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31回 虎落平阳

作者:卧龙生

萧翎做事一向宽大,这时心恨那巫婆婆下毒之狠,确然发了一个狠心,准备杀死巫婆婆以绝后患,再迫巫蓉施葯解毒,事后废她武功。

不料,被巫蓉一骂,竟骂得萧翎瞠目结舌,半晌答不出话。

巫蓉又道:“你杀吧!杀死我奶奶,我就自绝而死,我们祖孙两条命换你们三条命,死也瞑目。”

萧翎道:“如若那解葯在两位身上,贫道杀了你们祖孙二人之后,仍然可以从两位身上找出来。”

巫蓉道:“他们所中之毒,乃我奶奶合了数种奇毒调混而成,你不知调混之葯,如何救得他们?”

只见坐在地上的巫婆婆突然挺身站了起来,右手扬动,似慾扫出暗器。

萧翎自知弹指神功尚未到炉火纯青之境,取位还难随心所慾,虽然重伤了巫婆婆,却未必能中她穴道。

是以在和巫蓉说话之时,仍然留心看那巫婆婆的举动,见她挺身而起,立时欺身而进,一掌拍出。

他动作奇快,一掌拍中巫婆婆的右肩。

但闻砰的一声轻响,刚刚站起的巫婆婆被萧翎一掌,打得摔出四五尺外,仰卧地上。

巫蓉右手一抬,长剑出鞘,寒芒闪动,直向萧翎刺了过去。

萧翎右手一抬,抓注了长剑锋刃。

巫蓉右手加力一转,希望削断萧翎几根手指,哪知萧翎握剑的右手有如铁条钢柱一般,坚硬无比,巫蓉用力一绞,不但未能绞断萧翎手指,而且连剑锋亦未能够动得分毫。

巫蓉眼看萧翎如此武功,自知难是敌手,丢了手中长剑,奔到巫婆婆身前,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她声音娇脆,哭起来,有如出谷黄茸一般,动人心弦。

萧翎一皱眉头,道:“你哭什么?”

巫蓉道:“你要杀我奶奶,先把我杀了吧!”

萧翎心中暗道:女孩子当真是难缠得很。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你奶奶杀过很多人,是吗?”

巫蓉道:“她老人家行径,只是有些怪僻,但在我记忆之中,却未见她当真的杀过人。”

萧翎冷冷说道:“姑娘这话当真吗?”

巫蓉道:“谁说了一句谎言,要她不得好死。”

萧翎道:“姑娘不用哭了,我不杀她就是。”

巫蓉伸手抹去脸上泪痕,道:“你说话可算数?”

萧翎道,“堂堂男子汉,岂有说了不算,不过,贫道也有一事,相求姑娘。”

巫蓉破涕为笑,道:“什么事?”

萧翎道:“你要先救活我三位同伴,除了他们身上之毒,我才能够放她离此。”

巫蓉道:“那是自然了。”伸手扶起巫婆婆,道:“奶奶啊!解葯放在何处?”

巫婆婆道:“在我左面,第三个口袋之中。”

巫蓉撩起那巫婆婆的黑衫,只见那巫婆婆里面一件内衫上都是口袋,不下数十个之多。

萧翎心中暗道:她这许多口袋中,分装着很多的解葯,毒葯,如是拿错一种,那可是害了冰儿等三人性命了。

心念及此,忍不仁说这:“不要拿错了葯。”

巫蓉已从巫婆婆左面第三个袋中掏出了解葯,闻言一怔,道:“奶奶啊,要是你骗了我,不但你没有了命,这老道士一火起来,连蓉儿也死定了。”

巫婆婆连中萧翎一记弹指神功和一掌,被打得肋骨断了两根,内腑气血尚未平复,说话声音十分微弱。

只听她缓缓说道:“奶奶怎会骗你。”

巫蓉于是举起手中葯瓶,递了过去,道:“拿去救你同伴吧!”

萧翎接过葯瓶,缓缓说道:“在我三位同伴未醒来之前,姑娘最好别有举动。”

巫蓉已为萧翎武功镇住,柔顺地点点头,道:“你要我们走时,我们再走。”

萧翎举起手中玉瓶,瞧了一眼,缓步行到三人身前,拔开瓶塞,倒出了三粒解葯,分别在三人口中各放入一粒,那丹葯入口,自化玉液,沥沥流下咽喉。

对症下葯,立见奇效,片刻工夫,三人先后醒了过来,挺身坐起。

巫蓉扶起巫婆婆,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萧翎道:“不要慌。”

巫蓉果然不敢走动,扶着巫婆婆的双手,重又放开。

萧翎看她对自己的畏惧之情,本禁哑然一笑,目光转到百里冰和邓一雷的身上,道:“几位运气试试,内腑是否还有余毒?”

