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1回 金剑本有主

作者:卧龙生

宇文寒涛疾快地奔行过来,扬手一指,点了那青衣少年的穴道。

这时,沈木风随行四人,除走了一个金花夫人之外,蓝玉棠重伤之后,生死不明,这青衣少年,伤在那黄衣老者的掌下,又被宇文寒涛点了穴道,余下的只有那手执铜钹,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

无为道长长剑出鞘,拦住了那红衣和尚的去路,道:“大师是束手就缚呢?还是要拼命一战?”

红衣和尚目光转动,只见正光大师手执戒刀站在一侧,心知破围而出的希望百无其一,当下旋转飞钹,自劈咽喉,头断血喷,尸体栽倒。

无为道长看他连震飞钹,似要出手,却不料他回钹自绝,一时间救援不及。

正光大师弃去手中戒刀,接住那飞落的人头,揭开他脸上人皮面具,黯然一叹,道:“果是老衲同门师兄弟。”

无为道长轻轻叹息一声,道:“本门之中,也有叛逆之徒,人死不能复生,大师善葬他的尸体,也算尽了同门之谊。”

正光宣了一声佛号,抱起那红衣和尚的尸体,向外行去。那黄衣者者,望着正光大师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突然转身向灵帏后面行去。

孙不邪,无为道长等,心中虽然都觉着这黄衣老者,可能是萧翎假扮,但又不能完全确定,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只见宇文寒涛快步而行,越过黄衣老者,道:“在下带路。”黄衣老者道:“有劳了。”

宇文寒涛带着那黄衣老者,行入了一间静室之中,抱拳一礼,道:“萧大侠。”

黄衣老者微微一笑,除去脸上的易容之后,恢复本来面目,正是逃出火劫的萧翎。

但闻步履声响,孙不邪、无为道长、百里冰等鱼贯而入。

孙不邪伸手抓住萧翎一只手,道:“萧兄弟,果然是你。”萧翎一欠身,道:“老哥哥好。”

孙不邪哈哈一笑,道:“看到兄弟你完好无恙,老哥哥还有什么不好呢?”

这几句话,听来平淡无奇,但平淡之中,却包含了无限的关怀情义。

萧翎道:“多谢老哥哥了。”

无为道长接道:“萧大侠托邓二侠和敝师弟交贫道的两本书,贫道己然收到,妥为保管,立时可以奉还萧大侠。”

萧翎道:“道长没有瞧过吗?”

无为道长道:“贫道只看了书名,未阅内容。”

萧翎,点点头,道:“道长为何不看呢”

无为道长道:“贫道老迈了,那是应该留给年轻人的,何况,此时敌我相对,处境险恶,贫道也无暇阅读。”

萧翎点点头,道:“道长胸怀宽大,用心深远,晚辈敬服得很。”

百里冰突然向前两步,道:“大哥,我错了。”

萧翎微微一笑,道:“什么事?”

百里冰道:“大哥交代我不许说出你脱险的事,但我却未得大哥同意说了出来。”

萧翎道:“不要紧,我知道你有苦衷,其实你下说,也无法瞒过宇文先生。”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过奖了。”

孙不邪道:“这事不能怪百里姑娘,都是老叫化迫她说出。”萧翎道:“小弟没有怪她啊!”

孙不邪笑道:“我知道,你一定会给老哥哥面子的。”

百里冰长长叹息一声,道,“大哥,你在灵堂之中,都已经听到了吗?”

萧翎道:“听到什么?”

百里冰道:“岳姊姊走啦!”

萧翎一呆,道:“真的走啦?”

百里冰道:“岳姊姊和我谈了很多,我坚持她不能离开,但她却留书不辞而别。”

萧翎脸上红光一闪,淡淡笑道:“不要紧,岳姊姊一向来去自由,咱们怎能留她。”

宇文寒涛双目闪动,回顾了一眼道:“孙兄、道长、百里姑娘,在下有一事相求。”

他一口气呼叫出三人,三人也同时愕然说道:“什么事?”宇文寒涛道:“在下有一桩急要之事,想和萧大侠单独谈谈,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孙不邪道:“武功上,老叫化佩服我萧兄弟,用智上,老叫化敬服你宇文先生,你尽管请便吧!”

宇文寒涛一欠身,道:“萧大侠,这边请。”

萧翎举步随在宇文寒涛身后,又行入另一静室之中,道:“宇文先生有何见教?”

