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4回 弱女痴情

作者:卧龙生

行了约两个时辰,天色已近中午,到了一座峰脊之上。

只见一株高大的槐树之下,有座小庙。

庙旁一座草亭,亭中一张木桌上,摆着一个茶桶,两个瓦碗,和一些零食的汤饼。

商八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景物,说道:“老三,咱们休息一下,再赶路。”

社九道:“喝碗茶去。”

两人把滑竿放在树荫之下,欠身对萧翎道:“大哥,喝茶吗?”

萧翎摇摇头,道:“我不渴,你们去吧!”

他靠在滑竿坐位之上,闭目假寐。

商八,杜九望了一眼,举步向茶亭行去。

只见一个五旬以上的老人,坐在一张竹倚之上打盹。

商八,杜九各取一碗茶水饮过,放了两枚制钱,不见有可疑之状,转身行向滑竿。

目光到处,不禁一呆。

只见毒手葯王正站在萧翎滑竿前面交谈。

杜九一皱眉头,低声说道:“他在哪里藏身?”

商八道:“树上。”

轻轻咳了一声,道:“南宫兄。”

毒手葯王回过脸来,笑道,“两位辛苦了。区区已备下几样野味,恭候大驾。”

言下之意,似是料定几人必来。

商八道:“南宫兄的住处离此很远吗?”

毒手葯王道:“就在附近,老朽带路了。”

转身向前行去。

商八、杜九抬起滑竿,跟在毒手葯王身后而行。

三人脚步渐快,奔行在崎岖的山径之上。

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来到一处山腰间,竹林旁一精舍之外。

毒手葯王抱拳肃客,把三人让入室中。

萧翎缓步行入厅中,也不待毒手葯王相让,就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竹篱、瓦舍打扫得纤尘不染。

毒手葯王满脸欢愉之色,道:“萧大侠果然是恩怨分明的侠义人物,伤势还未痊愈,就赶来九宫山中。”

萧翎望了毒手葯王手一眼,默然不语。

商八、杜九,紧傍萧翎的身侧坐下。

毒手葯王不闻萧翎的回答,哈哈一笑,道:“小女对萧大侠十分念慕,萧大侠此番大驾亲临,定然使小女大感惊喜了……”

商八心中暗道:他讲得毫不保留,固是爱女情深,无法自禁,但以他为人的冷傲,如若不是被情势所逼迫镖万不得已,怎会讲出此话。

但闻毒手葯王叫道:“玉儿,快出来瞧瞧,萧大侠来探望你了。”

萧翎心中本有着满腹的委屈、怒火,目睹此情,大为消减。

只听一阵轻盈的步履声,传了过来,软帘启动处,走出个长发披肩的青衣少女。

萧翎目光到处,隐隐可以辨识,正是那南宫玉。

过去,萧翎和南宫玉,虽然有一段相处的时光,但那南宫玉一直在大病之中,是以萧翎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她,心中只记着斯人之名,南宫玉长得如何,他早已模糊不清,此刻看去,只见她除瘦弱一些之外,长得极是美丽。

南宫玉对萧翎却似是有着很深的记忆,一眼就认出来。

只见她微微一笑,欠身作礼,道:“萧大哥,还认识小妹吗?”

萧翎站起身子,道:“南宫姑娘,身体好些吗?”

南宫玉望了望毒手葯王一眼,道:“爹爹费尽了心机,替我找到奇葯,使我死中生还,爹爹更想把我调教成武林中一位高手,只是我太没用了,在习武之中,不小心行岔了气,所以,现在仍然是一无所成。”

萧翎转头看去,只见毒手葯王脸上,慈情横溢,似是南宫玉说的一番话使他大感安慰,不由心中暗道:这毒手葯王为人,似正似邪,本不足取,但他却是天下最好的父亲了。

只听南宫玉接道:“萧大侠,这一年来,你好吗?”

萧翎道:“浪迹江湖,四海为家。”

南宫玉道:“啊!那你很辛苦了。”

毒手葯王哈哈一笑,道:“傻丫头,你的萧大侠,如今已是江湖第一位被人推崇备至,敬重异常的大侠了。”

南宫玉嫣然一笑,道:“那是当然啦,我早就瞧出萧大陕是英雄人物!”

