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43回 遇故人相助

作者:卧龙生

萧翎大步奔行,又越过一段山谷,仰天长长吁一口气,心中暗道:这沈木风,布下的八道埋伏,如是一关强过一关,这一阵的埋伏,又不知是何许人物?

经过了四关恶斗之后,萧翎来时的豪气,大半消灭,只觉大过轻估了沈木风。

他放缓了脚步,慢慢地向前行去。

抬头望望天色,轻轻咳了一声,自言自语他说道:“再闯过这一阵,只怕是天色就要暗下来了,还有三阵,必得连夜闯过了。”

突然,他觉得腹中有些饥饿,流目四顾,尽都是山石青草,不见一点可食之物。奇怪的是这一段山谷之中,连一株矮松也未看到。

转念又想到百里冰的安危,不禁精神一振,暗道:今日纵然是战死于此,也是心安理得,她一个姑娘家,离开父母追随于我,对我寄有了无比的信任,我岂能有负于她。

转过了一个山弯,景物又是一变。

这时,西下的夕阳,已被高峰挡住,从两峰之间的一道缺口,照射过来,映照了一半山谷,远远望去,半暗半明。

这一段山谷形势,和其他山谷大不相同,怪石鳞峋,不见草木。

萧翎心中盘算,第五关埋伏,应该就在这段山谷之中才是,是以,举动突然间小心起来。

右手取出短剑,缓步向前行去。

萧翎连闯四关之后,有了经验,对每一个嶙峋怪石,都十分留心,怕隐藏有人,突起施袭。

哪知深入了三四丈以后,仍然不见一点动静,心中大感奇怪,暗想道:“难道那第五关埋伏未设于此吗?

心中念头还未转完,突闻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传入了耳际,道:“来人可是萧翎?”

萧翎道:“正是萧某,阁下何许人?”

口中说话,两道目光却盯注那发话处瞧了过去。

只见那是一块突起的高大怪石,声音就起自那怪石之后。

萧翎心中忖道:不管是何许人,这一次总不能让她占去先机,我要先行出手抢攻才成。

估算了那高大怪石,和自己停身处的距离、准备对方一现身,立时就跃起施袭。

但闻一阵咯咯笑声,传了过来,道:“萧翎,你慢慢走过来。”

萧翎心中大奇,付道:她要我慢慢地走过去,是何用心,难道是要我全然无备时,她好突然跃起施袭不成,好吧!咱们就施用卑下的手段试试吧!看看哪一个吃亏。

口中应道:“在下来了。”

暗中却提聚真气,缓步行了过去。

绕过大石,只见一个美丽的少女,盘膝坐在大石之后。

萧翎一和那少女目光相触,不禁为之一呆。

原来,那少女竟是巫蓉。

萧翎本想一见石后人,立时抢先出手施袭,但却万万未料到,石后坐的竟然是巫蓉,左手屈指运聚的弹指神功,竟然无法下手。

巫蓉两道清澈的目光,一掠萧翎;道:“萧大侠不认识我了吗?”

萧翎道:“自然认识,你是巫蓉姑娘。”

巫蓉道:“正是贱妾。”

萧翎想到她目睹巫婆婆死亡之后,发狂而奔的情形,有如得了风癫之症,想不到,此刻她却又完好无恙。

心中想问,但又觉很难出口,只好忍了下去。

巫蓉仍然端坐未动,只见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萧翎。

他心中明白,这巫蓉的武功,很难是自己之敌,只是,她施毒的手段却是可怖异常,虽然她比不过祖母巫婆婆,但她自幼耳濡目染,下毒手法,也绝不会错到哪里。看她坐着不动,若有所恃,萧翎倒也不敢鲁莽出手。

只听巫蓉叹息一声,道:“我武功比你差得很远,也不用向你打了,你只要一挥剑,就可以取我之命。”

萧翎道:“姑娘不怕死吗?”

巫蓉道:“我不怕,我一个人活得太孤单了,死了好见我奶奶去。”

萧翎叹息一声,道:“那沈木风明知你非我敌手,三五招内,我就可取你之命,为什么要把你安排于此?”

巫蓉道:“我施毒的手法厉害,沈木风心中很明白。”

萧翎道:“你施毒手段,比起你的祖母巫婆婆如何?”

巫蓉道:“相差有限。”

萧翎道:“那是说,姑娘已在这段怪石谷中布下了奇毒?”

