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44回 玉殒香消

作者:卧龙生

逍遥子道:“萧大侠这般不信任贫道,要贫道如何能够信任过你呢?”

萧翎道:“咱们谁也不用信任谁,一切都要按部就班做去,现在,在下想先渡过此潭。”

逍遥子略一沉吟,道:“好!你们两位上来吧!”

萧翎低声说道:“巫姑娘,咱们跃上木筏,一切由在下对付,姑娘不用开口,也不用多管闲事。”

巫蓉点点头,嫣然一笑,跃上木筏。

萧翎紧随着登上木筏。

逍遥子低声说道:“萧翎,张放武功秘录,可带在身上吗?”

萧翎道:“咱们还未谈好,恕在下不便奉告。”

逍遥子举手一探,木筏已向前面行去,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在登上对岸之前,必须谈好,如是不能谈妥,对岸就是五龙大阵,萧大侠登上岸不过五丈,就要陷入了五龙大阵之中。”

萧翎道:“道长可以说出救我等三人之法了。”

逍遥子突然重重咳了一声,木筏停在潭心,道:“救两位的办法吗,就在这潭水之中。”

萧翎抬头看去,木筏距对岸还有三丈多些,四丈不到,自己或可冒险一试,但巫蓉是万万无能跃登对岸,此时此情之下,自然是不能弃她不管了……

心中念头转动,口里说道:“道长可是知在下不会水中工夫,准备在木筏上施展手脚?”

逍遥子摇摇头,低声说道:“非也,萧大决尽你目力,四面看看,你能看得多远?”

这时,夜幕已垂,两面峭壁夹峙,谷中更见黑暗。

萧翎流目四顾了一眼道:“可看五丈左右。”

逍遥子道:“这就是了,以你萧大侠的目光,只不过能看得四五丈远,沈木风埋伏山峰监视贫道之人,武功自是难比你萧翎,他们此时已然无法看到咱们了。”

萧翎道:“这和道长相救我们之法,有何关连,在下想不明白。”

逍遥子道:“很简单,贫道要李代桃僵之法,安排一个假的萧翎,去闯五龙大阵……”

萧翎接道:“就算有人假冒在下,去闯五龙大阵,在下等又如何逃出此谷呢?又如何去救那百里姑娘?”

逍遥子低声说道:“一把火烧去五龙……”

萧翎道:“也烧死那假的萧翎。”

逍遥子道:“这和你无关,不劳费心。”

萧翎道:“百里姑娘呢?”

逍遥子道:“贫道已查看过地势形态,一施展火攻,不但烧死五龙,而且也将烧乱沈木风的阵角,我已早布内应,火起之后,自有人带那百里冰姑娘和咱们会合。”

萧翎道:“那人是谁?”

逍遥子道:“这个嘛,在下已有安排,此事和阁下无关。”

萧翎道:“自然有关了,在下要知晓那人是何许人物,看他是否有能力救出那百里姑娘。”

逍遥子道:“就算贫道告诉你,你也不知晓他是谁。”

萧翎早已暗中打量过四面的景物,心中却想着对敌之法,觉出只有出手生擒逍遥子,才能平安的渡过这片水面,但此人武功高强,如是想出手一击就生擒于他,实非易筝,必得在他全然无备之下出手,才能有望。

这一击关系着成败生死,是以萧翎丝毫不敢大意,口中笑道:“道长安排那假冒在下之人,又在何处呢?”

逍遥子右脚在木筏上连点三响,水花一冒,一个身着油绸子水衣裤的人,突然由水中翻上木排。

敢情那大汉就躲在水中木筏之下。

萧翎心中暗道:糟糕,原来有两个敌人,现在又多上一个了。

逍遥子轻轻咳了一声,道:“你脱下水衣水裤。”

那大汉应了一声,脱下水衣水裤。

逍遥子道:“萧大侠天生英俊之貌,遍天下只怕很难找出一个像你之人,因此,贫道只好找一个身材类似的人,好在那五龙神智不清,身披重甲鳞衣,量他们也无法瞧出萧大侠。”

萧翎仔细打量那人一眼,果然身材和自己相差无几,心中暗道:看来,这逍遥子是早有准备了。当下说道:“在下还有一点不解之处,请教道长。”

逍遥子道:“什么事?”

萧翎道:“如是道长取得箫王张放秘录,如何逃过沈木风的追击?”

逍遥子道:“这是贫道的事,用不着和萧大侠研商吧!”

萧翎道:“好!就依道长之意,带我们渡过吧!”

