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5回 情深似海

作者:卧龙生

三日时光,匆匆而过。

娇弱多病的南宫玉,在欢愉的生活中,精神振奋,睡眠甚少。

萧翎力行承诺,处处依她的心意,山前赏花,庭前对月,对她极尽爱护惜怜。

南宫玉更是极尽温柔,始终不肯把心中的隐秘,告诉萧翎,而且每当萧翎提到那日的可疑往事时,南宫玉又总是一口否认。

在南宫玉坚决的否认之下,萧翎渐渐相信起来,感到也许真是毒手葯王留下葯物促起的幻想,使自己一直怀疑铸下了大恨大错的事。

但每当他独坐静思时,那历历如绘的经过。那初试云雨的奇特感受,都有着清晰的记忆,又觉得,不可能是葯物促起的幻念。

毒手葯王倒是言而有信,第四日清晨时分,和中州二贾、同时归来。

商八、社九,这三日中,一直在为萧翎担心,不知毒手葯王是否会在遗留的葯物中加害萧翎,及见得萧翎无恙,才放开心中之虑。

毒手葯王望望爱女,又望望萧翎,才哈哈一笑,接着又道:“萧大侠,这几日来,有劳萧大侠照顾小女了。”

萧翎摇头笑道:“说来惭愧得很,这几日中,倒是偏劳令爱照顾在下了。”

毒手葯王奇道:“当真吗?”

萧翎道:“不错,在下几时说过谎言了。”

南宫玉微微一笑道:“爹爹啊!女儿在这几天中,学会了下厨做食。”

毒手葯王一伸大拇指,道:“了不得……”

南宫玉扭恨一笑接道:“以后,用不着爹爹再下厨为我做饭吃了。”

毒手葯王呵呵大笑,道:“好,以后让为父尝尝女儿的手艺了。”

南宫玉道:“不过,我烧的菜很难吃。”

毒手葯王哈哈一笑,道:“毒手葯王女儿烧的菜,自然是不会错了……”

笑声突敛,黔然一叹,道:“孩子,萧大侠今日就要走了,你知道吗?”

南宫玉点点头,道:“我知道!爹要他陪我三天,如今期限已满了。”

毒手葯王道:“萧大侠都告诉你了?”

南宫玉摇摇头,道:“没有。”

毒手葯王道:“那你怎会知道?”

南宫玉道:“你的女儿,自然也该有她爹爹的才慧啊!”

毒手葯王呆了一呆,道:“不错,不错。”

目光转到萧翎的脸上,道:“萧大侠准备几时动身?”

萧翎望了南宫玉一眼,道:“如是南宫姑娘不反对,在下想立时动身。”

毒手葯王道:“孩子,萧翎既然问你了,你就据实说吧!”

南宫玉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道:“让他走吧!”

毒手葯玉双目盯在南宫玉的脸上,瞧了又瞧,道:“孩子,你这是由衷之言吗?”

南宫玉道:“是的,女儿是由衷之言……”

目光转到萧翎的脸上,接道:“我就算能够多留你一天,你明天也是要走,是吗?”

萧翎点点头,道:“不错。”

南宫玉微微一笑,道:“你急于离此,定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多留你一日,你心中一定很不安。”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段然无言。

南宫玉目光转到毒手葯王的脸上,接道:“爹爹啊!送他们上路吧!”

毒手葯王道:“孩子,你再仔细想想看,现在还来得及改口。”

南宫玉道:“爹爹一世英雄,你的女儿怎能够说了不算。”

毒手葯王苦笑一下,道:“说的是,说的是。”

转身对萧翎等一拱手,道:“三位慢走,恕老夫不远送了。”

南宫玉突然转身,快步向房中行去。

萧翎道:“姑娘止步。”

南宫玉停下脚步,缓缓回过头来,道:“什么事?”

萧翎道:“在下想和姑娘说几句私人之言。”

南宫玉道:“这几日来,咱们终日相处,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萧翎道,“唉!萧翎此番告别,后会何日,很难预料,三日相处,承姑娘诸多照顾……”

南宫玉接道:“好吧!有话到我房里说,我很累了,需要休息。”

缓步行入房中。

萧翎回顾了毒手葯王一眼,道:“在下和令爱说几句告别之言,不知葯王是否见允。”

毒手葯王道:“小女如是答应了,老夫自无不允之理。”

萧翎一抱拳,紧追南宫王行入房中,低声说道:“姑娘,临别之前,在下还想请教一事了……”

接着又道:“在下总觉误欺侮了姑娘……”

南宫玉脸色一整,冷冷说道:“这几日中,你已经提过了无数次,我不知你是何用心?”

