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37回 少林弹指神功

作者:卧龙生

金花夫人道:“听到了就好,萧翎、无为道长,都在为你开脱,你感恩图报,至少应该说出那武当派中的姦细是谁。”

周兆龙转目望着无为道长道:“道长,在下能够奉告的,是贵派中确有一个姦细,但他是什么人,在下就不知道了。”

无为道长道:“贫道相信,不过,本门之中,不管是任何人,为你百花山庄收用,似是已经无关紧要了。”

周兆龙道:“为什么?”

无为道长道,“因为整个武当派已为你百花山庄逼得流浪于江湖之上,几个武功高强的弟子,都已经追随贫道身侧,至于三元观中留下的本门弟子,有多少死在你们手中,那是本派日后追讨的血债。”

周兆龙道:“这个道长可以放心,武当派精锐尽出一事,百花山庄早已知晓,沈大庄主定不会作出没有实惠的事,所以,并没有派人动过你们三元观一草一木。”

金花夫人道:“再答复我一件事……”

周兆龙道:“你问吧!”

金花夫人道:“沈木风准备何时发动?如何发动?”

周兆龙道:“未会晤和尚之前,准备在三个月之内发动,先指示各大门大派中内应,施放奇毒……”

无为道长道:“他们施用的什么毒?”

周兆龙道:“各依情势,酌量自决,也许在水中下毒,也许在饭中用葯。”

这几句话,字字如铁拳锤胸一般,只听得在场群豪个个心惊胆颤。

周兆龙轻轻咳了一声,接道:“不过,沈木风和那和尚见过面之后,是否会改变计划,在下就不知道了!”

金花夫人道:“你当真不知道了吗?”

周兆龙道,“不错,在下知道的,都已经说出来了。”

金花夫人微微一笑。道:“还有最后一个条件,你如果答应了,就可以放你走了。”

周兆龙道,“什么条件。”

金花夫人道:“带我一起走。”

周兆龙道:“带你一起走?”

金花夫人道,“你已经泄露了沈木风的隐秘,那沈木风知晓之后。决然不会放过你,你一个人岂不是太过孤单吗?有我和你在一起。也好多一个谈话的人。万一被沈木风查明内情。也可多个生死与共的人,”

周兆龙冷笑一声,道,“你不觉得这做法太过胆大了吗?”

金花夫人道:“就算你周二庄主出卖我,,但那沈木风也不会立刻杀我,只要他问我几句话,那就可以攀你同死了。”

周兆龙道,“夫人留这里不是很安全吗?为什么又要跟在下同行?”

金花夫人道:“第一是,我和唐老太太,身上仍有剧毒,屈指算来,十卧后就要发作,贱妾不想毒发而死,只好回去设法找解葯了。”

周兆龙道:“希望夫人能和在下合作。”

金花夫人道,“只要你肯听我的话,贱妾保证可以骗过那沈木风。”

周兆龙道:“现在可以走吗?”

金花夫人道:“自然可以……”

左手牵着周兆龙,右手连连挥摇,道:“诸位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萧翎道:“马兄,传下令渝,不要留难他们。”

马文飞点点头,沉声道:“传下话去,放船送他们过河。”

只听一个黑衣汉子应了一声,匆匆奔了出去。

马文飞回顾了萧翎一眼,道:“咱们可要迁移他处吗?”

萧翎道:“为什么?”

马文飞道:“因为此地已经被那周兆龙知晓,难保他不告诉沈木风。”

萧翎道:“不要紧,他纵然告诉他,他也不会立刻来此。”

马文飞道:“为什么?”

萧翎道:“因为那沈木风绝不会茫然从事,咱们此地有许多人,他如无法调动足够对付咱们的高手,绝不会轻举妄动。何况,那周兆龙为了苟全性命,绝不会说。”

马文飞道:“兄弟既如此说,小兄自可放心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不知何故,江湖上突然传出了萧兄弟的死讯,对正在崛起抗拒那百花山庄的势力,打击太大了,唉!想不到这也是那沈木风的卑劣手段。”

萧翎微微一笑道:“并非完全空穴来风的事,兄弟也曾一度遇险。”

马文飞道:“原来如此,不知萧兄是否可以说明经过之情形。”

萧翎道:“自然可以。”当下把遇上巫婆婆的经过情形,很详细的说了一遍。

群豪听完了齐齐说道:“武林有幸,萧大侠才这般逢凶化吉。”

萧翎叹息一声,道:“但愿展兄和邓二侠早日平安归来。”

他为害怕惊世骇俗,把托请邓上雷和展叶青身怀两本武动秘籍的事,隐起未谈。

突然间,听得常大海重重地咳了一声,接着说道:“萧大快,在下有几句不当之言,不知该不该出言相询?”

