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49回 齐力抗枭雄

作者:卧龙生

百里冰暗中留心,发觉那岳小钗双颊间起了一片绯红之色,显然,这消息使她生出了无比的激动,但她仍然能控制着自己的举动。

岳小钗行出室外,果然见玉箫郎君站在一处转角所在,回目相望。

目睹岳小钗出室之后,才转身快步而去。

百里冰在室中等了约一刻时光,岳小钗重又行了进来。

这时,岳小钗已然完全恢复了镇静,神色冷肃他说道,“快取下你的面具,我想要瞧瞧你的真正面目。”

百里冰道:“玉箫郎君不会闯进来吗?”

岳小钗道:“我已有安排,不用担心!”

百里冰抹去脸上葯物,回复原来容貌,道:“姊姊请看。”

岳小钗见了百里冰抹去脸上易容物,现出本来面目后,轻轻叹息一声,道:“果然是你。”

伸出手去,把百里冰拉入怀中,柔声说道:“妹妹,你一定受了很多苦。”

百里冰原想她定然会先问萧翎的消息,却不料她先行慰问自己,当下说道:“依赖大哥的机智,我们逃出了沈木风安排的火阵。”

岳小钗点点头,道:“萧兄弟呢?”

百里冰道:“他发觉沈木风准备歼屠灵堂的阴谋,单人一剑,出去侦察那沈木风率领人手的实力去了。”

岳小钗道:“他见过我没有?”

百里冰道:“见过了,姊姊奠祭灵位时,我们都在灵堂上。”

岳小钗耸了耸柳眉儿,道:“他为什么不暗中告诉我一声,使我早些放心。”

百里冰心中暗道:看来岳姊姊很生气,我该替大哥解释一下才是。

当下说道:“大哥说,绝不能让沈木风知晓他未被大火烧死的消息……”

岳小钗道:“为什么?”

百里冰道:“大哥说如若沈木风知晓他未死的消息之后,走然会别作准备,他要在沈木风意料之外突然出现,使得沈木风措手不及……”

岳小钗道:“他想搏杀沈木风?”

百里冰道:“大哥没有直接说出,但小妹看出他有此用心!”

岳小钗道:“唉!他常常劝别人珍惜生命,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珍惜。”

百里冰道:“一点不错,姊姊见他时,好好说他一顿。”

岳小钗眉宇间忧愁未解,却又忍不住芜尔一笑,道:“你为什么不劝劝他呢?”

百里冰道:“唉!他哪里肯听我劝呢!”

岳小钗道:“你既劝他不住,我说他,他也未必肯听啊!”

百里冰道:“他一定会听姊姊的话。”

岳小钗道:“为什么呢?”

百里冰道:“小妹常见他提到姊姊时,神情间流露出无限的尊敬,所以,小妹推想他定然是很怕姊姊的。”

岳小钗笑道:“萧兄弟外和内刚,哪里会怕我呢?”

百里冰急道:“小妹之言,绝不会错,姊姊不信。见他时不妨试验一下。”

岳小钗微微一笑,改变话题,道:“你们能逃出那漫遍荒野的大火,实是不可思议的事,快些讲给姊姊听。”

百里冰应了一声,把经过之情,很仔细他讲了一遍。

岳小钗听得连连点头,道:“得道多助,讲起来近乎奇迹。但却被你们遇上了。”

百里冰道:“姊姊,我求你一件事,好吗?”

岳小钗道:“什么事,只要姊姊我能力所及,一定会答应你。”

百里冰道:“还请姊姊装出不知他仍活在世上的消息,因为大哥告诉我,不许我泄露出去。”

岳小钗道:“好!姊姊答应你……”

语声一顿,接道:“我和沈木风约斗的事萧兄弟是否知道?”

百里冰道:“自然知道了,姊姊在灵堂和沈木风订约时,我们都在灵堂之上。”

岳小钗想到在灵堂上,众目膀膀之下。自己无异以萧翎妻子身份出现,如今既知萧翎未死一而且又知他在场听闻,不禁感觉到一阵羞意,脸上一热,道:“唉!萧兄弟越大越坏了。”

百里冰低声说道:“那也不能怪他啊!他如设法告诉姊妹。决然无法瞒过那沈木风。”

岳小钗道:“对于我和那沈木风约斗之事,萧兄弟准备如何?”

百里冰道:“他说明日午时之前,要赶回灵堂,但他仍然劝小妹阻拦住妹妹,不用和那沈木风一决生死了,但小妹却为妹妹担心一桩事!”

