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05回 英雄逛妓院

作者:卧龙生

萧翎暗运内功,一股暗劲,顺着筷子,传了过去,直向绿荷击去。

二女举止,不似常在风尘中人,萧翎心中早已动疑,存心借机会试试二女,是否身怀武功。

只见绿荷明亮的双目,转注在萧翎脸上,眨动了两下,突然尖叫一声,放开了手中筷子。

萧翎这些时日中,江湖阅历大增,心中暗道,我传出的内功,虽然不重,但如她不会武功,受此一击,必将是花容失色,气血翻涌,哪里还能叫得出来,而且我传出的力道,十分迅快,此女明明在承受一击之后,毫无伤损,故意丢下筷子,装作惊慌之状,高声尖叫,有意传警,这其间虽只有片刻时光之差,但其用心结果,却是大不相同……

心念转动,口中却冷冷说道:“姑娘好心机啊!好做作啊!”

绿荷望着展叶青道:“公子这位书童,好生无礼……”

展叶青淡然一笑,说道:“他可是伤着了姑娘吗?”

绿荷道:“虽未伤着,但却骇我一跳。”

展叶青道:“他未和姑娘手指相触,肌肤相碰,不知如何会骇了姑娘一跳。”

绿荷两道清澈的眼神盯注在展叶青的脸上,道:“公子当真没有瞧到吗?”

展叶青道:“我是未瞧出来。”

绿荷缓缓站起身子,道:“贱妾虽然沦落在风尘之中,但自幼却也读过几年诗书,而且行有行规,公子垂青贱妾,贱妾自是甚感荣宠,公子就算轻薄贱妾,那也罢了,但公子纵容一个随身小厮,对贱妾这般无礼,那也未免欺人太甚了……”

白梅轻轻拉了绿荷一把,说道:“妹妹快些坐下,这位程相公滞洒文雅,气度华贵,自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妹妹岂可对待相公无礼。”

绿荷借阶下台,缓缓又坐了下去。

白梅目光转注到展叶青的身上,道:“公子不要生气,我这位妹妹脾气一向很坏,唉!因此之故,也不知得罪了多少客人。有道是大人不见小人怪,公子万金之躯,自是不会生我们小窑姐的气了,奴家敬你一杯。”

端起酒杯,又干了一个满杯。

萧翎暗道:好啊!转来转去,不是要他吃酒就是劝他吃菜,看来这酒菜之中,果然是有些名堂了。

展叶青端起酒杯,做了一个样子,仍是酒未沾chún,又放回了原处。

白梅也不再劝展叶民却望着萧翎说道:“小管家,今日我这绿荷妹妹,是你家相公拾来,在我们行规中说,别人轻薄不得,只要你家相公,今宵不肯宠幸我绿荷妹妹,小管家有兴致可明日再来,招我这位绿荷妹妹奉恃,那时,小管家怎么轻薄,她也不会生气了。”

萧翎只听的双颊发烧,如非戴着人皮面具,定可看到他满脸羞红。

商八久走江湖,江湖上玩乐之地的窍门,无不熟悉,担心展叶青和萧翎被这个妖艳的女郎套住,落入圈套之中,立时缓步走了过去,道:“这位小管家,虽是咱们公子的随从,但两人自小在一起长大,彼此之间,相处甚洽……”

白悔摇摇头道:“师爷这话就不对了。”

商八道:“哪里不对了?”

白梅道:“贱妾看贵公子,总在二十三四之上,这个小管家,身材虽然和贵公子相差无多,但那副娃娃面孔,至多也不过十五六岁,两人相差八九年,怎能说是一起长大。”

商八暗暗忖道,好厉害的丫头,但却微微一笑,说道:“姑娘就不知了,咱们公子身侧这小管家,一向是不太喜用心思,故而虽已二十出头,看上去却是一副娃娃脸的样子。”

只听室外传入了一声高喝道:“白梅、绿荷,见客。”

白梅、绿荷缓缓站起身子,道:“公子请稍坐片刻,贱妾见客之后就来。”

展叶青从未进过妓院,眼看两人起身慾去,竟不知如何才她,

商八一横身,拦住了去路,道:“两位姑娘慾往何处?”

白梅道:“启帘见客。”

商八冷冷说道:“咱们公子在北京城中、会过无数名妓,也是不准她们再行见客,两位身价多少,开出盘价,咱们包下了。”

绿奇道:“行有行规,贵公子纵然多金,咱们姐妹也不敢贪多,有背行规。”

商八道:“两位可知咱们公子的身份吗?”

