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2回 双雄决斗

作者:卧龙生

第三日中午时,萧翎和百里冰行出小室,宇文寒涛和孙不邪等齐齐迎了上来。

宇文寒涛一抱拳,道:“我等正要去叩请萧大侠。”

萧翎道:“怎么样?事情安排好了吗?”

宇文寒涛道:“幸未辱命,已约定明日午时开始,在白石坡上一决胜败。”

百里冰道:“白石坡在哪里,距此多远?”

孙不邪道:“大约十五里,宇文先生已派遣了人手,赶去布置。”

萧翎道,“那很好,我和百里姑娘还有几招剑法,未竟全功,明午距此,还有一段时光;我们也好趁此时间,再去练习一下。”

孙不邪急道:“兄弟且慢。”

萧翎道:“大哥有何吩咐?”

孙不邪道:“明午之约,兄弟要单独斗那沈木风吗?”

萧翎道:“除此之外,小弟想不出如何能迫使那沈木风和我等一决死战。”

孙不邪点点头,道:“兄弟,老哥儿有几句话,希望入耳之后,牢记心中……”

萧翎道:“什么事?”

孙不邪道:“你年纪还轻,今后数十年武林中道魔消长,还要赖以维持,所以,不能轻言生死,如是你发觉、不是那沈木风的敌手时,还望及时而退,宇文先生已安排好了对付那沈木风的法子。”

宇文寒涛接道:“近日中又有甚多武林同道,赶来此地,知晓萧大侠未死大火之中,欣喜若狂。”

萧翎道:“那就有劳先生和大哥,好好地接待他们了。”

宇文寒涛道:“在下已转达了萧大侠决心维护武林正义的心意,他们感奋莫名。”

萧翎道:“留他们明日一同去参观我和沈木风的决战,也好为我助威。”

萧翎道:“先生代我婉谢了吧!非是我萧翎端架子,实是因为明日一战,关系太大,我不能不多作准备。”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那位古老先生说有要事,非要见大侠一次。”

萧大侠不可,他行年八旬,雪髯垂胸,在下也不好坚拒了。”

萧翎道:“好!咱们去见见他吧!”

宇文寒涛道,“那位古老先生,现在大厅之上。”

萧翎一面举步而行,一面说道:“可是原来的灵堂吗?”

宇文寒涛道:“正是那里。”

萧翎行入大厅,只见厅中云集了百位以上武林同道,都是闻讯赶来吊丧之人。

宇文寒涛举手一挥,嘈杂的大厅,突然静了下来,说道:“这位就是萧大侠。”

萧翎抱拳说道才干为萧翎的事,劳诸位长途奔走,兄弟是极感不安。”

群豪齐齐应道:“萧大侠乃我武林中的救星,我等奔波一点路途,算得什么。”

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叫道,“吉人天相,传说萧大侠遭害时,我就不信,果然被我猜中。”

又一个尖高声音叫道:“萧大侠为拯救我等,免于沦入魔道,奔走拼命,我等无能回报,礼该一拜才是。”

一呼百应,全厅中百位以上英雄,齐齐拜了下去。

孙不邪轻轻叹息一声,道:“古往今来,从无一人,受武林同道的崇敬,超过我萧兄弟。”

萧翎呆了一呆,急急拜伏于地,道:“诸位如此,折杀我萧某了。”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人间奇男子,诸位勿以俗礼困他,快快请起。”

果然,这一喝,大见奇效,群豪齐齐站了起来。

这时,瞥见一个雪髯垂胸的老者,身着布衣,越众而出,直行萧翎身前,一抱拳,道:“萧大侠。”

萧翎还了一礼,道:“可是古老前辈吗?”

那白须老人道:“老朽古公道。”

萧翎微微一笑,道:“古老前辈有何见教?”

古公道道:“老朽已等了数十年,几乎等不及了。”

这句话没头没脑,听得萧翎呆了一呆,道:“古老前辈有什么话,尽管吩咐,萧翎洗耳恭听。”

古公道道,“老朽说得太简单,勿怪萧大侠听不明白……”语声微微一顿,道:“老朽受一位奇人所托,为他保存一物,要我代他择一位武林中公认大侠,转赠他寄存之物,老朽看了几十年,只有萧大侠才配持此物。”

萧翎眨动了一下星目,道:“老前辈保存的什么奇物?”