岳小钗道:“什么事?”

万里冰道:“关于那玉萧郎君,不知妹妹要如何处理,别说姊姊是当事人了,就是小妹,也不禁为他一片痴心感动,当真是一桩麻烦事情!”

提起王箫郎君,岳小钗确然有着无限烦恼,皱起了秀眉儿,沉吟良久,道:“唉!姊姊确也为此而烦恼,他软硬不吃,死缠不放,真叫人没有法子。”

百里冰道:“小妹倒有一个法子,可绝玉箫郎君的痴念。”

岳小钗道:“你有什么法子?”

百里冰道:“小妹说出来,姊姊不要生气。”

岳小钗道:“好!你说吧。”

百里冰道:“如若姊姊和萧大哥早日结成夫妇,那玉箫郎君自然会断去痴念了。”

岳小钗神情严肃,缓缓说道:“我想到你会提出这个办法,果然不出我的预料……”

百里冰道:“怎么?小妹的办法不对?”

岳小钗退到木榻旁,缓缓坐了下去,伸手拍拍木榻,道:“你过来坐下,我也有几句体己之言告诉你。”

百里冰慢慢行了过去,道:“姊姊有何教训?”

岳小钗伸出手去,拉着百里冰坐了下去,道:“我在灵堂中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是吗?”

百里冰点点头,道:“听到了。”

岳小钗道:“那是我母亲的遗命,我不能违背。但我却有着很多事,只能和他有此名分,却无法和他长年相处!”

百里冰奇道:“为什么呢?”

岳小钗道:“我母亲为了保全那禁宫之钥,而亡命天涯,但仍然被人追到,力搏强敌,身受重伤,多亏萧兄弟父母所救,暂居萧家,但终因内伤过重,不久死亡,死前写下了遗书,把我许于萧翎……”

百里冰道:“慈母遗命,名正言顺,姊姊为什么还要推诿呢?”

岳小钗道:“那时,萧兄弟身怀三阴绝脉之症,决难活过二十岁,不论他娶得任何贤淑之妻,都将留下一个早寡之妇,家母受他们照顾之恩,才决心把姊姊许于萧翎,而且那遗书还说明了要姊姊……”

突然间,双颊泛红,沉吟不语。

百里冰道:“姊姊为何不说了?”

岳小钗道:“咱们同为女儿之身,姊姊告诉你也不要紧……”

羞泥一笑,接道:“家母遗书中,说明萧兄弟无法活过二十岁,要我早日和他成亲,替他们萧家生个儿子,以继承萧家的烟火。待萧翎死去后,我就把孩子交还萧夫人,并且替他们找一处隐秘之地,安排好他们,再设法替她报仇;报仇的唯一办法,就是要进入禁宫,学习十大高人留下的武功。但是事情变迁,我未能遵照家母遗命行事,而萧兄弟更是旷世奇遇,成就了一身绝世武功,家母遗言,自是无法再求实现了。”

百里冰道:“虽是事实变迁,但变得对姊姊更为有利,萧郎绝症得愈,又成了名震江湖的大侠,妹姊和大哥,岂不是正好结白首盟约……”

岳小钗摇摇头,接道:“先母大仇未报,家师情债未偿,我如何能安心奉陪萧翎,画眉深闺。”

百里冰道:“姊姊母亲之仇,萧郎义不容辞,就是小妹,也要尽我所能,助姊姊一臂之力。”

岳小钗道:“一则,杀害家母的仇人,极善心机,而且武功高强,萧兄弟不宜再多结一个仇人,妹姊想公了对付他的办法,不用有劳萧兄弟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妹妹,你知道姊姊告诉你这些事,有何用意吗?”

百里冰道:“小妹不知。”

岳小钗道:“姊姊要拜托你一件事!”

百里冰道:“姊姊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这拜托二字,要小妹如何敢当。”

岳小钗道:“我要你好好地侍奉萧翎,姊姊我要办的事很多,恐怕是不能和他常相厮守,先母既有遗命,姊姊心目中自然要承认他是我丈夫,但要委屈妹妹,代姊姊善尽妇道了,好在公婆都是极明事理之人,他们定会视你如女,爱如己出,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百里冰摇摇头,叹息一声,道:“姊姊认为我能够代替你吗?”

岳小钗道:“他娶到妹妹这样美丽、聪明的贤妻,难道还心有不足吗?”