白梅摇摇头道:“不知道。”

商八道:“江南巡阅使程大人二公子,谁人不知。”

绿荷淡淡一笑道:“纵然是皇太子,咱们也不能有违行规。”

商八冷笑一声,道:“咱们今宵留定了两位。”目光转注到杜九的脸上,道:“唤那龟奴进来。”

杜九应了一声,大步行出室外,片刻工夫,带了一个身着青衣小帽的大汉,行了进来。

商八望了大汉一眼,道:“你可是当值之人?”

那青衣大汉应道:“不错,师爷有何吩咐?”

商八冷冷说道:“这两位姑娘的身份若干,咱们公子包下了,不用启帘见客。”

那青衣小帽的龟奴,扫掠白梅、绿荷一眼,面现难色,沉吟了一阵,道:“这两位姑娘,是我们三江书寓中顶尖的红姑娘。结交的客人都是本地士绅名流,很多客人,常有非两位不欢之辉,如是贵公子包下两位姑娘,只怕今晚,咱们这三江书寓,非被闹一个天翻地覆不可。”

商八道:“小小一个鄂州府的士绅名流,算不得什么。咱们公子既然是看上了两位姑娘,就非得留下不可。”

那龟奴赔笑说道:“这么办吧!小人暂带两位姑娘出去应酬一下,半个时辰之内,定把两位姑娘送回。”

展叶青冷冷说道:“这人说话无礼,扫我酒兴,打他一个耳光子。”

杜九应声出手,一掌劈去。

那龟奴眼看一掌劈来,横向旁侧闪去。

杜九出手,何等快速,那人避开了杜九左掌,却不料杜九右掌随后而至,呼的一声,掌个正着。

这一掌落势甚重,打得那龟奴身子摇了两摇,几乎摔倒在地上。

那龟奴受此一击,心中大怒,大声喝道:“你怎么可以出手伤人?”

杜九冷冷说道;“你如再激怒了咱们公子,当心劈下来你的脑袋!”

白梅柳腰款摆,莲步栅栅的走向杜九,道:“这位出手好快哟!”

商八眼看已出了手,立刻就将有一场激战,看那龟奴闪避杜九第一掌的身法、十分快速,并非是平庸之辈,立时举手向外一挥。

中州二贾,久年相处,彼此之间举手投足,都能了然对方心意,杜九不再理会白梅和那龟奴,闪身出室,守住室外的门口。

商八却一横身,拦住了白梅和那龟奴去路,道:“姑娘快请回座位上去。”

白梅轻叹一声,道:“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那位出手伤人,未免有些过份了。”

那龟奴借白梅和商八谈话的机会,暗中运气调息。

萧翎低声对展叶青道:“这两个丫头桀骛不驯,如不给她们一点苦头吃吃,只怕难以驯服。”

展叶青微微点头,霍然站起,右手一挥,疾向白梅腕脉之上抓去,口中怒声说道:“臭丫头,如此放肆。”

白梅眼看展叶青出手快速异常,哪里还敢装作,娇躯一闪避了开去,道:“这是为何?”

展叶青冷冷道:“原来姑娘有着如此快速的身手,那无怪不肯驯服了。”

口中说话,手却未停,双手连挥,拍出三掌。

这三掌都是武当门中绵掌中的奇招,一般武师避开一招,也非易事,但那白梅却能轻轻把三招尽皆避过。

商八道:“姑娘好身法。”右手一伸,疾向白梅右臂抓去。

白梅娇躯向前一倾,疾快一个旋身,轻巧绝伦的竟又把一击避开。

商八一皱眉头,道:“姑娘身手果非等闲。”双手施展开擒拿手法,连攻四招。

白梅娇躯连闪,竟把四招一齐避开。

她连连避开了展叶青和商八两个高手擒拿的攻袭,竟未还一招。

萧翎眼看那白梅身手如此矫健,亦不禁为之暗暗惊骇,忖道:这丫头如若果是百花山庄中人,武功只怕还在金兰玉兰之上,不知是何身份。

白梅虽然连连避开了展叶青和商八两人的掌势、擒拿,但心中却知遇上了第一流的高手。避开了商八擒拿手法之后,缓缓说道:“几位究竟是何身份,官场中人,却难有这等身手。”

商八道:“姑娘身法虽然奇奥,但江湖上的见闻,却是有限的很。”

白梅冷笑一声,道:“彼此既然已经挑明,几位也不用再隐瞒身份了。”

商八道:“姑娘这等身手,亦非烟花院中人物,不知可否先见告身份。”

