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03回 飞箭传书示警

作者:卧龙生

这一击,落手甚重,张子羽顿感全身一麻,再也无力击出掌势,松开了萧翎左腕,向后倒去。

孙成道:“萧大侠,没有受伤吗?”

萧翎道:“令兄攻势虽然快速,但还难伤我萧翎。”

孙成抬头一瞧张子羽道:“萧大侠可是又点了他的穴道?”

萧翎道:“不错。”

孙成道:“咳!那是说,仍然是无法替他把脉了?”

萧翎道:“情势如此,在下自当想个别的法子。”

伸出手去,暗中又点了张子羽双臂的穴道,右手却把住张子羽的左腕。

只见他脉搏跳动甚慢,想是因臂上穴道受制有关,除此之外,萧翎再也瞧不出有何可疑之处。

只听无为道长道:“萧大侠,此人脉搏跳动的情势如何?”

萧翎查不出张子羽的脉象变化,但形势迫人,只好应说道:“脉象不稳,果是有病之征。”

孙成望望天色,说道:“在下这位大哥,罹病已有一日夜的时光,追寻萧大侠,往返所耗,又去四五个时辰之久,如若那留函说的不错,此刻所余,只七八个时辰了。”

萧翎道:“在下尽力就是。”

冷手秀士田中元,望了孙成一眼,道:“看起来萧大侠似是还未想出一点头绪。”

孙不邪冷冷地道:“如是令兄罹得是普通之疾,贵兄弟也不会去邀请萧大侠了。”

孙成一抱拳,道:“不错,我这位兄弟少不更事,失言得罪,兄弟这里代为赔罪了。”

面对奇怪的病人,萧翎实有着不知所措的感觉,当下说道:“令兄的病情,确是大异寻常,在下要和无为道长研究一下,才能确定病情。”

孙成略一沉吟,道:“区区虽是不解医道,但就在下大哥而言,武功实已到寒暑不侵之境,陡然罹患此病,实出意外,因此,在下怀疑到可能为有人加害所致。”

萧翎道:“令兄的病情,确然使人怀疑。”

孙成道:“有劳两位费心了。”

带着柴威和田中元,退到一丈开外,盘坐调息。

萧翎目光一掠两个青衣童子,道。“你们退后一些,在下要和道长,研究令主人病情。”

两个青衣童子相互望了一眼,又退后五步。

萧翎转目望着无为道长轻声说道:“兄弟实是不解医道,瞧不出此人病情,还是劳请道长瞧一下如何?”

无为道长点点头,伸出手去,把了张子羽左腕的腕脉,也不禁一皱眉头道:“贫道查看他的脉象,不似有病之征。”

萧翎道:“难道其人是装病不成?”

无为道长沉吟了一阵,低声说道:“好像是受伤之征。”

两人谈话,声音十分低微小心,两个青衣童子,虽在暗中凝神倾听,也是无法听得。

萧翎道:“道长可有疗救之法吗?”

无为道长道:“只能照诊察所得,开具一个葯方,但是否能予收效,那就难说了。”

萧翎道:“不知何人,开此大玩笑,留下书函,说我有疗病之能,奇怪的是南海五凶,竟然是十分相信。”

无为道长道:“如若那留书之人,有意相助你说服南海五凶,必在暗中相助。”

萧翎道:“迄今未见动静,也许是存心嫁祸了。”

无为道长道:“为今之计,只有贫道先拟具一个葯方,告诉萧大侠,再候片刻,如是仍然不见有何动静,你就照我所拟,开出葯方,虽然未必能治他的暗伤,至少不会有害。”

萧翎道:“就目下情势而言,那也是只好如此了。”

孙成、柴威等,虽然退到一丈开外,但他们却在暗中留意着萧翎的一举一动,看他和无为道长,低声交谈,好似在研商张子羽的病情,只好耐心的等了下去。

哪知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仍然是不见萧翎有所举动,再也忍耐不住,大步行了过来,拱手说道:“南海五兄弟,早已表明了心迹,还望萧大侠大施妙手,早些疗好他的伤势。”

萧翎尽管七上八下的不是味道,但表面之上,却是不得不装出平静的神色,说道:“令兄脉象不似罹病。”

摄魂掌孙成吃了一惊,道,“不似罹病?那是怎么了?”

