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40回 情关难破解

作者:卧龙生

许诗堂叹息一声,道,“武林四贤之名,传扬于江湖之后,我等心中还暗暗窃喜,以为再过上三二十年,走可使武林争名夺利之心,为之淡了下来。哪知事与愿违,我等除了得到那四大贤人的虚名之外,对武林却是毫无帮助,依然是到处有凶杀,恶斗、逐名争利,我等耳闻、目睹,很多事情都使人不能不管,但我等又因立下的心愿,不忍中途抛废,这才改变约晤时地,以使眼不见心不烦。”萧翎心中暗道:原来他们也是血性之人,我还道他们是心如古井无波的无为之人呢!

只听秦士廷接道:“但自上次我等身受百花山庄沈木风的一番虐待之后,再证诸数十年来的江湖情势,觉得我等心愿,全无作用,江湖杀戮依旧,而且是越来越见激烈,因此,我们不得不重行论辩我们这等独善其身的行为,是否错了。”

萧翎道:“四位老前辈辩论的结果如何呢?”

朱文昌道:“我等苦行数十年心愿,一旦弃之,甚觉可惜,但眼见江湖杀戮更烈,实不能再坐视下去,沈木风一代枭雄,才艺双绝,但他却不肯为善,我等既无能影响江湖上息手罢争,是否应挺身而起尽余年心力,为江湖正义,竭尽绵薄。”

楚昆山一拍手,道:“不错,四位如能早二十年生出此心,今日江湖,也许不是此番形势了。”

秦士廷道:“就算我等全力施为,也不是沈木风敌手。”

萧翎微微一笑,道:“四位总有一个决定吧!晚辈极愿知晓,不知是否可以见告?”

许持堂道:“我等如有结果,也不会这等天涯觅踪,追寻你萧大陕。”

萧翎惑然说道:“四位老前辈找我萧翎,究竟是为了什么?”

朱文昌道:“咱们想问萧大侠两件事。”

萧翎道:“好!诸位请说吧!萧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朱文昌道:“萧大侠和沈木风双雄相斗,原因何在?”

楚昆山道:“这话问得很奇怪,那沈木风为害江湖,到处杀害武林人物,谋霸统一江湖,萧大侠抱悲天悯人之心,和沈木风搏斗于江湖之中,一正一邪,一目了然……”

朱文昌道:“这个我们知道,但心机深沉的人,一向是不到最后,不让人瞧出用心,我们和萧大侠谈话,楚兄最好不要插口。”

萧翎目光转动,缓缓由武林四贤脸上扫过道:“在下初入江湖之时,曾经陷身于百花山庄之中,承那沈木风香得起我,任以三庄主身份!”

朱文昌道:“这个,在下等曾听人说过。”

萧翎道:“我萧翎如若依靠于百花山庄,那是何等威风,但萧翎却离开了百花山庄,而且和沈木风割袍断义,划地绝交,流浪于江湖之上,身经了无数凶险,如若有原因,那就是在下看不下沈木风那等恶毒的手段。”

朱文昌道:“第一件事的原因,咱们已经知晓,还有一桩事,请教萧大侠。”

萧翎一皱眉头,道:“四位老前辈还有什么要问?”

朱文昌道:“如若那沈木风搏杀了你萧大陕,那是武林道上空前的浩劫,整个的江湖,都将要为黑暗、恐怖所笼罩,但不知萧大侠胜了那木风之后,作何打算?”

萧翎淡淡一笑,道:“如若真有这样一天,武林中不再需要萧翎,晚辈自当息隐山林,唉!其实,这多年来奔走已使我萧某厌卷江湖中的险诈了。”

朱文昌不再多问,举手一招,秦士廷、尤子清、许诗堂,齐齐团拢过去。

只见四人交头接耳,研商了一阵,齐齐行了过来,对着萧翎一个长揖。

萧翎急急说道:“四位老前辈有什么事,但请吩咐。”

朱文昌道:“我等四人由此刻起,恭候你萧大侠的差遣。”

萧翎还未答话,那秦士廷已抢先接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尤子清道:“但有所命,全力以赴!”

许诗堂道:“我等言出衷诚,还望萧大侠当面赐允,如若见拒,那是萧大侠不肯信任我等,自当立刻自绝,以明心迹!”

