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2回 失先机出禁宫

作者:卧龙生

沈木风两道森寒的目光,缓缓由群豪脸上掠过,说道:“如若这留柬不假,已有人先咱们取去了十大高手最宝贵的遗物,瞧那留柬字迹,那人似去之不久,量他在短短的时光之中,还无法练成上乘绝技武功……”

宇文寒涛道:“是了,沈大庄主是想早出禁合,去追查那取走秘录之人,是吗?”

沈木风道:“正是如此!”

字文寒涛道:“这一方面的心机,兄弟是不如沈大庄主很多了。”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只要他还活在世上,区区自信能够找得着,多则一年,少则半载,不是我沈某夸口,这一方面,当今之世,只有我沈木风有此能耐。”

宇文寒涛道:“沈大庄主耳目遍布天下,在下早已知晓,但在下却有一事想不明白。”

沈木风道:“什么事?”

宇文寒涛道:“关于萧翎的事。”

唐老太太和金花夫人,都不觉的看了萧翎一眼。

沈木风道:“萧翎又怎么样?”

宇文寒涛道:“你恨他有如刺骨,为何不早些把他搏杀,以除后患?”

沈木风脸色铁青,道:“总有一天,我要萧翎死在我手中。”百里冰心中暗暗骂道:胡说八道,胡吹牛皮。

宇文寒涛目光转动,扫掠萧翎脸上而过,道:“江湖上盛传萧翎的武功,一日千里,进境奇速,已可和沈大庄主分庭抗礼了。”

沈木风道:“江湖上的传言,岂可相信吗?”

宇文寒涛道:“不论那萧翎的武功,是否已能和沈大庄主抗衡,但武林却把他视作救星……”

沈木风冷哼一声,却未接口。

宇文寒涛亦知失言,急转弯子,说道:“兄弟之意,是说目前江湖之上,大部分人,都认为那萧翎可以和你分庭抗礼,只有他,能够领导武林中人,和你抗拒、争雄……”

接着仰天打个哈哈,说道:“其实,你沈大庄主眼下最为要紧的一件事,不是追寻那盗走禁宫存物之人,为你借箸代铸,应该是早些杀死萧翎。”

萧翎心中暗道:这人果然是阴险的很,但不知他是否已经觉察了我的身份。

沈木风道:“那是离开禁宫的事了,此刻,要紧的还是找另外两具尸体了。”

宇文寒涛突然纵声而笑,历久不绝,四壁回音,满室尽是一片哈哈大笑之声。

沈木风为人虽然阴沉,也被宇文寒涛这一阵纵声大笑,笑的有些沉不住气,脸色一变,道:“宇文兄笑什么?”

宇文寒涛陡然收住了大笑之声,快步向石门口处退去。

唐老大太厉声喝道:“站住!你如再后退一步,我就让你尝尝这百步断魂沙的滋味。”

口中说话,右手已然迅快的套上了一个鹿皮手套,探手抓了一把毒沙。

她手中一把毒沙,不下数百粒,若在这石室中施展,不但宇文寒涛难以逃得厄运,即石室中所有之人,只怕都无法逃过这一场大劫,一时之间,个个运气戒备。

沈木风一挥手,挡住了唐老太太,道:“宇文兄,我无意杀你,何况,你适才还救了在下,不过,你如干犯众怒,在下也救你不了。”

宇文寒涛嘿嘿两声冷笑,道:“你想见萧翎吗?”

沈木风道:“萧翎现在何处……”

宇文寒涛道:“如若我料断的不错,你沈大庄主带来的两位助手,唐老太太和金花夫人,都已经出卖了你沈大庄主。”

沈木风目光转到萧翎的脸上,道:“你是萧翎?”

事已至此,萧翎也不再隐藏面目,伸手揭下脸上人皮面具,道:“不错,在下正是萧翎。”

沈木风呆了一呆,道:“我早该想到是你才是。”

萧翎道:“现在也还不迟。”

百里冰看萧翎显露了真正面目,也伸手抹去脸上的炭灰,露出了清秀俊美的本来面目。

宇文寒涛道:“沈大庄主如若想杀萧翎,此刻倒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沈木风脸色冷肃他说道:“宇文兄几时发觉了他的身份、宇文寒涛道:“刚刚不久……”

目光一掠唐老太太和金花夫人,接道:“不过,你这两位助手,却是早已发觉了萧翎的身份,使在下不解的,她们何以不肯告诉你沈大庄主?”

