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6回 同甘共苦

作者:卧龙生

行约数十丈,瞥见天光透进,原来,已到了出口所在。

出得山洞,景物又是一变,只见一条云封雾锁的深谷横拦去路。

洞外悬崖,伸延四五丈,横宽十余丈,上见青天,下临绝壑,三面都是陡峭的山壁环绕。

百里冰探首下望,瞧瞧那云雾弥漫的山谷,道:“大哥,这深谷,可是断魂崖吗?”

萧翎望了商八一眼,道:“如若商兄弟没有带错路,这云气弥漫的深谷,大概就是断魂崖了。”

百里冰喃喃自语,道:“这事很奇怪啊!”

萧翎道:“奇怪什么?”

百里冰道:“我看到一个人,消失在那巨岩之后,我自信不会看花了眼睛,但那人呢?除了藏在山洞之外,只有躲入这云雾封锁的深谷中了。”

商八道:“那洞中虽然幽暗,但宽不过数尺,在下已然留心查看,未见人影。”

百里冰道:“她唯一的去处,就是这云气封锁的深谷了……”

抬头打量了一下四面的峭壁,说道:“我不信,她能够攀上这百丈以上生满青苔的峭壁不露一点痕迹。”

语声甫落,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由那云雾封锁的深谷之中传了上来,道:“萧大侠能够找来此地,足见一诺千金。实乃大信大勇的人,不过,我家姑娘重又改变了心意,不愿再和萧大侠见面了。”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吐字清晰,众人都听得字字入耳。

百里冰突然举步而行,直向悬崖边缘走去。

萧翎探手一把抓住百里冰,道:“姑娘是何许人?”

那清脆的女子声音道:“萧大侠贵人健忘,连小婢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萧翎略一沉吟,道:“你是素文姑娘。”

那女子声音应道:“是小婢。”

萧翎道:“我那岳姊姊好吗?”

素文应道:“姑娘很好,她已知你到了此地,对萧大侠的千里奔波,我家姑娘是感激不尽,但她左算右算,觉得你萧大侠留此无益,因此改变了心意,命小婢劝你回去。”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素文姑娘……”

素文接道:“叫我素文就是,这姑娘之称,叫小婢如何敢当。”

萧翎轻轻咳了一声,道:“姑娘可否现出身来,和在下谈谈?”

素文道:“好!小婢这就上去。”

声落人现,一个全身青衣,头梳双辫的少女,由那云雾迷蒙的深谷中跃登岸上。

萧翎心知在那云雾封锁的绝谷中,必然有接脚之处,所以,对素文跃上深壑一事,丝毫不觉惊奇,望了素文一眼,道:“岳姑娘现在这断魂崖吗?”

素文点点头,却未正面回答。

萧翎道:“她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心意,不要和我相见了?”

素文沉吟了一阵,道:“个中内情,姑娘并未告诉小婢,但以小婢猜想,那全是为你萧相公。”

萧翎道:“怎么为我呢?”

素文道:“我家姑娘很善计算之学,大约她算过之后,觉得相公留此于事无补,所以,又改变了心意,要小婢转告相公,早些回去,不用再来了。”

萧翎淡淡一笑,道:“有一件事,还望素文姑娘能够转告你家小姐。”

紊文道:“什么事?”

萧翎道:“在下由禁宫而来,幸未辱命,取得了岳姑娘心中急于想见之物。”

素文道:“急于想见之物,那是什么?”

语声一顿,接道:“你是说,你已经进入禁宫了?”

萧翎点点头,道:“不错。”

素文沉吟了一阵,道:“姑娘曾经告诉小婢,无论如何,也要劝你回去。”

萧翎仰起脸来,思索了片刻,道:“好!既是那岳姑娘坚持不要和在下相见,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在下有一物,劳姑娘转给那岳姑娘如何?”

素文道:“别说一件事,就是十件八件,小婢也一样转给姑娘。”

萧翎伸手入怀,摸出箫王张放的武功手录递给素文,道:“把这交给你家姑娘。”

素文也未瞧看,就放入怀中,道:“萧大侠能体念到我家姑娘是一片好意,那就不会怪她了。”

萧翎点点头,道:“我知道,姑娘多多保重,在下就此别过了。”

素文满脸惭疚之色,道:“有劳萧大侠往返奔波,小婢心中实觉着不安的很。”

萧翎也不再答话,循原路退出石洞,穿过深草荒原,才停下脚步。

中州双贾已知萧翎心情不佳,一路上也不敢多言,直待萧翎停下了脚步之后,百里冰才长叹一声,道:“大哥;我害了你!”