宇文寒涛道:“吐出那口堵在胸口的血,强忍住,要逼岔你的真气。”

萧翎双目中神光如电,盯在宇文寒涛的脸上,瞧了一阵,突然闭上双目,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叹道:“宇文先生,果然厉害,已瞧出在下受了伤!”

宇文寒涛点点头,说道:“你伤得不重,这口血大部是为了岳姑娘……”

萧翎一皱眉,接道:“宇文兄怎能如此肯定?”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萧大侠,承你看得起我宇文寒涛,引为知己,在下自当是尽我之能,回报知遇,岳姑娘和萧大侠之间,虽属私事,但在下亦不得不插言数语了。”

萧翎被他一言道破胸中之秘,只好长叹一声,道:“宇文兄有何见教?”

宇文寒涛道:“蓝玉棠、玉箫郎君等,都可列为一流人物,可是无美女相伴,这其间就有着值得研讨的原因了。”

萧翎道:“什么原因?”

宇文寒涛道:“不能单方的责怪蓝玉棠和玉箫郎君等人了。”萧翎道:“岳姑娘言行端正,从无轻佻,玉箫郎君和她有过一段相处时光,为她倾倒,还有可说,那蓝玉棠和五毒门的巫公子,根本和我岳姊姊从无往来,他们自作多情,难道也要怪在我那岳姊姊的头上吗?”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萧大侠觉着那岳姑娘是否和别人有些不同呢?”

萧翎道,“在下倒是感觉不出。”

宇文寒涛道:“你仔细地想想看,每见她一次之后,是否就加深了一次印象,那印象愈来愈深,有如刻在心上的痕迹,抹之不掉,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萧翎长长吁一口气,道:“就在下而言,昔年我并无此感。”宇文寒涛道:“那时你年纪小,不解风情,岳小钗纵有倾城之媚,你也感觉不出,再度重逢,你已经长大了,感受自然不同。”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也许你说的不错,不过,我总党着魔由心生,怪不得他人。”

宇文寒涛道:“在下稍涉相人之术,岳小钗那特殊之像,谓之内媚,千百年中,却也难得一见的奇相。”

萧翎眨动了一下星目,道:“那不是她的错了。”

宇文寒涛道:“岳姑娘没有错,蓝玉棠、玉箫郎君等也没有错,错的是上天造就她这么一副媚人的奇相,使她行踪所至,必有人心猿意马,情难自禁。”

萧翎道:“古人云红颜祸水,想必如此了。”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也可以这么说,但却是还难尽言其中奥秘,那巫公子说的不错,连那沈木风也已为岳小钗媚力所惑。”

萧翎神情激动,脸色忽白忽红,显然,他内心中,正有着强烈的冲突。

良久之后,才听他长叹一声,道,“宇文先生,如若情形如此,咱们应该如何处置我岳姊姊。”

宇文寒涛道:“让她少见人,自成一个天地,年华如水,青春易逝,一旦红颜老去,那天赋的惑人勉力,自然会随着年华消失。”

萧翎道:“她如是不肯常居无人之地,难道要把她关起来不成。”

宇文寒涛沉思了一下,道:“这件事过一阵子再说吧,咱们谈了这一阵话,萧大侠的气血,大约已经平静了下来,现在,你可以坐息一阵了。”

萧翎亦知及时坐息一阵,调匀真气,才不致使体能受损,当下说道:“多谢宇文兄了。”

宇文寒涛道:“还有几桩事,待你坐息醒来之后,咱们再谈不迟,在下先去了。”

缓步出室而去。

萧翎目睹宇文寒涛的背影消失之后,才盘膝坐好,运气调息。

待他坐息醒来,睁眼看去,只见百里冰面含微笑,坐在身侧。

这时,她已换着女装,只见她秀眉弯弯,樱chún喷火,久着男装后骤还女容,似是又增加了不少清秀之气。

但见她轻启樱chún,柔声叫道:“大哥,好了吗?”