萧翎道,”在下言出肺腑,如是我萧翎做错了什么事,我萧某绝不逃避……”

南宫玉冷笑一声,接道:“你没有错啊,你知道一个女孩子的贞操。名节,对她是重逾生死,你怎能轻易破坏呢?”

萧翎呆了一呆,欠身说道:“姑娘说的是了。”

南宫玉道:“我很感激你和我相处三日,不论你为什么留此三日,但对我太重要了,你使我生命中潜力迸发,勇敢地面对人生。过去,我只想死,现在我却很想活下去。”

萧翎道:“姑娘如此说,在下就放心了。”

南宫玉道:“你放心地走吧,咱们若有缘,上天自会替咱们,安排再见的机会。”

萧翎一抱拳,道:“姑娘保重,在下去了!”

南宫玉道:“我身体不好,恕不相送了。”

萧翎道:“不敢有劳。”

转身大步向外行去。

中州二贾已在厅门口处相候,见萧翎大步而出,立时低声问道:“大哥的伤势好了吗?”

萧翎道:“好了,咱们上路吧!”

中州二贾转身对毒手葯王一抱拳,道:“葯王盛情款诗,咱们兄弟感激不尽,余情后报,就此别过了!”

毒手葯王一挥手道:“老夫不送。”大步向女儿房中行去。

显然,他心中有着重重的疑问,希望能从南宫玉的口中问出一点内情。

萧翎在中州二贾拥护下,出了茅舍。

他虽早觉真气已逾,只是这几日一直和那南宫玉守在一起,没有机会试验拳脚,此刻既有机会,立时放腿向前奔去。

中州二贾也放腿疾追。

萧翎一口气奔行了十余里,回首已不见中州二贾、才停下脚步休息。

足足过了一刻工夫之久,才见中州二贾喘着跑上来。

商八道:“恭喜大哥神功尽复。”

萧翎突然想起南宫玉来,长长哎息一声,默然不语。

商八、杜九目睹萧翎脸色一片沉重,是以也不敢再多言接口,相互望了一眼,紧随在萧翎的身后而行。

由晨至暮,萧翎一直微锁剑眉,一语不发,

太阳下山时分,三人已出了九宫山,到了一片客栈打尖。

商八忍了又忍,仍是忍耐不住,说道:“大哥,你有心事?”

萧翎苦笑一下道:“不错,我一直在怀疑一件事。”

商八道:“怀疑什么?”

萧翎怔了一怔,半晌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三思之后,觉着兹事体大,不便轻易告人,只好摇摇头,道:“或许小兄多虑了。”

萧翎这不着边际之言,只听得商八、壮九,相顾茫然。

商八轻轻咳了一声,道:“大哥,你在说些什么?”

萧翎答非所间地道:“咱们如若兼程而进,几时可以赶到长沙?”

商八道:“一路奔走,总还要二日夜的时光。”

萧翎道:“两兄弟累不累?”

商八道:“不累。”

萧翎道:“好!夜间行人稀少,咱们可以放腿奔走,不知两应兄弟意下如何?”

商八道:“好啊!”

当先放腿向前奔去、

萧翎放步疾追。

三个人施展开轻功提纵法,一路急奔。

这一阵奔行。疾逾闪电,直跑得中州二贾,一个个气喘如牛,萧翎才放缓脚步。

三人兼程急赶,不一日就回到了长沙。

这时,云集的天下英雄,大都已散去,只有宇文寒涛和马文飞、楚昆山、司马乾、唐元奇,陆魁章等一班人,还留在那里等候萧翎。

群豪迎萧翎行入一座静室。

马文飞当先问道,“兄弟;病势如何?”

萧翎一抱拳,道:“多承诸位关心,兄弟痛势已愈。”

马文飞道:“这毒手葯王的为人,虽然不算正派,但他的医道当真是旷绝古今,天下第一了。”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天下英雄大都已分批出动,追杀那百花山庄的余孽,希望能不再劳动萧大侠。”

萧翎神情严肃,望着宇文寒涛缓缓问道:“孙老前辈呢?”

宇文寒涛道:“孙老前辈帧、同那丐帮帮主同出,临去之际,曾告诉在下,要你等他回来,他多则七日,少则三天,定可赶回!”

萧翎道:“百里冰呢?”

