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38回 一言九鼎

作者:卧龙生

这是座独立的院落,除了正房之外,两厢还有客室。店伙计泡上茶,燃上灯火离去。

杜九飞身出房,四下巡视一周,才退回房中。

萧翎仔细望了那木箱一眼,只见那木箱盖上雕刻着一座佛像。

那箱子经商八擦拭的很干净,是以花纹十分明显。

商八看萧翎已经注意了木箱,才微微一笑,道:“小弟拭去箱上积尘后,发觉了雕有佛像的精致花纹,曾和杜兄弟谈过,这木箱之中,可能存有很宝贵的东西。”

萧翎道:“杜兄弟已经告诉我了。”

商八道:“为了这个木箱,小弟不得不暂时避开无为道长和马文飞等群豪,因为群豪之中,不乏见闻广博之人,万一有人认出了这木箱的来历,要小弟打开瞧瞧,那就叫小弟为难了。未雨绸缨,只好暂时避开和他们见面,和杜兄弟悄然约下会晤之地,待见过大哥,仔细瞧过这木箱中存物之后,再去见他们。”

萧翎道:“小兄记得咱们已经开过木箱;那里面只有一本羊皮封面的书册,上面写的似是经文,是吗?”

商八笑道:“这个小弟自然记得,不过,咱们当时并未仔细搜查,也未仔细的翻阅那本经文。”

萧翎道:“商兄弟自己打开瞧看一下就是……”

接着又道:“咱们兄弟情同骨肉,商兄弟太过拘谨了。”语声一顿,道:“现在,打开瞧瞧吧!”

商八依言打开箱盖,只见一本羊皮封面的册子,放在箱中,除此之外,再无所见。

商八举起火烛,仔细在箱中瞧了一阵,仍是瞧不出一点可疑之处,当下摇头说道:“难道这本经文很珍贵吗?”

伸手在箱中四面敲打。

萧翎心中突然一动,低声说道:“商兄弟,木箱盖上,可以雕刻佛像,这木箱之内,自然也可雕刻字迹了。”

商八道:“不错啊!”

伸手在箱底用力一拭。

只见那箱底之上,似是有着一种细致的纹路,当下喜道:“果然在这里了。”

杜九取来一块抹布,仔细的在箱内擦拭起来。

经过一番擦拭,箱盖底层和箱底内层,都出现了清楚花纹。萧翎把那箱子搬到木桌上,举起火烛瞧去,只见那花纹以花非花,似字非字,曲曲弯弯,无法认出是何用意。

商八皱皱眉头,道:“这上面写的似是天竺文字,咱们认不出来。”

萧翎道:“既是无法认出,商兄弟何以知它是天竺文呢?”商八道:“昔年兄弟见过一个少林和尚,拿着一本天竺经文,字体还稍有记忆,那字体和这文字形体很像。”

萧翎道:“可惜识得此文之人绝无仅有,这人才大难找了。”商八接道:“除了少林寺中和尚,可能有人识得之外,只怕是很少有人识得了……”

心中突然一动,道:“那个和尚……”

杜九道:“哪个和尚?”

商八道:“和我搏斗,互有受伤的和尚,看到此箱之后,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出手抢夺,如若不识得天竺文字,就是识得这只箱子了。”

萧翎道:“不错,那和尚现在何处呢?”

商八沉吟了一阵,道:“我想他不会离开很远,因为他临去之际,还恋恋不舍地望了这木箱一眼,那是说他对这木箱,仍是念念难忘了。”

萧翎道:“你伤的他很重吗?”

商八摇摇头,道:“不重,但也不算轻。”

萧翎沉吟一阵,道:“那和尚可是天竺国人?”

商八道:“就小弟所见,他似是咱们中原人氏,而且还可能出身少林一门。”

萧翎道:“他施展少林门中武功?”

商八道:“和我动手之初,他极力施展其他博杂的武功,似乎是极不愿露出少林武学,后来,为小弟所伤,迫不得已才用少林的武功击伤小弟。”

萧翎道:“百花山庄中也有少林弟子,听兄弟之言,大约是不会错了。”

商八道:“如若他还住在长沙,可能就在附近两条街上,照小弟看法,那和尚似是单为抢此箱子,和百花山庄无关,小弟设法去探听,看看他落足何处?”

萧翎道:“天色已入深夜,你到何处打听?”

