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29回 恩情困佳人

作者:卧龙生

张老夫人脸色黯然,萧萧白发,无风自动,双巨中泪光盈盈,缓缓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老身当真是老迈了。”

语声凄凉,老泪滚落,英风尽失,黯然神伤。

岳小钗缓缓说道:“适才晚辈施展的三剑,名叫‘闪电三箫’,乃是张老前辈陷入禁宫之后悟出的绝技之一,以老夫人武功的深博,如得再阅张老前辈遗留的武功,必然有惊世骇俗的大成,晚辈奉还张老前辈手著秘录,以报张兄救命之恩,也算使张家箫法重归白云山庄。”

张老夫人一战落败之后,已不复战前气焰,回顾了玉箫郎君一眼,自言自语他说道:“这报偿不能算轻啊!”

玉箫郎君接道:“奶奶,咱们走吧。”

挣扎着站起身子,大步向外行去。

张老夫人尖声叫道:“俊儿,你怎么能够走动。”放步追了出去。

张成和劲装少年紧随追出,眨眼间,白云山中人走的一个不剩。

岳小钗呆呆的望着那些远去的背影,长长叹息一声,慾言又止。

三绝师太待张老夫人等去后良久,才缓缓他说道:“师妹,你作何打算?”

岳小钗摇摇头,道:“小妹没有打算。”

三绝师大道:“你可愿跟我归见师父?”

岳小钗略一沉吟,道:“师姊觉着小妹是否该去?”

三绝师太道:“不论你是否想去,但在半年内你得去见师父一面,解说今日情形,师姐从旁为你作证。”

岳小钗道:“多谢师姊了。”

三绝师太缓缓说道:“师父虽然不喜欢她嫂嫂张老夫人,但和箫王张放老前辈兄妹之间的情意却是很好,玉箫郎君乃张家唯一的骨肉,师父绝不忍心看那玉萧郎君因此而死,她表面之上对此事虽然冷淡,但就师姊所知,师父已经采集了甚多灵葯,替张俊调制一种葯丸,除非你准备和师父起冲突,还是最好能先取得师父的谅解。”

岳小钗道:“师姊关顾之情,小妹永铭肺腑。”

三绝师太道:“希望你会记住我的话,师姊去了。”

举步向洞外行去。

岳小钗送三绝师太离去之后;重返石洞,望了萧翎一眼,轻轻叹道:“兄弟,你为什么不肯听姊姊的话?”

萧翎道:“什么事啊?”

岳小钗道:“我说过要你离开此地是吗?”

萧翎道:“如是玉箫郎君一人前来,小弟决不会到此多事,但他们浩浩荡荡一行数人,姊姊独力如何能支,因此,才赶来相助。”

岳小钗看他满脸惊惶之状,忍不住微微一笑,道:“我想不到,你能在短短三月之内找出禁宫,而且武功又有这么大进境。”

萧翎道:“只能说样样赶巧,使小弟未辱使命。”

岳小钗道:“我交给你禁宫之钥,用心只是想把你支开,不要你管姊姊的事,想那禁宫,传言江湖数十年,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苦心寻找都未能找到,你在短短数月之中如何能找到,唉!

但终于被你找到了。”

萧翎道:“说起来,也算得皇天有限,小弟只算是凑巧赶上而已。”

当下把进入禁宫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岳小钗道:“你冒了很多险……”

目光转到百里冰的身上,道:“这位姑娘是谁,你还没有替我引见。”

萧翎正待说出那百里冰的身世,百里冰已抢先接道:“我叫百里冰,见过岳姑娘。”

岳小钗看她娇小可爱,言情温柔,心中十分喜爱,微微一笑,道:“百里姑娘……”

百里冰道:“我小姑娘几岁,你不嫌弃,就认我一个妹妹吧!”

岳小钗微微颔首道:“好,我还不知晓妹妹的家世……”

百里冰接道:“我长在北海冰宫。”

岳小钗道:“北天尊者是你……”

百里冰道:“是我爹爹。”

岳小钗道:“北海公主,令尊不但威震北海,而且名倾中原,听说他手下,罗致了无数高手,每隔几年;总要有一趟中上之行,行径之处,所有的武林人物,不是恭迎恭送,就是退避三舍。”

百里冰不脱稚气,看那岳小钗美艳容貌,优雅风度,无怪萧大哥提起她敬重无比,最难得是她对自己似是毫无嫉妒之意,想到自己对她的嫉妒,不禁暗暗惭愧,当下笑道:“小妹对家父的事知晓很少,家父也不给我谈武林中事。”

岳小钗叹道,“原来如此……”

目光一顾萧翎道:“兄弟,你怎么认识了百里姑娘?”

