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42回 口蜜腹剑

作者:卧龙生

那灰衣人站起身子,打了一个口哨,白鸽突然飞落到那高举的左手之中,灰衣人扳开鸽翼,取出一封函件,恭恭敬敬,递入沈木风的手中。

沈木风掂了掂函件,突然一皱眉头,道:“怎么,这函中没有耳环?”

那灰衣人道:“小人已写得明明白白。”

萧翎缓缓说道:“可否把函件交给在下瞧瞧?”

沈木风道:“你自己拿去看看。”

萧翎打开封简看去,只见上面写道:“我很安好,被擒之时,身上未带耳环。”

聊聊数语,正是百里冰的笔迹、萧翎虽不知沈木风给那百里冰信上写些什么,但从这笔迹上,确实证明了百里冰人还活着。

沈木风道:“信中未附耳环,为了何故?”

萧翎道:“她根本未带耳环,自然是无法交付这信鸽带回。”沈木风道:“兵不厌诈,愈诈愈好,但萧兄弟这些时日中的进境,实叫为兄佩服,再有三年,谋略用策之上,为兄也许就非兄弟之敌了。”

萧翎道:“言重了。”

沈木风轻轻咳了一声,笑道:“兄弟准备几时进山?”

萧翎道:“立时动身。”

沈木风一挥手道:“恕为兄不送了,咱们就此别过。”

萧翎道:“在下不敢有劳。”

站起身子,一提真气,看明了行往那深谷之路,向崖下奔去。

但闻沈木风高声说道:“萧兄弟,你如是不幸受伤,或是自知力已难逮,只要告诉他们一声,要见为兄,为兄即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萧翎一面奔行,一面应道:“沈大庄主只管放心,在下若不能救出百里冰姑娘,沈大庄主虽不能见萧某之人,但可见萧某之尸!”

沈木风叹息一声道:“兄弟,你不觉得大固执了吗?”

萧翎不再回答沈木风的话,凝神疾奔,不大工夫,已到了那深谷入口之处。

这是一座双峰夹峙的山谷,谷口大约有七八尺宽,但凝目望去,那谷中形势,愈进入,愈见开阔,目力所及处,已有十丈左右宽阔。

萧翎凝目查看,谷中不见小径,显然这地方很少有人行走。谷中长满了青草,杂以盛开的山花。

萧翎缓步行入谷中,随手折了一根树枝,握在手中。

他行过南岳断魂崖一段毒蛇群集的险地,对这谷中可能云集的毒蛇、恶兽,并不放在心上,但那沈木风,既然说明了此谷有八道埋伏,自非虚言恫吓,这,八道埋伏,不知是高手暗袭,还是布置机关。

萧翎深入了二十余九:扔然不见有什么埋伏发动,不禁心中一动,暗道:“这座山谷,不知多长多远,以我这等走法,不知走到几时,才能走到山谷尽处,他说闯过八道埋伏,我旨在救人,倒是用不着和他缠斗,只要我闯过去,那就算数。”

心念一转,放腿向前奔去。

又转过几个小弯,景物忽然一变。

只见矮松拦路。草深及腰。一片荒凉景象。

这山谷盘转曲折,每一段的景物,都不相同。

萧翎估计这一拦路矮松,约在十丈以上,当下一提气,施展草上飞的轻功,由草顶、树梢之上,飞越而走。

果然,这丛集矮松。只不过十几丈长,到一处转弯处,突然断去。

萧翎飞身而过,长长吁一口气,再看眼前景物,见小石突起,纵横交错,别是一番景象,心中暗道:“我已深入将近十里,怎的还未遇到埋伏。”

心念转动之间,突闻人声传来,道:“好卓绝的轻功,阁下想是萧翎了。”

萧翎深入不见埋伏,心中反而生疑,此刻闻得人声,不禁精神一振,当下应道:“不错,在下正是萧翎,阁下何人?何不请出一见。”

但见大石后人影一闪,一个白髯苍苍的老人,出现在一块大石之上。

萧翎目光转动,只见那老人,面如紫金,身躯魁伟,却是不相识。当下一拱手,“老丈可否见告姓名?”

紫面老人淡淡一笑,道:“老夫邓伦,已息隐江湖数十年,武林中能识得老夫之人,只怕是已经不多了。”

萧翎心中暗道:沈木风实有人所难及的才能,但不知他施用了什么方法,竟能使这些息隐江湖的人物,重新出山,为他所用。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老丈既已息隐,为何又重出江湖,而且又卷入漩涡之中?”

