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3回 两败俱伤

作者:卧龙生

不大工夫,群豪已行到了禁宫出口所在。

宇文寒涛停下脚步,道:“巧手神工包一天,在这大门口处,装下了一个极为恶毒的机关,咱们此刻都停在他布设的机关威力之内,只要那机关一发动,咱们六个人,无一能生出禁宫。”

这时,群豪都停身在一片黑暗之中,极尽目力,也不过看到两尺左右。

沈木风轻轻咳了一声,道,“什么机关,如此厉害?”

宇文寒涛道:“在咱们头顶左右,布下弹簧控制的千枚毒针,只要一触机关,纵长两丈之内,都有密如骤雨的毒针射出……”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除了那毒针之外,还有两处控制山腹洪流的石门,机关触动,石门大开,山腹激流,立时涌入,咱们就算不被那毒针射死,也要被那洪流淹没。”

沈木风道:“当真有这等事吗?”

宇文寒涛道:“好吧!沈大庄主不信,咱们就试试看。”

沈木风急道:“试倒不用了,宇文兄还是设法打开禁宫之门,咱们早些出去。”

宇文寒涛道:“就兄弟而言,出禁宫和触动机关,几乎是同一命运。”

萧翎道:“此言何意?”

宇文寒涛哈哈一笑,道:“萧大侠志在取得箫王遗下的武功,但沈大庄主,却志在取在下之命,两位武功高强,不论那一位,在下都不是敌手,岂不是死路一条吗?”

沈木风缓缓说道:“这是宇文兄多虑了,萧大侠用心如何,在下不知,但在下绝不会取你宇文兄之命。”

宇文寒涛道:“大庄主说的当真吗?”

沈木风道:“自然当真了。”

宇文寒涛道:“听来实是叫人难信。”

沈木风道:“宇文兄如何才能相信?”

宇文寒涛道:“除非你沈大庄主立下誓言,三日内不伤我宇文寒涛之命,你和百花山庄中人,亦不得干涉在下行动。”

沈木风道:“三日之后呢?”

宇文寒涛道:“三日之后嘛,那就悉凭沈大庄主。”

沈木风道:“那是说三日后,区区可以随时取你之命了。”宇文寒涛道:“我有三日时间,自信可以避开沈大庄主,到咱们再度会面时,那就很难说鹿死谁手了。”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宇文兄大自信,好!在下就答应你。”

宇文寒涛哈哈一笑,道:“以你沈大庄主的身份,在下相信你不致于言而无信!”

语声甫落,日光透入,原来那禁宫之门已经大开。

沈木风一提气,呼的一声,当先而出,道:“在下带路了。”金花夫人暗施传音之术,低声对萧翎说道:“萧兄弟,多多小心,必要时我自会舍命相救。”

萧翎心中感动,想说两句感谢之言时,金花夫人已紧随在沈木风身后,跃出禁宫。

第三位是唐老太太,她手中仍然拿着那一支粗大的禅杖。

这时,正是中午时分,丽日当空,阳光满谷,只见三条人影连翩跃出“禁宫”之门,一串下了悬崖。

萧翎正待跃出室门,宇文寒涛却突然伸手拦住了去路,道:“萧大侠,在下有几句话,想和你萧大侠谈谈。”

萧翎缓缓说道:“什么事?”

宇文寒涛道:“你知道,沈木风为什么抢先跃出禁宫吗?”萧翎心中虽然有些明白,但口中却故意说道:“在下不太明了。”

宇文寒涛道:“他要去召集人手,布守谷中,萧大侠身怀重宝,如想出此荒谷,只怕要难免一场恶战。”

萧翎缓缓说道:“这就是宇文先生肯把箫王张放武功秘录交给在下的原因了?”

宇文寒涛神情严肃他说道:“在禁宫之中,区区处在沈木风和萧大侠之间,不得不动同心机以求自保。”

萧翎冷冷说道:“宇文先生的用心,只怕是希望在下和沈木风全力火并,阁下好坐收渔人之利。”

宇文寒涛道:“纵然在下确有其心,只是此刻,也已经过去了,目下之局,咱们似乎是需要同舟共济……”

百里冰冷哼一声,接道:“你老好巨猾,言而无信,和你同舟共济,岂不是与虎谋皮。”

宇文寒涛道:“目下情景是合则两利,两位武功虽高,可是只有两人……”

百里冰接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只有两个人呢?”