萧翎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岳小钗是敬畏异常,既不敢不回答,如若是据实奉告,又觉得有甚多碍口之处,当下说道:“这个,这个……”

百里冰接口说:“是小妹天涯寻访,找到他的。”

岳小钗微微一笑,道:“令尊知道吗?”

百里冰摇摇头,道:“家父不知。”

岳小钗道:“似你这般私离冰官,令尊定然将四海寻觅,有一天,令尊如若知晓此事,岂肯罢休。”

百里冰黯然说道,“我也知晓此事可能给萧大哥带来甚多烦恼,但我不能自主……”

萧翎道:“小弟已为她和北天尊者动过一次手了。”

岳小钗吃了一惊,道:“你如何是北天尊者之敌!”

萧翎道,“小弟受了重伤,得人相救。”

岳小钗是何等聪明人物,已然瞧出百里冰一片痴情,如若再问下去,百里冰情面将何以堪,当下转变话题,道:“兄弟,上次匆匆一见,我还没有问清你近年在江湖上的情形,你名气似乎愈来愈大,仇人也越来越多……”

语声稍停,接道:“不过,这只是我听闻的江湖传言,究竟详细内情如何呢?”

萧翎道:“小弟仇人,只有一个沈木风,不过,其人结交甚广,武林每一个角落地方,似是都有他的下层爪牙。”

岳小钗点点头,道,“这就是了,沈木风势力之大,武林中极少能有人和他抗衡,但你却是当今武林中唯一能和他一争长短的人。”

其实,她已经暗中助了萧翎数次,对萧翎在武林中的成就,了解的很清楚。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姊姊,我没有和那沈木风争霸武林的用心,我只是想阻止他为恶江湖,如是有一天沈木风能够翻然悔悟,小弟亦将……”

岳小钗摇摇头,道:“沈木风永远不会悔悟了,你和他之间,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你们之间,有一人死亡……”

举手一理长发,接道:“姊姊本该助你得偿心愿,但我自己还有牵缠难息的恩怨,只怕是无能助你了!”

萧翎道:“姊姊,可仍是为了那玉箫郎君的事?”

岳小钗道:“可以这么说吧!当年箫王张放,为人豪气干云,门规森严,义侠自任,是以白云山庄中人,很少在江湖上惹事生非,但那位张老夫人的为人,却是十分偏激自私,因此,和她唯一的小姑,也就是我的师父,相处极不和睦,张放死后,两人更是很少来往,不过,我师父对他的外孙张俊,却是极为钟爱,只是她长年相伴古佛青灯,修为深厚,已到喜怒不形于色的境界、如是那玉箫郎君真要临死亡难关,她自是不会见死不救……”

萧翎急急接道:“那姊姊要怎么办呢?”

岳小钗道:“现在,我也无法知晓,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萧翎沉吟了一下,突然抬头说道:“小弟倒有一策,不知姊姊意下如何?”

岳小钗道:“什么办法?”

萧翎道:“由小弟出面、先去和姊姊那位师父谈谈,告诉她内中情形……”

岳小钗摇摇头,道;“这办法不行,我那师父素不喜和生人晤谈,何况,你还是男人呢!”

萧翎奇道:“怎么?令师讨厌男人吗?”

岳小钗微微一笑,道:“除了张放之外,很少有男人进过无尘庵,那玉箫郎君张俊,虽然很得我师父宠爱,但也不能擅越雷池一步,进入无尘庵中。”

萧翎道:“那不要紧,我在庵外等候,要冰儿给她送封信,约她出庵相晤就是。”

岳小钗道:“唉!你想得太容易了。”

萧翎奇道:“哪里不对了?”

岳小钗道:“兄弟,床目前在武林中,虽已是大有声望的人物,但那无尘庵主却不会震于你的威名……”

萧翎接道:“姊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姊姊受她传技教养之恩,见她之面,无法把心中所思,告诉于她,小弟说话顾虑较少,可把姊姊的心意完全转达于她。”

岳小钗叹息一声,道:“名义上那无尘庵主不承认我是她的弟子,实则她早已把我视作弟子看待,数年相处,姊姊对她老人家了然很深,你去见她,不但于事无补,而且会把事弄坏!”

