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34回 制强敌探虎穴

作者:卧龙生

原来他心想自己既然答应合作,萧翎绝不会放过金花夫人,金花夫人武功不弱,萧翎二三招未必能够胜他,如若萧翎全力对付金花夫人,自然会放开自己的脉穴。

哪知事情出他意料之外,萧翎竟然是视而不见,仍然扣着他脉穴不动。

室中黑暗如漆,金花夫人虽然目力过人,但她陡然间由明入暗;也是无法瞧得室中景物。

单宏章不见萧翎有所举动,只好硬着头皮喝道:“夫人请放开在下的左手。”

金花夫人冷冷说道:“你这少庄主的威风,摆给别人看可以,但我却不吃这套,你出手就要伤我的穴道,究竟是何用心?”

右手反而紧扣着单宏章的左腕脉穴,左手晃燃了火折子。

火光闪烁,室中景物已清晰可见,只见那单宏章,一只右手腕,已然被人扣住。

那萧翎脸上涂有易容葯物,金花夫人一眼之下,真是看不出来,但她反应灵快,一看之下,已是心中了然,当下一松右手,放开了单宏章左腕脉穴,掌出如风,击向萧翎。

萧翎徽一闪身,避开掌势,一带单宏章,挡在自己身前。

金花夫人左手探出,燃上火炬,双手齐出,攻向萧翎。

萧翎一面纵身闪避,一面却用单宏章封挡金花夫人的掌法,始终不肯还手。

金花夫人掌指齐出,连攻了数十招,仍然未曾伤到萧翎,已然警觉到遇上劲敌,霍然收掌而退,冷冷说道:“你是什么人?”

萧翎缓缓应道:“在下萧翎。”

金花夫人怔了一怔,道:“你是萧翎。”

萧翎道:“是的,夫人可是有些不信吗?”

金花夫人凝目,凝注在萧翎脸上,瞧了一阵,道:“声音很像。”

萧翎道:“夫人活的很好啊!”

金花夫人叹道:“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姊姊我现在是体会到了。”

萧翎道:“千古艰难唯一死。古人早已说的明白,像这单少庄主,仔细想过之后,也决心留得青山在了。”

单宏章轻轻咳了一声,道:“你们很好啊?”

萧翎冷笑一声,道:“不错,少庄主可以放心,金花夫人绝不会泄露今日之秘,咱们还依照原意而行如何?”

单宏章道,“金花夫人奉家师之命来此,想是必有要事,包许事情有变,家师已离开长沙了。”

萧翎一皱眉头,道:“如是那沈木风已离长沙,咱们前订之约,自然作罢,在下也用不着留下你的性命。”

单宏章不敢再多接口,慾言又止。

金花夫人道:“单宏章说的不错,那沈木风确然要离开长沙。”

萧翎道:“动身了吗?”

金花夫人道:“我离开之时,还未动身。”

萧翎道:“姊姊可知他行向何处?”

金花夫人摇摇头,道:“他似是听到了什么消息,突然改变主意,要离开长沙。”

萧翎沉声说道,“单宏章你自己说,该如何处置你才对。”

单宏章道:“在下答允萧大侠的事,没有一件不是全力以赴。没有办到,亦非是在下不尽心力,实是能力所限,无可奈何。”

萧翎道;“咱们约足之言,是否还有效呢?”

单宏章道:“自然有效。”

萧翎道:“好!纵然是沈木风走了,在下也应该到你们那隐秘的分舵瞧瞧……”

抬目一顾金花夫人道:“百花山庄主要首脑,是否要全部离开长沙?”

金花夫人摇摇头,道:“没有,只有沈木风一人离开此地。”

萧翎目光又转向单宏章的脸上,道,“沈木风离开了长沙之后,你就可以少庄主的身份,发号施令了。”

单宏章摇摇头,道:“家师任何事务,都有详明的安排,百花山庄中一些武功高强的人物,算起来,都是在下的长辈,要他们听在下之命,实非可能。”

萧翎冷然说道:“谁要你指挥他们了,只要你带在下去瞧瞧令师的布置,和留在长沙的实力,沈木风留在长沙时,你或心有所畏,此刻已然他去,你以尊高的少庄主身份,到处视察一番,岂不是名正言顺。”

单宏章目光一掠金花夫人,道:“可惜夫人不肯和在下合作,如能合作,也许不难制服萧翎。”

金花夫人道:“我如和你合作,这无异送你之命。”

单宏章道:“此言怎讲?”

