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0回 生死为红颜

作者:卧龙生

这时,一侧旁观的无为道长和孙不邪,才真的知晓了这沈木风是位厉害无比的人物,暗道:江湖只传沈木风为人如何的恶毒,却不知他还如此谨慎,果然是很难对付。

但闻宇文寒涛冷冷说道:“夫人那白线儿重逾性命,最好不要轻易使用!”

金花夫人咯咯一笑,道:“沈大庄主之命,那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宇文兄小心了。”

说完,右手一抬,但见白影一闪,直向宇文寒涛飞了过来。就在金花夫人放出白线儿的同时,一股暗劲迅快地涌了过来,同时,无为道长长剑也已递出,拍来一剑。

白线儿吃那一股暗劲一挡,去势顿挫,无为道长一剑拍来,正好击中白线儿。

只听卿的一声怪叫,那白线儿,突然一圈,缠在无为道长的长剑之上。

无为道长手中之剑,虽非千古神物,削铁如泥,但却是百炼精钢所铸,锋利异常,那白线儿缠在剑身之上,竟然是丝毫不怕。

沈木风突然冷笑一声,道:“好啊!丐帮的长老,武当的掌门人,竟然一起出手,对付一个女流,你们自鸣侠义人物,不觉得惭愧吗?”

孙不邪冷冷说道:“在下只是对付毒物……”

一跃而上,呼的拍出一掌,接着道:“沈大庄主可敢和老叫化动手吗?”

沈木风右手一抬,还击出一记劈空掌力,冷然道:“老叫化!就凭你那一点能耐吗?”

只见尘土旋飞,两股无形的劲道,相撞一起。

沈木风心中有备,掌力劈出之后,突然纵身而起,退出了两丈多远。

孙不邪却感觉到全身微微一震,不禁吃了一惊,暗道:这沈木风的功力,果然非同小可。

沈木风的心中一直记着孙不邪向自己挑战之事,怕他有何阴谋,哪知道这一掌硬拼之后,竟然毫无变化。

无为道长想到那金花夫人可能是萧翎派在百花山庄的内应。倒也未存心伤她的白线儿,当下手腕一震,自线儿从长剑之上滑落到地上。

金花夫人快步行了过来,俯身捡起白线儿,藏入怀中。

宇文寒涛一脸严肃之色,站在原地未动,目光却投注在那赤手空拳的青衣少年身上,那青衣少年自从现身之后,一直未说过一句话,神情镇静异常,对身外的打斗,也似乎全然不觉。

这时,那站在门口的黄衣老者,突然移动一下身子,挡在大门口处。

沈木风四顾了灵堂一眼,忽然觉出气势上,自己已经先行输了甚多,想到此地不便再留,便低喝一声:“咱们走!”

当先向外行去。

这时,堵在门口观战之人,愈来愈多,眼看沈木风向外行来,纷纷向两侧让去。

只有那黄衣老者,手握竹杖,站在门口不动。

宇文寒涛沉声喝道:“沈木风!”

沈木风听那字文寒涛直呼良己的姓名,眉宇间陡现怒容,口中喝道:“宇文寒涛,你的胆子竟越来越大了。”

宇文寒涛冷然一晒,道:“大庄主,此时此刻,我宇文寒涛非你座上之客,咱们相峙于敌对之中,别说我直呼你沈木风之名、就是叫得再难听一些,也无碍干事吧!”

沈木风仰天打个哈哈,道:“好!你有什么话说?”

宇文寒涛久和沈木风相处,知他适才神情,是愤怒已极的表示,只是他强把一腔怒火,按耐干胸中,不使它发作出来,当下说道:“萧大侠命丧你手,放眼天下,能和你沈木风单打独斗之人。确也不多……”

沈木风接道:“你知道就好。”

宇文寒涛接道:“因此,在下不得不施展一些手段了。”

沈木风道:“嗯!你们尽可联手而出。”

宇文寒涛笑道:“沈大庄主适才还言,一生之中,最为严守谨慎两字,但照区区的看法,沈大庄主这番计算……”

沈木风沉住气,道:“怎么说”

宇文寒涛道:“在你想象之中,率领四个高手,或足以镇服我等,其实此刻,天下和你为敌之人,都已存了拼命之心,不会再为你沈木风的威武所屈,这是个很大的转变,萧大侠为你所害之后,众情激昂,足可证明,目下我们这灵堂四周,有三百位以上武林同道,其中可称高手者,亦有四五十人……”

沈木风大笑一声,打断了宇文寒涛之言,道:“你们准备围击我等?”