萧翎尴尬一笑,道:“在下惭愧得很。”

南宫玉目光转到商八、社九的脸上,道:“我还记得你门叫商八、社九。”

商八道:“不错,姑娘记得很清楚。”

南宫玉举手理一下鬓边长发,又向萧诩行近了两步。

毒手葯王微一摆头,商八会意,起身说道:“大哥,小弟告便一步。”

杜九跟着起身,随在商八身后而去。

毒手葯王道:“萧大侠稍坐,老夫到厨下替你门准备点吃喝之物。”

萧翎心中也明白,毒手葯王是故意留给自己和南宫玉一个谈活的机会,当下便说道:“有劳老前辈了。”

眨眼间,毒手葯王,商八、杜九,都出了客室。

南宫玉缓缓在萧翎身旁的竹椅上坐下,道,“萧兄春风得意,名成业就,小妹心中实为萧兄高兴。”

萧翎苦笑一下,道:“天下英雄起而自保,在下只不过先走他们一步而已。”

南宫玉道:“爹爹说,沈木风已经伏诛,今后,萧兄也可稍息风尘了。”

萧翎道:“目下真象还未全明,不知沈木风是否还活在世上。”

南宫玉道:“可惜我真气岔了经脉,否则我真想练成本领,助你一臂之力。”

室中两人交谈。

室外,毒手葯王和商八、社九谈判起来。

商八早已得字文寒涛嘱咐,胸有成竹他说道:“葯王留了一手,不肯完全疗好在下大哥的伤势,迫我们兄弟到此,不知是何用心?”

毒手葯王道:“小女对他思念甚切,常常和老夫谈起萧翎,父女情深,老夫岂忍坐视不管。”

商八道:“葯王心愿得偿,萧大哥已然登门造访,不知葯王准备如何?”

毒手葯王轻轻叹息一声,道:“对萧翎的为人,老夫也对他敬服,只望你们留此三日,三日内,老夫疗好萧翎余疾,使他神功尽复。”

商八倒是未想到他会答应得如此干脆,不禁微微一怔,暗道:这和宇文先生的推论,倒是有很多不同之处?

心中念转,旧中说道:“葯王答允疗好我家大哥余疾,我等十分感激,但不知有何条件?”

毒手葯王道:“唉!老夫原先之意,是准备迫使萧翎和小女成亲之后,再行替他疗好内伤,复他神功,但适才见小女和萧翎一番交谈,者夫又改变了主意。”

商八暗道:这就和宇文先生推断相符了。

杜九冷冷地接道:“现在,葯王又为何改变了主意呢?”

毒手葯王道:“老夫适才见到小女双目之中,泛起了从所未有过的光辉,那是证明了她对萧翎的情意,深挚无比,如若老夫迫使萧翎答应了小女的婚事,此事传到小女耳中,定然一辈子不会快活,那岂不是反害了她吗?她对我这位敝爹爹的,也是一辈子不会原谅了,唉!两位没有儿女,难知天下父母心。”

商八道:“那葯王此刻,又准备如何呢?”

毒手葯王道:“借两位之口,转告萧翎,要他留此三日,三日之内老夫疗好他的内伤,使他恢复神功。不过,老夫也有一个条件。”

商八大为紧张地问道:“什么条件?”

毒手葯王道:“这三日之内,要那萧翎对小女迁就一些,我要她快快乐乐地过三天生活,小女自幼多病,一直没有过快乐的日子,要萧翎陪她三日,半是报答老夫救他之恩,半是对小女怜悯施舍,这条件不算苛刻吧?”

商八、杜儿虽都是英雄肝胆,但目睹毒手葯王对女儿亲情如斯,亦不禁大为感动,沉吟良久,商八才叹一口气,道:“亲情无限深,商某亦不禁为之感动,我们将尽己所能,说服我家大哥,不过……”

毒手葯王道:“不过什么?”

商八道:“三日之后呢?葯王又何以自处,南宫姑娘又将如何?”

毒手葯王道:“那是我们父女的事了,不劳诸位再多费心。”

商八仰起脸来,长长吁一口气,道:“葯王,在下有几句不当之言,不知该不该问。”

毒手葯王道:“两位有什么话,尽管请说,老夫洗耳恭听!”

商八道:“令爱的绝症,是否已好?”

毒手葯王点点头,道:“好了,那是萧翎带者夫我的千年石菌疗治好小女之病,只是她命运多乖,绝症获救,竟然练真气会岔了经脉。”

商八道:“怎会如此呢?”

毒手葯王道:“这又和萧大侠有关了。”

商八道:“怎又和在下大哥有关呢?”