宇文寒涛微微一怔,接道:“就算诸位在外面埋伏有人手,凭借信号,赶来接应,但也难有那沈木风的人手众多,在下在武功上,也许无法相助两位,但运筹料敌,却可销尽绵力。”

萧翎道:“你已和沈木风订下了约言,三日内他不取你之命,你已有足够的逃亡时间……”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沈木风岂是可以信任的人,萧大侠如若答允和在下共渡难关,在下愿意和萧大侠分享那箫王张放留下的武功。”

百里冰道:“你丢了我大哥禁宫之钥,早已把秘录押给了我们,哪里还能分享。”

宇文寒涛缓缓从怀中摸出禁宫之钥,道:“在下说过,这禁宫之钥遗失在禁宫门口之处,此刻已然找到了,萧大侠请过目,是否原物。”

萧翎道:“你一直带在身上,伪言遗失。”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有言在先,想来不会毁弃信约。”

萧翎细看禁宫之钥,果是原物,不禁暗暗一叹,道:“宇文先生要如何和在下分享这箫王张放的武功手录?”

宇文寒涛道:“咱们把箫王张放的武功秘录,分成两份,然后猜拳定胜负,胜者完选。”

萧翎道:“咱们几时动手分这张放武功秘录?”言下之意,无疑是已允和宇文寒涛合作。

宇文寒涛道:“在下相信萧大侠,待出了沈木风的势力禁区之后,咱们再分那张放武功秘录……”闪身让到一侧,接着道:“萧大侠可以下去了,不过,要当心他们暗算。”

萧翎道:“多谢指教。”

提气跃出宫门,游下石壁。

果然,沈木风早已带人在等候,拦住了去路。

萧翎四顾了一眼,只见除了金花夫人、唐老大大外,又增加了周兆龙,剑门双英追风剑裴百里和无影剑谭恫,以及江南四公子,一阵风张萍、五毒花王剑、六月雪李波,寒江月赵光。

江南四公子突然在此地出现,而且又和那沈木风等站在一起,使萧翎大感困惑,望了四人一眼,冷冷说道:“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了,想不到在此地又遇见了几位。”

江南四公子相互望了一眼,缓缓说道:“萧大侠别来无恙。”萧翎不再理会四人,目光转到沈木风的脸上,冷冷说道:“沈大庄主,带了这么多人手,拦我去路,不知是何用心?”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目下已出了禁宫,在禁宫中所有的约言,自然是不能算了!”

萧翎缓缓说道:“沈大庄主意慾何为?”

说话之间,百里冰和宇文寒涛也已游下悬崖。

沈木风神情肃然,缓缓说道:“萧翎,为兄欢迎你重回百花山庄,既往不咎。”

萧翎道:“助你为虐,霸主江湖?”

沈木风道:“由我霸主江湖,有何不好?”

萧翎冷冷说道:“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心存此念,但未闻有一人得如愿以偿,你已经满手血腥,一身罪恶……”

沈木风厉声喝道:“住口!”

萧翎冷笑一声,不理沈木风呼叫,继续接着道:“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你如肯解散百花山庄,不再为非作歹,息隐悔过,我萧翎愿挺身而出,代你向天下英雄解说,你过往的罪恶,可不再追索……”

沈木风纵声大笑,凄厉的笑声,打断了萧翎之言,接道:“这些话老夫已听得多了。”

萧翎冷冷说道:“那很好,你再仔细想想。”

沈木风不愧一代枭雄之才,眨眼之间,激动的神情,已然平复了下来,缓缓说道:“萧翎,此刻你已经身处绝地,老夫也不用和你作片刻之争,你和我纵论武林大局,老夫倒也愿和你谈谈,量你一个萧翎,也无法改变目下情势,何况,此番你己无法生离此谷。”

萧翎回顾百里冰和宇文寒涛一眼,只见两人已然分左右站立在自己身后,运气戒备,当下说道:“如论此刻你沈大庄主的实力,未必有强过昔日百花山庄一战。”

沈木风冷冷说道:“我对你不过是存有了借才之念,才让你连番逃过毒手,希望你有一日看清武林大势,重归百花山庄之中,别人不知内情,你萧翎当可知晓,天下各大门派,大部都已为我掌握,但得时机成熟,我只要一声令下,一夕间,可使诸大门派瓦解冰消。”

萧翎道:“可惜此刻形势已变,各大门派,都已开始警觉、防备,你派在各大门派的内好,只怕早已在各大门派的高手监视之下了。”

是否如此,萧翎并不知晓。但他想到,双方对阵,各逞手段,兵不厌诈,愈诈愈好,随口就说了出来。

这几句话,似是给了沈木风甚大的打击,只见他呆了一呆。道:“老夫派遣之人,身份隐秘,而且在各大门派中,都有着很高的身份,他们怎么知晓?”

