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7回 断魂崖生死斗

作者:卧龙生

中年尼姑重重的咳了一声,道:“老前辈,咱们此来用意,旨在问明那岳姑娘的意思……”

那灰袍老人接道:“不错,咱们应该先问明岳姑娘的意思。”

中年尼姑目光转到那白发者妪脸上,缓缓说道,“老前辈如若想要晚辈处理此事,最好能够给晚辈一些时间。”

白发老妪目光一转望了玉箫郎君一眼,黯然说道:“好吧,老身不再讲话就是。”

那中年尼姑突然站起身子,道:“岳师妹,你过来,我要和你谈谈!”

岳小钗缓缓站起身子,慢步行了过去,道:“师姊有什么吩咐?”

那中年尼姑举步向外行去,一面说道:“你跟我来吧!”

举步向室外行去。

岳小钗回顾了萧翎一眼,随在那中年尼姑身后行去。

素文和另外一个红衣女婢相互望了一眼,跟在岳小钗身后行去。

萧翎低声对百里冰道:“冰儿,你坐在这里等我。”

霍然站起了身子。

那白发老妪和那灰衣老人也随着站起了身子,放过岳小钗和那中年尼姑,拦住了素文和那红衣女婢,以及萧翎等人。

那灰衣老者冷笑一声,道:“诸位最好是坐回原位别动。”

萧翎大步向前,越过二婢,接道:“如若在下一定要走呢?”

灰衣老者道:“那只有一个办法。”

萧翎道:“什么办法?”

灰衣老者道:“凭武功闯过去。”

萧翎暗中一提真气,正待接口。

岳小钗突然回过头来,道:“你们都退回去。”

素文和那红衣女婢应了一声,齐齐向后退去。

萧翎强自按捺下胸中气愤,也缓步退了回去。

那白发老妪冷冷地望了萧翎两眼,沉声说道:“小娃儿,你过来,老身有话问你。”

萧翎心中犹疑不定的缓步行了过去,道:“老前辈有何见教?”

白发老妪两道目光有如冷电一般,直逼到那萧翎的脸上,缓缓说道:“天下美女难计其数,你为何一定要和小孙争那岳小钗呢?”

萧翎剑眉微微一一扬,道:“老前辈此言差矣……”

白发老妪怒道:”老身活了九十多岁,难道还会说错话吗?”

萧翎道:“在下既无和令孙争风之心,更无争风之事,只是老前辈等仗势凌人,劳师动众,形同逼婚……”

白发老妪气得冷哼一声,接道:“几十年来,从没人敢对老身如此无礼……”

萧翎心中暗道:这女人年纪虽大,但脾气却是暴躁得很,如今岳姊姊心意未明,倒是不便和她起冲突。当下强自忍下胸中怒火,淡淡一笑,道:“如是老前辈和晚辈交谈,晚辈一向直言无隐,如是不愿和晚辈交谈,一晚辈也不敢高攀论辩。”

白发老妪回顾了玉箫郎君一眼,缓缓说道:“好!老身一生之中,从未对人说过一句求人之言”,此刻却求你萧翎一事,自然,老身亦有还报!”

萧翎心中虽知其事,必然是十分难为的事,但仍然忍耐不住,问道:“什么事?”

白发老妪道:“你立刻动身离此。”

萧翎一皱眉头,付道:我舍死亡生进入禁宫,千里迢迢奔来此地,就是为岳姊姊助拳而来,怎能轻易离此……

那白发老妪似是早已料知萧翎必然不允,不待萧翎接口,就抢先说道:“老身所付的代价,亦是重大无比,当今武林之世,除了我白云山庄之外,大概还很少有人敢和那沈木风为敌作对。”

又道:“纵然是有,也是心余力细,势所难能,老身愿以我白云山庄中三名武功最强的精锐高手,助你抗拒沈木风,事有必要,老身也可亲自助你一臂之力,这代价够大了吧!”

萧翎摇头道:“沈木风和晚辈为敌,是一件事,我那岳姊姊和令孙的纠纷,是另一件事,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

白发老妪心中似很焦怨,大约是希望在那中年尼姑和岳小钗未返石室之前,先把萧翎一方解决,无心再听萧翎解说下去,眉头一扬,接道:“这么说来,你是非要插手其间?”

萧翎道:“你们和岳姑娘之间的纠纷,只要能够和平解决,在下决不插手,但如要势成水火,动手相搏,在下就不能不管了!”

白发老妪冷笑一声,道:“如若老身此刻先取你命呢?”