毒手葯王道:“说来也许两位不信,小女在运气之时,老夫无意中提到了‘萧翎’二字,小女心神震动,真气岔经。”

杜九道:“者前辈隐居于斯,但是仍似对江湖事十分留心。”

毒手葯王道:“不错,老夫必然要知晓沈木风的活动,那沈木风把萧翎看作第一对头,老夫也该排名第二了,因此,老夫不得不经常注意江湖情势,准备应付。”

商八道:“原来如此。”

毒手葯王道:“老夫自觉这番要求,不算苛刻,希望两位能为我完此心愿,说服萧翎。”

商八道:“葯王放心,在下自信还有这点力量,能使萧大侠留此三日,不过……”

毒手葯王道:“不过什么?”

商八道:“要葯王设法把令爱引开,使我们兄弟有机会说明内情。”

毒手葯王道:“那是当然,老夫这里谢过两位了。”

言罢,抱拳一揖。尽力而为。”

毒手葯王长长叹息一声,缓缓转身而去。

社九低声说道:“这毒手葯王是何等自负人物,江湖上不论正邪高手,哪个不怕他三分,但他却为一个多病的女儿,拖得如此求人。”

商八微微一笑,道:“所以,咱们打光棍的最好,这就叫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啊!”

且说毒手葯玉回到客厅之后,那南宫玉正和萧翎谈得兴高采烈,心中感慨万千,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孩子,你该吃葯休息了,萧大侠要在此留住甚久,你吃过葯后,再谈不迟。”

南宫玉微微一笑,道:“爹爹,我的精神很好。少服一次葯也不要紧。”

毒手葯王道,“不成,你精神才刚刚好些,如是不服葯休息,病势又要发作,那时,你再想休息疗治,只怕就来不及了!”

萧翎接道:“你爹爹说的不错,反正在下要在此留住甚久,你病好了,咱们再谈也是一样。”

南宫玉道:“好!你一定要等我啊!”

萧翎点点头,道:“在下答应了,岂能不守信诺。”

南宫玉娇羞一笑,起身行入内室。

毒手葯王望了萧翎一眼,紧随在南宫玉身后行入室中。

中州二贾在毒手葯王父女行入内室的同时,缓步行了进来。

商八突然快行三步,到了萧翎的身侧,低声说道:“大哥,刚才那毒手葯王和我们说了很多话,我要转告大哥。”

萧翎道:“谈的什么?”

商八道:“关于他女儿的事!”

萧翎淡淡一笑,道:“条件很苛了?”

商八道,“简易的很,简直出了我和杜老三的意料之外!”

萧翎奇道:“有这等便宜的事,你们说出来给我听听。”

商八道:“他要大哥陪那南宫姑娘三日,三日之内,希望大哥对那南宫姑娘迁就一些,让她炔快乐乐地过三天日子,然后,毒手葯王就疗治好大哥的伤势,放咱们走!”

萧翎沉吟了一阵,道:“表面上看,这法子对咱们太优厚了,其实这法子也很恶毒。”

商八,杜九,齐齐听得一怔,虽未出言反驳,心中却是不服气。

萧翎微微一笑,道:“两位兄弟可是心中有些不服吗?”

商八道:“兄弟想不出恶处何在?”

萧翎道:“每一个方法,都会因人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后果,毒手葯王对我们很了解,所以他用最简单的方法,使我们陷入圈套。”

商八道:“大哥年来,不但武功一日千里,就是智能的进境,也是我等无法赶上,这几句话虽然说得很明白,但小弟还是有些不懂。”

杜九接道:“大哥最好能再说得清楚一些,小弟也是越听越糊涂了。”

萧翎道:“好吧!毒手葯王要我答允陪南宫玉姑娘三天,而且在这三天之中,还得要对她多迁就一些……”

商八接道:“是啊!难道这条件很苛吗?”

萧翎道:“如是这三日之后,南宫玉姑娘过得很快乐,她的病情,也有了显著的减轻……”

商八接道:“好事情啊!大哥,咱们帮助了南宫玉姑娘,毒手葯王也医好了大哥的伤势,这样一举两得,彼此互惠,正是大哥平日行事为人的准则,有何不好?”

萧翎叹息一声,道:“两位兄弟,短短的三日快乐生活,能使那南宫玉姑娘永远快乐吗?”

商八道:“这个,这个……”

萧翎道:“南宫玉自幼卧病,她清醒的日子,屈指可数,照那毒手葯王的说法,她此刻绝症已好,真气岔经,那是她的身体并未强健起来,三日相处,对南宫玉姑娘而言,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4回 弱女痴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