宇文寒涛道:“只是围战你沈木风一人,这也正是你常用以对付武林高手的手法之一,不过,你是凭仗毒葯,逼他门为你卖命,我们却是人人出自内心,战死无憾。”

沈木风道:“犬虽众多,何足以言困虎,我等人数虽少,但破围而去,并非难事。”

宇文寒涛道:“目下那蓝玉棠,似已不会再为大驾所困,你谎言以生擒岳小钗配他为饵,使为你效命,此刻谎言揭穿,他自然不会听你指使了。”

沈木风道:“胡说,你们故意隐起岳小钗,怎能说在下谎言欺人?”

只听从未开口的青衣少年,冷冷接道:“沈大庄主当真答允了生擒岳小钗后,配与那蓝玉棠吗?”

沈木风微微一怔,道:“这个,这个……”

青衣人双眉耸动,道:“沈大庄主如不健忘,似是对在下也许过如此诺言。”

一向狡诈的沈木风,此刻突然间变得大为尴尬,重重咳了一声,道:“世间美女,何止千万,在下不知诸位何以都极钟情那岳小钗?”

青衣少年眉头一皱,淡淡说道:“在下只是请问沈大庄主,可是对在下也有过这样的承诺?”

沈木风的修养,虽然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但这青衣少年当面揭穿他施诈术的事,也不禁为之脸色一变,双目中神光一闪,冷冷接道:“就算沈某人说过此话,那也不算有何大错,岳小钗只有一个,你们争相逐鹿,都要在下助你们生擒岳小钗,老夫如何应付呢?”

青衣少年冷冷说道:“君子不轻诺,以你沈大庄主的身份,这般轻诺寡信,不伯见笑江湖吗?”

这几句话,只说得那沈木风也不禁脸上一热,但他狡猾多智,心中一急,又被他急出两句后来,当下说道:“在下自然不是随口轻诺,在下心中,亦早已想到了一个应付之法。”

青衣少年道,“请教高见。”

沈木风道,“如是老夫擒得那岳小钗,她只有一人,纵然是天下第一等才能之士,也无法使那岳小钗变成两个,因此,只有两位各凭武功,一分胜负了,哪个胜,那岳小钗就归他所有了。”

青衣少年冷冷笑道:“沈大庄主这么子虽然不错,但却是美中不足,在下还有一个法子。”

沈木风道:“什么法子?”

青衣少年道:“如是在下此刻先把那蓝玉棠杀死,也不用事后的决斗了。”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这个吗?老夫倒不便替阁下作主意了。”

言下之意,那无疑已然赞同了青衣少年的用心了。

青衣人道:“沈大庄主既然不便做主,自然由在下做主了,不过,在下想光问沈大庄主一句话。”

沈木风道:“好!只管请说吧!”

青衣少年道:“在下杀死蓝玉棠后,不知是否还有入和在下夺那岳小钗?”

沈木风道:“据沈某所知,江湖上还有争夺岳小钗的人,不过,那些人都和沈某有仇,沈某自然只助阁下了。”

青衣少年道:“使在下担心的,还有一入和我争夺!”

沈木风道:“是我百花山庄中人吗?”

青衣少年道:“不错。”

沈木风道,“什么人?”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道:“在下先去杀了蓝玉棠,再告诉沈大庄主不迟。”

举步直对蓝玉棠行了过去。

蓝玉棠一直站在萧翎的灵堂之前,呆呆出神,他似有无限的愧疚,也似有无穷的悔恨,对那沈木风和青衣少年一番对答之言,浑无所觉。

这时,观战之人,又增加了不少,看到他们窝里反,自相残杀起来,心中既是觉得可怖,又有一些喜悦之感。

宇文寒涛向后退了三步。使那看衣少年行经之路,更宽一些。

*支持本书请访问‘幻想时代’以便得到最快的续章。*这时,蓝玉棠仍然对着萧翎的灵位出神,竟不知死亡之将至。

宇文寒涛重重咳了一声,道:“蓝玉棠,小心了。”

青衣少年冷冷一笑,道:“阁下放心,对付蓝玉棠,在下还不用施展暗算。”

果然,在蓝玉棠身前三尺处,停下脚步,道:“蓝兄痴对萧翎灵位,可是有些后悔引他入伏吗?”

