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36回 挥军破敌巢

作者:卧龙生

萧翎心存故旧之情,这一击并不很重,以唐老太太的内功而论,这一击决伤她不了。

但却听到唐老太太闷哼一声,仰身向后栽去,手中的拐杖,同时松开。

萧翎夺过拐杖同时,心中也了解到唐老太大是有意相让,她不敢和自己说话、招呼,必有着很大的苦衷,当下大喝一声,挥杖直向周兆龙冲了过去。

他心中担心的事,就是唐老太太那全身数十种防不胜防的绝毒暗器,伤到了百里冰和无为道长等。

此刻,看她倒卧地上,弃去手中拐杖,心中顾虑,又少了一层,顿时豪气大生。

周兆龙万万没有想到,身为一派掌门之尊的唐老太太,竟然在一招之下,就为萧翎所伤,心中既是怀疑,又是害怕。

他不过心念初动,萧翎已然高举拐杖冲到。

周兆龙自知绝难是萧翎之敌,一面向后退避,一面举手一挥,身后四个红衣大汉,齐齐向萧翎包围过来。

萧翎对那四个举止木然的红衣大汉,丝毫不敢轻视,一沉丹田之气,停住向前奔冲的身子,举杖待敌。

无为道长怒道:“周兆龙,你们百花山庄,不论何时何地,都是倚多为胜,是吗?”

百里冰道:“大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仗剑向前冲去。

这几句话,说的声音清脆,完全是女子口音。

原来她心中一急,早已忘记了学用男子口音。

但见萧翎仰天打个哈哈,道:“冰儿,快退回去。”

百里冰已然行近四个红衣大汉,正待挥剑攻出,闻得萧翎之言,只好收剑而退,道:“大哥,你不要我帮忙?”

萧翎一面运气戒备,一面说道:“不用了,这四人,如若说他们是人,那未免抬高他们了……”

百里冰道:“不是人是什么?”

萧翎道:“沈木风的血影化身。”

百里冰道:“什么叫血影化身?”

萧翎轻轻咳了一声,道:“那血影化身就是,就是……”无为道长接道:“是一种用葯物控制的人,再经过一种很严酷的训练,就成了所谓血影化身。”

其实无为道长也不明白,只因见萧翎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才接口解说一番,含糊支吾过去。

突然间,四声怪啸响起,声破静夜,听起来阴森恐怖。

百里冰还待再问,但又恐分散了萧翎的精神,不敢再言。四个红衣大汉各发了一声怪啸之后,开始缓缓伸动手脚。萧翎目光流转,盯注在四人身上,口中却高声说道:“道长请小心那周兆龙,别让他们逃了,这四人由在下一人对付。”

无为道长心知萧翎的武功,强过自己甚多,如若他对付不了四个红衣人,自己也很难帮得上忙,当下退避开去,站在两丈开外,监视着周兆龙。

萧翎眼看四个红衣大汉手足运转,愈来愈快,心知他们立刻即将发动攻击,心中暗道:“我既有搏杀四人之心,似是不用等他们先行出手了。”

心中念转,暗中运起修罗指力,陡然一扬右手,一缕指风,疾向西南万位上一个红衣大汉攻去。

一缕指风,正击在那红衣大汉的左腿之上。

只见那红衣大汉连退了四五步远,才拿桩站住。

显然这一击十分沉重。

奇怪的是那红衣大汉的脸上,毫无痛苦之容,似是那一条左腿,和他根本无关一般。

萧翎心中一震:就算沈木风中了我一指,也有些承受不住,这大汉却是丝毫不见痛苦,不知他们练的是什么武功。

正待挥杖击出,突闻衣袂飘风,红影闪动,两个红衣大汉,分左右直冲过来。

萧翎右手挥动拐杖,一招横扫千军击向西北方位冲来的红衣大汉,左手一扬,一记劈空掌力,击向东南方位上冲来的红衣人。

原来,四个红衣大汉,各自站了一个方向,把萧翎围了起来。

只是他们站的方位很奇怪,分成东南,东北,西北,西南,却不肯站在东,南,西,北正方位上。

萧翎掌力强劲,那东南冲来的大汉距萧翎还有五尺左右时,萧翎的掌劲,正好破空而到。

只见那红衣大汉右手扬起,硬接下萧翎一记掌力。

两股暗劲交接,旋起一阵狂飚。

那大汉向前行进的身子,被萧翎的掌力震荡之下,向后退了一步。

但萧翎同时也感觉左臂一麻,影响所及,右手扫出的拐杖,也同时为之一缓。

那西北方位上冲上的红衣人,已经亮出兵刃,手中握着一根镔铁短棒。

就在萧翎拐势一缓之时,那红衣人镔铁短棒同时推出。

但闻当的一声大震,萧翎的拐被那短棒震开。

四个红衣人,同时以迅快的身法冲近了萧翎。

萧翎大喝一声,弃去手中拐杖,左手拍出两掌,激荡的掌风,避开了两个红衣人,右手探入怀中,摸出短剑。

他和四个红衣人一阵搏斗之后,已瞧出一点内情,这四个红衣人,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不畏疼苦,除非能一击伤中要害,使他们无能再打下去。

