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48回 定苦计为复仇

作者:卧龙生

宇文寒涛紧傍百里冰身侧而坐,伸出手去,轻轻在百里冰肩上拍了一掌。

百里冰吃了一惊,急急起身避开。

她这惊慌失措的举动,使得宇文寒涛也不禁为之一怔。

但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镇静之色,淡淡一笑道:“如若在下猜的不错,阁下并非真的哑巴!”

百里冰心中暗道:要糟,棋差一着,满盘皆输,我自认高明的事,却要变成拖累了。

只听宇文寒涛接道:“阁下有一个很好的同伴,已经离开此地,你们交谈过很多话,而且阁下也和别人谈过话。”

百里冰,山中暗忖道:他举证历历如绘,显然早已经派人在暗中监视着我,今天想赖,只怕也是赖不过了。

宇文寒涛看那百里冰仍然不肯接腔,又道:“阁下就是那沈木风的姦细,但在萧大侠开吊之日,我们也不会伤害你。”

孙不邪突然接道:“宇文兄,你能确知他不是哑巴吗?”

宇文寒涛道:“确定不是。”

孙不邪道:“好!老叫化让他说话。”

右手一伸,突然向百里冰左手腕上抓去。

百里冰一闪避开,伸手乱摇。

无为道长看他闪避孙不邪擒拿的身法,已知是位高人,霍然离位,挡在门口。

宇文寒涛神色肃然地接道:“阁下似是不用再装作了,在下说过,就算你是那沈木风的姦细,在下等也不会杀你,但阁下如若一味的装聋作哑,那是逼迫我们出手了。”

孙不邪大踏两步,直向百里冰迫了过去,冷冷说道:“只要阁下会讲话,我老叫化就不信你不肯开口。”

口中说话,右手一抬,又是一掌劈了过去。

这一掌势道强猛,挟带着一股强猛异常的掌风。

百里冰右手一扬,推出一掌,人却又向旁侧闪去。

双方发出的内力相触,孙不邪冷哼一声,道:“阁下的掌力不弱。”

陡然欺身而上,双掌连环劈出。

掌掌快速,有如雷奔电闪一般,迫的百里冰不得不出手接架。

只觉孙不邪的掌力,一招强过一招,三掌过后,百里冰已经被震得双臂发麻,胸中血气浮动。

孙不邪眼看对方竟然能够连接自己三掌,大感意外,暗暗赞道:瞧不出这个糟老头子的武功竟也不弱。

原来,百里冰扮装成一个瘦小的老人。

孙不邪掌势加强,双掌一齐劈出。

百里冰避开右掌,却无法避开左面掌势,只好硬着头皮又接一掌。

这一掌力道奇猛,震得百里冰嘤了一声,一交跌坐在地上。

孙不邪收掌而退,皱皱眉头,道:“怎么?是个妇道人家。”

宇文寒涛大行两步,逼近百里冰,道:“阁下究是何许人,女扮男装而来。”

百里冰缓缓站起身子,右手按在chún上,低声说道:“小声些。”

聪明绝伦的宇文寒涛,也被百里冰这等举动,搞得微微一怔,道:“此地十分安全,姑娘若有什么话,请说不妨。”

百里冰心知此刻,若再不说实话,实难应付过去,自己决难是这三大高手之敌,如是被他们生擒了去,揭下脸上面具化装,也要露出本像,不如早些说出来的好。

心中念转,缓缓说道:“我是百里冰。”

宇文寒涛、无为道长,齐齐失声惊叫,道:“什么?你是百里姑娘……”

百里冰急道:“小声些。”

宇文寒涛放低了声音,道:“姑娘不是和萧大侠在一起吗?”

百里冰道:“是啊!”

无为道长说道:“姑娘没有被那沈木风烧死吗?”

百里冰道:“烧死了,我怎还会到此地呢?”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也没有被火烧死吗?”

百里冰道:“沈木风连我都烧不死,如何会烧死我萧大哥呢?”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现在何处?”

百里冰道:“你不是知道他离开此地了吗?”

宇文寒涛道:“那化名藤大丹的就是萧大侠?”

百里冰道:“大哥一向赞你心细如发,看来果然不错了。”

孙不邪道:“你当真是百里姑娘吗?”

百里冰道:“自是真的啦!”