邓一雷、展叶青、百里冰依言运气相试之后,道:“奇毒尽去。”

萧翎举手一挥,道:“姑娘可以走了。”

巫蓉伸出双手,扶着巫婆婆,转过身子,缓步向前行去。

但闻百里冰尖声叫道:“不要放她们走!”

她情急之下,大声呼叫,忘记了自己是女扮男装,呼叫声娇滴清脆异常,完全是女子口音。

萧翎摇手说道:“冰儿,放她们去吧!我已经答应了。”

百里冰举步向前奔去,那知才跑数步,一交跌倒地上。

萧翎吃了一惊,急急扶起百里冰,道:“怎么啦?”

百里冰道:“我双腿发软,全身无力……”

萧翎心中警觉,大声喝道:“站住。”

一提气,纵身而起,一跃两丈有余。

他轻功奇佳,一跃之下,已然追到那巫蓉祖孙身后,正待伸手擒拿巫蓉,突然一阵头晕,眼前一片黑暗,身子摇动,几乎栽倒,急急提聚真气,支撑着未倒下去。

巫蓉对萧翎畏惧殊深,听得他呼叫之言,立时停下了脚步。

回头看去,见萧翎全身摇动,似是站立不稳,不禁一呆。

但闻巫婆婆纵声大笑,道:“蓉儿,过去把他们全都给我杀了!”

巫蓉怔了一怔,道:“为什么?”

巫婆婆道:“我要你去杀了他们!”

巫蓉急急说道:“奶奶啊!你可知道他是谁吗?”

巫婆婆道:“我知道,你只管出手就是。”

巫蓉摇摇头,道:“就是我一击必中,我也不敢出手……”

只见萧翎举起右手,捏在右面额角之上,显然,他已无法支撑。

巫蓉放开巫婆婆,大步行了过去,望着萧翎说道:“你怎么了?”

萧翎正在全力运气,和发作的毒性抗拒,根本就无法听到那巫蓉说些什么。

百里冰心中大为焦急,大声叫道:“大哥啊!你也中了毒吗?”

萧翎似是被她尖锐叫声所动,转目望了百里冰一眼,一交跌坐在地上。

百里冰急忙蹲下身子,顾不得自己身着男装,抓着萧翎右手,突着叫道:“大哥啊!你怎么不说话啊!”

这时,邓一雷、展叶青齐齐举步行了过来,但走的却十分缓慢。

原来,两人亦是和百里冰一般模样,双腿无力,举步维艰。

只听巫婆婆果鸣般的一阵大笑,道:“我还道你是铁打铜铸的罗汉,不畏奇毒,原来,你不过是内功稍深,抗毒之力比常人稍强一些罢了……”

她一面纵声大笑,一面自言自语,显然,内心之中,有着无比的欢乐。

一时间,笑声顿住,两手捧腰,蹲了下去。

原来她放声大笑,笑得几根断去的肋骨疼了起来。

邓一雷和展叶青都已行到萧翎身前。

两人想拼着耗去最后一口元气来保护萧翎,哪知,两人行了几步路之后,才发觉全无半点希望,纵然两人不畏死亡,也是无能保护萧翎。

所幸的是那巫婆婆,也受伤很重,无能再战,目下只有一个巫蓉完好无恙。

邓一雷振起精神,缓缓说道:“姑娘把解葯交出来吧!”

巫蓉望了仰卧在地上的萧翎一眼,道:“你要救这老道士吗?”

邓一雷道:“不错,眼下我们三个人,姑娘只有一个人,那是势不均,力不敌了。”

巫蓉摇摇头,道:“这老道士不能救。”

邓一雷道:“为什么?”

巫蓉道:“他武功太高强了,救活了他,我们祖孙都要受他欺侮。”

邓一雷心中暗道:看来这丫头,还不太了然目下情势,倒是要唬她一唬才是。

心念一转,冷冷说道:“姑娘不肯拿出解葯,难道咱们不会抢吗?”

只听巫婆婆叫道:“蓉儿不要听他唬你,他们都已无再战之能,你只要举手之劳,就可以把他们全都杀死。”

巫蓉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道:“我奶奶说的是真是假?”

邓一雷心头凛然,暗道:这丫头如若出手,我等确实无抗拒之能。

他阅历丰富,虽知处境危险,但仍然保持得十分镇静,冷冷说道:“姑娘觉着是真是假?”

巫蓉沉吟了一阵,道:“很难说,这么办吧!咱们两个动手,看看你们是否还有再战之能?”

邓一雷怔了一怔,道:“姑娘一定要和在下打个胜负吗?”

