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32回 明查暗访

作者:卧龙生

就在大魔出手擒拿巫蓉右腕的同时,二魔也出手,擒住了巫婆婆的右腕。

巫婆婆虽然早已有备,但她伤势沉重,眼看二魔出手扣拿住自己脉穴,却是无法避开。

只听马波哈哈一笑,道:“擒住了萧翎之后,你们祖孙两人,似乎不用再去见那沈大庄主和逍遥道长了。”

巫婆婆缓缓说道:“这话怎么说?”

马波冷冷说道:“沈大庄主和逍遥道长请你们祖孙来此的目的,就是要你们设法对付萧翎,如今萧翎既然被擒,你们祖孙这点武功,对武林大事也无帮助……”

巫婆婆接道:“老身已和他们谈好,擒得萧翎之后,我们祖孙取得珠宝就离开江湖隐回故居,不再问江湖中事了……”

马波冷冷说道:“你们祖孙既要归隐,我们此刻送你们回家也是一样。”

说完,扬起右掌。

萧翎和百里冰眼看着这场窝里反的变化,心中感慨万千,但自知武功未复,既无能出手援救两人,也无法借机逃走。

巫婆婆冷冷说道:“两位想杀我们祖孙吗?”

马波冷冷说道:“不错,杀了两位之后,这生擒萧翎之功,就是我们兄弟的了!”

巫婆婆冷笑说道:“我如解了萧翎之毒,只怕两位都非他之敌。”

马波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巫老夫人不觉着太晚了吗?”

巫婆婆望望天色,冷肃他说道,“那沈木风和逍遥子为什么要请老身下山?”

马波道:“因为老夫人善于用毒,所以请你出山对付萧翎。”

巫婆婆道:“天下用毒之人千千万万,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马波道:“一是你下毒之技十分高明,常人难及,二是你贪财爱宝易为所动,所以,他们才决定请你。”

巫婆婆道:“老身下毒之能,和常人有何不同之处,两位可知晓吗?”

马波道:“咱们兄弟奉命来迎接你们祖孙,自然是知晓了!”

巫婆婆道:“你说说看!”

马波接口道:“老夫人下毒之能,在使人不知不觉之中身受其毒……”

忽然有所警觉,住口不言。

巫婆婆接道:“这就是了,两位有一个大大的错处,老身不得不指出来了。”

马波道,“什么错处?”

巫婆婆道:“两位如若不用岭南方言交谈,陡然出手扣拿我们祖孙的脉穴,我们祖孙在骤不及防之下,被你擒拿住脉穴,此刻,两位就不致为奇毒所袭了,但两位用岭南方言,老身就不得不备了。”

马波冷笑一声,道:“你们祖孙二入之命、现掌握在我们兄弟手中,不怕在下施用严刑逼你交出解葯吗?”

巫婆婆道:“如若老身交出解葯之后,能够换回我们祖孙之命,老身自会答应,可惜两位杀我们祖孙的企图流露太早。”

马波接道:“现在,我答应释放你们祖孙之命。”

巫婆婆冷冷接道:“太晚了,老身无法再相信两位之言。”

马波回顾二魔一眼,道:“老二,你运气试试,看看是否真的中了这老妖婆的奇毒。”

二魔依言运气试过,道,“小弟觉不出来。”

马波目光转到巫婆婆的脸上,冷冷说道:“以你巫老夫人的身份,如若虚言恫吓,那就永远留人笑柄了。”

巫婆婆淡淡一笑,道:“咱们祖孙两命换了你们兄弟两条命,那是死而无憾了,两位尽管出手。”

马波左手伸动,点了巫婆婆穴道,然后,自行运气相试。

但觉真气畅通,丝毫无中毒之征,心中暗暗念道:这巫婆婆下毒之能,使人防不胜防,目下只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反正他们祖孙和萧翎都已入我掌握,早杀晚杀她都是一样!

心中念转,口中却冷然说道:“巫老夫人纵然在我们身上下了奇毒,但你身上必有解葯,我们难道不能自己取用吗?”

巫婆婆缓缓说道:“老身所带解葯,不下百种之多,如是两位自信有能选择,那就尽管放心杀死我们祖孙了。”

马波冷笑一声,道:“你在我们兄弟身上施用之毒,要多长时间发作?”

巫婆婆道:“十二个时辰之内!”

马波道:“如是到时不见发作呢?”

巫婆婆道:“老身愿受两位惩罚。”

马波道:“好!这是你自己说出口的话,届时,在下先要杀令孙女!”

