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46回 十里传凶讯

作者:卧龙生

两人这番改装,事先经过了精密的计算,所以,并不引人注意,也很适合当地的民情风俗。

两人走在一条小径上,不大工夫,已然避开大道,目光所及,但见尘烟滚滚,似是仍有着无数的车马,奔向那间荒凉店舍。

萧翎望着那弥起的尘烟,心中大感奇怪,忖道:哪里来的这么多人马,奔行向那荒舍呢?难道说这些人,都是去凭吊我萧翎不成。。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冰儿,咱们得设法去那里瞧瞧。”

百里冰道:“不错,咱们先到长沙,再改扮成江湖人物,和他们一般的穿上白衣,那里人数众多,想来绝不致被他们发觉大哥。”

萧翎道:“好!”

放了手中的毛驴,放步向长沙行去。

两人绕道兼程,在落日时分,赶到了长沙。

这时,萧翎和百里冰又改装成江湖人物,萧翎涂黑了面孔。一身黑色的劲装,腰间挂着一柄腰刀。

百里冰的改扮更绝,因她瘦小,干脆装扮成一位枯瘦的老人,稀疏黄须,加上一张蜡黄的脸,一身上布衣服,裤腿下又扎了两条黄带子,手中又提了一根二尺八寸长旱烟袋,谁也想不到,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糟老头,竟然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绝代美人。

两人先在几条热闹的街上绕了一圈,只见儿家大布庄的白绩、白缎以及白土布,全都被人买光。

两人装作互不相识,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

萧翎心中早有计划,看过了市间情势,折入了一座酒楼中。

夜幕已垂,酒楼中点燃着四盏吊灯,照得大厅中一片通明。

萧翎和百里冰各据一桌,百里冰深入内厅,坐在靠壁间一张小木桌上,萧翎却选在靠厅门的一处座位。

这时刻,应该是晚餐将过,但店中的伙计,仍是白裙围腰,衣着整齐的站在店中,似是他们心中有把握还会有大批的客人到来,可作几票好买卖。

萧翎目光转动,只见厅中除了自己和百里冰外,还有一桌客人,看上去都似武林中人,只见他们狼吞虎咽地吃完饭,匆匆会帐而去。

一个年纪最大的走在最后,出店时,忽然对萧翎打个问讯,道:“朋友,可也是来此赶那萧大侠之丧”

萧翎含含糊糊,道:“不错啊,诸位也是吧?”

那老人停了下来,道:“萧大侠明日正式开奠,灵堂距此还有几十里路,朋友如是想赶上早祭,今夜要摸黑赶路才成。”

萧翎道:“多谢兄台,不过,在下现在还在想是否该去。”

那老人奇道:“萧大侠为造福武林,不幸中了那沈木风火攻之计,生生被大火烧死,我武林道中,谁不感动,自然是应该去了!”

萧翎摇摇头,道:“那萧翎出道江湖,时间很短,如说他在江湖上有很多建树,却也未必,在下又和他从未晤面,赶热闹,倒还有一份雅兴,如是要摸黑路,赶个早祭,在下实是难提这份情趣了。”

那老人冷冷说道:“情趣?你哥子若是找情趣,最好趁早回去。萧大侠出道虽然不久,但他的豪壮之气,侠义肝胆,却是前无古人。以不及弱冠之年,一剑独拒百花山庄,有如阳光普照亮整个江湖,由于他侠气感召,使我武林同道,如梦初醒振奋而起,拼命保命,抗拒那沈木风,如非萧大侠的豪壮气概,一柱擎天,只怕整个武林,都要沦入那沈木风的魔掌之下,听凭宰割了,哥子,有志不在年高,武林中不少少年英雄,但谁有萧大侠这等豪气?老夫年纪大了,火气已消,才这般好言好语地教训你几句,如是换了别人,似你这等轻侮萧大侠,早已被打歪了嘴巴!哥子,祸从口出,以后说话小心些。”

这老人家说完了一席话,也不待萧翎接口,转身出店而去。

萧翎望着那老人的背影,呆呆出神,心中暗自付道:我被武林如此推崇,自己竟然不知。

一个店小二,缓步行了过来,低声说道:“这位客官!”

萧翎回过头去,道:“什么事?”