萧翎道:“那有不该之理,常兄有何见教,只管吩咐就是。”

常大海道:“不敢当,在下想不通何以萧大侠要放了那周兆龙?”

萧翎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道:“那周兆龙在沈木风庇护之下作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也许诸位之中,有不少人部吃过他的苦头,放走了他,只怕诸位心中极是不满。不过,那周兆龙不过是一位跳梁小丑而已,智谋武功,均极平常,其所以能够在江湖上为非作歹,纵横自如,全靠那沈木风的力量庇护而已,想杀他随时可得,但留着他比杀了他更有用处。”

马文飞点点头道:“萧兄弟说的是。”

萧翎道:“但愿诸位能谅解我萧某人的用心,不要有所误会才好。”

群豪齐声应道:“我等怎会误会萧大侠。”

马文飞哈哈一笑,道:“萧兄弟言重了,如今武林同道,除了百花山庄中人之外,对你爱护还来不及,怎么对你有所误会呢?”

语声一顿,又道:“兄弟,咱们好久不见,你我都两世为人,今宵相逢,可谓是劫后余生,咱们喝两盅如何?”

萧翎微微一笑;道:“小弟不善饮酒,马兄想已知晓的。”

马文飞道:“各尽其量,绝不勉强!”

高声接道:“摆酒!”

这地方虽然荒凉,但食用之物,却是很齐全,片刻间酒肴齐上。

马文飞、萧翎、无为道长、百里冰,社九、神箭镇乾坤唐元奇,三阳神弹陆魁章,形意门董公诚、南太极门石奉先,加上跛侠常大海;和唐者太太,一共十一人席地而坐,围了一个圆圈,酒菜就放在地上。

马文飞举起酒杯,敬了群豪一杯后,说道:“适才那周兆龙的话,诸位都已经听到了。”

董公诚道:“江湖已有不少门户,被沈木风所消灭,在下和石老弟,都是身受其痛的人,因此,在下之意,咱们要及早设法,把这消息尽快传递到各大门派之中,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马文飞道:“三月时光,太过短促,只怕咱们信息未到,惨变已生。”

石奉先接道:“事已如此,咱们只有尽力为之,分头行事。”

无为道长轻轻叹息一声,道:“贫道所虑的是,此刻江湖之上,仍有很多门派,对那沈木风心存畏惧,不到火烧眉毛,不肯卷入是非之中,纵然听得这消息也是不肯深信。”

马文飞轻轻叹息一声,道:“每一次江湖大变,都有其自腐原因,所谓物必自腐而后虫蛀之,如是江湖上几个大门派,早能团结一致,申张正义,沈木风也无法坐大成今日的形势了。”

无为道长道:“马总瓢把子说的很对,但往事已矣!为今之计,只有尽我们之能,设法弥补了,好在目下江湖上,已有大部分武林同道觉醒,萧大侠抗拒沈木风的事迹,更是遍传江湖,贫道之意,由萧大侠出名,修书一封,说明内情,并陈以利害,这封信,虽未必能使各大门派立刻起而抗拒沈木风,但可使他们生出警觉。而且,有了萧大侠的书信,那投书之人,也可以直接求见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亲交书信,以免为潜伏在各大门派的姦细从中捣乱。”

马文飞道:“好主意……”

目光转到萧翎的身上,道:“萧兄弟有何高见?”

萧翎道:“只怕在下声望不够,弄巧成拙。”

无为道长微微一笑,道:“这一点萧大侠只管放心,就贫道所知,萧大侠此刻在武林中声望,已如日在中天,江湖道上,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萧翎道:“道长觉着可行,在下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无为道长道:“如若诸位不觉贫道的笔拙,这书信就由贫道执笔,萧大侠具名如何?”