巫蓉道:“沈木风是这样想,但如若我布了毒,此刻,你已经中毒多时了。”

萧翎暗中运气一试,道:“在下并无中毒的感觉。”

巫蓉道:“那是因为我没有布毒,你就是想中毒,也是有所不能了。”

萧翎道:“姑娘为什么不布毒呢?那沈木风知晓了此事,岂肯饶你性命。”

巫蓉道:“沈木风杀死我和你杀死我有何不同,反正,我已经不怕死了。”

萧翎道:“姑娘既是不肯布毒加害在下,我又如何能够下手杀你。”

巫蓉道:“你不杀我,沈木风也要杀我,我只有一条命,谁杀都是一样,如是让我选择一个杀我的人,死在你手中我会舒服一些。”

萧翎道:“姑娘亲自看到了令祖母的下场,为什么还要混入江湖?”

巫蓉道:“我是被他们捉来的,他们用葯物医好了我的疯癫之症;要我替祖母报仇……”

萧翎道:“姑娘神志已复,不难回忆起往事,令祖母并非我萧翎杀死的啊!”

巫蓉道:“我知道,你不但不是杀死我祖母的人,而且,你还替她老人家报了仇,我心中对你非常感激。”

萧翎道:“既是如此,为什么你还答应他们,和我作对?”

巫蓉道:“当时情景,我如不肯答应,他们绝不会放过我,这一关埋伏中,必将又换过别人,你岂不是多费一番手脚。”

萧翎道:“这么说来,姑娘是帮忙在下了。”

巫蓉道:“是不是帮忙呢,我也无法分辨,但只是觉得自己活得无味得很,奶奶死了,世界再也没有一个人关心我,我不愿死在沈木风的手中,就答应了布毒害你。”

萧翎道:“沈木风老好巨猾,阴险无比,如何会信你之言。”

巫蓉道:“他本来不信我布毒的本领,后来,当面试过,他才相信。”

萧翎道:“如何一个试法?”

巫蓉道:“我走过一片草地,暗在草地上布下奇毒,沈木风唤来了两个不知内情的属下,由那草地走过,行至一半,人已倒地死去,他才对我刮目相看,让我在这片怪石上布毒,取你性命,我假装答应了他。”

萧翎道:“原来如此,姑娘的盛情,在下感激不尽。姑娘家传用毒之法,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但用毒一道,终非君子行径,姑娘以后还望谨慎施用,今日之情,我萧翎身心感受,日后当图报答,在下就此别过了。”

抱拳一揖,举步向前行去。

巫蓉急急叫道:“萧翎,你不能走。”

萧翎的心中吃了一惊,暗道:这丫头难道又改变了心意吗?和这样一位会施毒的女人相处,真是要当心才成。。

停下脚步,回头说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巫蓉道:“你先杀了我,再走好吗?”

萧翎道:“为什么?”

巫蓉道:“因为你走了,他们也要杀死我,为什么不让我死在你手中。”

萧翎回顾了一眼,道:“四下无人,姑娘何不逃走?”

巫蓉淡淡一笑,道:“我如何能走得了呢?”

萧翎道:“为什么不能走?”

巫蓉道:“沈木风虽然对我很器重,但他对我却不放心,因此,点伤了两处穴道,告诉我说他下手很有分寸,只要我不奔行,这伤势要三日才能发作,只要我听从他的命令,他立时可以解我穴道,那时,他将为我建造一座美丽的宫院,并给我五十名美婢,听从使唤,又要传我武功,不准天下武林人物去打扰我。要把我培养成武林中第一女豪杰。”

萧翎道:“你相信他的话吗?”

巫蓉道:“我不相信。”

萧翎道:“太美丽的话,总是谎言。”

巫蓉轻轻叹息一声,道:“他还说了很多话。”

萧翎道:“说什么?”

巫蓉道:“他说,如是要我杀别人,他就不会多心了,但因为是杀你,他才点了我的穴道。”

萧翎道:“为什么呢?在下和别人有何不同?”

巫蓉道:“他说你生得很讨女孩子喜爱,女孩家见了你就下不得手!”

萧翎微微一笑,道:“姑娘的看法如何?”

巫蓉道:“我第一次看到你,并无这种感觉,也许因为那时你装成一个道人的原故,以后,我虽然揭破了你真正的面目,但那时,我们正处在敌对立场,我也没有留心打量,但此刻见你,我倒相信了他的话。”

萧翎道:“姑娘此言,在下实是有些不解,难道在下举止很轻浮吗?”

