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33回 随机应变

作者:卧龙生

这日中午时分,长沙府境一个小镇之上。

萧翎量度形势,这小镇实是北上长沙的要道,心中暗道:如是那展叶青和邓一雷等己见到无为道长说明此事,那无为道长和孙不邪必将派人追查我等行踪,他们定然早已离开原址,倒也不必急急赶去会见他们。

沈木风顿然失去了岭南二魔的行踪,亦必引起一番混乱,倒不如借此机会,暗中查访一下沈木风等举动再说。

心念转动,找了一座最大的酒楼,行了进去。

这时,正当午时,酒店中上了八成客人。

萧翎心中有谋,暗中留意着酒楼中所有的客人、景物。

店小二送上香茗,萧翎点了几样小菜。

片刻之后,菜饭送上。

突见一个村童手中举着个白布招儿,行入酒楼之中。

只见那白布招儿上写着“相天下士”四个大字。

萧翎看到布招之后,立时举手一招,道:“小兄弟请过来。”

那村童举着布招行了过来,道:“大爷看相吗?”

百里冰转脸看去,只见那村童只不过十二三岁,又蓬首垢面,满手污尘,怎么看也不似个会看相的人,心中大为奇怪,暗道:大哥怎肯信这样一个无知的村童,难道瞧出了什么可疑不成。

细瞧那布招儿,亦是看不出有何可疑之处。

但闻萧翎说道:“小相士,看看在下的运气如何?”

那童子也未望萧翎一眼,说道:“相君之貌,乃公侯之相,可惜的是相带三煞,三煞不破,永无出头之日。不过,小的道行不够,难破三煞。”

萧翎道:“那要找何人才能?”

村童道:“我师父。”

萧翎道:“令师现在何处?”

村童道:“就在这镇外不远处。”

萧翎站起身子,道:“好!有劳小兄弟带我去见令师。”

那村童举起布招儿当先带路而去。

萧翎紧随那村童身后而行。

百里冰也只好起身随在萧翎身后而行。

但闻传来阵阵欢笑之声,显然酒楼中客人都在嘲笑萧翎被村童一阵胡言乱语所骗之事。

百里冰心中大怒,恨不得回转身去狠狠的揍几个人一顿,但她却强自忍下,没有发作。

那村童带路而行,直出小镇,行约二里左右,到了一座竹林掩映的茅舍前面。

百里冰流目四顾,四周一片寂静,除了那村童之外,再无他人,当下急行一步追上萧翎,道:“当真要去见那老相士吗?”

萧翎微微一笑,道:“耐心些,立刻之间,就可以揭露真相了。”

那村童行至茅舍,推开柴扉,道:“我师父就住在此地。”

萧翎暗中运气,缓步行入茅舍之中。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白发白髯的老者,端坐在一张木桌之后。

他化装之术虽然高明,但却无法掩饰住便便大腹。

萧翎打量那老者一阵,轻轻咳了一声,道:“商兄弟。”

那老者霍然站起身子,道:“你是谁?”

萧翎也解下假发,抹去易容葯物,道:“我。”

那老者看清楚萧翎之后,突然拜伏于地。

萧翎急急扶起那老者,说道:“使不得,商兄弟。”

原来,老者正是商八装扮。

商八除去白髯,说道:“大哥被巫婆婆生擒消息传到之后,无为道长和孙老前辈无不震骇,连夜会商,高手尽出,分查大哥下落,大哥吉人天相,却已自行脱难归来。”

萧翎淡淡一笑,道:“你这法子很好,不过,也是大过赶巧,我如不进那酒楼,直奔长沙城,那就见不到了。”

商八道:“小弟已制相招一十二面,分头由十二位童子,在长沙各大酒搂客栈之中巡行,由晨至暮,不断梭巡。”

萧翎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是一定可以遇到了。”

百里冰道:“大哥,你怎么知晓那村童是商大侠所派呢?”

萧翎还未答话,商八已抢先笑道:“未说明白之前,看起来有些奇怪,其实说穿了,不值一哂,我在那布招之上,画有暗记,只是不知之人看不出来罢了。”

百里冰道:“这办法虽不困难,但却亏你想得出来。”

萧翎缓缓说道:“长沙市中是何人主持呢?”

商八道:“杜兄弟和无为道长。”

萧翎道:“孙不邪老前辈呢?”