沈木风激动的神情,逐渐恢复了平静,缓缓说道:“宇文兄果然高明。”

金花夫人左手微微一探腰间,暗中队身上木盒中,取出一条毒蛇,握在手中,道:“宇文先生,你怎能断言我等先已知晓那萧翎的身份呢?”

沈木风自宇文寒涛揭穿了萧翎的身份之后,心中已对唐老太太和金花夫人动了怀疑,但他乃一代枭雄之才,略一沉吟,并不向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太责问,生恐手段过烈,激起大变,是以隐忍不发。

此刻,金花夫人质问那宇文寒涛,亦正是沈木风心中之疑。但闻宇文寒涛说道:“这还是两位帮在下一个忙了,如若两应能够沉得庄气,在下心中虽已动疑,但也还无法确定那萧翎的身份了。”

金花夫人道:“请教高见。”

宇文寒涛道:“在下提起萧翎之名,两位目光,不约而同的,一齐投射在戴着面具的萧翎身上,再加上他一路咬舌变声,分明在极力隐瞒身份,但他的武功又高的出奇,这几下一凑,在下就断定了他是萧翎,而且,两位早已知晓了他的身份。”

唐老太太已有些沉不住气,目射寒光,似要发作。

但金花夫人却突然仰起脸来,咯咯大笑一阵,道:“宇文寒涛,你是聪明过度,你早已发觉了萧翎的身份,却是不肯说出,而且处处和他合作,对付我们……”

唐老太太听得金花夫人一番辩词,神情为之一松,道:“不错,这人果然是恶毒得很。”

宇文寒涛听那金花夫人反口相噬,心中大急,厉声喝道:“你胡说八道。”

金花夫人道:“你不要急,慢慢听我说明经过……”

宇文寒涛厉声接道:“沈大庄主不可听她胡言……”

沈木风道:“在禁宫之中,谁也跑不了,让她说明经过也好,如若咱们之问有人要死,早死片刻,也是一样……”

目光一顾金花夫人道:“你说下去。”

金花夫人道:“此刻,在斗室之中,你才揭穿了萧翎的身份,而且事先还动了一番说词,那是希望沈大庄主和萧翎硬拼了,我们双方共有五人,讲实力,你是最弱一环,但如我们都打的精疲力竭,重伤不起,那时,就凭你宰割了!”

宇文寒涛气得连声冷笑,道:“想不到一个来自苗疆的女人。竟然是如此能言善辩。”

金花夫人道:“宇文先生向以诡辩见长,但在真是真非之前,只怕也是无能遮掩……”

宇文寒涛目光转到沈木风的脸上,道:“沈大庄主如若肯相信金花夫人之言,今日之为,必然将悔恨终身……”

金花夫人冷笑一声,接道:“宇文先生你怕死吗?哀鸣求饶,只为活命,毫无一点大丈夫的气概。”

沈木风冷厉的目光,盯在宇文寒涛的脸上瞧了一阵,目光又转到了金花夫人的脸上。他目光闪烁不定,脸上神色,也跟着变化不定,群豪都无法预料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东西。

萧翎暗运功力,全神戒备,暗防那沈木风出手施袭。

他心中明白,眼下真正能抗拒沈木风的人,只有自己一个,但在这等狭小的石室中动手,跳跃闪避,都受限制,一招一式,都要凭借着真实的功力硬拼,他虽然战心激昂,但自知内功方面,绝不如沈木风那般深厚,在这等地方动手,自己定然吃亏不少。

沈木风望了金花夫人良久之后,点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那字文寒涛也不是无中生有,证据确凿,这其间是是非非,很难断得清楚……”

宇文寒涛接道:“事情很简单,在下倒有一策,立时可以证明在下之言,说的对是不对。”

沈木风道:“请教高见。”

宇文寒涛道:“沈大庄主如肯下令,要那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太,合攻萧翎,她们如肯受你之命,全力猛攻,打个生死出来,在下就算故意挑拨,愿以性命作注……”

金花夫人接道:“你为何不自己先向萧翎出手?”

宇文寒涛目光转注到沈木风的脸上,道:“沈大庄主是相信在下之言呢?还是要相信那金花夫人之言?”