商八道:“咱们自然打听不出……”

放低声音说道:“车、船、店、脚,牙,最是难以对付,也很少有好人,但这般人也最好使唤,他们见多识广,唯利是图,重赏之下,什么事部能做得出来!”

说到此处,突然转身而去。

不大工夫,商八笑嘻嘻的行回房中,道:“大哥,咱们休息一会,如是那和尚落脚在此,不出一个时辰,就有消息回报。”

萧翎知他智计多端,江湖经验广博,微微一笑,也不多问。果然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一个店伙计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喘了两口气,低声说道:“您老交办的事情,小的已经打听出来了。”

商八道:“怎么样了?”

那店小二道:“那位大师父投宿在大盛客栈。”

商八探手从怀中摸出两片金叶子,道:“好!你带我去吧!”萧翎低声说道:“到哪里去?”

商八道:“请那位大师父来辨识这箱中的天竺文字。”

萧翎道:“怎能知晓他一定认识。”

商八道:“至少,他会知晓这木箱来历,那是聊胜于无了,大哥稍坐片刻,小弟去去就来。”

杜九起身道:“我跟你去。”

商八道:“好!二人同去,万无一失。”

带着那店小二匆匆而去。

百里冰低声问道:“他们要去绑架那和尚来此处?”

萧翎道:“大概是吧!”

口中答话,双目却盯注在那箱底花纹之上瞧着。

百里冰看他神注图案,也不再出言惊扰,静静的站在萧翎身侧,暗中却留神戒备。

大约过了一顿饭工夫左右,只见杜九扛着一个身着灰袍的和尚,行了进来。

杜九缓缓放下那和尚,拍活了他两处大穴。

萧翎凝目望去,只见那和尚年约五旬左右,头上烙了五个戒疤,显然,那是受戒甚严,出身正大的憎侣。

那和尚一挺身站了起来,但他又匆匆的坐了下去。

原来,他站起身子之后,才发觉双腿穴道,仍然被点着未解。

商八轻轻咳了一声,道:“大师,你瞧瞧那桌上放的什么东西?”

那和尚抬头望了一眼,道:“木箱子。”

商八道:“你想抢这只木箱子,自然是知它来历了。”

那和尚目光转动,扫掠了萧翎、百里冰和商八,杜九一眼,缓缓说道:“四位是何身份?”

原来,萧翎等都还易容未复。

商八冷笑一声,道:“看来大师父当真是轻淡生死,四大皆空了。”

灰袍僧人缓缓说道:“这话是何用意?”

商八道:“我等未问大师,大师倒问起我等的身份来了……”语声一顿,道:“你可能认出这木箱来历,和那箱内的天竺文字?”

灰衣僧人缓缓说道:“拿近一些让贫僧仔细瞧瞧吧!”

商八无可奈何,只好移近木桌,高举灯火。

那和尚仔细的瞧了一阵,神情突现激动,口中喃喃自语道:“果然是这木箱,果然是这木箱……”

双目神凝,盯注在那箱底花纹上瞧看。

商八放下火烛,拿开木箱,道:“咱们请大师到此的用心。大师是否明白?”

灰衣僧人道:“要贫僧讲说那箱底天竺文字内容。”

商八道:“大师明白就好。”

灰衣僧人摇摇头,道:“诸位想如何对付贫僧,只管施展吧!阿弥陀佛!”闭上双目,口中诵起金刚经来。

这一下倒是大出商八等意料之外,都不禁为之一呆。

杜九冷哼一声,道:“大师你真是不怕死吗?”

灰衣和尚突然睁开眼睛,冷冷说道:“那要看为什么死了。”杜九道:“你可是觉得这死法,很值得吗?”

灰衣和尚道:“贫僧若为大师兄而死,自然是死的值得了。”百里冰望了萧翎一眼,低声说道:“为了要他把这天竺文字解说给我们听,好像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

萧翎道:“这其间只怕是大有道理。”

商八惑熊说道:“和尚,难道这上面记述的文字,重于你的生死吗?”

灰衣和尚道:“贫僧十条八条命,也是没它重要。”

商八一皱眉头,道:“这等重要!”

