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4回 侠女多情

作者:卧龙生

说来话长,其实这都是极短促的一瞬,沈木风右手击向宇文寒涛时,拂动的左袖中,同时飞出四道寒芒,分袭向唐老太太和金花夫人。

唐老太太虽是天下第一流施用暗器能手,但也不敢妄自伸手去接沈木风发出的暗器,急急横里闪让,避开两道寒芒。

金花夫人和唐老太大同心一意,横跃避开。

唐老太太扬手还击,四点寒星,破空飞出。

那沈木风同时发出掌力,去人如飞,直奔正西而去,唐老太太暗器出手,沈木风人已到四丈开外,去势如风,眨眼不见。

耳际间响起了一阵呼呼之声,分由两个方向传来。

原来是那沈木风和唐老太太发出的暗器撞击在山石上,发出的声音。

大风暴过去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斜阳照射在狭谷中,是那般清幽、宁静。

一阵阵低微的位声,传了过来。

金花夫人长长吁一口气,转眼望去,只见百里冰抱着满身是水的萧翎,背靠在一块大石上,在低声啜位。

唐老太太轻轻叹息一声,道:“萧大侠一定伤得很重,那女娃儿哭得很伤心。”

金花夫人道:“北海冰宫,是什么所在?”

唐老太太道:“大大有名的地方,你知道北天尊者吗?”

金花夫人道:“我知道,那女娃儿就是北天尊者的女儿了,她双亲武功高强,影响所及,你们中原武林道上人物,对她也生出了畏惧之心,是吗?”

语声微微一顿,不待唐老太太接口,又抢先说道:“你去看看那宇文寒涛,是否已气绝而逝,如若气还未绝,老夫人就设法救救他吧!”

唐老太太冷笑一声,接道:“其人诡计多端,救活他,也不会做出什么好事来!”

金花夫人道:“不错,正因他诡计多端,才能对付沈木风,救回了他性命,那就是等于沈木风多了一个阴沉险恶的仇人。”

唐老太太点点头道:“好吧!你去看着萧大侠,今后三十年武林人物,能否见得天日,和萧翎关系很大,唉!我早已料到他功力内劲,绝不是那沈木风的敌手,不宜硬拼掌力,果然未出我意料……”

语声一顿,接道:“有一事,倒叫老身想不明白,请教高见了。”

金花夫人道:“什么事?”

唐老太太道:“反正咱们已身中奇毒,不死在沈木风掌下,也是难以再活旬日,如若当时合力抢先出手,助萧翎一臂之力,也许此刻,又大不相同了。”

金花夫人淡淡一笑,道:“私情作祟,现在悔之已晚了。”

唐老太太先是一怔,继而摇头苦笑一下,举步走向宇文寒涛。

金花夫人也缓步走到百里冰的身前,低声说道:“不要哭了。”

原来,沈木风一掌震飞起萧翎的身子,正好落在那水潭之中。当时,百里冰惊慌过度,茫然无措,直待萧翎落人水中之后,百里冰才想到救人,急急奔向潭边,救起萧翎。

这时,萧翎伤势甚重,气若游丝,奄奄一息,百里冰目睹其情,芳心大乱,忍不住心中的悲苦,低声哭了起来。

金花夫人直行到两人身前,百里冰仍无所觉,直待金花夫人说话之声,传入了耳中,百里冰才如梦初醒一般,抬头望了金花夫人一眼。

金花夫人蹲下身子,伸出右手,按在萧翎前胸之上,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他心跳未停,生机未绝,你不设法救他,一个劲哭什么呢?”

百里冰举起右手,拂拭一下脸上的泪水,道:“他还有救吗?”

金花夫人道:“自然是有救了,就算是希望不大,你也该先尽了心力再说。”

原来,金花夫人手按萧翎心脉之后,也觉出他伤的很重,能否救得活,心中实无把握,故而言词闪烁,不敢肯定。

百里冰心中对那金花夫人,并无好感,但此刻听她说萧翎有救,观念立时大变,急急说道:“小妹方寸已乱,不知如何处理。妹姊能够救他吗?”

金花夫人道:“你很信任我?”