沈木风摇摇头,道:“咱们进禁宫之时,曾经相约有言,此约言犹在耳,岂可不守约言,一切事情都待出了禁宫之后,再作决定不迟。”

宇文寒涛目光转注到萧翎的脸上,道:“萧大侠意下如何?”萧翎冷冷说道:“宇文先生,如若不是我萧翎在此,保持着局势均衡,最先死去的,只怕是你宇文寒涛。”

宇文寒涛怔了一怔,道:“萧大侠还没有答复在下之言。”萧翎冷冷说道:“萧某人一向是不受威胁,宇文兄如果想立刻动手,打个生死出来,在下也绝不反对。”

宇文寒涛道:“在下是问萧大侠的意思。”

萧翎冷冷说道:“如论你宇文寒涛此刻的作为,在下应该先把你劈死掌下!”

宇文寒涛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是在和萧大侠谈目下大局,最好能抛去私人的恩怨……”

萧翎冷冷说道,“阁下和沈大庄主如何决定,萧某是无不奉陪。”

宇文寒涛转眼望去,只见沈木风肃然而立,默不作声,当下说道:“兄弟之意,咱们还是遵守进入禁宫时相约之言,暂时抛去个人恩怨,以谋安全出入禁宫。”

萧翎道,“两位怎么决定,在下怎么遵行。”

他心中对此刻动手的胜负,亦是毫无把握,如若能不动手,那是最好不过了。

宇文寒涛见萧翎答应下来,暂时放下了心中一块石头,虽然出了禁宫之后,自己可能是最先被杀之人,但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沈木风轻轻咳了一声,道:“宇文兄……”

宇文寒涛道:“沈大庄主有何吩咐?”

沈木风道:“既然萧大侠答允了不在禁宫之中动手,宇文兄此刻是极为安全了,尽可放心找那另外两具尸体了。”

宇文寒涛原想借机挑拨起沈木风和萧翎等两帮人,展开一场火并,自己坐收渔人之利,哪知竟然被金花夫人尖利的言词,反诬指责,白费了一番心机,心中暗暗忖道:此刻那萧翎心中对我十分恼怒,这沈木风倒是暂时不能开罪。

当下说道,“兄弟自当尽我心力。”

大步行到那石桌之前,仔细查看了半天,突然伸手在石桌上拍了两下,然后,又伸手探入那抽斗之中,摸索了一阵,陡然向后跃退数尺,说道:“如若兄弟没有找错机关,在一盏热茶工夫之内,这座石室即将有所变动。”

沈木风一皱眉头,道:“阁下之意,可是说这座石室整个会塌下来吗?”

字文寒涛摇摇头,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猜它有所变化。”

沈木风道:“这座石室只要不会塌下,咱们就不致有何危险了”

说话之间,突闻一阵嗤嗤之声,石桌突然向旁侧移动,现露出一个穴道门来。

宇文寒涛探首向下看去,只见一片幽暗,难见洞穴中的景物。抬起头来,望了沈木风和萧翎一眼,道:“下这涧穴的事,也要在下带路才成吗?”

萧翎冷冷说道:“自然是阁下带路了!”

沈木风道:“咱们对建筑一学,部不如你字文兄甚多,自然是宇文兄走前面的好。”

宇文寒涛重重咳了一声,道:“这么说来,在下是应该带路。”

举步直向下面行去。

沈木风望了萧翎一眼,道:“萧大侠先请吧!”

萧翎心中暗道:这人阴沉无比,不能不防一手。当下说道:“还是沈大庄主先请。”

沈木风目光一转,冷冷对唐老太太和金花夫人说道:“两位要断后而行。”

言下之意,是要她们暗中监视那萧翎了。

金花夫人点头应道:“我等遵命。”

沈木风道:“你们要小心了。”

随在宇文寒涛身后而下。

萧翎待沈木风行下石梯,低声对百里冰道:“冰儿,你随我身后。”

百里冰点点头,两入先后一步,齐齐向石穴中下去。

只听沈木风的声音涛入耳际,道:“宇文兄,怎不晃燃火折子?”

但见火光一闪。暗道中陡然问亮起了一支火折。

萧翎凝目望去,只见宇文寒涛手中举着火折子,缓缓移动身躯。

原来,这石级只有一十八级,宇文寒涛早已走完石级。

这时,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太,都紧随而下,行入地下石室。这地下石室并不很大,和上面石室大小相同,火光照耀之下,只见石室一侧坐着两具尸体。

一个白髯如银,身着长衫,一个却是木譬惟发的道人打扮。两人相对坐在一张铺有虎皮的石榻之上。

萧翎最留心的就是箫王张放,目光转动,望向那青衣老人的人中之上。

果然,那青衣老人人中间,有着一颗黑疙。

宇文寒涛举起手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失先机出禁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