百里冰道:“姊姊看错了,萧翎心中,姊姊才是他唯一敬爱的人,他没有限我提过一句喜爱姊姊的话,但我知道他的内心,他处处小心,生恐件逆亵读了姊姊,他对姊姊有着火般的热情,但却一直深藏内心,不敢形诸于外。因此,那热情也愈来愈是强烈,不只小妹无法代替姊姊,就是倾尽世间美女,也一样无法代替姊妹。”

岳小钗道:“妹妹,你替他作说客,是吗?”

百里冰道:“小妹说的句句真实,决无一句虚言。”

岳小钗沉吟了一阵,道:“就算你说的真实,但他从未对我表示过爱慕之意,就是有,也是发乎于亲情的姊弟之情……”

百里冰道:“他是不敢,怕惹姊姊生了气,不再理他。”

岳小仅举手理一下长发,说道:“但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助我,就是不知她是否肯帮忙。”

百里冰道:“谁?”

岳小钗道:“你!”

百里冰道:“我知道不成,再说我也想和姊姊在。一起多讨一些教益,姊妹如不讨厌小妹,小妹心甘为妾,常随姊姊身侧。”

岳小钗接道:“如若我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自也会使你的心愿得偿,不过,在我母亲大仇朱报之前,一切都要偏劳妹妹了!”

百里冰道,“说了半天,你还是独行其是,我虽然和妹姊相识不久,但内心中对姊妹的敬佩,却是由衷而发,你的事,也就是大哥和小妹的事,等大哥搏杀了沈木风之后,我们再合力替姊姊报仇。”

岳小钗微微一皱眉,沉吟了一阵,道:“看来姊妹是无法说服妹妹了。”

百里冰急急说道:“姊姊不要误会,小妹用心……”

岳小钗道:“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希望我和你们常在一起!”

百里冰道,“小妹正是此意。”

岳小钗道:“但姊姊满身是非,行踪所至。凶险随来,你知道不知道?”

百里冰道:“这个小妹就不知道了。”

岳小钗轻轻叹息一声,道:“你该好好地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百里冰还待接言,岳小钗已起身而去。

一宵易过,次日天明之后,百里冰师过刚刚起床,室外已传来宇文寒涛的声音,道:“姑娘起床了吗?”

百里冰道:“起来了,是宇文先生吗?”

门帘启动,缓步走进来宇文寒涛。

宇文寒涛脸色一片严肃,手中执着两张封简,缓缓说道:“岳姑娘留给姑娘两封信!”

百里冰怔了一怔,道:“岳姊姊呢?”

宇文寒涛道:“走了多时。”

百里冰急道:“走的哪个方向,快些追她!”

宇文寒涛摇摇头,道:“迫不上了,岳姑娘已走了两个时辰。”

百里冰气得一跺脚,道:“怎么办呢?”

宇文寒涛缓缓说道:“姑娘可是告诉了她萧翎的消息?”

百里冰道:“我为情势所迫,不能不告诉她了。”

宇文寒涛道:“事已至此,姑娘也不用焦急,这两封信,都是岳姑娘留给姑娘的,一封要你转奉萧翎,一封却要姑娘自行拆阅,姑娘请先看看信上写的什么,咱们再作计议。”

百里冰接过两封书信,凝目望去,只见第一封信上写道“劳请冰妹转奉萧翎亲拆”。

信封上既是写的亲拆,百里冰自是不能拆看,随手藏入怀中。

再看第二封信时,只见上面写道:“百里姑娘亲拆”六个字。

百里冰手在拆信,口中却问道:“那位张公子呢?”

宇文寒涛道:“姑娘可是说那玉箫郎君?”

百里冰道:“不错,他走了没有?”

宇文寒涛点点头,道:“岳姑娘一共留下了三封信,其中一封信致奉玉箫郎君,在下先把玉箫郎君一封叫人送去,然后,才把这两封信,送交姑娘。”

百里冰道:“岳姊姊留给玉箫郎君信上写的什么?”

宇文寒涛道:“信上写的什么,在下没有看到,但那玉箫郎君看完留书,形同发狂一般疾奔而去。”

百里冰不再多问,展开信笺看去,只见上面写道:冰妹如握:愚姊正慾负荆师门,惊闻噩耗,不得不中止师门之行,昼夜兼程而来;原想尽我之能,和沈木风决一死战,身殉萧郎,但吉人天相,萧郎和冰妹虚惊无恙。此间人才济济,愚姊留此,亦难有多大助力,何况明午萧郎现身,张俊必将中途变节,反将为萧郎招来劲敌;几番思虑,只有留书出走一途。宇文先生智略过人,必有善策助萧郎,愚姊一身是非,满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齐力抗枭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