萧翎奇道:“为什么你害了我?”

百里冰道:“那岳姑娘定然是瞧镖了有我和你同行,故而心中不悦,才会不肯和你相见。”

萧翎嗤的一笑,道:“你想得大多了……”

伸出手去,握着百里冰的右手,席地而坐,道:“冰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赶来此地吗?”

百里冰道:“我知道,你为了找那位岳姑娘。”

萧翎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来此找她,她又为什么住在这等可怕的地方吗?”

百里冰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萧翎笑道:“好!现在我都告诉你。”

数日来愁容苦脸的百里冰,忽然间,眉一展,恢复出满脸笑意,道:“难道你不是来此探望她?”

萧翎摇头,道:“不只为此……”他似在筹思措词,良久之后,才说道:“这么说吧!她和一个武功很高的人订下了一场约会,会面之地,就在那云雾封锁的断魂撵,在那等绝地会晤,自然是一场不分生死不住手的恶斗了。”

百里冰道:“你赶来助她,是吗?”

萧翎点点头,道:“不错,那个和她约晤之衲,不但本身武功十分高强,而且,还有强他十倍的后援,岳姊姊对我有过救命之恩,我能有今日,也全是岳姊姊所赐,不论这场搏斗多么凶险,我也不能置身事外。”

百里冰点点头,道:“其间有这番恩怨,自然是应该帮助她了。”

萧翎微微一笑,道:“因此,我决心留在此地,等待那人赶来此地赴约……”

百里冰接道:“我留在此地陪你。”

萧翎本意是想劝她离开此地,却不料,话还未入正题,那百里冰却抢先说出了留此陪他之言,不禁微微一呆。

忽闻百里冰长长叹息一声,道:“我知道留在这里,也无能助你……”

萧翎接道:“唉!这一场搏斗,我们的胜算很小,你留这里,岂不是大过危险吗?”

百里冰道:“唉!如若你在这场搏斗中被人杀死了,难道我还能活得下去吗?”

萧翎呆了一呆,暗道:她对我如此情意,将来该如何了局?

他已知无法说服百里冰,使她离开这险恶之地,只好改变主意,道:“冰儿,你在这里陪我可以,但必须答应我两件事!”

百里冰道:“什么事?”

萧翎道:“没有得我允许之前,不许随便出手参与其事。”

百里冰略一沉吟,道:“好!我答应你。”

萧翎目光又转到中州二贾脸上,道:“两位大概已知晓,强敌厉害,留此无益,何况孙不邪老前辈和无为道长等,恐已等得心焦,两位兄弟也该去通知他们一声才是!”

杜九道:“我等自知武功难以帮助大哥,不过……”

商八急急打断杜九之言,接道:“大哥之意,可是要我等通知那孙不邪老前辈和无为道长大哥所在地吗?”

萧翎道:“不用了,你们只告诉他,我很好,不用他们挂念,此地事完,我如还能活在世上,自然会去追查你们的下落。”

商八脸色严肃他说道:“大哥要为天下武林同道保重,小弟去了。”

杜九似是还要讲话,却被商八抓住衣袖,拖着向前跑去。

萧翎呆呆地望着两人背影,直待完全消失之后,才轻轻叹息一声,道:“冰儿,咱们要找一处隐秘所在藏起身子。”

百里冰道:“为什么要藏起来呢?”

萧翎道:“因为我要练习几种武功!”

百里冰道:“好!我替大哥护法。”

两人就在进入那深草荒原的要道所在找了一处容身之地,住宿下来。

萧翎一面苦练无相大师的弹指神功,一面和百里冰研读华山谈云青的手著剑招。

百里冰除了和萧翎研练剑法之外,就打些山鸡、野兔,烤来充饥,有时,采些松子食用。

这地方人迹罕至,两人除了吃喝之外,就以练习剑法打发时光,荒山无人,心神专注,虽只有近两月的时光,但两人进境却是很快。

这日早晨,萧翎坐息醒来,屈指一算时间,已是约期将满,回顾了百里冰一眼,不禁失声而笑。

百里冰正在生火烤一只山兔,见萧翎失声而笑,停下手来问道:“你笑什么?”

