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8回 以剑代箫

作者:卧龙生

张老夫人全身一颤,道:“他陷入禁宫数十年,只剩下一堆白骨,你如何还认得出来?”

萧翎道:“事情全出张老夫人意料之外,一则因那停尸处封闭甚严;二则,几位老前辈个个均内功精深,是以,他们虽已死去甚久,但却一个个都是面目如生。”

张老夫人道:“当真吗?”

萧翎道:“萧某从来不打诳语。”

张老夫人道:“你们进入禁宫之后,岂不使空气流入,破坏了他们的法体?”

萧翎道:“几位老前辈的法体,经过了数十年,早已干枯,想来不会再坏了!”

张老夫人道:“你可曾取去了我张家箫法?”

萧翎道:“我等进入禁宫之后,才发觉早已有人先我们而入禁宫了……”

张老夫人接道,“那是说我们张家的箫法,早已先被别人取走了?”

萧翎道:“禁宫中诸位老前辈留下的武功手录,大都为人取走,至于张老前辈的萧法……”

望了岳小钗一眼,住口不言。

岳小钗缓缓从怀中取出箫王手录武功秘录,双手捧起道:“贱妾愿以张老前辈留下的绝世武功相赠张兄,以酬数番相救之恩。”

这意外的变化,使得全场中人大都呆在当地,不知如何开口。

连那一向冷静的三绝师太,也为之愕然不已,半晌讲不出话来。

岳小钗缓步行到玉箫郎君身前,双手奉上箫王武功秘录,道:“张兄,小妹并非负恩忘情,实因家母遗命难违,而且,小妹和张兄交往之时,已经事先说明,今以令祖遗留人间的绝世武功相赠,以张兄才华,必可把张家萧法发扬光大,扬威于武林之中,也可减少小妹心中一份愧疚。”

玉箫郎君张俊缓缓抬起双目,盯在岳小钗的脸上;凝神注目,一瞬不瞬,两道森冷的目光,直似要看入岳小钗的内心。

岳小钗垂下头去,黯然叹息一声,道:“张兄,请接过令祖遗物,愿你日后练成绝技,扬名于武林之中,也算得小妹一番报答之意……”

玉箫郎君轻轻叹息一声,脸上的神采突然敛失,目中的神光也消失不见,他缓缓他说道:“谢谢岳姑娘的一番盛情,小兄已心领了……”

他回顾了身侧的张老夫人一眼,突然闭口不言。

显然,他言未尽意,但却强自忍下,不愿再说。

张老夫人突然伸过手去,冷冷说道:“那是先夫遗物,还给老身也是一样。”

岳小钗疾快的缩回右腕,摇摇头道:“张老前辈的遗物,放于禁宫之中,世人都知,进入禁宫充满着死亡危险,老前辈虽是箫王的夫人,只怕也没有承受这秘录之权。”

张老夫人道:“我是他的妻子,先夫遗物,我怎会无权承受。”

她双目之中,充满着愤怒的火焰,盯注在岳小钗手中的秘录之上,心想伸手抢夺,但又怕毁坏了箫王手录,不敢出手。

岳小钗缓缓地把箫王手录藏入怀中,说道:“老前辈说得诚然有理,不过,这其间却是稍有不同之处。”

张老夫人道:“老身既是说得有理,小丫头、怎不把先夫手录交还于老身呢?”

岳小钗道:“如是张老前辈在未入禁宫之前,已写下这本秘录随身带入禁宫,这本手录,自该是归老前辈等所有,可惜的是,张老前辈进入禁宫之后,才写下了这本手录,用心在怕他绝世武功失传,谁能进入禁宫取得这本手录,自然就为谁所有了!”

那灰衣老者张成,突然接口说道:“但那进入禁宫之人,并非你岳姑娘啊!”

岳小钗回顾了萧翎一眼,道:“虽非我在禁宫取得,但却是取得之人相赠。”

张成冷冷说道:“书是我老主人写下,白云山庄自有收回之权,姑娘一定不给,咱们只好动手相抢了。”

岳小钗淡淡一笑,道:“诸位来此之时并未想到我岳小钗收存着张老前辈的手录,来此用心,无非是想迫我就范,如若难如你们之愿,就算没有这箫王手录,诸位也一样要出手取我之命!”