古公道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把黄竣缠裹之物,道:“一把金剑,用来扫荡妖氛,维护武林之用。”

言罢,双手奉起,恭恭敬敬,递向萧翎。

此景此情之下,萧翎纵想推让,亦是有所不能,只好接在手中。

解开黄缕看去,只见一柄金光灿烂的剑鞘,长却只二尺,剑鞘之上,嵌着七颗猫眼大小的明珠。

不要看鞘中之剑,单是看这把剑鞘,已然是价值连城之物。萧翎道:“这把剑太名贵了,在下如何能受。”

古公道道:“宝剑奉于侠士,萧大侠请拔出剑来看看。”

萧翎手按机簧,呛的一声,抽出宝剑,只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连连赞道:“好剑,好剑。”

森森的寒芒中,飞起一道金色的光芒。

原来,那一尺八寸的宝剑中间,有一条金线,闪烁耀目。

宇文寒涛道:“伏魔金剑,百年前,出现过江湖一次,大展神威,诛杀了六十四位魔头,使武林中一连平静八十年。未再有纷争。”

古公道道:“不错,宇文先生果然是见多识广,这伏魔金剑削平江湖魔道之后,就消失不见,有人说它沉于大海,也有人说它飞上九天,其实它还在人间,但却不知怎的落于老朽一位朋友之手,我那位朋友,自知德能难配此剑,一直妥为保存,不敢应用,希望能为此剑寻找一位名主……”

吁一口气道:“但我的朋友却等不及了,先我而去,临死之前,把此剑托我,要我代他觅一位德、能双绝,可佩此剑的主人……”

只听大厅中群豪高声说道:“当世之中,只有萧大位,才配此剑。”

萧翎道:“诸位抬爱,萧某何能……”

古公道接道:“萧大侠不要推辞了,老朽已思索再三,还望萧大侠收下吧!”

萧翎道:“如此,在下先替古老前辈保管。”

古公道哈哈一笑,道:“这把剑,压的老朽数十年喘不过一口舒服的气,如今剑归名主,老朽心愿已完,也对得住我那死去的朋友了。”

言罢,突然纵声大笑起来。

只听他笑声顿住,一交栽倒地上。

萧翎急急扶起古公道,道:“老前辈,老前辈……”

伸手摸去,已然气绝而逝。

宇文寒涛轻轻叹息一声,道:“他心愿已完,死也安心瞑目了,你看他笑容不敛,足见心中确是快活。”

厅中群豪齐齐转目望去,果见那古公道面上微笑,仍未消失。

萧翎回顾了宇文寒涛一眼,道:“先生,尽量厚葬于他。”宇文寒涛道:“不劳吩咐。”

目光转动、四顾一眼,高声说道:“这位古兄,千里送剑,剑交萧大侠之手,才大笑气绝而亡,这证明了一件事,天道有眼,我武林同道大难将消。”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萧大侠明日和沈木风决战白石坡,事关我千百武林同道的命运,我想诸位对明日一战的关心,不在萧大侠之下。”

厅中群泉齐声应道:“我们预祝萧大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宇文寒涛道:“诸位有此用心,萧大侠是感激不尽,希望明日诸位都去给萧大侠捧场,但此刻,萧大侠必得充分的休息,只怕不能奉陪诸位。”

厅中群豪齐声应道:“我等不敢劳动萧大侠相陪,萧大侠尽管退下休息。”

宇文寒涛道:“那很好,兄弟奉陪诸位喝一杯,算是为诸位接风。”

萧翎目睹群豪对自己担心之情,只觉心情沉重无比,当下抱拳说道:“诸位请自行用酒进餐,恕萧翎不陪了。”

但见厅中群豪齐齐抱拳作礼,道:“萧大侠,多多珍重。”萧翎回过身子,行入静室。

百里冰低声说道:“大哥身受武林同道的爱戴,虽非绝后,只怕属空前了。”

萧翎苦笑一下,道:“他们对我的爱戴越深,寄望越厚,刨加使我感觉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肩负沉重。”

百里冰道:“盛名累人,果然不错,希望大哥明日一战之中,歼灭沈木凤,完你心愿。”

萧翎道:“小兄觉得,明日最艰苦的一战,并非是和沈木风的一场决斗。”

百里冰道:“那是什么人?”

萧翎道:“我只有此预感,自己还无法决定。”

伸手从怀中摸出记录武功的经文,接道:“冰儿,好好保管此物,我如若在明日一战中,不幸伤亡敌人之手,你就把这几页经文,设法交给岳姊姊。”

百里冰望着萧翎手中的经文,却不肯伸手去接,摇谣头,道:“大哥,交给别人吧!”