金花夫人道:“那萧翎的武功高强,合咱们两人之力也非他之敌手,如是逼的他过紧,他势必先杀你不可。”

单宏章道:“夫人说的很有理……”

目光转到萧翎身上,接道,“萧大侠,在下带你瞧瞧家师在长沙的布置,无甚碍难,但此事愈是隐秘愈好,如是机密泄露,不但对在下不利,对你萧大侠,也是不利的很。”

言下之意,无疑是劝说萧翎杀了金花夫人、予以灭口。

萧翎心中明白,但却故意问道:“阁下之意,可是要我杀了金花夫人灭口吗?”

他这般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实大出了单宏章的意料之外,不禁为之一呆,道:“在下只是提醒你萧大侠,如何处置,那是你萧大侠的事了。”

萧翎淡淡一笑,道:“我瞧不用了。”

单宏章回目望去,只见那金花夫人的脸上,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叫人无法预测她在想什么,他当下说道:“既是如此,咱们可以动身了。”

萧翎冷冷说道:“好!不过,要对你说明几件事情。”

单宏章道:“在下洗耳恭听。”

萧翎道:“沈木风离开之后,你们百花山庄,能够和我对手之人,只怕很难选得出来,在下希望你单少庄主,珍惜生命。不要耍什么花招,我只瞧看过你们实力情形之后,立时离开,绝不损坏你们一分一毫。”

单宏章道:“如是事情先已泄露,临时有变,那就非我所能控制了。”

萧翎道:“我有眼可看,如是和你无干,自然不能怪你。”

单宏章道:“事不宜迟,咱们立刻动身。”

萧翎道:“在下就穿这身衣着吗?”

单宏章沉吟了一阵,道:“阁下如能除去胡须,换着劲装,脸上再涂上易容葯物,和我同行,那就更显得天衣无缝了。”

萧翎依言脱下长衫,除去胡须。

金花夫人道:“我替你找衣服去。”

闪身出门而去。

单宏章眼看金花夫人去后,低声说道:“萧大侠不怕金花夫人泄露出隐秘吗?”

萧翎微徽一笑;道:“她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

单宏章道:“为什么?”

萧翎道:“第一,别人不会相信你少庄主出卖百花山庄,第二,别人也不会相信我萧翎肯和你走在一起。”

那金花夫人动作快速,片刻工夫已然拿着一套衣服回来。

萧翎换过衣服,道:“少庄主,在下和你如何一个称呼?”

单宏章道:“你叫单兄,我叫白兄。”

萧翎道:“少庄主可是有一位姓白的朋友?”

单宏章道:“那人远在东海,识他之人不多。”

萧翎道:“这室中尸体呢?”

单宏章道:“我自会要他们收埋,咱们可以走了。”大步向外行去。

萧翎突然伸出右手,抓住了单宏章的肩头,左手两次伸缩,点了他两处经外奇穴,道:“现在可以走了。”

金花夫人低声说道:“萧兄弟,可要我随时保护吗?”

萧翎摇摇头道:“不用了。”

随在单宏章身后,大步行了出去。

出得七泽茶园,单宏章突然举手互击三掌,立时有一个青衣小帽。但身体健壮的少年,大步行了过来,欠身说道:“少庄主有何吩咐?”

单宏章道:“备两匹快马。”

那人应了一声,片刻工夫,牵着两匹健马,行了过来。

单宏章手扶马鞍,一提真气,突觉两肋间一阵刺疼,有如利刃刺心一般,满头大汗,滚滚而下。心中一骇,才知萧翎果有难以思议之能,竟能找出经外奇穴,使人无法运气,表面上,却又瞧不出穴道受制,最厉害的是一般人都无法替他解穴。

萧翎适时行了过来,右手一抬,扶起单宏章上了坐马。

两骑马一先一后,直向前面行去。

转过了两个大街,远远见到百里冰,站在一处屋檐下,正在东张西望。

此刻,萧翎已然另行改装,百里冰自然无法认得出来。

萧翎回顾一眼,左手平伸,施暗号和百里冰招呼。

百里冰看到暗号,微微一怔,放腿奔了过来。

萧翎一面施用暗号阻止百里冰,一面放辔疾奔。

两骑马快如飘风,直奔正西而去。

百里冰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但见萧翎示意阻拦,只好停下来,望着萧翎和人并辔奔去。

只见一个肩挑菜担的汉子,行了过来,掠着百里冰身侧而过,借势低声说道:“百里姑娘,咱们那边坐吧!”