萧翎道:“晚辈既然敢来,早已把生死置诸度外了。”

白发老妪一提气,正想出手,忽闻步履之声传来,当下隐忍未发,霍然转过身子。

那中年尼姑面色严肃,望了萧翎和那白发老妪一眼,缓缓说道:“老前辈,贫尼已经和岳师妹谈过了。”

白发老妪道:“我那位世贤妹,精研佛法,是一位有道高尼,你是她衣钵弟子,已得真传,必能舌翻金莲,说动你的岳师妹了。”

她心中隐忍着无限委屈。怒火,纵然是几句好话,从她口中说出,也是犹带讥讽,十分难听。

那中年尼姑却是涵养甚好,摇头说道:“贫尼只怕很难完成家师所托了。”

白发老妪脸色微变,道:“如是你说不服你这位岳师妹,那是只有动手一途了。”

中年尼姑面色凝重,缓缓说道:“在事情还未绝望之前,贫尼还不想施用最后的手段。”

白发老妪道:“照老身的看法,此刻,已算完全绝望了。”

中年尼姑道:“贫尼既奉师命而来,对家师和老前辈都将有个交代。”

白发老妪道:“那很好,咱们可以动手了,你对你那位师妹,老身对付萧翎。”

中年尼姑道:“老前辈还请忍耐片刻,贫尼还有句话问问张世兄。”

白发老妪缓步退到一侧,道:“你问吧!”

中年尼姑目光转注到玉箫郎君身上,道:“张世兄,贫尼有几句话请教,希望张世兄能够据实而言。”

玉箫郎君点点头,道:“什么事?”

中年尼姑道:“岳姑娘可曾对你说过,萧翎如有信息,她就要离你而去?”

玉箫郎君点点头,道:“不错,说过这句话。”

中年尼姑道:“你当时如何回答?”

玉箫郎君沉吟了一阵,道:“在下当时未置可否。”

中年尼姑目光又转到岳小钗脸上,道:“岳师妹,张世兄是如此回答你吗?”

岳小钗摇摇头,道:“不是。”

中年尼姑道:“张世兄如何回答于你,关系十分重大,你此刻不用害羞,还望照实说出,在当时情景,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张世兄可能已经淡忘,但你却是有心而言,想必还记忆犹新吧。”

岳小钗道:“张世兄当时答复我的是,萧翎已沉尸长江,怎可能还魂复生。”

白发老妪接道:“就算如此回答,那也不算是答应她回到萧翎身旁啊!”

中年尼姑沉声问道:“岳师妹,这是真实之言吗?”

岳小钗道:“小妹不敢欺骗师姊,句句话都是真实经过。”

中年尼姑目光又转到玉箫郎君脸上,道:“张世兄,岳姑娘说的对不对?”

玉箫郎君沉吟一阵,道:“师太说的不错,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在下已然记不清楚了。”

中年尼姑缓缓说道:“还有一件事张世兄定然会记得很清楚的。”

玉箫郎君道:”什么事呢?”

中年尼姑道:“岳小钗是否答允过你的婚约。”

自发老妪接道:“岳姑娘和俊儿,并出并游,足迹几遍名山胜水,孤男寡女,如非有情,岂能如此。”

中年尼姑道,“有情和婚约,是两件事,贫尼觉得应该查问清楚才是。”

目光又转到岳小钗的脸上,道:“岳师妹,你答允过张世兄的婚约没有?”

岳小钗道:“张世兄曾对小妹提起婚事,小妹当时答复是再等两年,如若仍无我萧兄弟的消息,那就委身相侍,以报数番相救之恩……”

那铁手金面人突然插口接道:“若非我家公子数番相救,姑娘有十条命,也已经完全死绝,萧翎纵然还生在世上,姑娘却已尸骨成灰了。”

岳小钗不理那铁手金面人,仍然继续接道:“可是此言之后,不到两年,萧翎就出现于江湖之上,小妹听得此讯之后,就留下书信,悄然离开了张世兄。”

中年尼姑望着玉箫郎君接道,“张世兄,她说的是真是假?”

玉箫郎蓄点点头,道:“不错。”

中年尼姑道:“好!岳师妹再继续说下去吧!”

岳小钗轻轻叹息二声,道:“以后,张世兄曾天涯海角的追踪于我,但小妹一心要寻找我那萧兄弟的下落,未敢再和张世兄见面。”

玉箫郎君接道:“咱们虽未见面,但却曾以箫声、琴韵,互通音讯相思。”

岳小钗道:“张世兄虽然以玉箫苦诉相思之情,但愚妹却以琴韵回劝张世兄,不用再为小妹浪掷情感,想来,张世兄不会否认吧!”