目光一掠三绝师太,接道:“小妹已然忍辱负重,委屈求全。但目下情势,似乎已无法求全,小妹也不愿再忍受下去了。”

三绝师太和萧翎动手之后,心中已知今日情势,如若真的闹翻动手,定然是一个十分悲惨的结果,白云山庄,虽然精锐尽集于斯,但萧翎的剑法之奇,内力之强,如说单打独斗,包括那张老夫人在内,也未必能够胜他,如是一拥而上,合力群殴,对方有五人之多,虽然未必个个如萧翎和岳小钗武功一般高强,但既然来此,必已有备,决非好与之人。

她为人冷静,衡度过眼下情势之后,说道:“师妹意慾何为呢?”

岳小钗道;“小妹愿以张家箫法,还情张兄,如是张老夫人等迫人过甚,今日只好决诸一战了。”

三绝师太望了张老夫人一眼,道:“老夫人之意呢?”

张老夫人冷笑一声,道:“岳姑娘已负情忘恩害了小孙,看样子岳姑娘如不回心转意,小孙是难有复元之望了,何况,她又霸占了先夫遗留的武功秘录,小孙如有不幸,张家从此而绝,不还先夫武功,白云山庄还有何颜在武林立足。”

岳小钗接道:“晚辈愿以张老前辈的武功手录还情报恩,张兄不受,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

张老夫人冷笑一声,道:“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们可以夺回先夫手录,生擒你岳小钗,废你武功,迫你下嫁小孙。”

萧翎寒然踏前两步,正侍反chún相讥,却为岳小钗示意拦阻。

张老夫人举手一挥,那劲装少年突然出招,点了玉箫郎君的穴道。

岳小钗沉声说道:“师姊意下如何。还望早作处置,如果双方一动上手,只怕师姊也无能控制局势了!”

就在岳小钗和三绝师太讲话的工夫,那灰衣老者张成,和那铁手人已然分别移动身躯,站了方位。

只见那灰衣老者右手一探,取出了一管铁箫。

岳小钗一松腰间扣把,抖出软剑。

岳小钗一亮兵刃,素丈和那红农女婢也同时抽出了宝剑。

张老夫人的兵刃十分特殊,两个金锤并不很大,只不过有茶杯大小,锤后是线香粗细的白色索绳。

但闻张者夫人自言自语他说道:“老身已整整四十年未动过这夺命金锤了。”

三绝师太看那张老夫人把昔年成名兵刃也带了来,心中知她早已有备了,今日一场生死之搏,怕是难以免去了。

双方各亮兵刃,剑拔膏张,大战一触却发。

岳小钗神情严肃,望了三绝师太一眼,道:“大战形势已成,已难免动手,小妹希望师姊能够置身亭外。”

三绝师太满脸为难之色,沉吟了一阵,道:“师妹今日如若落败……”

岳小钗接道,“埋骨断魂崖底。”

三绝师太道,“你伤了张老夫人,又是一个什么后果呢?”

岳小钗道,“负荆师门,听凭发落。”

三绝师太道:“你败者必死,胜亦难免要负荆师门,胜败都对你无益,何苦要动手一搏呢?”

岳小钗道:“就目前情势而言,小妹除了还手一战之外,只有束手就戮一途了。”

三绝师大道;“师姊倒有一策,不知师妹是否肯听?”

岳小钗道:“师姊请说。”

三绝师太道:“你既理上无亏,何不随师姊同归师门,由师父出面化解,不知你意下如何?”

岳小钗望了萧翎一眼,道:“小妹如是答应师姊,我这位萧兄弟呢,以他一人之力,如何能抗拒白云山庄围攻?”

三绝师大心中暗道:今日在场之人,只怕以他武功最强,纵然是张老夫人出手对付他,也未必能讨得好去。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师姊试行一劝张老前辈……”

目光转到张老夫人的脸上,接道:“老前辈听到我和岳师妹的谈话了?”

张老夫人道:“听到了。”

三绝师太道:“岳师妹既然愿随我国归师门听凭师父处理,老前辈似可不用再行动手了。”

张老夫人道:“我那位妹妹怕不会把我这位嫂嫂放在眼中。”

语声突住,凝目思索片刻;接道:“她虽不把我这做嫂嫂的看在眼中,但我却不能不尊重她,岳小钗交给你了,三月之后,请你那位师父到白云山庄给我回话。”

三绝师太道:“晚辈定把老前辈之言据实转告家师。”

张者夫人冷笑一声,道:“你要告诉她,此事关系着张家香烟绝续,她做姑奶奶的,也有一份责任。”

不等三绝师太再开口,举手连挥道:“你们可以走了。”