亚蓉道:“不错,只有和你动手打一架,我才能证实你们是否有再战之能。”

百里冰突然站起身子道:“你这臭丫头,骗了我大哥放了你们,你却用毒葯毒他,我大哥是仁义君子,怎会防到你们这等小人之心。”

她一急之下,不再掩饰身份,骂的声音清脆,营转燕啼。

巫蓉怔了一怔,道:“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百里冰道:“男女管你什么事?”

巫婆婆刚刚说了两句话、肋骨又是一阵剧疼,眼看百里冰言词锐利,忍不庄又道:“蓉儿,打她两耳光,教训那丫头一顿!”

说到此处,伤处又疼,突然住口不言。

巫蓉听到祖母招呼之声,挥手一掌拍去。

百里冰两腿酸软,心中虽想闪避,却是避让不开,砰的一声,打个正着。

百里冰两腿无力,被打得两个跟跄跌倒地上。

巫蓉实在未料到,自己这一掌有如此威力,不禁微微一笑。

邓一雷眼看百里冰被那巫蓉一耳光打了两个翻身,心中大是畏惧,暗道:我这一把年纪,如是也被这小丫头打几个耳光,那可是一件终身大憾的事。

心念转动,不敢再向前逼进。

巫蓉打倒百里冰后,缓步走近萧翎身侧,伸手去抓萧翎的胡子,笑道:“你刚才凶巴巴的欺侮我,现在我打你两个耳光出出气。”

萧翎颔下本是假须,巫蓉用力一拉,登时脱落,脸上涂的易容葯物也随着假须片片的脱落下来,巫蓉微微一呆,道:“哼!原来你是假道士。”

展叶青伸手摸出一把七休剑,道:“姑娘再不拿出解葯,可别怪在下要施下毒手了。”

巫蓉摇摇头,道:“你不要唬我,你和他们一般,早已无力和人动手了。”

展叶青道:“在下还有放暗器之能。”

他本想无声无息中发出七休剑,但握剑在手之后,又觉得此举,实非大丈夫所应为,不觉问又叫出口来。

巫蓉眼看展叶青手中短剑寒芒闪烁,似极锋利,立时,一挥右手,疾快的拍出一掌。

展叶青全身无力,动作缓慢,暗器还未来得及发出,那巫蓉掌势已到,正击在右腕之上,手中短剑被击落地,人也被打得连打几个转身之后,才坐在地上。

邓一雷轻轻叹息一声,道:“展兄弟,咱们此刻连常人之力也未有,如何能是她之敌。”

展叶青道:“邓兄之意,可是说咱们只有听人宰割一途了。”

邓一雷道:“除此之外,咱们还有何良策呢?”

展叶青叹息一声,不再言语。

巫蓉一掌击倒展叶青后,笑道,“你们慢慢的等吧,我要先瞧瞧这位假道士的真正面目。”

蹲下身子,伸手剥下萧翎脸上的易容葯物。

百里冰被巫蓉一掌打得晕了过去,清醒过来之后,看那巫蓉正在用手擦拭萧翎脸上的易容葯物,当下挣扎而起,喝道:“不要动他。”

巫蓉停下手来,说道:“什么事啊?”

百里冰道:“你不能动他。”

巫蓉笑道:“你叫有什么用呢,你又无能阻挡于我,等瞧到他真正面目之后,还要脱去你的道袍,瞧你的面目!”

百里冰呆了呆,不再多言。

巫蓉就在萧翎的身上,扯下一片道袍,擦去萧翎脸上的葯物。

凝目望去,星光下,出现了一个英俊动人的面孔。

巫蓉看得怔了一怔,起身行向百里冰,道:“你自己脱呢?还是要我动手。”

百里冰心中大急道:“你要看什么?”

巫蓉道:“我要看你是男是女?”

百里冰想到如被她扯去衣服,那可是一件大感羞辱的事,急急说道:“我是女儿身。”

巫蓉微微一笑,道:“你是女人,为什么要穿道士装,和他走在一起呢?哼!我瞧你呀,定然不是好人!”

百里冰道:“他是我大哥,自然是可以了。”

巫蓉笑道:“原来如此!”

忽然一皱眉头,接道:“你们为什么改装易容,装成老道士呢?”

百里冰道:“这个,这个,我们为了要躲避仇人耳目。”

巫蓉眨动了一下眼睛,点点头,道:“好吧!我暂时相信你的话。”

百里冰黯然叹息一声,道:“姑娘,我求你一件事好吗?”

巫蓉听她说的可怜,缓缓说道:“什么事情啊?”

百里冰道:“救救我大哥吧!他是个正人君子,世间难得一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虎落平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