萧翎道:“为什么?”

百里冰道:“咱们相处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你死了,我怎么还能够独自活在这世界上。”

萧翎微微一笑,道:“冰儿,我知道你肋心意、但这不过是一个准备,单是搏斗沈木风,我的胜算很大,但咱们不能不作最坏的打算,岳姊姊聪慧绝伦,她的颖悟才慧,不在我之下,只是感情纠缠,使她无法静下心来,更求大进,如若那大忍大师说的不错,这经文中所记,才是武功中的大乘之学,也是唯一能够为我报仇的武功,我自然要交给最信得过的人了。”

百里冰怔了一怔,道:“大哥要答应我一件争,我才能替你保管这经文。”

萧翎道:“什么事?”

百里冰道:“我把经文交给岳姊姊后,就回到你葬身之处。”萧翎笑道:“结庐而居,陪我阴灵。”

百里冰摇摇头,神色庄严他说道:“不是,我要启墓见尸,横剑自绝,和你死在一起。”

萧翎只觉心中热血沸腾,感动万分,但表面上却尽量保持镇静之容,说道,“好吧!你先行收起经文。”

百里冰收起经文,藏入怀中,道:“大哥,小妹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我送去给岳姊姊呢?若派别人,我也可助大哥一臂之力。”

萧翎道:“别人见不到岳姊姊。”

百里冰道:“为什么?”

萧翎道:“岳姊姊一定不愿再见男人了。”

百里冰道:“说的也是,岳姊姊当真也是可怜,不论什么样的男人,只要见了她,都莫名其妙,神魂颠倒地为她疯狂!”

望望天色,接道:“时光不早了,你也该坐息了。”

萧翎道:“我要静下心,思索几招武功,不要惊扰我。”

百里冰点点头,道:“你好好地想吧!我出去一下!”

萧翎道:“你要到哪里去?”

百里冰道:“我心中有多件事想不明白,希望和那宇文先生谈谈!”

萧翎微微一呆,道:“冰儿,有很多事,不能使大多人知道。”

百里冰道,“我明白了,我只和宇文先生一个人谈,我会交代他门替你护法,我和宇文先生谈谈就来。”

不待萧翎答话,起身向外行去萧翎看出她眉宇间,隐忧重重,心中暗道:这些时日,她和我相处一起,我一直未能使她有过一天真的快乐,反而终日里使她提心吊胆,为我烦忧。

望着她窈窕的背影,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愧疚不安。

但想到明日的决战,关系重大,只好强自静下心来。

闭上双目,思索剑招。

百里冰行到大厅,只见大厅已摆上桌椅酒菜,宇文寒涛,无为道长,连同孙不邪也出了面,和赶来的武林同道周旋。

这是一幅豪气飞扬,热情澎湃的场面,和萧翎那独处一室,对壁冥思,索求武功奥秘的情景,成为强烈的对比。

百里冰站在大厅门口处,张望一阵,轻轻叹息一声又回身行去。

她心中有着无比的忧郁,也有着深沉的痛苦,但却觉得无法说给人听。

突然间,身后响起了一个沉重的步履之声,传入耳际,转头望去,只见宇文寒涛快步行了过来、道:“姑娘、是找在下吗?”

百里冰停下脚步,不觉流下泪来。

宇文寒涛吃了一惊,道:“姑娘有什么小,但管吩咐。”

百里冰道:“我有点事想请教你。”

宇文寒涛道:“在下知无不言,姑娘只管请说。”

百里冰道:“但我却不知从何说起。”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可是关于那萧大侠的班吗?”百里冰点点头,道:“自然是关于他。”

宇文寒涛道:“姑娘可是担心他明日对沈木风的一战?”

百里冰道:“据他说,明只一战,除了沈木风之外,还有一位更强的敌手。”

宇文寒涛微微一怔;道:“什么人?”

百里冰道:“他不肯告诉我。”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如若萧大侠单独对那沈木风,在下的看法是那萧大侠不致落败,沈木风的功力可能比萧大侠深厚,但萧大侠身兼数种绝技,而且各有所成,会使沈木风防不胜防。何况,我们也有了很充分的准备!”

百里冰接道:“但如今情形有变,除那沈木风之外,还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回 双雄决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