马文飞道:“那就有劳道长了。”

萧翎道:“此事就照道长之意办理……”

语声一顿,接道:“但兄弟有一个念头,想和诸位研商一下,是否可行。”

马文飞道:“我等洗耳恭听。”

萧翎道:“沈木风固然是一代枭雄,才气过人,但兄弟觉得他最狠的一点,还是十万河山中,无处没有他布下的眼线,再加上各大门派之内,都有他的内应,整个江湖上的一举一动,他都能很快的得到消息,掌握运用……”

马文飞接道:“不错,咱们常被他们在咱们行动之前得到消息,吃亏不少。”

萧翎道:“如是能够取得他们天下耳目配置的名单,那自是最好不过,全面发动,一举间,尽毁百花山庄耳目,但此事只怕不易,那名单,除沈木风外,只怕再也无人知晓,因此在下倒想出一个笨办法来。”

马文飞矣道:“什么办法?”

萧翎道:“尽量削去百花山庄的人手,只要咱们知晓的,一个都不放过,本能逼劝他改邪归正,为我所用,就杀了他以绝后患,最低限度,也要毁去他的武功。”

马文飞这:“不错啊!在下过去就未想到。”

萧翎道:“如若咱们全面搜查,虽然未必能够全面破去那沈木风所组织的耳卧,但至少可使他运用不灵。”

马文飞道:“日后我们注意及此就是。”

但闻常大海说道:“如是那沈木风和那和尚会面之后,决定提前发动,咱们应该如何对付?”

马文飞道:“好!那就请道长立时修书,天亮之前,各路送信之人出发。”

无为道长点点头,就在油灯之下,修写书信。

萧翎环顾了四周一眼,说道:“武当掌门人,文才渊博,这封书信,必将是文情并茂,定可说劝各大门派,使他们警惕自励,不过路途遥远,时效难能如期,万一各大门派为他控制,纵然十大高手复生还魂,也是回天乏力,试问有谁能够和八大门派所有的高手对抗。”

马文飞道:“不错,兄弟有何高见?”

萧翎道:“小弟之意,咱们先就此刻人手中,选出一部分,追觅沈木风和百花山庄中人,如若能够使百花山庄再受到一次挫折,那是更好不过,但至少可使沈木风身受困扰,也使咱们派往各门派的人,多些机会。”

马文飞道:“兄弟的豪气,实叫在下等敬佩,不过,此刻时机还未成熟,如若正面冲突,只怕咱们还难是百花山庄之敌。”

萧翎笑道:“百花山庄中人,分在长沙的,十不及一、咱们全力对付,必可使他们全军尽覆。”

石奉先突然接道:“但那沈木风也在长沙时呢?”

言下之意,心中显是对那沈木风,仍有春无比的畏惧。

萧翎略一沉吟,道:“就在下观察所得,沈木风能造成今日的声势。局面,故然是他的才智和武功都超人一等,但最重要的还是他那些遍布天下的耳目,和神速隐秘的行动,再加上利用葯物,惨酷控制属下的手段,以及对付敌人的毒辣,致使我武林同道,都对他存着一份恐惧之心,这一来,更造成了百花山庄的声威……”

目光转动,扫掠了群豪一眼,接道:“另一个原因是,现我武林同道,都固守不动,等待着让沈木风布置妥当之后,动手宰割。其实,咱们已经和他正面为敌,束手就戮和轰轰烈烈的战死疆场,大不相同啊!”

这几句话,果然激起了群豪的豪壮之气,齐声说道:“萧大侠准备如何?我等都愿追随。”

萧翎微微一笑道:“那很好,诸位既然有豪气,那就事不宜迟,咱们立时行动。”

马文飞道:“萧兄弟准备如何?”

萧翎道:“在下所知白云观中还有沈木风一批人手,此刻应该先破坏他遍布江湖的耳目,目下他设在长沙的大寨,已由小弟和无为道长等合力摧毁了,所有的百花山庄中入,死亡尽绝,就在下所知,百花山庄在长沙,还有两处主要的根据地,一处是那白云观,另一处是七泽茶园,咱们要先把沈木风安在长沙这两处窝子挑了,再集中全力,追斗沈木风,如能把他困住搏杀,那是最好了,至低限度,也可使他自顾不暇,不能再施展阴谋,加害别人。”

马文飞道:“好!就依兄弟之意,咱们几时动身?”

萧翎道:“自然是越快越好。”

马文飞道:“全体出动吗?”

萧翎道:“不用了,兄弟想选几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少林弹指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