是以,对这等人物。只有施下毒手,使他们就歼当场。

四个红衣人合击萧翎,两个已经亮出了兵刃,两个却赤手抢攻。

萧翎右手短剑施出华山谈云青的剑法,左手却用南逸公闪电掌法。

他双手施展剑掌两种绝技,威势强猛绝伦。

但闻掌风呼啸,剑光耀目,四个红衣人的攻势完全被萧翎所压制。

激斗中突闻得萧翎大喝一声:“着!”

血光飞溅,手执缤铁短棒的红衣大汉,一条右臂齐肩而断,手中短棒飞出去六七尺远。

那大汉右肩虽被斩断,但却浑然不觉,左掌一扬,仍然劈了过来。

萧翎万料不到,一个人断去一条右臂之后,仍然有攻击之力,不禁一呆。

那大汉左掌攻势甚快,砰的一声,正击在萧翎左肩之上。这些时日,萧翎日夜苦修,内功大进,护身罡气,也大有进境,那红衣大汉一掌劈中萧翎左肩,反而被震的向后退了两步。

但萧翎却也被这一掌,打的气血浮动。心中暗道:沈木风这些血影化身,非得早些歼灭不可,因为,这些人不但武功高强,而且他们那不为痛苦所困扰的体质,实是武林中罕见的事,不管是何等人物,在重伤他们之后,决然想不到,他们还有还手之能,重伤后反击,不但出人意外,而且那不畏疼苦的反击之力,又极强猛,如若那人不似自己练有护身罡气,必受重伤,落得个玉石俱焚,留下他们一人,就可能要有一个武林同道失去性命。

心中念头转动,手中掌势未停,仍然再和几个红衣人动手搏斗,念头转完,杀机陡生,连绵杀手,源源而出。

萧翎和四个红衣人搏斗情势,虽然紧张,但站在一侧观战的无为道长和周兆龙,比起萧翎却更为紧张。

无为道长眼看那红衣人断去一臂之后,仍有反击之能,好像那一条臂,根本和他无关一般,心中大是骇然,暗道:这是什么武功,如此可怖。

周兆龙目睹萧翎和四个红衣人打斗情形,心中亦是大感不安,暗道:“这萧翎武功,似是又有很大的进境,其神速近乎奇迹,打破习武常规。”

只听砰的一声,一个红衣人,吃萧翎一掌击中前胸。

这一掌萧翎因出了八成内劲,震断那人心脉,只见他身躯摇了两摇,喷出一口鲜血,倒摔在地上。

萧翎身体连闪,避开了另外两个红衣大汉挟击而来的拳掌,回手一剑铁树开花,刺中那断臂大汉的咽喉。

他已知红衣大汉不畏痛苦,非要击中致命所在,才能使他们失去抗拒之力。

那断臂大汉已因失血过多,身体运转不灵,再被萧翎一剑刺中咽喉,哪里还能支持,仰面一交,跌摔在地上,气绝而逝。

萧翎连伤两个红衣大汉之后,精神大振,短剑回转,又刺伤一个红衣大汉,同时,左手发出弹指神功,一缕暗劲,涌了过去,击中另一个红衣大汉右眼。

但他心中明白,这两个红衣大汉虽被击中,但却未失去搏斗之能,立时,借势进袭,连攻四剑。

这四剑,都是谈云青剑法中的绝招,两个红衣大汉都为利剑刺中要害而死。

周兆龙眼看依为仗恃的四个血影化身,全部伤在萧翎手中,心中大惊,突然转身;向外奔去。

只听无为道长冷笑一声,道:“二庄主,就这么走吗?”长剑挥动,拦住了周兆龙的去路。

单宏章唰的一声,抽出长剑,硬着头皮道:“让开去路。”百里冰突然闪身而上,道:“你不配和无为道长动手。”嗤的一剑,刺了过去。

单宏章举手一剑,挡开万里冰的剑势,回手一剑,反击过去。

两人剑来剑去打在一起。

周兆龙心中暗道:今日之局决然难有善果。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急急转过身子,目光到处,只见萧翎手握短剑,拦住了去路。