玉箫郎君叹道:“海枯石烂,此情不移,岳姑娘……”

白发老妪一顿脚,接道:“没有出息的小子……”

目光转到那中年尼姑的脸上,道:“不用再问下去了!”

中年尼姑道:“贫尼还有一些内情不明,希望还能再问几句。”

白发老妪道:“问来问去,都是一样了,我这位没有出息的孙儿,苦恋岳姑娘,但岳姑娘却是情有所钟,一心向那萧翎,老身想不出再问下去还能问出什么来?”

中年尼姑略一沉吟,道:“老前辈,贫尼想从其间,找出岳师妹的错,也好有一个问罪的借口。”

白发老妪道:“慾加之罪,何患无词,老身立刻就可以告诉你一个拿下那小丫头的理由来!”

中年尼姑道:“贫尼已没有嗔念,要我无缘无故的出手对付岳师妹,很难下手,必得找出她一点错处才成……”

白发老妪道:“她水性杨花,忘情负义,难道还不是理由吗?”

中年尼姑道:“可是,这其间经过的内情,岳师妹并无亏理之处。”

白发老妪冷笑道:“你师父派你来,是给老身帮忙,并非让你判断是非来的。”

中年尼姑道:“家师告诉贫尼之言,是要问明内情,再行决走处理之法。”

白发老妪脸色一变,正要发作,忽听灰衣老者说道:“老夫人不要生气,三绝师太必然会有处理办法,对咱们白云山庄有个交代。”

那白发老妪冷哼一声,道:“咱们先看她如何处理再说。”

言罢,回身行到石室一角,盘膝坐下,闭上双目,大有不再闻问之概。

那中年尼姑望望岳小钗,又望望玉箫郎君,轻轻一叹道:“冤孽,冤孽。”

那灰衣老者一抱拳,恭恭敬敬对中年尼姑一礼,道:“三绝师大,张家乃一脉单传,如是我们小东家有了三长两短,师大何以对得起陷入禁宫的老庄主呢?”

三绝师太叹息一声,自言自语说道:“昔年家师为我剃度之时,曾经问我取个什么法号,我脱口而出,要用三绝作号,我要一心一意皈依我佛,绝情,绝亲、绝义,想不到我静修了几十年后,仍然为情所困。”

萧翎目睹三绝师大困恼之状,忍不住说道:“师大乃有道之人,何苦为凡俗人情所困,你既已无我无嗔,何不退出这场是非呢?”

三绝师太冷笑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萧翎道:“区区萧翎。”

三绝师大道:“此时此地,你有何资格和贫尼说话?”

萧翎心中暗道:这尼姑不知好歹,我好言劝她几句,难道劝错了吗?

正想反chún相讥,突闻岳小钗喝道:“萧兄弟,没你的事,你不许多嘴。”

他心中对那岳小钗一向敬若天人,听得岳小钗的呼叫,立时住口不言。

三绝师太长长叹息一声,道:“岳小钗,事情经过我已了解大部,其间细节,那也不用追究了,你也有很多错失之处,虽然有理,但却负情,如今,事情已然闹到这步田地,不知你要作何打算。”

岳小钗苦笑一下,道:“如是张世兄一人来此见我,小妹心非铁石,大恩旧情,倒叫小妹很感难以自处,如今,张世兄劳师动众而来,大有逼迫小妹就范之用心,这似乎已脱出情理之外。”

三绝师太道:“张老前辈爱孙心切,随同而来,那也不能算错。”

岳小钗道:“可是除了老太太之外,还有随行多人,那是作何解说?”

三绝师太道:“师妹可绝亲情,但却不能抗拒师命……”

岳小钗道:“师命要小妹如何?”

三绝师太道:“师父虽然是当今第一明理人,但师妹别忘记,她终是玉箫郎君的姑奶奶啊!”

岳小钗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师父如何交代师姊,请明说了吧。”

三绝师太道:“师父命我来此之时,要我盘问实情,看你是否确有错处。”

岳小钗道:“小妹已然据实奉告,是否有错处,师姊想已了然。”

三绝师太道:“有理负恩,岂能算全无错失。”

岳小钗道:“小妹被迫负恩,师姊如和小妹易地而处,那将该如何?”

三绝师太道;“事由你起,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7回 断魂崖生死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