灰衣和尚冷笑一声,道:“阿弥陀佛!”重又闭上双目。

商八低声对萧翎说道:“大哥,我有些明白了,这文字可能是记述一种很奇奥的武功。”

杜九道:“他不怕死,难道也不怕痛吗?咱们先点他五阴绝脉。”

灰衣和尚光秃秃的头顶上,突然间冒上来几颗汗珠,显是对杜九慾点他五阴绝脉,十分害怕。

只见他睁开眼来,怒声说道:“不论你们使用什么恶毒手段,都别想让贫憎答允此事。”

杜九怒道:“我就不信羊能上树。”

右手一挥,点向那和尚前胸。

萧翎右手疾出,挡开了壮九一招,道:“咱们不能误伤好人。”

一抱拳,道,“大师这等视死如归的豪气,非有深厚的修养功夫,实难办到,在下十分敬佩。”

灰衣和尚摇动着光头说道:“别套交情,贫僧是软硬不吃。”萧翎微微一笑,道:“咱们不谈这木箱上的文字,谈谈别的事情如何?”

灰衣和尚道:“那倒可以。”

萧翎缓缓说道:“你可是出身少林寺?”

灰衣和尚道:“不错。”

萧翎缓缓说道:“大师识得天竺文字,在寺中的地位走然很高了。”

灰衣和尚道:“贫僧在藏经阁中,负责整管经文。”

萧翎啊了一声,道:“大师此番到长沙来,不知有何用心?”灰衣和尚道:“贫僧和四位师兄同来,但他们三人都死在你们手中了。”

萧翎愕然说道:“我们手中?”

灰衣和尚道:“不会错啊,除了你们百花山庄的人,谁还会施用那等卑劣手段,先行下毒,然后施袭。”

萧翎道:“可惜大师并未猜对,在下等都非百花山庄的人。”灰衣和尚道:“不是百花山庄的人,怎会趁夜冒充店伙计,混入贫僧房中,出其不意的点了贫僧穴道?”

萧翎回顾了商八、社九一眼,道:“你们可是扮作店伙计混进房去,生擒了这位大师父吗?”

杜九尴尬一笑,道:“我们怕大哥等候过久,才施展诈术,生擒于他。”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这就难怪他认为我们是百花山庄中的人了……”

语声一顿,道:“解了他的穴道。”

杜九应了一声,拍活了灰衣和尚被点穴道。

萧翎轻轻咳了一声,道:“大师,现在可以走了。”

灰衣和尚活动了一下双臂,道:“你是什么人?”

萧翎道:“区区萧翎。”

灰衣和尚道:“什么?你是萧翎?”

萧翎道:“不错,阁下可是不信吗?”

灰衣和尚道:“在下虽然未见过萧翎之面,但却听人说过他的面貌,完全不是你这个样子。”

萧翎伸手除下脸上面具,道:“大师请看,在下真面目,是否和你听闻而来的一样?”

那和尚打量了萧翎两眼,道:“有些相似。”

萧翎微微一笑,道:“看来,大师还是有些不信……”

目光一掠中州二贾,道:“两位兄弟请把面具脱下。”

商八一拍大肚子,道:“大师识得在下吗?”

灰衣和尚仔细的瞧瞧商八,杜九道:“两位可是传说中的中州二侠?”

商八哈哈一笑,道:“看来,阁下似是有些不信吗?”

灰衣和尚道:“贫僧多年护守藏经阁,从未在江湖之上走动,此番外出,乃贫僧第一次在江湖上走动!”

商八道:“这么说来,大师能够认识萧大侠,还算不错了。”灰衣和尚道:“对于几位容貌,都还是在这次出现江湖之前,听人述说……”

杜九冷冷说道:“听到很多,也是无用,此刻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是大师是否相信我等身份呢?”

灰衣和尚道:“贫僧虽是有些相信了,但我还不敢肯定,是以,还不能把箱底中文字,译讲给你们听。”

商八探手从怀中摸出珠光宝气的算盘,道:“在下这兵刃,当世之间,再无第二个人使用,大师可以相信了吧!”

灰衣和尚沉吟了一阵,道:“贫僧也听人说过商施主施用算盘作为兵刃,而且还可以发出暗器。”

商八哈哈一笑,道:“你可是要见识一下吗?”

灰衣和尚道:“不用了。”

商八道:“那是说大师相信了。”

灰衣和尚道:“看情形,各位八成都是真的了,不过,再未十分的了然诸位身份之前,贫僧还是不敢轻易说出。”

商八一皱眉头,道:“这箱底上刻的文字很重要吗?”

灰衣和尚道:“很重要,关系整个武林的正邪与兴亡。”

商八道:“这些字是一种秘籍吗?”

灰衣和尚沉吟了半晌,道:“不是。”

杜九道:“不是秘籍,怎的如此重要?”

灰衣和尚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8回 一言九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