目光转到二魔脸上,道:“废了她下毒的双手。”

二魔应了一声,扭断了巫婆婆手腕骨。

夜色中,只见巫婆婆满头大汗淋漓而下,但她却咬牙苦撑,未呻吟一声。

萧翎暗暗叹道:这巫婆婆为人本已狡猾,却未料到岭南双魔比她更为歹毒,这个苦头,也够她受的了。

巫蓉眼看祖母双腕被人折断,心中大励,哭道:“奶奶啊!”

巫婆婆冷冷接道:“这点痛苦,算得什么,不要哭。”

巫蓉虽然收声而住,但泪珠儿仍然滴滴而下。

巫婆婆双目凝注在马波脸上,道,“此刻,老身要和两位谈判,只怕两位也不肯接纳。”

马波道:“不错,在下还未觉出身为毒袭,还不愿接受要挟。”

巫婆婆道:“这么说来,老身只有等到两位发作之时,再行谈判了。”

马波道:“那时,我们兄弟为了自救,也许会答应你几点要求,不过,在下要先行说明,要条件,不能太苛……”

巫婆婆道:“到时候再说吧……”

马波回顾了二魔一眼,道:“老二,这地方不能多停,咱们得快些赶路。”

二魔目光投注到萧翎脸上,道:“这萧翎在江湖上朋友很多,沿途只怕会有人相救。”

马波道:“兄弟之意呢?”

二菱道:“不如把他杀了,带他人头回去见那沈木风和逍遥道长也是一样。”

百里冰大为惊骇,但却苦于无计可施,心中暗打主意道:不管我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设法保全萧大哥的性命才是……

但闻巫婆婆仰天大笑不止。

马波怒道:“你笑什么?”

巫婆婆肋间伤势仍重,笑起来十分痛苦,但她却勉强支持忍受,直待马波喝问,才停下笑声道:“老身笑两位大愚笨了,但老身竟然中了你们的算计,想来是可笑得很。”

马波道:“我们哪里笨了?”

巫婆婆冷冷说道:“两位可要老身指点你们吗?”

马波道:“如果强词夺理,那就别怪在下下手毒辣了。”

巫婆婆道:“如是老身说的有理呢?”

马波道:“咱们兄弟自然遵从。”

巫婆婆道:“好!老身就让你们长长见识……”

语声一顿,接道,“两位如是此刻杀了萧翎,提他人头去见那沈木风和逍遥子,其间不知要经历多少时日,那萧翎人头只怕早已腐烂,沈木风,逍遥子如何辨认呢?”

岭南二魔似是为巫婆婆说服,默然不语。

巫婆婆冷冷说道:“就算你们能保持那人头不坏,但割下的人头,总和原来的萧翎有些不同,老身已见识萧翎的武功,那确然非同凡响,就凭两位能够擒得萧翎吗?”

马波道:“咱们手中既有人头,沈木风,逍遥道长如何能够不信。”

巫婆婆道:“如若他们说你是冒功求赏呢?那时,两位身受之惨,只怕犹要过我祖孙甚多了!”

马波沉吟了一阵,道,“很有道理,不过,我们带着萧翎大模大样的行动,只怕也有些不便吧。”

巫婆婆缓缓说道:“两个这等愚拙之人,也能算计到老身,实叫人难过得很。”

马波道:“我问是否别有良策?”

巫婆婆道:“自然是有。”

马波道:“可否见告?”

巫婆婆道:“老身为何要说。”

马波道:“因为我们兄弟掌握着你们祖孙的生死!”

巫婆婆道:“如是你杀了我们祖孙,两位也难逃毒发死亡之厄。”

马波道:“要如何你才肯说?”

巫婆婆道:“两位对我老人家客气一点。”

岭南双魔相互望了一眼,齐齐抱拳,道:“领教老夫人的高见!”

巫婆婆道:“那萧翎可以改扮一个道人,两位就不能易容改装吗?”

马波道:“果然高见。”

四顾了一眼,接道:“咱们上路吧!”

巫婆婆望了那两匹高大的健马一眼,道:“萧翎服了在下毒葯,武功已失,不能行走,必得让他们骑马赶路。”

马波道:“他是沈大庄主的要犯,自然要优待一些。”

巫婆婆道:“老身被萧翎打伤,小孙穴道被点,都难行走。”

马波道:“好!你们祖孙合骑一匹马!”

二魔道:“不行,要把她们祖孙分开!”