宇文寒涛道:“百里姑娘告诉在下,她练一种武功,要挣坐七日,不能受任何干扰,因此,兄弟替她辟了一处静室,并为她布下了重重的防范。”

萧翎点点头,道:“宇文兄的思虑,总是周密得很。”

宇文寒涛目睹萧翎,微微一笑,道:“萧大侠也似是更上一层楼了。”

两人对答之言,在场之人,大部听不明白,但萧翎和宇文寒涛,却是心照不宣。

原来,萧翎赞扬宇文寒涛的思虑周密,并非是说他为那百里冰布下了重重的防范,而赞扬不肯说出百里冰静坐之处。

马文飞起身说道:“萧兄弟千里赶回,想必已甚为疲累,好好休息一下,明日小兄设宴为萧兄弟庆贺。”

萧翎道:“多谢诸位兄台。”

群豪纷纷告退而去。

萧翎低声说道:“宇文兄,请留住片刻,兄弟还有事请教。”

宇文寒涛依言留步,其他群豪却纷纷告退,连中州二贾也退出了静室。

静室中,只余下宇文寒涛和萧翎两人。

萧翎目光转注到宇文寒涛的脸上,缓缓说道:“宇文兄,沈木风是否已死?”

宇文寒涛摇摇头,道,“照兄弟的看法,他没有死,他虽能逃得性命,但已爱了重伤,然就事推论,他必需有一段不短时间的疗养,在此一期间,他就无法指挥属下的行动,因此,在下才和各大门派的掌门人研商,分头追杀百花山庄的属下,以免这一股庞大邪恶的势力,死灰复燃,如若百花山庄中的余孽党徒,全部被杀之后,那沈木风纵然重出江湖,但他死党余孽,全都死亡,一个人武功再强,也难以有所作为了。”

萧翎点点头,道:“沈木风的事,暂时不用谈了,兄弟别有一事,向宇文兄请教。”

宇文寒涛似是感觉到事情很严重,沉吟了一阵,道:“萧大侠什么事?”

萧翎满脸严肃地道:“宇文兄,请仔细瞧瞧在下,和上九宫山以前,有何不同之处?”

宇文寒涛仔细在萧翎的脸上瞧了一阵,道:“萧大侠和过去并无不同之处。”

萧翎淡淡一笑,道:“毒手葯王替我疗伤时,从中又暗下毒手,要不然,他不会只在短短一日工夫中,就疗好我的伤势。”

宇文寒涛道:“这话可从两方面说,往好处说是他在疗伤时留了一半,故意不把你伤势完全疗好,自然,也可能是他暗中又下了毒手。”

萧翎道:“毒手葯王先用金针过穴之法,把我伤势疗好,然后,就和中州二贾一齐离开他去,留下了兄弟和南宫姑娘。”

宇文寒涛神情严肃的点点头,默然不语。

萧翎不闻宇文寒涛回答之言,接口说道:“南宫玉替我拿了一碗煎好的葯吃……”

话到此处,突然顿往,双目盯注宇文寒涛脸上瞧着。宇文寒涛轻轻咳了一声,道:“吃了那葯物之后,有些什么反应?”

萧翎道:“吃了那碗葯之后,人好像陷入晕迷之中,像做下一场恶梦。”

宇文寒涛道,“醒了之后呢?”

萧翎道:“记忆犹新。”

宇文寒涛道:“记忆什么呢?”

萧翎道:“好像和南宫姑娘有关。”

宇文寒涛凝目沉思了良久,道:“萧大侠,你可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萧翎道:“是的,我觉得做了一件很大的错事!”

宇文寒涛道:“南宫姑娘说些什么?”

萧翎道:“南宫姑娘一口否认,她说并没有发生过一点事情。”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南宫姑娘既然否认,想来不会有什么事了。”

萧翎道:“但在下却记忆得十分清楚。”

宇文寒涛道:“这件事情,在下未见到南宫姑娘之前,此事难下断语。”

萧翎道:“这么说来,宇文兄还要到九宫山一行了。”

宇文寒涛道:“那倒不用了。”

萧翎道:“你若不去,又如何能够见到南宫姑娘呢?”

宇文寒涛道:“这些事情,毒手葯王定比在下更留心了,如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南宫姑娘放你走,毒手葯王也不会放你走了。”

萧翎点点头,道:“宇文兄说得也有道理。”

宇文寒涛站起身子道:“萧大侠还有什么事吗?”

萧翎道:“没有事了。”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回 情深似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