萧翎点点头,道:“我很好。”

百里冰道:“宇文先生说,大哥和沈木风对掌时,受了伤。大家都很担心。”

萧翎微微一笑,道:“不要紧,一点轻伤。”

百里冰探手入怀,摸出一封信,道:“岳姊姊;临去之际,留下了两封信,其中一封留给我,另一封给你。”

萧翎接过书信看去,只见上面写道:“劳请冰昧转奉萧翎亲拆。”

看字迹娟秀,果是岳姊姊的手笔。

萧翎折开封套,只见上面写道:“书致萧翎兄弟:你云姨留书遗命,把姊姊终身许你为妻,你易容隐于灵堂之上,大约已经听到了我在灵位前的肺腑之言。

虽我没有告诉过你,但我内心之中,早已承认了你是我的丈夫,你如死去,为人妻者,自应为夫报仇,但我从冰妹口中,得悉内情,知你未死,情势骤然有变,你云姨大仇未报,姊姊怎能苟安偷活?目前我已找出杀害你云姨的凶手,只是还无确证而已,此去报仇,生死难卜,也许日后无缘再会,再说我情孽缠身,难以良遣,实有些愧对夫君。

冰妹妹,洁如其名,希望你善为照顾,何况她对你一往情深,就是姊姊,也难及她,如若你还肯听我一句话,那就善待冰妹,她才是你最好的终身伴侣。

执笔千斤,心焦如焚,望兄弟善体我一片苦心。”

下面属名岳小钗奉上。

萧翎看完了岳小钗的留书,说不出心中是一股什么滋味,不知是爱是恨。

但闻百里冰柔声说道:“大哥,岳姊姊信上写的什么?”

萧翎长长吁一口气,道:“她要我好好地待你。”

百里冰怔了一怔,突然流下泪来。

萧翎伸出手去,握住了百里冰的玉腕,道,“冰儿,哭什么?”

百里冰道:“我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高兴,其实,岳姊姊和你才是一对佳偶。”

萧翎微微一笑,道:“冰儿,那蓝玉棠不是说过吗?岳姊姊是天上的仙女,俗凡中人,没有哪一个配得上她。”

百里冰黯然垂下头去,道:“大哥,你不知岳姊姊的心。”萧翎道:“什么事?”

百里冰道:“岳姊姊很喜爱你,只是她不像我,什么事都表现在脸上。”

萧翎长长叹息一声,道:“岳姊姊和你谈些什么?”

百里冰道:“我们谈了很多话,但说来说去,都是两个人的事,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萧翎道:“岳姊姊怎么说我?”

百里冰道:“她要我劝你好好的保重,不要以她为念……”萧翎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岳姊姊在留给我的信上,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百里冰道:“岳姊姊虽然这样说,但咱们决不能坐视不管,应该助她报仇。”

萧翎沉吟了一阵,道:“目下情势正值紧要难头,只怕是无能助她了。”

百里冰道:“难道大哥对岳姊姊报仇的事,就不闻不问了吗?”

萧翎淡淡一笑道:“沈木风阴谋野心,已经暴露,宇文先生借我之死,传告天下,天下英雄,都闻风而来,云集于斯,也许一场决战,即将展开,小兄如何能够离开此地呢?”

百里冰道:“唉!大哥说的也是,此地事情,也很重要,大哥又是举足轻重的首要人物,自然是无法离开了。”

萧翎道:“冰儿,,你去请宇文先生和孙老前辈及无为道长来,我要和他们研商一些事情,沈木风刚受挫败,咱们要行动,最好能抢得先机。”

百里冰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萧翎仰起脸来,长长吁一口气,缓缓坐在一张木椅之上。

他必须尽力使自己安静下来。

片刻之后,孙不邪、无为道长、宇文寒涛等鱼贯而入。

百里冰走在最后。

萧翎一欠身,道:“诸位请坐。”

几人分别坐下,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萧大侠请我等来此,有何指教?”

萧翎道:“指教倒不敢当,但在下想到了一件事,想和诸位研商一下。”

孙不邪道:“兄弟,什么事,干脆说吧!别这样吞吞吐吐的,叫人听着难过!”

萧翎微微一笑,道:“关于那沈木风,小弟想先发制人。”

宇文寒涛接道:“操之在我,乃是上善之策,不知萧大侠有何计划?”

萧翎道:“兄弟之意,愈快愈好,咱们研商之后,就立刻调集高手,直捣沈木风的巢穴,给他个措手不及……”

目光转到宇文寒涛的脸上,接道:“兄弟只有此念,详细的计划,尚要宇文兄多多费心了。”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目下,此地云集的高手虽然不少,但真可用之人,却也不多,如若咱们计划不密,那该是一场硬拼,就双方实力而论,咱们不宜和百花山庄的人硬拼!”

萧翎道:“在下对付沈木风,余下之人,可否是百花山庄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1回 金剑本有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