店小二道:“这两日咱们酒店来的尽都是你们武林人,提起那萧大侠,人人钦敬,适才那位老大爷说的不错,你要……”

但闻一阵急速的马蹄之声,传了过来,紧接着是一阵迅快、杂乱的步履之声,一群佩带着兵刃的大汉,奔入店中。

那店小二自动停下未完之言,忙着招呼客人而去。

萧翎目光一转,只见入店之人,正好八个,分在两桌点了菜,立时催饭,似是全无喝酒之兴。

武林中人,大都喜饮上几杯,这几人中竟无一人叫酒,显然,每人的心中,都有着很沉重的心事。

但闻其中一个大汉说道:“伙计,这里有裁缝吗?”

一个店伙计急急行了过来,道:“您老要什么?”

那大汉道:“替咱们做八件孝衣来,越快越好,我们多给银子。”

店小二望了八人一眼,道:“孝衣小店备有成货,至于价钱,诸位大爷随便赏赐!”

那大汉不再多言,匆匆吃过饭,八人一齐穿上店小二取来的白衣,随手摸出一锭银,丢下就走。

萧翎心中暗想:这店家倒会发财,连孝衣也准备好了。正待招店小二会帐,瞥见一老一少,行入店中。

那老人大约有六十以上,小的只有十六七岁,两人身上,都带着兵刃。

萧翎心中一动,暗道:这两人年纪悬殊,怎会走在一起,倒要瞧瞧他们是何来路。

只听年轻人叫道:“爷爷,这次去奠祭那萧大侠的人,好像很多很多,是吗?”

那老人道:“你沿途看到的,只不过是闻讯赶到的人,至于那路途遥远,来不及明日之前赶到的,何只多此十倍。”

年轻人道:“爷爷啊!为什么这样多人去奠祭萧翎呢?”

那老人道,“因为那萧翎是一位胸怀救世大志的大侠,不为百花山庄威武所畏,厚利所动,为江湖正义,挺身拔剑力斗恶人,武林道上,原本无人敢和百花山庄作对,都抱着自扫门前雪的态度,但那萧大侠的豪勇,却振奋了人心,武林中人都自觉醒悟,与其日后受那百花山庄的茶毒宰割,还不如奋起一战的好……”

长长叹息一声,接道:“如今那萧大侠中了沈木风的火攻之汁惨遭烧死,此后,再也无人替咱们抗拒沈木风了,这番各方英雄赶来此地,除了奠祭萧大侠之外,还要替他报仇,也算是合力自救。”

那少年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老少祖孙两人吃完饭,会帐起身。

店小二自动地送上两件白衣,道:“两位去奔萧大侠之丧,想必要换上素服了。”

那老人点点头,接过白衣,放下一锭银子而去。

萧翎目睹两人出门,举手一挥,一个店伙计行了过来道:“大爷有何吩咐?”

萧翎道:“我也要买件白衣。”

店小二捧过一件白衣道:“大爷穿穿看,合不合身。”

萧翎道:“丧衣大约很少合身的,想不到,你们这酒店,连孝衣素服都卖。”

店小二赔笑道:“您大爷不知道,前夜开始,就络绎不绝。有人叫裁缝到本店缝制孝衣……”

语声微微一顿,道:“大爷你别生气,我们开店的,最怕你们这种武师,三句话说不好,出手就要伤人,小店中不得已,只好先制成一些素服摆在这里了。”

百里冰眼看萧翎买了衣服,也唤过店家买了一套。

两人穿上素衣,离开了酒店,又向城外行去。

萧翎低声对百里冰道:“冰儿,如那宇文寒涛还未在那里,其他之人,只怕部难防到那沈木风的阴谋,因此,咱们必需替他们防止晴算。”

百里冰道:“如何一个防止之法呢?”

萧翎道:“咱们装作互不相识,各自选择一处视野广阔的地方,暗中监视全场,如是发觉有可疑的人物,就以手势联络,记着要小心一些,那灵堂中人物杂乱,不要弄错了人,闹出笑话。”

当下和百里冰详细地研究了手势联络之法。

百里冰一一默记于心,说道:“如是咱们发觉那人可疑,要如何对付他呢?”

萧翎道:“最好是暗中伤了他,使他无法从中捣乱,非不得已,不要露出痕迹。”

百里冰道:“好吧!一切都遵从大哥吩咐就是。”

两人一路急赶,待回到那荒店之时,景物已然大变。

只见篷帐连绵,不下十余座,四周都用绳索拦成围墙,每隔两丈,就吊着一盏风灯。

正东方面,开着一个大门,一个布篷之下,坐着两个人,放着一张单桌。

在那单桌之上,放着一本很厚的书册和笔墨纸砚。

不远处林木中马嘶传来,想是拴满了百匹以上的健马。

萧翎缓步行到门口,只见桌后两个当值的人,正是司马乾和楚昆山。

原来,几人追赶萧翎,沿途处处遭遇埋伏拦击,被阻难进,后见大火烧山,萧翎死讯传出,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萧翎还未行近桌前,那楚昆山已站了起来,遥遥抱拳作揖,道:“兄弟楚昆山,阁下可是凭吊萧大侠之丧而来?”