宇文寒涛道:“大概不会错了,在下还隐隐可辨出她的声音。”

孙不邪道:“现在,咱们不能有得丝毫失措,必得认明真身才成。”

百里冰无可奈何,只好抹下脸上化装,露出本来的面目。

无为道长仔细瞧了百里冰一眼,突然长长吁一口气,道:“果然是百里姑娘,这么说来,那萧大侠未遭毒手……”

百里冰急急接道:“你轻一些……”

孙不邪忍不住心中的欢乐,哈哈大笑,道:“我说呢?萧兄弟不似早夭之相啊!”

百里冰怒道:“老叫化子,你不要笑,好不好?”

孙不邪微微一呆,道:“你这小毛丫头,这般叫我吗?”

百里冰道:‘听!你们嚷吧!嚷的大家都知道了,大哥定要怪我。”侧身向外行去。

宇文寒涛横身拦住了百里冰的去路,低声说道:“姑娘不要生气,先请坐下吧!咱们慢慢地谈。”

孙不邪轻轻咳了一声,道:“好吧!老叫化子不笑就是。”

宇文寒涛伸手拉过一张木椅,低声说道:“姑娘请坐。”

百里冰缓缓坐了下去,双手一招,道:“你们都坐过来。”

孙不邪、宇文寒涛、无为道长都依言围拢了过来。

百里冰道:“我大哥再三的告诫我,不许我泄露他还活着的消息!”

孙不邪道:“为什么?难道他要大家都为他悲伤得肝肠痛断吗?”

百里冰道:“他自有用心了,绝不会让你们白白地痛断肝肠!”

无为道长道:“沈木风那把火烧得山岩熔化,峰谷变色,但却未把萧大侠和姑娘烧死……”

百里冰道:“怎么?你可是很希望我们被烧死吗?”

无为道长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姑娘不要断章取义。”

百里冰神色严肃他说道:“我大哥再三告诫我,暂时不要告诉你们他还活着的事,如今我被你们逼了出来,他如是知道了,心中定然不高兴。”

孙不邪拍拍胸脯,道:“不要紧,老叫化担保你无事。”

宇文寒涛道:“姑娘和萧大侠逃出火场一事,定然是有着惊险万状,奇迹一般的经过,但那已成过去,咱们日后再说不迟。目下最为重要的是,萧大侠此刻到了何处,沈木风已率高手到此,萧大侠人单势孤,咱们得派人去接应他。”

百里冰摇摇头道:“不行,你们派人去接应他,岂不是露了风声……”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其实,他现在在哪里,我也一样不知道,只知他办事去了!”

宇文寒涛道:“姑娘可知他几时回来吗?”

百里冰道:“明日午时之前,他定然赶上岳姑娘和沈木风那场决斗……”

放低了声音,接道:“我大哥活着的事,除了你们三位之外,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不能让玉箫郎君知道。”

孙不邪道:“中州二贾,这两人自听得萧翎噩耗之后,终日以泪洗面,茶水不进,太苦了,萧翎既然未死,为何还让他们苦下去。”

百里冰沉吟了一阵,遣:“这两人实也可怜,你们劝劝他们两个吧!”

孙不邪道:“除了让他们知晓萧翎未死的消息之外,谁也没有法子劝他们!”

百里冰道:“要是告诉了他们,日后大哥怪我,那要怎么办呢?”

孙不邪道:“老叫化子讲过了,替你担待。”

宇文寒涛道:“其实,沈木风已经来过,纵然让中州二贾知晓此事,也不会有大碍了。”

百里冰道:“大哥一向赞你智计百出,才慧绝世,只有你才能和沈木风一较智力,你看看能不能告诉他们。”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萧大侠太捧我,其实他的气度、风骨才使人处处心折,而才华尤在区区之上……”

语声一顿,接道:“中州二贾,数日中未进饮食体能大力减退。此时,正值用人之际,这两大高手,如是因体能消退,无法派上用场,那就太可惜了。”

百里冰道:“依你之意,那是应该告诉他们了?”

宇文寒涛道:“在下只说出轻重利害,是否要告诉他们,那要姑娘决定了!”

百里冰沉吟了一阵,道:“好!那你就告诉他们吧!不过,不能说我在此。”

宇文寒涛道:“如是姑娘不肯和他们相见,在下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

百里冰道:“那要如何?”

宇文寒涛道:“最好姑娘和他们见上一面。”

百里冰道:“如是别无良策,那也只好如此了!”