逍遥子微微一笑,道:“并非贫道以小人之心贬君子之腹,只因咱们在敌对相处之境,贫道不得不小心一些。”

萧翎道:“道长可是要在下先把那萧王张放的武功私录,交付道长,是吗?”

逍遥子道:“那样大不公平,贫道只要萧大侠取出那张放秘录瞧瞧;然后仍由你萧大侠保管,届时,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那秘录,彼此谁也不要取巧,不知萧大侠意下如何?”

萧翎道:“此时此地,时机不宜!”

逍遥子道:“这话怎么说?”

萧翎道:“过了这片潭水,再看不迟。”

逍遥子道:“因为萧大侠不会水中工夫,不愿在水中和贫道闹翻,是吗?”

萧翎心中暗道:我轻易不用诈术,谎言,今为形势所迫,使用一次,就要被人当场拆穿。

心中念转,口中却冷冷说道:“道长认为这区区一片潭水,就能使我萧翎屈服,听凭摆布?”

逍遥子道:“瞧瞧萧大侠怀中秘籍,不算过苛之求吧!萧大侠来此之前,可能把秘籍交付他人,如是果有此事,贫道甘冒奇险,相助阁下,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心机吗?”

萧翎暗道:糟糕!非被他逼得露出马脚不可。

只听巫蓉冷冷说道:“不用看了。”

逍遥子微微一怔,道:“为什么?”

巫蓉道:“因为你们已经中了毒,就算把箫王张放的武功秘录给你,你也没有机会学了。”

逍遥子怔了一怔,道:“有这等事?”

巫蓉道:“你不信,是吗?”

逍遥子道:“贫道和令祖母有过交往,对她用毒之能,十分敬佩,因此,对你也十分留心,自从登舟之后,贫道一直注意着你的举动,你双手未动过,如何下毒?”

巫蓉随口答道:“自我记事,就没有见过你和我奶奶有来往过……”

逍遥子道:“贫道说这话。二十多年了,那时,你大概还未出世。”

巫蓉答造:“这就是了,我奶奶退隐之后,已经研究出一种新的下毒之法!”

逍遥子道:“这个我还未曾听闻过,不知是什么下毒之法?”

巫蓉答道:“隔物传毒,刀上、剑上,都可传毒!”

逍遥子笑道:“如若贫道的记忆不错,咱们似乎是未动过手。”

巫蓉道:“但你站在木筏上,我借着木筏传过奇毒。”

逍遥子呆了一呆,道:“当真吗?”

巫蓉道:“不信你就运气试试!”

逍遥子心中暗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下运气相试。

巫蓉就在他运气分神之时,轻轻挥手一弹。

她早已预谋,等待机会,悄然移位,只待顺风吹来,才接口说话。

逍遥子运气一试,并无中毒之征,不禁冷笑一声,道:“小丫头,竟敢向贫道用诈。”

巫蓉道:“我说的千真万确,不信你再试试。”

一般人运气之后,大都要深深吸一口气,逍遥子亦不例外,当下长长吸一口气。

只觉一股异味,扑入鼻中。

原来,巫蓉并无隔物传毒之能,只是施诈骗他运气相试,然后,才借风势放毒。

逍遥子一生精明,却未料到巫蓉人小鬼大,骗他上当。

固然,逍遥子因震于巫婆婆用毒之能,才信了巫蓉隔物传毒的谎言。

但他究竟是一代雄才、高手,觉得有异,立时警觉,左手一挥,疾向巫蓉劈去。

萧翎身子一侧,右手扬起,接下逍遥子一掌。

双方掌力接实,响起了一声大震。

巫蓉急急叫道:“萧兄,别让他抢到上风。”

她这奉告萧翎之言,也无疑告诉了逍遥子,顺风放毒。

逍遥子一面闭住呼吸,一面侧身抢攻,希望能抢到上风。

原来,他自知已经中毒,虽然及时警觉,中毒不深,但巫婆婆调合之毒,都是奇烈无比,只有在毒性未发之前,把萧翎逼向下风让他也中巫蓉施放之毒。

但因萧翎连番奇遇,武功进境奇速,逍遥子虽然抢了先机,但连攻数招,均为萧翎逼退。

双方动手相搏数招,也就不过是眨眼间工夫,那僵直的青衫入和黑衣人,已同时出手,攻向萧翎两侧。

萧翎右手屈指弹出,一缕暗劲,破空而出。

这正是少林寺弹指神功。

那弹指神功厉害处,在功力到了火候之后,弹出的暗劲,无声无息,使人在不知不觉之间,身遭击中。

萧翎因觉那弹指神功,似是比那修罗指力更高一层,这些时日之中,对这门工夫,日夜苦修,进境甚速。

那黑衣大汉入还未欺近萧翎身侧,突觉右胸一麻,被萧翎弹指神功,击中穴道,站立不稳,一交跌下潭去。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