萧翎道:“派遣不敢当,但咱们联手合作,共为武林谋福,萧翎却是欢迎的很。”

许诗堂道:“我们言出心践,萧大侠不肯答允,许某先挖心一死……”右手一探,已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向前胸刺去。

萧翎大吃一惊,道:“慢着,慢着,萧翎答允就是。”

许诗堂收了匕首,道:“我等从此受命,沈木风一日不死,我等就追随萧大位一日,直到百花山庄全部败亡为止。”

朱文昌道:“我等数月以来,心中最为难的事,就是担心消灭一个沈木风,又造就一个沈木风,形势迷人,尤过美女,今日得表明心迹,我等自是再无顾虑了。”

萧翎微微一笑道:“四位此虑,实也难怪,名利误人多矣。”

语声一顿,接道:“四位尚未卷入江湖是非之前,在下有一言奉告。”

朱文昌道:“什么事?”

萧翎道:“沈木风乃一代枭雄,智略武功无不超人,阴险狠辣毒谋巧计无所不用,四位贤人,君子习性,只怕难以适应。”

朱文昌道:“这个我等早已想到,兵不厌诈,愈诈愈好。”

萧翎道:“四位智谋、武功,都是第一流的人物,只因心怀宏愿,不肯手染血腥,此番振奋而起,必可为武林谋福,沈木风又多四个劲敌了!”

楚昆山突然纵声大笑,道:“四位大贤,肯侧身江湖,为天下苍生造福,实是一大喜讯,老夫以茶代酒,干三大杯,为四位祝贺!”

言罢,果然连喝了三大杯茶。

司马乾低声说道:“萧大侠,时间不早,如何对付来人,也该有安排了。”

萧翎回顾了他拴在附近的六匹健马一眼,道:“诸位先得把健马移开。”

司马乾道:“牵入那杂林茅舍中去。”

萧翎点点头,道:“有劳司马兄了。”

司马乾牵去六匹健马,进入了杂林之中。

朱文昌道:“萧大侠这等准备,似有所待。”

萧翎道:“沈木风掳去了在下一位朋友,以她的生死,作为要挟,迫在下与他单独相晤。”

朱文昌道:“萧大侠如有差遣,我等愿为前躯。”

谈话之间,司马乾已然行了回来。

楚昆山道:“对付沈木风,不能不谨慎一些,我等要想个法子才成。”

萧翎道:“目下我等人手似乎甚多,必得隐秘点行踪才成。”

司马乾道:“在下想到了一个法子,不知是否适用。”

萧翎道:“愿闻高见。”

司马乾低声说了一番计划。

楚昆山道:“这法子不错,咱们立时动手。”

片刻之后,客店形势,为之一变。

朱文昌扮作那店主人,萧翎和楚昆山扮作过往商旅,两人就店前高搭的芦席棚下,各据一桌。

秦士廷、司马乾隐身在距那客店二十余丈大树之上,监视着客店中情形,那大树不仅枝叶茂密,而且树干甚高,方圆数里内的景物,均在监视之下。

尤子清、许诗堂,隐身客店之中,一面守着那被点了穴道的大汉。

时光流转,太阳西下,已经是夕阳无限好,将要近黄昏的时分。

萧翎焦的不安的喝一口茶,心中暗暗忖道:沈木风姦诈多智,只怕这又是他故意安排的诡计。

心念转动之间,突见正东方烟尘滚滚,当下精神一振,又倒了一杯茶。

凝目望去,烟尘中,果然出现了一辆马车。

那马车四周都用黑布围严,显是不愿让人瞧出车中人物。

片刻间,车近客栈。

萧翎装作漫不经心的回目一顾,只见那马车之前,有四个佩刀的大汉开道,马车之后,另有八个佩刀大汉相随。

紧随那八个骑马佩刀的大汉之后,还有着两辆篷车,不过,后面两辆篷车较小,只套用两匹马,不似前面一辆,由四匹健马拖行的气派。

楚昆山望了那马车一眼,心中暗道:“如是这些马车不肯停下,我们的一番布置,岂不是白用了心机。”

心念转动间,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只见垂帘启动,一个全身黑衣的老人,一跃而出。

萧翎目光一转,扫掠那黑衣老人一眼,只见他双目神光炯炯,两面太阳穴高高突起,一望即知是内外兼修的高手,但却是从未见过。

只见那黑衣老人跃下马车之后,打量楚昆山和萧翎一眼,高声说道:“店主人。”

朱文昌应声而出,接口道:“客人有何吩咐?”

一面答话,一面奔了过来。

黑衣老人冷冷说道:“站住。”

朱文昌依言停下脚步,道:“哪里不对了?”

