是萧兄弟吗?”

萧翎一伸手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道:“区区正是萧翎。”

唐老太太若有所悟地道:“啊!萧大侠,老身早该想出是你才对!”

萧翎微一欠身道:“在晚辈记忆之中,唐老前辈和那沈木风是处在敌对之中,想不到,人事变幻,数月不见,老前辈竟又和那沈木风联手合作了。”

唐老太太听了萧翎之言,黯然叹息一声,道:“非所愿也,然却不得不尔。”

金花夫人道:“唐老太太一门数十口的生死,都控制在那沈木风的手中,如若唐老太太不接受那沈木风的要挟,四川唐门即将永远绝迹于江湖之上了。”

萧翎道:“沈木风手段恶毒,这也难怪唐老前辈。”

唐老太太接道:“虽然我唐家满门生死,被那沈木风控制在手中,但老身也不愿久处控制之下。”分明是言未尽意,但却突然停口不言。

金花夫人望了百里冰一眼,道:“兄弟,这位姑娘是何许人物?”

萧翎回顾了百里冰一眼,道:“唐老大太、金花夫人,都不是外人,你擦去脸上炭灰,以真正面目和她们见见吧!”

百里冰道:“这禁宫之中,再无炭灰,我如洗去了脸上积尘,那就无法再复原状了。”

金花夫人道:“这位姑娘既是不愿以真正面目和我等相见,萧兄弟,请告诉我等她的真正身份。”

百里冰道:“别告诉她。”

萧翎心中暗道:她自幼在父母宠爱之下长大,为所慾为,养成这副暴躁性格,如不设法杀她的火气,不知要为她得罪多少人了!

心中念转,口中缓缓说道:“冰儿,金花夫人对为兄,有过数次救命之恩,如若无她相助,大哥我早就尸骨已寒了……”

金花夫人咯咯大笑,道,“兄弟啊!你说的太客气了。”

百里冰看萧翎说的郑重,果然不敢再任性施为,当下默默不言。

萧翎望着百里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1回 易容乔装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