萧翎道:“似是受了内伤。”

孙成沉吟了一阵,道:“其中内情,在下并未瞧过,我回到此地之时,在下大哥疯癫之症已发,究竟他如何罹此怪病,或是受了内伤,在下亦是不知内情。”

萧翎心中暗道:先问问他罹病经过再说。

目光一转,望了两个青衣童子一眼,道:“令兄两个弟子,难道也不知经过之情吗?”

孙成举手一招,两个青衣童子应手走了过来。

萧翎默察两个青衣童子,年纪虽然幼小,但神情却一片冷漠,暗道:这两人不知习的什么武功,小小年纪,竟然练成了这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只听孙成说道:“萧大侠有话相问,尔等要据实回答,不得推托。”

两个童子应了一声,四道眼神,一齐投注在萧翎的身上,缓缓说道:“萧大侠有何吩咐?”

萧翎道:“令师在何处罹得此症?”

左面一个童子应道:“就是在此谷之中,家师和四师叔有事他去,但不过半个多时辰,重又联袂而回。”

无为道长接道:“以后呢?”

右面一个童子答道:“我等已瞧出家师和四师叔的神色不对,但家师的规戒素严,我等一向不敢插言,四师叔首先支持不住,摔倒在地上,家师似是要说话,但却未曾说出,就随着晕倒过去,我等遇此剧变,心中甚是惊慌,师兄守着家师,我去找回两位师叔。”

无为道长心中暗暗忖道:是了,南海五凶原本约好在那湖畔会师,接应冷手秀士田中元,却不料遇上大变,一直未能赶往。

但闻孙成接道:“区区得此惊讯,匆匆赶回,施展推宫过穴手法,救醒了大哥,四弟,但两人已然神志不清,不识故旧,竟然向我出手,情势所迫,只好又点了他们穴道,手忙脚乱的闹了半个时辰,才发觉那巨岩之上,摆着素笺,指名要我等去找萧大侠,治疗两人病势,那封素笺萧大侠已经瞧过了。”

萧翎点点头,道:“好!兄弟开具一个葯方,先让令兄服下试试。”

孙成道:“萧大侠肯伸援手,咱们南海五兄弟是没齿不忘的。”

萧翎道:“劳请取过笔砚,在下立刻拟方。”

孙成挥手对两个青衣童子说道:“快为萧大侠捧上文房四宝。

左面青衣童子转身而去,片刻之后,捧着笔砚而来。

萧翎心中暗自叫苦,只好写出无为道长适才转授的葯方。

孙成不知是否也有配方之能,两道目光,一直盯在萧翎的笔尖之上。

萧翎刚刚开出了两种葯名,只听无为道长说道:“萧大侠且慢开具葯方。”

萧翎道:“道长还有高见吗?”

无为道长道:“咱们再研究一番,再开葯方不迟。”

孙成脸色微微一变,似想发作,但他终于又忍了下去。

无为道长好似不曾看见孙成的脸色,望着萧翎说道:“萧大侠可是准备为这位张兄开具一副解毒的葯方?”

萧翎心头茫然,只好顺着无为道长的口气,答道:“不错啊!”

无为道长摇摇头说道:“用葯虽应小心,但目下情势不同,这位张兄。已无好多时间,贫道之见,非得采取非常的手段不可。”

萧翎望了孙成一眼,只见他满脸渴望之色,站在一侧,倾耳听听,只好说道:“万一咱们失手伤了人,岂不要造成了很大误会吗?”

孙成接道:“那留函上说明了萧大侠能够医得,想必是指非常手段了,萧大侠尽管出手,只要治疗无锗,纵然不能医好,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咱们南海五兄弟,是一样感激。”

萧翎听得心头一凛,暗暗付道:他们对我这样信任,我如治疗不好这人的疯癫之症,不但要使他们大失所望,而且我萧某内心之中,也是难安……

忖思之间,忽听一声尖厉的啸声,传了过来。

孙成双眉一耸,冷冷说道:“什么声音?”

冷手秀士田中元起身应道:“似乎是人的啸声,小弟赶去瞧瞧。”

孙成点点头;道:“你要小心了。”

田中元道:“不劳二哥费心。”

纵身跃起,一掠两丈左右,直向那啸声传来之处,奔了过去。

无为道长暗施传音之术,道:“萧大侠,贫道经再三推想,开具一个葯方,绝难治疗好张子羽的病势,而且反将引起他们的怀疑……”

萧翎道:“那要如何才是?”