邓沦缓缓说道,“老夫受那百花山庄的沈大庄主之邀,不得不出山助他一臂之力。”

萧翎缓缓说道:“看来沈木风果然是一位甚具魔力的人物。”声音突转严厉地接道:“老前辈可知沈木风的作为吗?你既然己退出江湖,就该颐养天年,悠游林泉,为什么竟然要重出江湖,助纣为虐。”

邓伦冷笑一声,道:“萧翎,你不觉得管得大多了吗?”

萧翎道:“在下默察邓老前辈之貌,不似一个为恶之人,因此,想好言奉劝,希望老前辈能够悬崖勒马。”

邓伦道:“如是老夫不受劝告呢?”

萧翎道:“那只有各凭武功,一分生死了。”

邓伦长叹一口气,道:“那沈大庄主,对你似极重视,想来,你定有非常的武功,老夫也不愿责备你口气狂做,你可出手了。”

萧翎道:“好,老前辈准备与在下比兵刃呢?还是比试拳掌?”

邓伦道:“老夫兵刃,藏于袖中,随时可出克敌,你最好是亮出兵刃动手了!”

萧翎一提气,身子陡然飞跃而起,直向邓伦停身前大岩石冲去,口中同时说道:“在下看老前辈,不似坏人,希望在咱们一番相搏之后,老前辈能够悔悟前非。”

邓伦看他直向自己停身的岩石之上抢来,心中既是愤怒,又是敬佩,暗道:这小子年纪轻轻,手笔如此之大,出手竟然硬抢主位。

心中念转,右手一挥,迎面拍出一掌。

这一掌,坚坚正正,毫无取巧的用心,显然,要凭借实力,硬挡萧翎的攻势。

萧翎双足一沉,脚尖踏在岩石上,右手却硬接了邓伦的掌势。

邓伦这等不愿偷巧,不用侧击,正面迎击的举动,实也大出了萧翎的意料之外,迫得他早先已想好的对敌之道,都无法应变,双足共着实地,身子成了斜卧之势。

形势虽然是对他大大不利,但他仍然硬接了上掌。

但闻砰的一声大震,萧翎倾斜的身躯,直向下面摔去。”

但他身子快要撞向实地时,左手突然拍出一掌,击向实地。萧翎就借那掌势击地的一弹之力,身子忽然挺了起来,登上岩石。

那邓伦接下萧翎一掌,也被震得手腕一麻,不禁为之一怔。就在他一怔神间,萧翎已经站上了岩石。

邓伦哈哈一笑,道:“萧大侠果然是名不虚传。”

喝声中又劈出一掌。

萧翎已然脚落岩石,虽然形势方位仍然是有些吃亏,但比起刚才,已是有利甚多,暗中提气,又硬接了一掌。

感觉之中,邓伦这一掌似乎是尤重过第一掌,但他形势有利、硬把这一掌接下,身躯晃了两晃,向后退了一步,但却未被打下岩石。

邓伦似是甚感意外,第三掌并未即时发出,双目盯注在萧翎的脸上,缓缓说道:“你如能再接下老夫一掌,就可以平安无事,度过这道埋伏了。”

萧翎只觉邓伦一团正气,似非坏人,相助那沈木风,想必有不得已的苦衷,原本满腔杀机,顿然消去。缓缓说道:“好吧!

阁下就再发一掌。”

这时,萧翎本有反击的机会,但他却停手未动。

邓伦点点头道:“萧大侠的气势,无一不叫人心折……”

语声顿了一顿,道:“这一掌,老夫将倾力施为,萧大侠要小心了。”

萧翎神情肃然他说道:“老前辈尽管出手;在下如若伤于掌下,那也是死而无怨。”

邓伦道:“好!萧大侠请向前两步,在下要和萧大侠好好地拼上一掌,这一掌,咱们要拼得公公平平。”

萧翎接这邓伦两掌之后,已知他确有过人的武功,这一掌既是全力施为,必将如惊涛拍岸,威势奇大,倒也不敢大意,运气屏息以待。

邓伦长长吸一口气,缓缓一掌,拍了出去。

萧翎心中暗道:原来他要和我比拼内力。也缓缓举起右掌迎了过去。

双掌缓缓接触在一起。

两掌接实,蓄蕴在掌心的内力,随着发出。

片刻之后,邓伦头顶之上,滚下来连串汗水。

萧翎的头顶之上,也不停地冒着热气。

双方又争斗片刻,邓伦突然一松手,向后闪退五尺。

萧翎本可借势追袭,伤了邓伦,但他却停手未动,及时收住了内力。

邓伦道:“萧大侠请过吧!老朽不是敌手。”