萧翎道:“可惜这深山之中,没有铜镜,你该照镜瞧瞧,你那一身白衣,已然成了黑衫,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已变成小叫化了。”

百里冰嫣然一笑,道:“你呢?蓬首垢面,也强不了我多少。”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冰儿,这些时日之中。咱们一心一意的贯注练习剑法上,心无旁骛,连自己的存在也忽略了,适才我算过,那衲和岳姑娘订下之约已届期满,不是明日,就是后天,必然来此地,咱们今日要梳洗一下,可到峰顶之上注了。”

百里冰接道:“为什么要迁到峰顶之上呢?”

萧翎道:“咱们要轮流守望,看他们来了多少人呀!”

百里冰四顾一下山峰形势,道:“就四周山势而言”,似乎是别无出路……”

转了转烤着的山兔,道:“西行一里许处,有一处山泉汇集的小溪,你先去梳洗吧!”

原来,萧翎勤练武功,近两月的日子,一直未离开过坐息之地。

萧翎依言而行,不足一里地,果然有一条小溪,萧翎就那小溪中梳洗一下,换过衣服,恢复了英俊容貌。

行回原地,百里冰已然烤好山兔。

目睹那百里冰辛劳操作,萧翎心中大为感动,行近百里冰,拂着她蓬乱的长发,说道:“冰儿,这两月来,当真是苦了你啦。”

百里冰盈盈一”笑,道:“可是我很快乐!山兔已经烤熟了,你先吃吧!我去梳洗换衣。”起身奔行而去。

萧翎望着那燃烧的枯枝,想到这两月来百里冰的辛苦油生惜怜,暗道:她一个娇生惯养的人,跟着在这等荒凉的深山之中,过着孤苦凄凉的日子,而且煮食采薪,如食甘抬,这种情意是何等的深厚啊!以后我该好好待她才是……

百里冰匆匆梳洗回来,见萧翎还未吃那野兔,急急说道:“大哥,你怎么不吃呢?”

萧翎微微一笑,道:“等你回来一起吃啊!”

两人匆匆吃了一些兔肉后,攀上一座高峰。

百里冰道:“期限已届,大哥寸阴如金,小妹替你守望,你趁这刻工夫,再坐息一阵,好好想想那谈云青的剑招。”

萧翎心知那岳小钗除了两个亲信女婢之外,再无援手相助,唯一赶来援助于她的人,就是自己,那玉箫郎君此番如不邀约助拳人,那就罢了,如若邀请有人,那人必定是武功绝世的高手,这一番对阵恶斗,凶险之处,只怕尤过在禁宫之外和沈木风交手的一仗。

心中念头转动,口中却缓缓说道:“冰儿,我求你一件事,不知你肯不肯答应。”

百里冰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大哥这话说的太奇怪了,不论你说什么,我自都会答应你啊……”

萧翎接道:“我知道,不过,这件事有些不同,只怕你不肯答应。”

百里冰黯然说道:“大哥啊!难道现在你还不知我的心吗?”

萧翎神色严肃他说道:“正因你对我太好了,才不会答应这件书情。”

百里冰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道:“真的,我自己还想不出什么事我会拒绝你,你就说出来听听吧!”

萧翎道:“不成,你一走要答应我,我才能告诉你。”

百里冰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说吧。”

萧翎拍拍身测的小石,道:“冰儿,坐过来。”

百里冰缓缓行了过去,依在萧翎身边而坐,神情间无限温柔

萧翎轻轻咳了一声,道:“冰儿,你武功比大哥如何?”

百里冰微微一笑,道:“我自然不如大哥了!”

萧翔道:“如若我打人家不过,你自然不是别人的敌手了!”

百里冰点点头,道:“那是当然啦。”

萧翎道:“所以,这次事情,你不能插手其间。”

百里冰道:“我知道,我只在旁边替你助威就是。”

萧翎摇摇头,道:“不行,你不能去,如果那人杀了我和岳姑娘,难道还会放过你吗?”

百里冰道:“不行,只有这一件,我不能答应你。”

萧翎微微一笑,道:“冰儿,你已经答应了。”

百里冰黯然流下泪来,缓缓说道:“大哥,我上了你的当。”

萧翎伸出手去,拂着百里冰头上的秀发,缓缓说道:“冰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6回 同甘共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