百里冰道:“你如救活了我大哥之命,以后,我就信任你。”

金花夫人心中暗道:不论是否能够救得,总要一试才成。当下说道:“你把他放在地上。”

百里冰应了一声,缓缓把萧翎放在地上。

金花夫人暗运功力,伸出玉掌,按在萧翎前胸之上,说道:“他内功基础很好,和那沈木风拼掌之时,虽受重击,但功力回聚保护了要害,所以,虽受重创,心脉未停。”

她借说话机会,暗运神功、内力,源源不绝的攻入萧翎内腑。

这等奇重的内伤,能否医治的好,金花夫人心中实无把握,但又不便说出口来,只好存心碰碰运气再说。

哪知事情竟然大出金花夫人的意料之外,语声甫落,忽见萧翎长长吐一口气,微闭的双目,也突然睁开,望了金花夫人和百里冰一眼,微微一笑,重又闭上双目。

百里冰眼看萧翎真的醒转过来,心中大喜,笑道:“姊姊,他醒过来了。”

金花夫人茫然一笑,道:“不错,他醒过来了。”

日光下,只见百里冰嫩脸嫣红,柳眉弯弯,一笑之下,露出来一口整齐的牙齿,两个深深的酒窝,一派天真,心中暗暗忖道:似这等娇媚纯情的少女,才配和他交往……

百里冰道:“姊姊,他又闭上眼睛了,咱们要怎么办?”

金花夫人黯然一笑,道:“你把右掌按在他前胸之上,逼出内力攻入他的心脉之中。”一面说话,一面把右手移开。

百里冰望了金花夫人一眼,伸出右手,按在萧翎前胸之上,将内力攻入萧翎心脉。

她尽力施为,片刻之间,已然累得满头大汗,滚滚而下。

萧翎伸动了一下双臂,缓缓睁开双目,道:“冰儿,你休息一会吧!”

百里冰举手一抹头上汗水,笑道:“我很好啊!大哥,你的伤势如何?”

萧翎正待接言,金花夫人却抢先说道:“不要说话。”

萧翎点点头,不再言语。

金花夫人道:“姑娘,此时此刻让他尽量休息,能不说话,就别扰他。”

一向倔强冷做的百里冰,此刻却变的十分柔顺,应道:“姊姊教训的是。”

金花夫人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好好照顾他,他内功深厚,人已醒来,当不会再有变化,我要去了。”

言罢,转身而行。

百里冰霍然站起,道:“姊姊要到哪里去?”

金花夫人道:“我从苗疆来,该回苗疆去!死也该死在故乡中啊!”

百里冰道:“姊姊为何要死呢?”

金花夫人用手理一下散在鬓边的长发,笑道:“我满怀壮志而来,想争雄于中原武林之中,但身到中原之后,才知中原武林,果是高手如云,像我金花夫人这点武功,岂能争堆中原,这叫做满怀豪壮的兴致而来,却落得一腔悲伤而去。”

百里冰道:“那也不用死啊!”

金花夫人凄凉一笑,道:“我也不愿死,可是我不死不行啊!”

百里冰道:“为什么?”

金花夫人道:“小妹妹,你一定要问得很清楚吗?”

硼冰道:“不错,姊姊帮我救了大哥之命,小妹亦尽我之能力帮忙姊姊!”

金花夫人道:“没有用的,这世间,只有两个人能够救我。”

百里冰道:“哪两个人?”

金花夫人道:“一个是沈木风,但我已和他正面为敌,自然不会救我了。”

百里冰道:“还有一个呢?”

金花夫人道:“毒手葯王,其人行踪飘忽,很少人知晓他现在何处……”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何况,就算找到他,他也未必肯动手为我医治。”

百里冰道:“你可是中了毒?”

金花夫人道:“不错,我被那沈木风在身上下了毒,而且是一种非常厉害的奇毒。”

百里冰道:“世间不乏良葯,姊姊何妨找个大夫瞧瞧,一个不行,找十个,也许可以解得了身上奇毒。”

金花夫人摇头笑道:“小妹妹,你可是知道,老姊姊我也是用毒能手吗?”

百里冰道:“不知道,但你既会用毒,难道就不会解毒吗?”

金花夫人道:“天下能够施用活毒的人,只怕没有人能超过我金花夫人……”

百里冰道:“何为活毒”

金花夫人道:“嗯,小妹妹,你一定要真的明明白白才行吗?”

百里冰道:“小妹年纪轻,不懂事,过去常住冰宫,上有父母,下有仆蝉,一切事,都用不着我费心,但现在不行了,我要跟大哥闯荡江湖,自然是知道愈多愈好,姊姊可是觉得小妹大噜嗦了吗?”