百里冰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随在那大汉身后行去。

两人行到一处小小的饭店中坐了下来。

百里冰没好气他说道:“你叫我来干什么?”

那大汉微微一笑,道:“你也敢对我大哥这么凶吗?”

百里冰怔了一怔,道:“我从来不对他凶。”

那大汉淡淡一笑,道:“我认识那行在前面的骑马人!”

百里冰道:“他是谁啊?”

那大汉道:“单宏章,沈木风的大弟子。”

百里冰道:“糟了,大哥和他走在一起,那不是太危险了吗?我瞧咱们得快追上去。”

那大汉摇摇头,道:“大哥如需咱们相助,自然会招呼咱们,既然不让咱们去,自然是用不着咱们了。”

百里冰怒道:“我瞧你社九,还不如商八……”

杜九微微一笑,接道:“你几时见过弟弟强过兄长了,我是自然不如商八了。”

百里冰道:“你这人无情无义,没有心肝。”

这儿句话骂的很重,只骂的杜九呆了一呆,道:“人称在下冷面铁笔,如若说我无情,容或有之,但如说在下无义,我就大大的不赞成了。”

百里冰道:“你如是有义有情之人,为什么眼看自己大哥,陷身危境,却畏刀避剑,不敢前往施救?”

杜九微微一笑道:“原来为此……”

语声一顿,接道:“萧大哥武功高强,咱们难及他百分之一,他不让咱们去,咱们如若强行追去,不但于事无补,而且还将累赘于他。”

百里冰霍然站起身子,道:“哼!和你讲不通道理,你不去,我一个人去了。”

杜九急急说道:“且慢。”

横身拦住了去路。

百里冰怒道:“怎么?你想和我打架?”

杜九道:“打架倒是不敢,但在下有几句话,希望你听完如何?”

百里冰道:“好吧!那你就快些说,我没有大多时间听你说教。”

杜九道:“好的,在下简单点说,第一,他不要姑娘去,姑娘去了,那是不听他的活,是不是惹他生气?”

百里冰怔了一怔,道:“这个……”

杜九接道:“第二,他如有什么计划,因姑娘赶去,而受破坏,姑娘如何交代?”

百里冰慢慢坐了下来,道:“照你这么说来,那是一定不能去了。”

杜九道:“自然不能去了。”

百里冰道:“咱们就算不能去,也该想个法子,暗中接应他呀!”

杜九心中暗道:她心中惦记大哥,尤重于自己的生死。看来是很难劝得住她,必得设法稳定她慌乱的心神才成。

心念一转,缓缓说道:“那无为道长,足智多谋,咱们去见他商量商量,或可想出一个办法来。”

百里冰道:“那就快些去吧!”

站起身子,当先出店。

且说萧翎和单宏章,两骑健马,奔出长沙城,单宏章一勒疆绳,健马缓了下来,说道:“咱们先到白云观去。”

萧翎道:“这个由少庄主安排,不过,在下希望能够很快的了然百花山庄在长沙的实力,少庄主也可早日恢复自由。”

单宏章道:“好吧!在下尽快就是。”

一转缰绳,健马直奔白云观。

白云观规模很大,烟火鼎盛,香客不绝,由外面看,绝对瞧不出有百花山庄中人盘居于此。

萧翎、单宏章在观外下马,步行入观。

单宏章似是十分熟悉,进得观门,直向后殿行去。

穿过了四进院落,到了一所幽静的跨院前面,一扇紧闭的木门,有其他房舍隔绝。

在整个白云观中,这座跨院,显是独成一格。

单宏章举手在门上连扣九响。

萧翎心中暗道:原来,他们连开门,也有着规定的暗号。

过了片刻工夫,才听门内有人低声说道:“什么人?”

单宏章沉声说道:“金风送爽来。”

木门呀然而开,一个身着青衣的大汉,当门而立,挡住了去路。

那人一见是单宏章,冷冰的面孔上,立时换了一副笑容,欠身说道:“见过少庄主。”

单宏章道:“不用多礼了,申老英雄在吗?”

青衣大汉应道:“申领队刚刚奉得飞鸽函召而去。”

单宏章举步行入跨院,说道:“什么人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制强敌探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