商八道:“孙老前辈率领着丐帮中弟子和几个武当门下的高手,共分成四批,查方巫婆婆的行踪去了。”

萧翎道:“那邓一雷和展叶青两人都为奇毒所伤,武功尽失,他们如何能这等快速的把消息传到此地?”

商八道:“邓一雷和展叶青此刻是否已回到长沙,小弟还不知晓,但无为道长告知小弟,他们还来回来,闻得凶讯,心神已乱,也未追问无为道长如何知晓这个消息。”

萧翎道:“是否有法子追回那孙老前辈?”

商八道:“无为道长大约和他们约定有联络之法。”

萧翎道:“那很好,你尽快设法通知无为道长,要他追回孙老前辈和诸多高手,不用追查巫婆婆的行踪了。”

商八道:“那巫婆婆可是已死在了大哥手中?”

萧翎道:“巫婆婆被岭南二魔重伤而死。”

商八道:“岭南二魔呢?”

萧翎道:“岭南二魔为人恶毒,已被小兄击毙掌下。”

商八道:“大哥可要去见无为道长?”

萧翎道:“最好暂时不和他相见,我想暗中查看一下沈木风的动静……”

语声一顿,接道:“沈木风己和那四海君主联手,这消息你们听到过吗?”

商八道:“听到一点风声,详情不大了然。”

萧翎道:“沈木风的属下,近日活动情形如何?”

商八道:“数日之前,沈木风曾在长沙出现一次,但瞬即失踪,不知隐身何处。百花山庄中人,也常常有所行动,近两日却突然沉寂不见动静。”

萧翎道:“也许他们等待那岭南二魔和巫婆婆的消息……”

凝目沉思片刻,接道:“据小兄猜想,那沈木风必然在长沙有一处隐秘的分舵,纵横百里之内的眼线都为那分舵掌管,他也可能就在那分舵中隐身……”话到此处,突然沉吟不语。

商八道:“大哥之意是……”

萧翎道:“如若咱们能够挑了他们长沙分舵,那就等于使沈木风在方圆百里内失去了耳目,就算不挑他们分舵,咱们知晓了他们分舵所在地,也好控制他们行动,必要时使用反间之计。”

商八道:“大哥高见,小弟立时去见无为道长,和他研商此事,遣人踩他们的窑子。”

萧翎道:“好!咱们分头进行,我和冰儿仍然易容混入长沙。”

商八道:“小弟随时遣人和大哥联络。”

萧翎道:“如非必要,最好别常联络,百花山庄中人一直未停止活动,只是他们由明入暗更为隐秘而已,小兄到此之事,不宜让他们知道,最好你悄然告诉无为道长和杜兄弟,别让大多的人知晓此事,以免走露风声,只有以隐秘对付隐秘,才能使那沈木风措手不及。”

商八只觉数月小别,萧翎似是已成熟老练很多,智计安排,无不超人一筹,当下应道:“小弟记下了。”

萧翎回顾了那执相招童子一眼,道:“这小童子是走露风声的关键,但又不能效法古人,问路斩樵,你要多赠他一些黄金,要他们尽速迁离此地。”

商八道:“小弟自会善自处理,大哥放心。”

萧翎重新易容,带上长髯,又嘱咐了一句,道:“商兄弟,不许伤害这个村童。”

商八道:“小弟不敢。”

萧翎道:“好!小兄要先走一步。”

商八紧随萧翎的身后而出,低声解说和无为道长研订的联络暗记。

萧翎停下脚步,待他说完,才点头说道:“很好,很好,我都记下了。”

商八微微一笑,道:“长沙的会仙楼和七泽茶园,一向是百花山庄中人出没之地。”

萧翎道:“好!我们先到那两处地方瞧瞧!”

商八一抱拳,道:“小弟不送了。”

萧翎一挥手,带着百里冰大步而去。

两人行入官道,安步当车,缓缓行入了长沙城。

转过两条大街,瞥见一个高大的招牌,白底黑字,写着“七泽茶园”。

萧翎抬头看去,只见那七泽茶园规模甚大,进得大门,就是一个广大的院子,芦席遮天,四周摆满了盆花,木桌,竹椅,可躺可坐。

门口处,站着一个青衣小帽的伙计,欠身说道:“两位可要里面坐坐?”