金花夫人无可奈何他说道:“好,那我详细的告诉你吧!所谓活毒。那是指有生命的毒物而言,像毒蛇蜈蚣,以及蝎子毒蛛等。”

百里冰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一般的使用毒物之人,都是用的死毒了?”

金花夫人道:“嗯!不过这是姊姊我的看法。”

百里冰道:“死毒大都是活毒身上之物调成,姊姊既懂活毒,难道连死毒都不懂吗?”

金花夫人道:“自然是懂了,只是不精而已。”

萧翎睁开双目,坐了起来,道:“姊姊,你……”

金花夫人一皱眉头,道:“告诉你不能讲话,你怎么偏不肯听,还不给我躺下……”

萧翎摇头道:“我不要紧了,适才暗中运气相试,真气已通,姊姊不用替我担心了。”

金花夫人望了百里冰一眼,道:“兄弟,你一定要多多珍重,你知道这位百里妹妹,对你是如何的关心,唉!你如有个三长两短,我看她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这几句话,似是出自肺腑,但却带一点轻淡的醋意。

萧翎回目望去,只见百里冰含羞微笑,那是默认了金花夫人之言。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姊姊,听小弟说几句话,好吗?”

金花夫人道:“好!你说吧。”

萧翎道:“姊姊适才之言,小弟都已经听得明白,你要回苗疆,置身于中原武林是非之外,小弟绝不敢阻拦,但此刻,你绝不能走。”

金花夫人道:“为什么?”

萧翎道:“因为你身中奇毒,苗疆中,无人替你治疗。”

金花夫人道:“难道我留在中原,就有人替我治疗了吗?”

萧翎道:“至少有疗治的机会,姊姊之死,明里是为了背叛那沈木风,但实则是为了小弟……”

金花夫人咯咯一笑。又恢复她那玩世不恭的神情,说道:“千古艰难唯一死,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害了自己呢?”

萧翎道:“姊姊不用掩饰,适才小弟已看到你凄凉的笑意,你如不为我,也不会背叛那沈木风的,如是那样,小弟尸骨已寒;只因姊姊之叛助我,才使沈木风心有所畏,不敢恋战而去。”

金花夫人道:“就算你说的不错吧,你也无能帮助我啊!”

长长叹息一声,道:“我看这位百里姑娘对你的情意,姊姊我很惭愧,希望你以后好好待她,她年少情真,不像妹姊我玩世不恭,不用管姊姊我了。”

言罢,也不待萧翎答话,转身急急而去。

萧翎心中大急,高声叫:“姊姊止步。”挺身站了起来。

金花夫人眼看萧翎站起了身子,急急走了回来,道:“你要干什么?还不给我坐下。”

萧翎看她语气神情之间充满着关怀、情爱,心中大是感动,暗道:这女人生性偏激,终日与毒物为伍,杀人于谈笑之间,但对我萧翎却是有数番救命之恩,情义并重不似作伪,看她对自己关怀之情,心中一动,说道:“如若姊姊答应留此,小弟就立刻坐下运功调息。”

百里冰接道:“姐姐答应他吧!”

金花夫人轻轻叹息一声,道:“你快坐下运气调息,别让伤势行血凝结,我留在此地等你。”

萧翎道:“在下相信妹姊。”

盘膝坐下,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这时,唐老太太满脸严肃神色,缓步行了过来,道:“萧大侠好了吗?”

金花夫人点点头,道:“他已能自行运气,自然没有大碍了,宇文寒涛呢?怎么样了?”

唐老太太缓缓说道:“人已清醒过来,但他伤的很重,我已给他服了两粒治疗内伤的丹葯,现在正躺着休息,那丹丸并非是对症葯物,能否有效,很难预料,但老身已经尽了心力……”

金花夫人道:“你可曾用内功助他行血运气?”

唐老太太道:“用过了,但对他那等沉重的伤势,却未必有助。”

金花夫人沉吟了一阵,道:“不要紧,只要他神智清醒过来,那就不会死了。”

唐老太太奇道:“为什么?”

金花夫人道:“宇文寒涛老好巨猾,胸罗既博,又精通医理,想他清醒之后,必有医疗自己伤势之策。”

唐老太太略一沉吟,道:“老身此番不顾本身生死,和那悲惨的后果,正式背叛那沈木风,固然觉得池为人阴险、恶毒,为他卖命效力,最后仍是难免一死,但最重要的还是为了萧大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4回 侠女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