萧翎接道:“那要怎么办呢?”

岳小钗道:“只有姊姊去见她老人家。”

萧翎缓缓说道:“如若那无尘庵主不听姊姊解说呢?”

岳小钗苦笑一下,道:“她老人家对我有养育之恩,因此,我不能和她动手,我要对她剖析内情、说明经过,张俊虽然可怜,但错不在我,求她谅解!”

萧翎道:“如是她不肯谅解……”

百里冰突然接道,“如是她动之以情,求岳姊姊帮她之忙,救那玉箫郎君之命呢?”

岳小钗怔了一怔,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到。”

百里冰道:“姊姊是性情中人,如是那无尘庵主动之以情,只伯姊姊很难推托了。”

岳小钗伸出手去,轻轻一拂百里冰脸上秀发,缓缓说道:“谢谢你,你这点年纪,又是在父母娇宠之下长大、论事如此精密,实是难得的很,唉!有你这样聪明多智、美娴的姑娘跟着萧兄弟,对他帮助太大了。”

百里冰道:“萧大哥一向不肯听我的话!”

岳小钗望了萧翎一眼,笑道:“百里妹妹聪明至极,以后,你要多多听她的意见才成。”

萧翎望了百里冰一眼,笑对岳小钗道:“姊姊别听她的,其实,她每次高论,我都很用心听的!”

百里冰道:“听完了有什么用,你从来不肯照我的话做。”岳小钗看两人斗口情趣,淡淡一笑,道:“百里妹妹虽然出身于北海冰宫,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但她的才慧,对你有很大帮助,有她在你身边,使我放心不少。”

萧翎道:“如若姊姊能和我们在一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那就……”

岳小钗接道:“你们先去吧!我办完了自己的事,就去找你们。”

萧翎道:“姊姊一个人面对强敌,岂不是太过孤单了吗?小弟之意,不如先解决此事,然后我等再同心协力对付那沈木风。”

仰起脸来,长长叹息一声,道:“我在江湖中混迹的时日虽然不长,但对江湖中的生活却已感到厌倦,如若能够杀去沈木风,我要寻找一处清静之地休息几年,永不再出江湖了。”

岳小钗道:“你存此心,足证淡薄名利,以你的年龄,和此刻的成就而言,实是异数,你此刻已不是属于你自己,而是属于这一时代中的人物,你尽管厌倦江湖,但却无法摆脱,你说杀了沈木风就可了去心愿息影不出,事实上,只怕是很难办到!”

萧翎道:“为什么呢?当今江湖上罪恶,集于沈木风一身,杀去沈木风,江湖立时将风平浪静,数十年当不致再有这样一位枭雄人物了。”

岳小钗道:“不信我的话,我就说一件事给你听听!”

萧翎道:“什么事?”

岳小钗道:“如是你知道杀死云姨的仇人,你能够坐视不管吗?”

萧翎怔了一怔,道:“云姨待我恩清如山,自然要替她报仇了。”

岳小钗道:“我的事呢?”

萧翎道:“全力以赴,死而无憾。”

岳小钗回顾了百里冰一眼,接道:“如是这位百里姑娘有了麻烦呢?”

萧翎道:“自然不能坐视。”

岳小钗道:“够啦,这石室之中共有几人,每一个人都有了麻烦你都不能不管,何况,江湖千百万人,纵横牵扯,岂能让你自毁……”

语声一顿,正容说道:“你算算看,你这短短十几年的生命中,哪一桩不是人所难及的奇遇,唉!迷信的话,你这些奇幻际遇,又何尝不是冥冥中有一种力量为你安排下呢?”

萧翎沉思了一阵,道:“姊姊说的不错,小弟当尽我之能挽救武林大劫,为江湖伸张正义。”

岳小钗点头笑道:“你肯听我劝告我很高兴,你们先走一步吧!此刻,你已是武林一盏明灯,为我的事,你避居深山已有数月,只怕江湖上刚刚振起的人心,因你失踪,影响很大,我收拾一下,也要离开此地。”

萧翎道:“姊姊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呢?”

岳小钗道:“我刚才想过了,姊姊的事,还是姊姊解决的好,我那师姊,虽号三绝,其实她一绝也绝不出来,对我情意甚深,想她回庵之后,必会把此地详情告诉师父,你如和我同去,只怕要引起师父误会,还是我一人去见师父的好。”

萧翎道:“万一你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9回 恩情困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