萧翎微一颔首,道:“有劳带路。”

那伙计道:“你老太客气了,小的不敢当。”

带着两人行到西北角处,紧傍盆花一个桌位之上。

萧翎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只见广大的院落中,坐了有六成客人,不下五十余人。很多人一杯清茶,仰卧在竹椅上闭目养神,也有不少人,几盘小菜,一壶老酒,在小酌清谈。

敢情这座七泽茶园,还兼营着酒菜的生意。

萧翎一面四下打量七泽茶园院中形势,一面问道:“茶伙计,贵园中后面还有座位吗?”

茶伙计应道:“有,除了这座前厅茶棚之外.还有三进院子,这座七泽茶园,上满了客人,少说点,也在千人以上。”

萧翎淡淡一笑,道:“在下也久闻这座七泽茶园之名了,今日一见,果然是非同凡响。”

那茶伙计道:“两位请坐吧!在下去替两位泡茶。”

萧翎道:“慢着。”

那茶伙计回头说道:“大爷还有什么吩咐?”

萧翎道:“七泽茶园之名,天下皆知,在下想见识一番,不知是否可以?”

那茶伙计笑道:“大爷言重了,这七泽茶园,乃是规规矩矩的做生意地方,客人要在哪座院落之中饮茶,那是悉听尊便。”

萧翎道:“既是如此,那就有劳兄台替在下带路了。”

那茶伙计摇了摇头,笑道:“咱们这七泽茶园,每一进院落中,都有伙计招呼,在下只招呼前厅茶棚。”

萧翎心中暗道:一个茶园如此规模,实非平常,无论如何要仔细瞧瞧。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多谢伙计指点了。”缓步向后行去。

百里冰始终是一言不发,紧随在萧翎的身后。

萧翎穿过茶棚,又进了一座门户,只见一座敞厅,布置得十分清雅。

四面一色白,白桌布,白椅垫,连用的茶碗、茶壶,也是一片雪白。

除了客人们的衣着之外看不到第二种颜色。

萧翎心中暗道:前面那茶棚,叫前厅茶棚,这座大厅,定然是叫前厅了……

忖思之间,一个身着白衣的茶伙计行了过来,道:“两位请坐。”

萧翎目光转动,看那伙计年约二十三四岁,白衫、白裤、白中包头,年纪很轻,但却不似会武功的样子。当下说道:“这是前厅吗?”

那店伙计应道:“不错,两位可是去中厅的吗?”

萧翎心中暗道:前厅中厅,那还有座后厅了,连同那前厅茶棚,可勉强算得上四进院子了。

只听那白衣伙计道:“这边走。”欠身带路,向前行去。

绕到前厅一角,行出了一座圆门,行在一条白石铺成的甬道上,两旁盆花夹道,香气袭人。

萧翎心中暗道:前厅如此,中厅想来更是豪华了。

那白衣伙计送萧翎上了白石甬道之后,轻声说道:“两位慢走。”并又退回前厅之中。

萧翎外表上,装的若无其事,缓步而行,内心之中,却是留心着一草一木,默记心头。

突然间,感觉着这庭院布置形势似是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却想它不起。

走完白石甬道,登上五层石级,到了中厅。

中厅景物,又是一番布置,四壁一色金黄,桌单坐垫,也完全黄色,六七个茶伙计也穿着黄色的衣服。

萧翎还未进厅门,一个茶伙计迎了上来,长揖肃客。

百里冰目光转动,只见那大厅中,摆着十五六张桌子,但只有两三张桌上坐有茶客,看上去不过十三四人。

萧翎轻轻咳了一声,道:“到后厅如何一个走法?”

那店伙计怔了一怔,打量了萧翎等一阵,道:“两位是……”

萧翎笑笑,道:“咱们路过此地,闻得七泽茶园之名,特来见识一番。”

黄衣伙计笑道:“两位来的不巧得很!”

萧翎道:“为什么?”

黄衣伙计道:“后厅中席位已满,两位只好明天请早了。”

萧翎心中暗道:七泽茶园,一层比一层豪华,那后厅景色,不知是如何一个样子?无论如何要想法子进去瞧瞧!

心中念头转动,目光打量厅中景色。

突然间发觉那四面金色墙壁,以及那黄色的垂帘,桌中,倚垫,无一不是色彩鲜艳,好像是新做不久,不禁心中一动,说道:“阁下是……”

黄衣伙计接道:“不敢当,小的提茶、送菜的店伙计。”

萧翎道:“阁下到此多久了?”

黄衣伙计微微一怔,答非所问道,“客爷是此地常客吗?”

萧翎心中暗道:这七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3回 随机应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