巫蓉道:“正因为太正派了,除了你天赋的条件之外,还有那仁侠的风度,仪容,易使人倾心。”

萧翎望望天色,道:“在下并无此感。姑娘的盛情,萧某是感激不尽,此刻在下无暇在此多留,就此别过了。”

巫蓉道:“我知道,你心中很惦记那位百里姑娘,但你总要把我的事情办完再走,好吗?”

萧翎道:“办什么?”

巫蓉道:“杀死我,然后再走。”

萧翎叹息一声,道:“姑娘如若在这怪石上市毒,此刻在下已经中毒多时,你救了我的性命,算起来,那还是在下的救命恩人,在下如何能够下手杀你。”

巫蓉道:“那你要别人杀死我?”

萧翎沉吟了一阵,道:“那沈木风点了你何处穴道,在下瞧瞧,看看能否代姑娘解去。”

巫蓉道:“那沈木风告诉我是一种独门手法,别人无法解得。”

萧翎道:“在下瞧瞧,总是不妨事吧!

巫蓉道:“在我背后左右双肩之下。”

萧翎仔细地查看过巫蓉背上情势,扬手拍了两掌,道:“在下用内力替姑娘解穴,希望姑娘能够运气相应。”

巫蓉道:“好吧!咱们试试看。”

萧翎找到了巫蓉的伤处,暗中运气,内力源源攻入了巫蓉体内。

巫蓉运气相应,全身行血加速。

萧翎待巫蓉运气至重要关头时,突然取开右掌,点出两指。

巫蓉全身一颤,回头说道:“怎么回事啊?”

萧翎低声说道:“这是家师传授我的解穴之法,专解各种奇异和独门手法点伤的穴道,是否灵验,在下从未用过,姑娘运气试试吧!”

巫蓉依言运气相试,穴道竟已解开,回头说道:“你本领果然高强,我的穴道已解!”

萧翎道:“那很好,姑娘穴道既解,可以逃命去啦。”

巫蓉道:“我逃不了,还是你把我杀死吧!”

萧翎脸色一整,肃然说道:“在下也没有把握能够闯过这几阵埋伏,但我仍然是来了,姑娘要在下杀你,那是足见姑娘不怕死了,但你既不怕死,为什么不死中求生呢?”

巫蓉道:“我武功不如人,逃不过他们的追击。”

萧翎道:“但你布毒之能,却是高明异常,为何不用来对敌。”

巫蓉嫣然一笑,道:“你不是告诉过我,那用毒不是君子行径,要谨慎使用吗?”

萧翎一皱眉头,道:“你用来保命,那就不能算错了。”

巫蓉轻轻叹息一声,道:“杀我可是怕玷了你的手吗?”

萧翎摇摇头;道:“不是,但姑娘既有生机,为什么不冒险一试?”

巫蓉道:“你还要闯几阵?”

萧翎道:“过了你这一阵之外,还有三道埋伏。”

巫蓉道:“你可知道,在这四周的高峰之上。有很多监视我的人吗?”

萧翎道:“这,在下不知。”

巫蓉道:“你帮助我解开穴道的事,他们定然已经瞧见,此刻,只要我有所行动,会一直在他们监视之中……”

语声一顿,接道:“除了你杀死我一途之外,还有一个办法。”

萧翎道:“什么办法?”

巫蓉道:“带着我一起走。”

萧翎道:“在下闯过了四道埋伏,一道比一道高强,由你和我同行,那不是自投虎口吗?”

巫蓉神色一变、道:“你怕那位百里姑娘见了生气,是吗?”

萧翎道:“不是。”

巫蓉道:“那你是不信我说的活了。”

萧翎道:“在下总觉得姑娘应该有逃走的机会。”

巫蓉凄然一笑,道:“好吧!你稍留片刻瞧瞧,等我爬入那峰腰的杂林之中,你再走如何?”

萧翎抬头望望如削的石壁,道:“这一道光滑石壁,你如何爬得上去。”

巫蓉道:“你助我一臂之力如何?”

萧翎道:“好吧!这段光滑峭壁,不过四丈多些,合咱们两人之力,大概可以上去……”

望望百丈以上峰腰树林,接道:“你只要逃入林中,就可施展布毒手法,在林中布毒保命。”

巫蓉道:“你想的太容易了。”

萧翎道:“姑娘站在我双手之上,我向上投掷,姑娘也同时施展纵跃身法。”

巫蓉纵身一跃,落在萧翎双掌之上说道:“你如能瞧到我死去,记着在我胸前插上一朵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回 遇故人相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