无为道长道:“贫道去请他们来。”

起身向室外行去。

宇文寒涛长长吁一口气,道:“萧大侠对明日午时沈木风和岳姑娘决斗之约,如何吩咐?”

百里冰道:“他没有,他只说明日午时之前,他会赶回此地。”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萧大侠既然还活在世上,咱们这对敌之策,不得不稍作修正了。”

孙不邪道:“老叫化子有个愚见,不知成是不成。”

宇文寒涛道:“老前辈有何高见?”

孙不邪道:“百花山庄实力虽然雄厚,但中心在沈木风一人身上,如若咱们能够把那沈木风击毙或是生擒,是否能够使百花山庄的实力星散江湖?”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自然可以,不过,生擒或击毙沈木风,只怕不是容易的事。”

孙不邪道:“照老叫化的看法,那沈木风明日午时,定然会来此赴约!”

宇文寒涛道:“不错,一定会来!”

孙不邪道:“侍到他来此之时,老叫化准备相助岳小钗一臂之力,和他硬拼一战,如若是幸而把他击毙,也可除去武林一大祸恶。”

宇文寒涛叹息一声,道:“沈木风是何等人物,岂能计不及此,如若在下料断的不错,沈木风明日午时,必将率领极多的高手而来,在下原来想以其人之道,还制其入之身,玉碎灵堂,既可为萧大侠报仇,亦可为武林除一大害,但因萧大侠未死,这计划必得从新改变一下才成。”

孙不邪奇道:“你那玉碎灵堂的计划,怎么老叫化一点也不知道?”

宇文寒涛歉然一笑,道:“这计划不但孙老前辈不知,就是无为道长,也不知晓。为了确保秘密,除了在下之外,只有中州二贾知晓……”

孙不邪嗯了一声,接道:“现在你既然说了出来,总该说给老叫化听听吧!”

宇文寒涛道:“老前辈不要误会,在下让中州二贾知晓此事,实因有着借重他们之处,不得不说明内情了……”

语声一顿,接道:“中州二贾聚敛之丰,当今武林中无出其右,算上那沈木风,也未必能强过中州贾,不过,世人只知他们聚敛金银珠宝,却不知他们无所不收。在下那玉碎灵堂之策,也是得知两人收藏了一种‘破山神雷’之后,才动此念,老前辈大概还记得百年前一位破山老人的往事,那人终身喜爱火葯,创造出破山神雷,曾在一场搏斗中施放出手,使当场三九二十六名武林高手,全部伤亡殆尽。因为神雷威力强大,使破山老人四名弟子,也死于当场,那老人虽然独逃劫难,但也身受重伤,半年后伤重而殁,遗留下两颗破山神雷,却为中州二贾收藏了起来。”

孙不邪点点头,道:“老叫化也知道这件惨事。”

宇文寒涛道:“中州二贾得到那仅有的两个破山神雷之后,因它过于恶毒,把它藏于铁盒,埋之地下,萧翎死讯传出,两人报仇心切,突然想到了两个神雷,竟然把它取了出来,带在身上,商八把此事告诉在下之后,在下才安排玉碎灵堂之计,准备和那沈木风同归于尽在萧大侠灵堂之上。”

孙不邪道:“老叫化明白了,中州双贾准备施用破山神雷,和沈木风并赴黄泉。”

宇文寒涛叹息一声,道:“老前辈太低估沈木风,以他的武功和机智,咱们纵有杀他的利器,只要被他瞧出破绽,早作戒备,他还有逃出大劫之可能。如若咱们运用神雷不当,又必会为他瞧出破绽,因此,杀他之法,要使他在全然不觉中,神雷突然爆炸,才能伤他。”

谈话之间,无为道长带着中州二贾,行入室中。

中州二贾进入室中,四道目光一齐投注百里冰的身上。

两人虽然认清了那确是百里冰,似是心中还是不敢相信一般,揉揉眼睛,又望了百里冰一眼,愁苦,哀伤的脸上,才泛出一丝笑容。

百里冰看到两人双目红肿,满布血丝,商八那便便大腹,也似是小了甚多,原本满脸红光的脸色,也变得一片苍白。

社九一张脸,更是难看,有如枯木一般,青中透黄。

百里冰目睹两人形象,想到他们内心之中的煎熬,亦不禁为之黯然、缓缓站起了身子,行到两人身前,柔声说道:“苦了你们啦。”

商八微微一笑,道:“现在好了,不知几时可见到大哥之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48回 定苦计为复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