周兆龙心头一震,探手从袖中取出一柄玉尺,陡然回身一纵,疾向无为道长扑了过去。

玉尺挥动,直劈下去。

无为道长架开了玉尺之后,回手反击两剑。

杜九手执铁笔,监视着四周。

萧翎心知百里冰,无为道长的武功,决不在周兆龙和单宏章之下,因而执剑观战,一面运气调息。

原来,他连毙四个红衣大汉之后,亦觉十分疲累。

无为道长和周兆龙动手之后,立时施出太极慧剑,闪闪剑芒,刚中蕴柔,把周兆龙圈在一片剑光之中。

百里冰和单宏章更是打的激烈绝伦,全力抢攻。

原来,单宏章心中早已暗暗打好主意,在四个人围斗萧翎时,设法破围逃走,是以,一出手就全力抢攻。

百里冰被单宏章一轮急迫的攻势,闹得无力还手,心中又急又怒,暗道:今宵如若被这人打败,不但要惹大哥生气,而且还要被别人小看于我,这一战无论如何不能败。

她一动上手,就失去先机,应该是先采守势,俟机反击,夺回主动,但她求胜心切,竟是一开始就奋力抢攻。

一个急于逃走,全力猛攻,一个为保颜面,奋力恶斗,看上去,两人搏斗的凶恶,尤过他人。

激斗中突闻一声惨叫。

百里冰一剑刺入单宏章的前胸,登时气绝当场。

百里冰家学渊源,武功成就,业已列为第一流高手之林,只因她对敌经验不多,被单宏章一轮急攻逼住制脚,施展不开,待她缓开手脚反击,连出奇招,逼开单宏章的长剑,刺入他的前胸。

这时,无为道长也已把周兆龙迫的全无还手之力。

周兆龙顶门间汗水淋漓,强自振作精神,挥动玉尺招架。百里冰伸手在单宏章尸体之上,擦去剑上血迹:望着萧翎问道:“那人很坏是吗?我杀了他,你不会生气吧!”

萧翎微微一笑,道:“这人是沈木风的弟子,武功十分高强,你能取他之命,实非易事。”

百里冰笑道:“都是大哥教我的武功。”

萧翎道:“你家学渊源,武功独成一格,我怎敢居功呢?”语声一顿,提高了声音,道:“周兆龙,四大血影化身,都已经死去,唐老太太被点中穴道,单宏章伏尸当场,凭你一个人,还有什么能耐逃离此地,还不弃去兵刃,束手就缚,不然那单宏章就是你的榜样了。”

周兆龙奋力扬动玉尺,架开无为道长的长剑,返身一跃,扑向萧翎。

百里冰抢先而出,长剑挥动,连刺三剑。

周兆龙挥玉尺架开三剑,人却向后退了两步。

萧翎低声说道:“冰儿,停下手来,他有话对我说。”

百里冰收了长剑,退回萧翎的身侧。

周兆龙收起玉尺,拂拭一下头上的汗水,缓缓说道:“萧翎,你要如何对付我?”

萧翎淡淡一笑,道:“我如放了你,沈木风是否会对你怀疑?”

周兆龙道:“我和他相处十余年,纵然是心存怀疑,也不会加害于我。”

萧翎心情极为平静,缓缓说道:“你可是很想活下去吗?”周兆龙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在下呢?”

萧翎道:“咱们相处一段时间之中,你对我不错……”

周兆龙接道:“你还能念及故旧。在下很感意外。”

萧翎道:“不过,你对我虽然很好,但那是别有用心,谈不上什么真正情意,现在,生死的决定,还要靠你自己。”

周兆龙冷笑一声,道:“你要我破围而出?”

萧翎摇摇头,道:“我想你自己也很明白,你没有逃走的能力。”

周兆龙道:“这就是在下想不通的地方了。”

萧翎道:“当今武林之世,对沈木风知之最深。对百花山庄中隐秘知晓最多的人,那就是你周二庄主了。”

周兆龙道:“你要我出卖百花山庄的隐秘,换我性命?”

萧翎道:“不错。”

周兆龙突然仰天大笑三声,道:“阁下想的未免太过轻松。”伸手取出玉尺,准备再战。

百里冰道:“不劳大哥出手,我来对付他吧!”

疾行两步,挥剑攻去。

萧翎低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6回 挥军破敌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