白梅右手纤指沿着衣襟轻轻一划,一袭外衣,有如刀割一般的整齐,接着一抖娇躯,身着外衣突然落在地上,露出一身紧裹娇躯的劲装。

紧接着,左手一弹,罗衫落地,露出了玄色长裤。

这时商八挡在出口之处,展叶青站在酒席之前,萧翎仍然站在展叶青的身后。

绿荷仍然是穿着外衣长裙,斜倚在一张木椅之上不动。

白梅一身玄色劲装,站在商八和展叶青两人之间,腰中横束着一条白色的丝带,分插着四把匕首。

目光转动,扫视了商八和展叶青一眼,道:“几位已然陷身绝地,此刻不说,等一会亦是非说不可,那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商八道:“姑娘的口气很大,不知在百花山庄中是何身份?”

白梅怔了一怔,道:“诸位好像已经很清楚我们的底细了。”

商八道;“难道姑娘还觉得这三江书寓很隐秘吗?”

白梅目光转注到绿荷的脸上,缓缓说道:“绿荷妹妹,眼下这几位,都是经过刻意装扮而来,虽然掩去了本来面目,但都是当今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姊姊一人之力,只怕难以对付得了,还有劳妹妹出手了。”

绿荷淡淡一笑,缓缓脱去长裙外衣,露出一身绿色的紧身劲装,腰中也横束了一条白色丝带,和白梅一般的分插着四把匕首。

商八目光一掠两人,兵刃插着的方位,立时说道:“这两位丫头的武功,同是一条路子,咱们能找出一个人的破绽,那就不难收拾两个人了。”

绿荷冷冷说道:“几位试试再夸口不迟。”双手一招,各握着一把匕首。

萧翎心中暗道:那绿荷适才一声尖叫,这龟奴又被我等留在此地,只怕他们已经得到消息,此刻不见动静,只怕是正在布置了。

只听商八说道:“好!我来试姑娘匕首上的奇幻招数。”

萧翎身子一侧,抢在商八的前面,道:“不用劳动你了……”

目光转到绿荷的脸上,说道:“姑娘对在下心中记恨甚深,此刻当可报得适才之辱了。”

绿荷冷笑上声,道:”你是死有余辜。”

双手陡然一抬,两道寒芒,疾向萧翎身上刺来。

烛光下,两把匕首幻起一片寒芒,笼罩了萧翎前胸数处大八。

她这出手一击,只瞧的展叶青和商八心中一凛,暗道:这丫头好快的手法,好奇幻的招数,心中轻敌之心,一扫而空。

萧翎一提真气,腿不屈膝的向后退了一步,便轻轻把一招避开。

绿荷怔了一怔,道:“你究竟是何身份?”

萧翎道:“一个小厮而已。”

绿荷冷冷说道:“阁下武功不在你们公子之下。”

萧翎道:“承蒙夸奖了。”心中暗暗盘算道:这两个丫头武功的确不弱,如不早些把她们制服,等一下强敌赶到了,内外夹攻起来,那时就更难对付了……

忖思之间,瞥见那青衣小帽的龟奴,突然一跃而起,疾向商八扑了过去,手中寒光闪闪,竟然也拿了一把匕首。

商八冷哼一声,左手疾点那人右脉穴,右手平胸推出,一招穿心拳,击了过去。

这一击快速绝伦,而且攻守兼备。

只听一声惨叫,那龟奴疾退两步,一交跌摔在地上,鲜血涌出,身子挣动了一下,气绝而逝。

商八心中一直记着一刀之恨,出手十分狠毒,一击致命。

他一击震毙了那龟奴之后,左手已夺下了那人手中的匕首。

白梅看那龟奴被商八一拳击毙,心中吃了一惊,暗道:这几人都是一流高手,实非好与人物。

萧翎借二女心神转注到那龟奴尸体之时,双手悄然套上了千年蚊皮手套。

展叶青望了那龟奴尸体一眼,冷冷说道:“两位姑娘如若还不知早日悔悟,这龟奴就是两位的榜样了。”

白梅冷峻的望了展叶青一眼,缓缓道:“外泊未必。”突然跃起,左右双手,各执一把匕首,疾向商八冲了过去。

就在白梅跃起的同时,绿荷也紧随跃起,扑向萧翎,右手匕首,迎胸刺去。

萧翎早已有了打算,眼看绿荷一刀刺来,右手一挥,疾向那刀上抓去。

绿荷心中暗道:我这匕首,锋利无比,就算你练过铁沙掌的功夫,也要伤在匕首之下,去势微缓,故意让萧翎抓住匕首,暗运功力,左右一摇。

在她想来,这挥手一摇,必可使萧翎断去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5回 英雄逛妓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