萧翎怕他听出口音,不敢答话,只好微微颔首。

楚昆山看萧翎满身尘土,知他没有骑马,当下说道:“朋友是行路赶来,更是盛情可贵,请留下姓名,早入篷帐休息去吧!”

萧翎心中暗想:似这等简单的讯问之法,那沈木风如若派来姦细,当真是易如反掌了。

为怕启人疑,萧翎一直不敢回头张望,直待进入帐篷之时,才缓缓回过头望去。

只见那司马乾也瞪着一双眼睛,正向自己凝注,当下加快脚步、行入篷帐之中。

只见一双白烛,还在燃烧,篷帐中已然有许多人,约掠一眼,大约有十四五个,地上铺着几张芦席,大部分人都在盘坐调息,也有人和衣睡去。

萧翎生怕有人问话,不敢多看,急急盘膝而坐,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他虽然跑了不少的路,但以他此时内功伪精深,并不觉得累。

隐隐间,他感觉到篷帐被人掀开,为免启人之疑,也不睁眼,心中却在暗暗付道:希望那冰儿的聪明,也能应付得了,混入此地。

只觉得掀开的垂帘又放下,紧接着响起轻微的步履声,似是有人向篷帐中瞧瞧之后,又转身而去。

突然觉得脸上一热,似是有人故意地把一口气吹在他的脸上,而且这口气余温犹存。

萧翎睁眼看去,只见一个矮胖的大汉,端坐在自己对面,两人相距,也就不过两尺左右,那人圆睁着一双眼睛,盯注在自己脸上瞧着。

这举动使萧翎有些冒火,但仔细一看,那人竟是酒僧半戒大师。

这和尚仍然是那一件油污袈裟,满脸酒光,一眼之下,就可识得出来。

萧翎看清楚来人之后,忍耐下心中一腔怒火,重又闭上双目。

突然间,脸上一热,夹带着浓重的酒气扑来,显然,酒僧半戒故意的把一口大气,吹在那萧翎的脸上。

萧翎站起身子,行到篷帐一角,又自坐了下去。

他心中虽然觉得酒僧半戒,这等胡闹,使人难以忍耐,但却无法了解他用心何在。此番到此,既想保密身份,那也不用和他计较了。

酒僧半戒站起了身子,追在萧翎的身后,紧傍着萧翎身侧而坐,低声说道:“朋友,你很沉得住气啊!”

萧翎抬起头,道:“怎么样?”

半戒大师道:“和尚想和阁下谈几句话,成不成?”

萧翎道:“谈什么话,在下一向不愿和人交谈。”

半戒大师道:“阁下贵姓啊?”

萧翎道:“在下姓藤名大丹,够了吧!”

半戒大师道:“原来是藤兄,在哪里发财啊?”

萧翎道:“兄弟一向在湖北活动。”

半戒大师道:“好地方,我和尚一向也在那里活动,怎么没见过藤兄呢?”

萧翎道:“照你们佛家说法,在下和大师无缘。”

半戒大师“哦”了一声,道:“藤兄,认得我和尚吗?”

萧翎道:“很多人都在休息,咱们不要惊扰了别人,大师和在下攀交,明日再谈不迟。”

闭上双目,不再理会半戒。

半戒大师一连问了数声,萧翎一直是默不作答,但半戒大师却也有一股傻劲,心平气和的,低声相向,一句话重复了数十遍、一直不停,看样子,只要萧翎不肯回答,他是永远不会注口。

萧翎无可奈何地睁开眼睛道:“好!只问一句。”

半戒点点头,道:“阁下认识我和尚吗?”

萧翎睁开双目,道:“认识,阁下是酒僧半戒大师。”

半戒微微一怔,还待接口,萧翎又闭上双目,不再理会于他,半戒仔细地打量了萧翎一阵,站起身子离去。

萧翎微启双目,望了半戒一眼,心中暗自笑道:这酒和尚,实是难缠得很,如是不用这等法于对付他,势必被他盘间出根底不可。

心念转动之间,只见垂帘一启,一个黑瘦的老人行了进来。

萧翎一眼之间,已瞧出那人是百里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回 十里传凶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