黑衣老人双目神光炯炯,盯注在朱文昌的脸上,道:“店主人,你的命很长啊!”

朱文昌道:“老汉粗体还算安好。”

黑衣老人皱皱眉头,道:“老夫今晨时分,派人到此,定下的酒菜,可曾准备齐了?”

朱文昌道:“齐备多时,你老请坐吧!”

黑衣老人道:“老夫派来之人,现在何处?要他出来和老夫相见。”

*支持本书请访问‘幻想时代’以便得到最快的续章。*朱文昌道:“那位衣着破烂的大爷吗?”

黑衣老人道:“不错,他现在何处?”

朱文昌道:“走了。”

黑衣老人道:“老夫要他在此地等候,怎的会走了呢?”

朱文昌道:“那位大爷脾气很坏,出口就要骂人,老汉也不敢多问。”

黑衣老人道:“他一个人走的吗?”

朱文昌摇摇头,道:“不是,两个人走的。”

黑衣老人道:“那另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朱文昌道:“老汉不认识,看上去不过是十七八岁……”

语声顿了顿,道:“当时,老汉正在厨下,也不知那年轻人何时到此,出来时,那位大爷已经与那位年轻人联袂而去,老汉只瞧到了两人的背影。”

黑衣老人冷笑一声道:“好!你快些拿上酒菜。”

这店中确然是备有很多酒菜,但因那店主老妻失踪,都还未做,那黑衣老人让朱文昌拿上酒菜,朱文昌自然难以应付。

但几人早经计议,朱文昌胸有成竹,当下微微一笑,道:“那位去时,也未交代一声,老汉也不敢动手做……”

黑衣老人接道:“现在你可以动手!”

朱文昌道:“就算立时动手,也要一段时间,才能食用。”

黑衣老人道:“大约多长时间?”

朱文昌道:“总要一个时辰。”

黑衣老人冷冷说道:“好!我们等你一个时辰。”

这回答,不但大出了朱文昌的意料之外,更使伪装客人的萧翎震惊不已,暗道:如若这篷车中果是坐的冰儿,怎会在这里停留如此之久,难道这又是那沈木风的诡计不成……但闻朱文昌轻轻咳了一声,道:“你们一行有多少人?”

黑衣老人冷笑一声,道:“这与你何关?”

朱文昌道:“在下知晓了多少人,准备饭菜时,也好有个谱儿。”

黑衣老人仰天打个哈哈,道:“那马车中还有几个女眷……”话未说完,突然一伸右手,抓住了朱文昌的右腕。

武林四贤,君子气度,对这等暗袭手法,自然毫无防备,那黑衣老人出手又快速无比,朱文昌闪避不及,被他拿住脉穴。

萧翎目睹那黑衣老人出手快速,心中暗道:这人武功不弱,不能掉以轻心,当下暗中一提真气,准备出手解那朱文昌之危。

只听朱文昌说道:“阁下这是何意?”

黑衣老人哈哈一笑,道:“老夫眼睛揉不进一颗砂子,你这点雕虫小技,也想骗过老夫不成!”

语声一顿,道:“你究竟是何许人,快些报出姓名,如再推拖时间,老夫就一掌活毙了你!”

朱文昌只觉右腕扣的手指,愈收愈紧,有如一把铁箍,只得运气抗拒。

这一来,无疑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再做作,冷冷说道:“洛阳朱文昌。”

黑衣老人怔了一怔,道:“武林四贤人?”

朱文昌道:“不错,我们四兄弟全都在此。”

黑衣老人冷然一晒,道:“好!武林四大贤名重一时,但不知真实武功如何?老夫先毙了你,再试试另外几位的武功如何。”

说话之中,扣拿在朱文昌右腕的五指,暗中加力。

朱文昌只觉半身一麻,顿失反击之能。

黑衣老人右手举起,落日余辉下,只见他手掌心中一片紫黑。

朱文昌虽然从未和武林中人物动手搏斗过,但他数十年往来于江湖之上,对武林中的事故,却是知晓甚多,一见那人手掌,立时高声叫道:“黑煞手常平。”

黑衣老人冷冷说道:“不错,正是老夫……”突然闷哼一声,紧扣朱文昌脉穴的右手,不自主的松开。

原来,萧翎眼看那朱文昌处境险恶,暗中发出了弹指神功,一缕尖风,破空而来,正击在那黑煞手常平右腕的外关穴上。

为了收奇袭之效,萧翎不敢全力施为,怕那黑煞手心生警觉。

朱文昌脉穴脱困,立时疾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情关难破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