萧翎一抱拳,道:“老前辈承让了。”

邓伦苦笑一下,闪身退到一侧。

萧翎想不到这样就算过了一关,于是放腿向前奔去。

转了两个山弯,那宽阔的山谷,又形缩小,成了两丈多宽的一条狭窄的过道。

就在那狭谷之间,排着四个各执单刀的大汉。

这四人脸上都用一块黑布包起,掩去本来面目,身上也穿着一身劲装。

萧翎目光转动,随手折下了两根松枝,一根十分坚硬,一恨十分柔软,分握两手之中。

四个黑布包脸的大汉,八只眼睛,齐齐地盯注在萧翎身上,一语不发。

萧翎缓步行近四人,冷冷说道:“四位怎的不肯现出本来面目?”

四人也不答话,但却迅速地散布开去,布成合击之势。

萧翎冷笑一声,道:“四位黑布包脸,那是自知所作所为,见不得人。不肯答话,是因心中有愧,是吗?”

四人仍是一语不发,却一齐举起手中单刀。

萧翎仍不闻四人答话,不禁一皱眉头,厉声喝道,“四位不讲话,难道都是哑子吗?”

四人仍是一语不发。

萧翎心中大怒。右手松枝一挥,劈了下来。

但见四人同时迅快地移动方位,手中单刀,交错劈出。

刹那问刀光山涌,四面八方攻来。

萧翎吃了一惊,暗道:“好厉害的刀阵。”

急挥手中松枝拒挡。

以萧翎功力而论,此刻用一段松枝作为兵刃,并无托大之嫌,只是他未料到对方的刀阵,威力如此之强,一着失错,满盘受损,左右两手中的松枝,登时被那四位涌来的刀光,削去了一半。

但见那攻过来的刀光,愈来愈是凌厉,交织成一片严密的刀网,把萧翎圈入刀光之中。

萧翎心中暗道:我若和他们这样缠斗下去,就算能够支持,却不知要多少时间,才能分出胜败,但时间愈长,对我愈是不利。

最好是速战速决,能在沈木风意料之外的快速行动中,救回百里姑娘。

心中念转,索性丢了手中松枝,右手挥动,施出弹指神功,嗤嗤两声,震开两柄单刀,左手伸出拨开了另一柄单刀,纵身而起,避开另一柄袭向后背的单刀。

原来;萧翎手中早已戴上了千年蚊皮手套,是以,不畏兵刃。

四个蒙面大汉的刀阵,逼人的威势,有如附骨之蛆,萧翎徽身飞起,四人也同时飞跃追上,手中单刀。仍然分由四个方位,刺了过去。

萧翎暗暗赞道:好厉害的刀阵,如是在未进禁宫之前,遇上这四个人,只怕此刻已经伤在他们手下了。

心中念转,忽然动了惜爱之心,当下施展千斤坠的身法,疾沉而落。

这一下动作快速,一举间,避开了四柄刀的袭击。

萧翎身落实地,双足微一加力,整个身子,陡然间箭射而出。

四个蒙面大汉,四刀一齐刺空,立时,丹田真气一沉,落在实地之上。

这四人武功、心意、动作,无不配合得恰到好处,同时跃起,攻出一刀,又同时落着实地,组成的刀阵,仍未散乱。

但萧翎人已到了一丈开外。

四人目光一转,齐齐放步追去。

不论四人的刀阵,如何佳妙,在追赶敌人时,却无法仍然保持着刀阵。

萧翎心中明白,此刻自己如展开身法,四人决然不易赶上,但如不在此地制服住四人,让他们追了上去,和下面一阵之人,合而为一,威力必然大为增强,那时,自己只怕就很难对付。

是以奔行之时,左手已探入怀中,摸出了短剑,握在手中,故意使奔行之势,缓了甚多。

四个持刀大汉鱼贯追赶,萧翎故意放缓了奔行之势,立时被人追上。

当先一人,手中单刀一送,神龙入穴,点向萧翎背心。

萧翎的右手回扫,寒芒突闪,当的一声,削断了那人手中单刀,左手一抬,发出了修罗指力,一缕指风,疾射而去,正击中那大汉右胯环跳穴上。

那大汉右腿突然失去作用,向前奔行的身子却收势不住。

砰的一交,跌倒在地上。

萧翎一击得手,反身一跃,直向第二人迎撞过去。

那第二个蒙面大汉眼看当先同伴,突然倒了下去,不禁微微一呆。

就在他怔神间,萧翎已经攻到。

那大汉抬刀一挡,当的一声,手中兵刃,就被削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2回 口蜜腹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