无为道长道:“贫道之意;不如由萧大侠施展推宫过穴的手法,在那张子羽身上椎拿一阵,先让他们莫测高深,再作计议。”

萧翎心中暗道:那留函之人,此刻没有一点消息,看来是存心开我的玩笑了。

他有生以来,从未受过今日的尴尬,明明是一点不懂的事,却要装出一副若有所知的神情。

孙不邪一直留心着萧翎的神情,看他目光充满焦急,心中一动,拱手对孙成说道:“老叫化听那啸声,高昂激越。直冲云汉,绝非普通的武林人物,令弟一人,只怕非敌,老叫化陪你去瞧瞧如何?”

孙成略一沉吟,道,“好!”

回顾了两个童子一眼,道:“好好照顾你们师父。”

当先放步行去。

少去了孙成从旁虎视眈眈的监视,萧翎心里梢为镇静一些,低声对无为道长说道:“这等冒充内行的事,萧某实是难以做出,我看不如和他们说明了吧!”

无为道长正待答话,突见左首一个青衣童子口齿启动,一缕柔绷的声音,传入萧翎耳中,道:“张子羽伤在一种奇妙的金针刺穴之下,在他后脑发内,钉着三枚金针,你只要把后脑中金针拔出,就可使他回复了清醒神智。”

这几句活细音柔柔。但听在萧翎的耳中,却是字字有如巨雷下击一般,为之呆在当地。

但闻那柔细之音,重又传了过来,道:“我本当早告诉你,但那二凶孙成,为人十分谨慎,洞穿细微,如是被他瞧出破绽,那就大为不妙,此刻,你不妨施用推拿手法,在张子羽的身上,推拿一阵,待那孙成回来之后,你就随便说几句唬人之言,然后取出他脑后金针……”

语声微一停顿之后,又传了过来,道:“南海五凶,武功十分高强,你放下这段交情,日后自有好处,以后的事,你自己斟酌办吧!今夜初更之前。我也要赶回去复命。”

语声至此,倏然而住。

萧翎心中既是震惊,又是惭愧,抬眼看去,只见左面青衣童子,微微启chún一笑,立时又恢复那冷漠神色。

再看右面那青衣童子,一脸肃穆而立。似是毫无所觉,不禁暗暗叹息一声,忖道:不知何人有此胆量,安排下这等暗桩,当真是才气纵横、胆大包天!

但闻无为道长说道:“萧大侠,事已至此,你如不冒充下去,也难令南海五凶相信,不如由贫道授你金针过穴之法,你在他身上刺下两针,然后留下一个葯方,咱们就告辞而去……”

萧翎心知那人暗施传音之术,只告诉自己一人,无为道长却是毫无所知,当下说道:“不再有劳道长费心,在下已知道疗救之法了。”

无为道长怔了一怔,道:“当真吗?”

萧翎道:“大约是不会错了,等那孙成回来之后,咱们就可动手了。”

无为道长素知萧翎,从不说无据之言,但实又想不出,他何以会突然知道疗救张子羽的办法。

他为人老谋持重,萧翎既不肯说,也就不再多问。

只见萧翎伸出右手,把在张子羽的左腕脉穴之上,左手却在张子羽几处要穴推拿起来。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孙不邪,田中元、孙成等联袂而回。

萧翎停下了推拿,抬头瞧了孙成一眼,道:“孙兄,可曾瞧到了什么人物吗?”

孙成摇摇头,道:“区区绕行了半周,未见敌踪。”

萧翎已知内情,气胆顿壮,长长吁一口气,道:“在下详查令兄脉搏行血,不见病情……”

孙成道:“可是他疯癫之状,难道是装的不成?”

萧翎道:“自然不是装作的了……”

孙成道:“那是为何?”

萧翎道:“受了人的暗算,而且那人手法奇妙,伤到了令兄的神经,才使神智不清,反应迟滞,但武功又未全失,如是他武功未受影响,只怕阁下也难制服于他了。”

孙成道:“不错,平常之日,区区等难是大哥手下百合之敌,更逞论制服于他了……”

语声微微一顿,道:“病症既明,但不知萧大侠是否已有疗救之策?”

萧翎道:“疑难杂症,其难在不知来龙去脉。目下兄弟既查出令兄的病情,启是能下手疗救了,不过,目下还无法断定他伤在何处,必得仔细查看,找出受伤之处,才能葯到病除。”

孙成抱拳一揖,道:“那就有劳萧大侠了。”

萧翎道:“在下答应了,当尽我心力。”

双手齐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3回 飞箭传书示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