逍遥子微微一怔,几乎吃萧翎掌势击中,心中暗道:这小子的武功,似是又长进了不少,看来,只有在水中擒他一途了。

心中念转,纵身一跃,飞落水中,同时大声叫那青衣人道:“快下来。”

萧翎目睹逍遥子跃入水中,已了然他用心,要掀翻木筏,准备在水中生禽自己和巫蓉,哪里还容那青衫人跃入水中,当下左手一抬,硬接那青衣人一拿,右手却斜里伸出,扣拿那青衣人的脉穴。

但闻波的一声,双掌接实,萧翎竟然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这青衣人奇高的功力,大出了萧翎意料之外,心中暗道:此人掌力之强,实不在那逍遥子的掌力之下。

那青衣人,掌力虽然强猛卜但举动却是有欠灵活,萧翎疾快攻出的右手,竟然一把擒拿住了他的腕脉要穴。

这一次,又是大出了萧翎的意料之外。

原来,以那青衣人掌上雄浑的掌力而论,其不该避不过这一击。

这不过一眨眼间的时光,那青衣人听逍遥子呼叫之言,跳入潭中时,右手脉门,已为萧翎拿住。

那青衣人反应出奇的迟缓,只管遵从那逍遥子的命令,也不管右手是否已被人扣拿住了脉穴,夺身向水中跳去。

萧翎也想不到,拿住他脉穴之后,他竟然仍然向水中冲去。

不禁心中一震,暗道:“这人不知练的什么武功,似是他这手臂。四肢,都和他无关。”

萧翎怕弄翻木筏,不敢用力拖他,大跨一步,左手一挥,切了下去。

但闻咋嚏一声,那青衣人一条手臂,被萧翎一掌切断。

同时右手一松,那青衣人如愿以偿地跳入水中,口中却发出一声闷哼。

显然,萧翎一掌切断那青衣人的右臂、已使他感觉到痛苦。

萧翎冷笑一声,道:“我还道你不知疼痛呢!原来你也会感觉到骨折之疼……”

语声未落,突然一晃,脚下木筏,直向一侧翻去。

萧翎急急移动身子,施展千斤坠的身法,向下压去,稳住木筏,回头对巫蓉道:“蓉姑娘,在水中下毒。”

这句话说得声音甚高,似是有意让逍遥子等听到。

巫蓉目注萧翎,微一摇首,口中却大声叫道:“逍遥前辈,你们三人都已中毒,虽然你内功深厚,可抗拒一时,但也支持不过一盏热茶工夫,毒性就要发作,只要我们能稳住木筏,便可以跳到岸上,你们似是只有死亡一途了。”

只见水花一冒,逍遥子露出一个脑袋,道:“我把你翻入水中,生擒你们两人之后,不怕找不到解葯。”

巫蓉道:“好,萧兄,咱们跃向岸上,让他们毒发而死。”

逍遥子看那木筏,距岸边不过三丈,他们一跃登岸,决非难事,放下脸说道:“贤侄女,可是准备和我谈谈条件吗?”

巫蓉道:“是啊!只是不知你是否肯答应?”

逍遥子道:“只要公平,咱们不妨谈谈。”

巫蓉道:“你们在水中,推动木筏;把我们送到对岸,我就奉赠三粒解葯。”

逍遥子道:“我如何能相信你?”

巫蓉道:“此时此情,只怕你非要相信不可了。”

逍遥子道:“条件我倒是愿意答应,不过你要找个保人。”

巫蓉道:“哪里去找保人?”

逍遥子道:“你身旁站的正好是保人呀!”

巫蓉道:“萧大侠!”

逍遥子道:“那就要萧大侠作保吧!”

巫蓉回眸一笑,道:“萧兄,愿不愿保我,我们女孩子家,有很多话,可以说了不算。”

萧翎冷冷说道:“逍遥子,只要你不再施展诡计,把我等送登岸上,在下当可担保巫姑娘给你们三粒解葯。”

逍遥子道:“萧大侠一言九鼎,不能和巫姑娘同日而语,我们送你门过去。”

言罢,隐入水中不见。

果然,足下木筏,缓缓向对岸行去。

萧翎暗中运气戒备,防那遣遥子暗中捣鬼。

只觉木筏行速甚快,片刻间,已到了对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4回 玉殒香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