马波道:“不错。”当下把萧翎和巫蓉,分到一骑马上,百里冰和巫婆婆,合骑一马。

巫婆婆双腕虽断,右腿上两处穴道又被马波点中,但她左腿尚可应用,暗中操纵健马忽快忽慢。

岭南双魔一前一后,押着两骑四人,想借夜色紧紧赶路,但因巫婆婆暗操健马,速度不定,害得两人也跟着忽然快行,忽然慢行。

百里冰虽与巫婆婆合乘一骑而行;但她心中痛恨她的为人,不愿和她说话。

健马行镖一处林边,巫婆婆突然又腿加力,快马疾奔,转过林角。

二魔正待放步追赶,却闻大魔喝道:“有萧翎和巫蓉在此,量他们也不敢走开,不用追他们了。”

巫婆婆转过林角,低声说道:“姑娘,老身右襟边角袋内,有一个王瓶,瓶中红色丹九,可使姑娘和萧翎身中的奇毒消退,恢复武功。”

百里冰还未答话;瞥见人影一闪,马波已拦在马前,挡住去路,冷冷说道:“巫老夫人如若不想再受皮肉之苦,那就别再施展花招,两骑马不得超过一丈距离。”

巫婆婆缓缓说道:“老身受伤很重,双手腕骨又被你们扭断,实已无操纵健马之能,再加这位姑娘不耻老身为人,不肯合作,健马奔行速度,老身实是无法控制。”

马波冷哼一声,目光转到那百冰的脸上,道:“姑娘如是不肯温顺一些,有得你的苦头好吃。”

百里冰眨动了一下眼睛,也不出言争辩。

马波让开路,健马又缓步向前行去。

巫婆婆回目一顾,只见岭南二魔全走在萧翎和巫蓉的健马之后,当下低声说道:“这丹葯,炼制不易,老身只有这一瓶,你要小心保管,别让岭南二魔发觉。”

百里冰心中暗道:不论她是否由衷之言,此时此刻,都得信她一次才成。

她为人心细,虽然知晓那巫婆婆解葯存放之处,但却不敢轻易伸手去取,生恐那岭南二魔在暗中监视。正感为难之间,突然啊哟一声尖叫,紧接砰的一声,似是有人从马上摔了下来。

巫婆婆怒声喝道:“不许虐待我那小孙女。”

百里冰右手伸动,从巫婆婆右襟袋中取出解葯,藏入袖中。

回头看去,只见那摔在地上之人正是巫蓉,心中暗道:这丫头,如若是故意从马上摔下、以分散岭南双魔的注意,那就聪明得可爱了。

但闻二魔冷冷骂道:“小臭丫头,你武功又未失去,只不过被点了几处穴道,怎的会从马上摔了下来,分明是故意捣蛋。”

马波冷笑一声,接道:“老二,找一个避风的所在,咱们先把这两个丫头收拾了再说。”

二魔哈哈一笑,道:“大哥说的是,这两个丫头,实在生的动人之极,小弟早有此心,只是不敢出口而已。”

马波道:“我瞧这两个丫头,只怕还都是处女之身。”

二魔道:“这巫蓉大概还是,那丫头只怕不是了,她日夕和萧翎相处,哪里还会是无瑶白壁。”

百里冰听得两人之言,心中大力震骇,暗自忖道:此刻全身无力,万一两人要行强暴,那是求死不得了。

心中念转,急急探手入袖,打开瓶塞,倒出一粒解葯,投入口中。

她原想分辨过颜色之后再行食用,但听得岭南双魔之言,心中大惧,暗道:纵然是错服毒葯死去,也比受人强暴的好。

那巫蓉故意跌下马来,本还想借机骂岭南双魔几句,但听得两人之言,心中却大生畏惧不敢口出不逊,当下说道:“我双腿穴道被点,坐不稳马鞍。”

二魔冷笑一声,伸手抓起巫蓉放上马背。

萧翎眼看岭南双魔的暴虐,耳闻恶毒的言语,心中大是愤恨,但苦于武功受奇毒所制,无法施展,暗叹奈何!

巫蓉长长叹息一声,道:“我奶奶不该对你下毒。”

萧翎淡淡一笑,默然不语。

他心知岭南双魔对自己的厌恶尤过二女,稍出言不慎,必将招来一番羞辱毒打,不敢多言招祸。

又行十余里,已是天过五更,将近破晓的时分。

二魔突然加快脚步,抓住了巫婆婆乘坐的马缓,道:“老大,前边有座无人小庙,咱们先收拾了两个女娃儿再走如何?”

大魔马波笑道:“好!先让这两个丫头经历一次人道再死。”

百里冰,巫蓉,只觉两人言语难听无比,吓得心惊胆颤,不敢出言反驳。

二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2回 明查暗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