萧翎手持短剑而立,冷眼看局势变化,未发一言。

三绝师大自被萧翎利剑削去拂尘上的马尾之后,心理上大受挫折,已不似来时那般冷做,当下轻轻咳了一声,接口说道:“张老夫人,贫尼还有下情奉告。”

原来,张老夫人亦看清目下形势,双方当真的各尽所能拼了起来,很难说鹿死谁手,如若三绝师太置身事外,对已方实力影响更大,三绝师太既然要带岳小钗走,刃。是最好不过,岳小钗去后,可以集中全力先把萧翎杀死,既可去一强敌,又断了岳小钗的希望。是以,一口答应了三绝师太,早些把岳小钗带走。

她心中打好了如意算盘,不容三绝师大多言,接道:“你带着岳小钗走吧!此地之事,不用你操心了。”

三绝师太道:“贫尼之意,是张老夫人既然愿把岳小钗交给家师,今日这一场搏斗,似是不用再打下去了。”

张老夫人道:“岳小钗是你师妹,萧翎似是和你无关吧!”

岳小钗接道:“张老前辈如不先放过萧翎,晚辈也不会轻易离此。”

张老夫人冷冷说道:“老身一生之中,从不受威胁。”

岳小钗目光转至!三绝师太脸上,道:“看来师姊像是无能调解这场纷争了,但师姊已然尽了心力,小妹也给足了师姊面子,形势如此,师姊只有退出这场纷争了。”

这几句话说得很重,三绝师太亦不禁脸色大变。

但她究竟是修养深厚的人,略一沉吟,道:“张老前辈既然不肯赏脸,师姊又败在了萧翎手中,只好暂时退出这场纷争了。”言罢缓步退到石室一角,大有袖手旁观之意。

张老夫人似是未料到三绝师大竟然真的撤手不管,怔了一怔,冷笑道:“师大虽然被萧翎利剑削了拂尘,但你并未伤在那岳小钗的手下啊!”

三绝师太淡淡一笑,道:“张老夫人既不肯听从贫尼之言,贫尼自也不便强迫岳师妹就范了。”

一直未讲话的萧翎,突然踏前一步,缓缓说道:“诸般纠纷,都怪我萧翎未死,但此刻,老前辈却有一个杀死我萧翎的机会。”

张老夫人道:“你认为老身不敢吗?”

岳小钗秀肩微晃,越过萧翎,道:“事既由我而起,和萧翎何干,老前辈要出手,也应该对付晚辈才是。”

萧翎微微一笑,道:“姊姊就算百般委曲,他们也不会放过小弟,今日不杀我,明日还有杀我的机会,眼下唯一良策就是使他们明白,白云山庄中人无法杀我萧翎,证明此点之后,他们才肯罢手,姊姊替我掠阵,小弟不敌之时,姊姊再出手不迟。”

岳小钗还待争辩,突闻三绝师大的声音传入耳际,道:“师妹退开,萧翎武功,决不在你之下,此刻情势,只要让她知道萧翎厉害之后,才不致造成更悲惨的结局,你若坚持出手,只怕要造成混战之局了。”

岳小钗心知是三绝师大传音相告,想她之言,甚有道理,当下缓缓退开。

萧翎豪气飞扬,短剑一举,道:“老前辈请出手了。”

张老夫人冷笑一声,缓缓行前两步,手中软索夺命金锤随着她移动的身躯突然向左右飞出,那柔软的白索,有如坚硬铁杵一般,直撑着双锤。

萧翎暗自一提真气,心道:这老妇人内功精深如斯,实是有些可怕。

突然间,人影一闪,那灰衣老者跃入场中,道:“对付一个后生晚辈,怎用老夫人出手,老奴张成足矣。”

张老夫人冷肃他说道:“他手中短剑锋利,能削去三绝师太拂尘,只怕你难是敌手。”

张成道:“老奴如是不敌,夫人再行出手不迟。”

但闻百里冰高声叫道:“大哥啊!人家要用车轮战法对付佩,你要多多小心。”

张成怕张老夫人受激变化,阻止自己出手,右手铁箫突然一起,一招“铁树开花”,点向萧翎前胸。

萧翎短剑一挥,一招“法轮九转”,短剑幻化出层层白芒,横向铁箫之上削去,人却仍然肃立原位未动。

张成幼年追随箫王张放,深得主人喜爱,指点他甚多武功,张放陷入禁宫之后,张成更是刻意求进苦练箫法,四十年从未间断,他虽是仆从身份,但内功上的成就,两代的主人都难及他,乃白云山庄中武功最强的高手之一。

两人交手一招,张成已知遇上了劲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以剑代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