萧翎心中暗道:好啊!他倒是当真了,看来此事对他影响甚大。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在下既然知晓了,诸大门派中人,怎会不知。”

沈木风冷冷说道:“看来,你已经决定和我作对、而且是永不改变了?”

萧翎缓缓说道:“除非你肯听在下相劝……”

沈木风双眉一耸道:“萧翎,咱们一直没有真动过手,今日,老夫要较量一下你的武功了。”

萧翎眼看局势已僵,势非动手一拼不可,自是不能示弱,暗中提气说道:“在下舍命奉陪。”

这当儿,宇文寒涛突然向前行了两步,拱手说道:“沈大庄主在禁宫中和在下相约之言,不知还算是不算。”

金花夫人暗自骂道:这人又想逃走,不能让他如愿以偿。

心念转动,抢先接道:“宇文先生想走吗?”

宇文寒涛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能够做得主吗?”

金花夫人道:“我不能做主放你,却可以做主把你留下!”举手一理头上秀发,接道:“你随便选一个方向,走一下试试看。”

原来沈木风所带之人,早已排成了一半圆形的阵势,除了身后的峭壁之外,不论哪个方位,都已有人把守,除非动手冲出,那是寸步难行。

宇文寒涛暗估双方实力,如若动上手,萧翎是必败无疑,沈木风功力深厚,绝非萧翎所能抵抗,那位随同萧翎的姑娘,武功纵然高强,也无法抗拒唐老太太和金花夫人两大高手,何况还有周兆龙等高手相助,萧翎若有机会,就是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太,突然倒戈相向,帮助萧翎,合力对付沈木风。

他曾为百花山庄中的上宾,对百花山庄中的情形,了然甚多,此刻沈木风所带之人,虽都算得武林中的高手,但却算不得百花山庄的真正精锐之师,唐者大太和金花夫人在这些人中,武功最为高强。

宇文寒涛暗算过双方实力和胜负之机,萧翎虽然是败多胜少,但还有一线生机,如若是自己单独向外冲去,那是毫无半分生机,必死无疑的了。

他心中念头百转,也不过是眨眼间的工夫,缓缓说道:“沈大庄主,请说一句话。”

沈木风打个哈哈道:“宇文兄,想走尽管动身,在下绝不拦阻就是。”

宇文寒涛冷笑一声,道:“沈大庄主本人不拦阻在下,别人阻拦,你沈大庄主也不干涉,是吗?”

沈木风缓缓说道:“金花夫人来自苗疆,并非我百花山庄中人,再说你们之间的恩怨,在下也不愿多管。”

宇文寒涛哈哈一笑,道:“沈大庄主如想毁去承诺,何妨大胆直认,这等转弯抹角的手法,不觉着有欠光明吗?”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宇文兄一向是诡计多端,你和萧翎在禁宫之中多留了不少时光,想必已帮萧翎研讨了脱身之计,我放你离开,代萧翎求援,岂不是纵虎归山吗?区区格于诺言,不便直接出手,那已是对你字文寒涛格外施仁了。”

宇文寒涛道:“沈大庄主不必再多绕圈子了,区区留此,至少对萧翎尚有一臂之助。”

沈木风道:“那很好,你和江湖上人人崇敬的萧大侠,死在一起,对于宇文寒涛而言,那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了。”

宇文寒涛右手探入怀中,摸出禁宫中分得的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剑,道:“在下这身武功,实不配使用这把宝剑。”

退后两步,把短剑递向萧翎,接道:“萧大侠剑上造诣过人,请受此剑。”

萧翎心中暗道:此人求命不遂所愿,才被迫准备迎战,实非大丈夫的行径,但此刻情势逼人,多他一人,倒也有一些助力,那是不用和他计较了。

宇文寒涛是何等老练之人,看萧翎迟疑不肯接剑,已知心中所思;淡淡一笑,道:“在下虽然早已料知那沈木风不肯遵守信约,也不能不逼他亲口说出违约之言,不论咱们今日能否生出此地,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两败俱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