蓝玉棠听得字文寒涛示警之后,早已有了戒备,但他仍然肃立未动。

直等那青衣少年发问,蓝玉棠才缓缓转过身子,道:“不错,我引萧翎入伏,如今悔恨交集。”

青衣少年哈哈一笑,道:“他是你的情敌啊!萧翎如不死,你永远得不镖那岳小钗。”

蓝玉棠道:“是的,不过你也得不到,那岳小钗乃天宫仙女,如若她有一个匹配之人,那人应该就是萧翎,你不配,我也不配。”

青衣少年冷然一笑,道:“但如今那萧翎死了,总该有一个配娶岳小钗为妻之人。”

蓝玉棠道:“但那人不是你!”

青衣少年道:“那是阁下了?”

蓝玉棠摇摇头道:“也不是我!”

青衣少年道,“非你非我,那是何许人物呢?”

蓝玉棠道:“那人吗?不在人世之间……”

青衣少年突然一扬右手,道:“小心了。”

一点寒芒,直奔向蓝玉棠前胸点去。

其实,他话未出口,寒芒已至。

只见蓝玉棠右手一抬,肩上长剑,疾快绝伦地应手而出。

寒光一闪,当的一声,击中那青衣少年疾射而来的寒芒。

蓝玉棠挡开一击后,右腕一沉,突向那青衣少年攻出两招。但见寒芒一闪,幻起了两朵剑花,分刺向那青衣少年两处大穴。

只见那青衣少年身躯闪动,脚不离原位,轻灵巧妙地避开了蓝玉棠两剑。

蓝玉棠长啸一声,挥剑进击。但见寒芒流转,漫天剑影,分由四面八方攻向那青衣少年。

眨眼之间,那青衣少年已然被困于一片剑影之中。

蓝玉棠剑招太快,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只见剑光扩布,两条人影,竟皆不见。

四周观战之人,虽然都是武林中人物,但也很少人见过如此凌厉快速的剑招,只看得一个个目瞪口呆。

激斗中,突闻得一声惨叫,剑光突敛,人彩乍现。

凝目望去,只见蓝玉棠弃剑倒地,青衣人缓缓回身,走向沈木风、笑道:“在下幸未辱命。”

沈木风一皱眉头,道:“这并非沈某主意。”

青衣少年笑道:“至少沈大庄主并未反对,因为他背叛了百花山庄。”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不错,背叛我沈某的人很难逃得性命。”

四周观战之人,都未瞧出那蓝玉棠如何被伤,直侍那青衣少年回身而去,仍然瞧不出蓝玉棠伤在何处。

但闻沈木风轻轻咳了一声,道:“如若在下能够生擒岳小钗,必配巫兄为妻。”

青衣少年道:“在下这里先行谢过了。”

抱拳一礼后,又缓缓伸出右手。

沈木风略一犹豫,道:“这是为何?”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道:“在下要和沈大庄主击掌为誓,希望你沈大庄主今日承诺之言,日后不得再有变化!”

沈木风缓缓伸出手去,道:“在这一生中,从未和人击掌立誓,今日和你立誓,那是第一次了。”

青衣少年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足见大庄主对在下的重视了。”

迅快的探过手去,轻轻在那沈木风手上击了一掌。

沈木风的脸色突然一变,双目神光闪动,盯注在那青衣少年身上。

眉宇间,隐隐泛起了一片杀机。

那青衣少年却迅快地向后退出两步,笑道:“大庄主前天可在我身上动过手脚?”

沈木风道:“动什么手脚?”

青衣少年脸色突然一变,满脸笑容,登时消失,冷冷他说道:“点了我一处奇经?”

沈木风突然仰天打个哈哈,道:“在下一生最敬佩才慧高强之人,今日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我身上下了毒手,在下一向自负谨慎的人,今日竟然着了你的道儿,好生叫沈某人佩服!”

青衣少年冷哼一声,道:“好说,好说,沈大庄主的手段。在下亦是佩服得很。”

这一番对话,忽敌忽友,只听得场中群豪,个个目瞪口呆、就连那无为道长和孙不邪,也看得震动不已,只有宇文寒涛却镇静如常,似是对此等奇异之事,早已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

沈木风极快又恢复了原有的镇静,淡淡一笑,道:“在下想向巫兄请教一事。”

青衣少年道:“沈大庄主言重了,大庄主有何教言,只管吩咐。”

沈木风道:“巫兄适才在我沈某人身上动了手脚,不知是何奇毒?”

青衣少年道:“简单得很,在下只是在手中暗藏一枚毒针,借着和你沈大庄主击掌之时,刺中了沈大庄主!”

沈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0回 生死为红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